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0章 恩怨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6 09:01

第20章 恩怨变

年汀兰极少亲自去寻年芷兰,只是自从周岁宴的事儿之后,年芷兰便再未出门了,听了青鱼报的程淑与李管家的事儿,年汀兰却觉得,自己如何也该亲自,过去看看才是。

一大早,年汀兰便带了年芷兰喜欢的吃食,往二房那边去。

在门口遇见李管家,年汀兰如今不像以往那般单纯活跃,神色淡漠,难观喜乐。

“小姐,这是要出门啊?”

年汀兰点点头,“去二婶府中瞧瞧,许久没有走动了。”

“这会子二夫人怕是还没醒,小姐还是晚些再去吧。”李管家几乎是毫不犹豫,便说出这话来。

年汀兰紧紧盯着李管家,以往从未仔细看过,这会看他,莫名竟有些熟悉,眉眼之间,竟与年芷兰有几分相似。年汀兰这心里忽然一紧,瞬间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出现,这李管家急起来的时候,当真是与年芷兰太像了。

“李管家,你入年府多少年了?”年汀兰不由得问。

李管家笑了笑,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小老奴刚入年府的时候,小姐还在夫人肚子里呢,有十九年了吧……”

十九年?李管家在边境的时候,便来年府了。听母亲说,二叔当年战死沙场之后,因为程淑孤苦无依,她便带着年汀兰回了都城,将程淑与年安接来同住。

一来是听从皇命,随着父亲的军权越来越大,皇上总要手里握着点什么才放心。二来,最为要紧的,自然是护着孤儿寡母的程淑与年安。

李管家,便是当年二叔他们院子旁边的邻居,年家发迹后,李管家还是程淑推荐给母亲的。

年汀兰心里越想,越是不安,母亲还说过,她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程淑肚子里,还有一个二叔的遗腹子,程淑千辛万苦的生下来,便是年芷兰。

这时间太过巧合,年汀兰越想心里越有些不安,好多事,不愿意细想,自然是不觉得有什么蹊跷,但是一旦细细剖析,这其中,送有些让人难以心安的东西存在。

年汀兰似笑非笑,“李管家果真是负责得很,连二房那边的人,是什么个生活习惯,都能记得真切,我那二婶子,惯好赖床,我知道。”

年汀兰紧紧盯着管家,她这话,便是