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9章 有蹊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6 09:00

第19章 有蹊跷

年府封了院墙,耳边没了年芷兰随时随地的聒噪,年汀兰倒有些不适应。

“虽然分了房,但二房那边还是得随时观察着,这一次咱们虽然得了些优势,只怕是往后会让他们更加小心了。”

年汀兰清点着自己的书籍,一本本的,倒是像宝贝一样护着。

青鱼点点头,将手里的点心摆好,茉莉豆沙糕,香甜不腻,一贯是年汀兰喜欢的。

“小姐,青鱼发现一件事儿”

“说”年汀兰手中的事情并未停下,这些时日,二房动静小了不少,也许是因着年寻之前的“动真格”,他们倒是许久未曾过来了。

“李管家,近一月,往二房去了十次左右。”

“哦?”

青鱼的话,倒是引起了年汀兰的兴趣,年府管家,一月会往已经分了家的二房去十次?

“可是父亲母亲,有吩咐?”

青鱼摇了摇头,“不像是,那管家每次都是半夜时分去的,待上三两个时辰左右,便又回来。”

 “半夜时分去?”年汀兰目露疑惑,什么事儿,需要一个管家夜半时分去一个寡妇家里?而且一待便是两三个时辰?“这事儿,是谁给你说的?”

“守偏门的风伯,他不是哑巴吗?奴婢会手语,与他交流的时候,他说的。”

青鱼的话让年汀兰的心里,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李管家,程淑……

上一世,程淑对年府的事儿了如指掌,年府出事之后,满门抄斩,偏偏李管家不见了踪影,事若巧合,必有蹊跷。

以往院墙通往二房的门是打开的,李管家就是常去二房,也无人会在夜半时分发现。可如今,小门被封,李管家要出去,就必须得往偏门走,偏门斜望过去,便是二房的大门。

风伯要发现异常,那实属正常。

“那个风伯,是李管家招进来的?”

“嗯,李管家当时见他可怜,就报了夫人,安排了守偏门的差事。”

年汀兰听此,不由得想笑,安排一个哑巴守门,这偌大的年府,怕是被偷完了,也没得人发现。

“青鱼,你像是懂很多?”年汀兰都不知道,青鱼竟然还会手语,与风伯一个哑巴交流。

青鱼笑了笑,她作为一个侍卫外加婢女,若不是什么都会一点,,当初能被平战侯千挑万选出来,守在年汀兰身边?

“小姐,青鱼还有很多不懂,但是小姐有需要,青鱼便会去学,去做。”

年汀忽然觉得,上一世,她没有发现青鱼这个“宝藏”,当真是眼瞎了。

“你,劳些神,得空跟着她去看看,究竟是做些什么?”

年汀兰话音刚落,外头便传来了敲门声。

“要跟着谁去看看?”卫玲珑牵着肉嘟嘟的年皓轩,一脸笑意的进来。

年汀兰看了看青鱼,主仆二人这才惊觉,说话的时候,门都没有关。

“姑姑”年皓轩如今说话是越发的利索,小脚丫子,一步一颤的跑向年汀兰。

年汀兰抱起他,心里喜欢的不得了。上一世她与柳中和成亲多年,但总不见有孕,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轩儿,今儿这么早?”

年汀兰与卫玲珑点点头,便哄了会年皓轩,将书桌上的纸笔递给他玩。

“嫂嫂今儿来的早,可是有什么喜事?”

卫玲珑如今是越发的忙,年府内外诸事,大多经由她手。母亲似乎多了许多外出游玩的机会,对年府不大管理。

“宫里来了旨意,要咱们端午的时候,一门入宫。公公接了旨,要我来通知你一声。”

年汀兰略微细想,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以往再是有旨意来,都是按着她个人的意思,要进便进,不进也无伤大雅。

如今自己,年满十八,怕是躲也躲不过去了。

“端午,我……”

“公公的意思是,妹妹如今也到了年纪,也该为家族考虑一二。”卫玲珑打断了年汀兰的话,又满脸忧虑的看了眼她,“妹妹,今年可莫要任性了。”

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看来是之前太不懂事,让一家人,都难做了。“嫂嫂放心,端午,我会随着你们进宫的。”

卫玲珑这才笑着舒了口气,“妹妹是懂事了不少”

“今儿我要出府,去杏林斋寻些两本书,正好轩儿在,嫂嫂可放心将轩儿交给我,我带着去选点他喜欢的?”

自打年皓轩出生,年汀兰从未单独带过,这会子这般询问,分明就是已经真真切切的把卫玲珑当了一家人。

卫玲珑自是高兴的,“你是他嫡亲的姑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别小家伙新鲜,什么都由着他便是。”

年汀兰捏了捏年皓轩的小脸蛋,“轩儿性子稳,又不皮,嫂嫂放心。”

送了年汀兰出门,卫玲珑心里莫名有些高兴,嘴角上翘,久久未曾放下。

见着要出门布军的年阶,更是眉眼温柔的要滴出水来。

“什么事,能让你这般高兴?”卫玲珑自入年家,鲜少这样开心,年阶倒有些好奇。

“汀兰带着轩儿出去了,感觉自从她被公公打了之后,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样,待我,是越发的亲厚了。”

卫玲珑进年家,虽说并不需要看年汀兰的脸色,但毕竟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之前年汀兰与曾素之交好,对自己本就存在敌意,从未给过自己好脸色,如今倒是奇怪了。

年阶拍了拍卫玲珑,“汀兰被爹打后,不是多亏了你的照顾吗?你对她那般上心,是个人,都会感动的。汀兰虽然骄纵了些,但也不至于不明事理。往日里,你不就在忧愁处不好姑嫂关系吗?如今好了,自是好事”

“夫君说的是,您快些去吧,别的误了正事儿。”

卫玲珑一大早,总算是将该送走的人都送走了,上朝的上朝,做事的做事,游玩的游玩,卫玲珑这才要开始自己打理府中上下,这马上入夏,一家子人的夏衣又该置办,换季的园子,厨房的菜式……都在等着她,一一定夺。

汉国都城颇大,以皇城为中心,东南西北私下散开。

皇城以南,住的大多是皇亲国戚,三品以上的大员,大多是大园子,偶有小庭院,那也是颇有些经济实力的商人。

皇城以北,稍乱,大多聚集着无业游民,或者乞丐老弱一类。

皇城以东便是青楼酒馆,好耍休闲之所。

至于皇城以西,便是汉都城最为清净的地方,遍布书肆,茶馆,大多是文人雅客聚集之所。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的分布,除了皇城极其以南没有较多的商铺分部,其他地方,大多都有极为热闹的街道,分布着各式各样的铺子。

而年汀兰要去的,便是分布在西部最大的一处书馆,杏林斋。

杏林斋年代久远,藏书众多,除了最高的一处藏书楼,还有众多的小院,小院按着书籍所属的,经、史、话本、等等一众排开。

一般人进入了,若是想要寻特定的书,还得找到里头的书童带领,入楼入院,还得听着别人的。

当然由此可知,这杏林斋里,就是一个小童,记忆力,都是比一般人要好许多的。

年皓轩从未来过杏林斋,一下马车便咯咯笑个不停,年汀兰将他抱在手里,小声说道,“轩儿,进去了,可不能再大声喧哗,别的扰了读书人的清净。”

年皓轩不过周岁,哪里听得进,只觉得出了熟悉的年府,这个地方新鲜得很,铆足了劲挣脱开年汀兰,年汀兰抱不住,只得将人给放在地上,任由着小腿撒欢般往里头跑。

有小童迎了出来,头一回见着有人带这般小的孩子来杏林斋,瞧了瞧门口刻着“年”字的马车,这刚要呵斥的话,到了嘴边,又生生给咽了回去,转了副面孔,小心翼翼。

“年小姐,这书斋,五岁以下幼童,不得入内。”

眼瞧着年皓轩被挡在门口,年汀兰一时间面露难色,她是极想进去瞧一瞧的,“我抱着孩子,必不会扰着他人。”

小童面露难色,“年小姐,稚子喧闹,总归是……扰人清净!”

堂堂年府嫡小姐,就是皇子公主都得忍让个三两分,何时受过这等阻挠,脸色一时间有些难看。

青鱼冷哼一声,“既然有眼力瞧出这是年府小姐,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阻挠?让开!”

也不知是因为青鱼的大喝,还是因为一直被人堵在门口进不去,小皓轩原本笑嘻嘻的小脸蛋,瞬间就变了天,“哇”地一声大哭,奶娘连忙上前抱着哄。

“年小姐,还请莫要为难小的,若年小姐实在要进去,那小的也只能挡在门口,小姐要进也只能踏着小的的身体进了。”

这话说的轻飘飘,但这字眼,说的却是有骨气得很。

年汀兰经由柳中和一事,对读书人大多没有几多好感,这会子看着这般硬骨子的小书童,倒是有几分赞许。

“你当我不敢!”青鱼冷声一喝!

“青鱼!”年汀兰将人唤住,不由得仔细看了看那小童,灰布衣衫,灰布头巾,模样略带稚嫩,脸色也略显苍白,看那模样,似乎是刚过弱冠。

“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童看向年汀兰,一双棕色的眼睛,看起来平淡如水,无波无澜,显然,青鱼对他的威胁,他并未放在心上。

“墨卿桑!”小童倒是利落,不卑不亢,报出自己的名字。

年汀兰笑了笑,“好,我记着你了,明日,我再来,专门寻你领路。”

瞧着年汀兰轻易就放弃,“小姐,您可以先进去选,奶娘带着小少爷,在外头候着便是。”

青鱼心疼年汀兰白白跑了一趟。

年汀兰摇了摇头,“今日是答应了嫂嫂带皓轩的,如何能将他扔在外头?走吧,明日我再来。”

年府荣耀,轻易少有人敢得罪,年汀兰以往骄纵,恶名早有传播,墨卿桑到是从未想到,今日,她这般容易就放过了自己。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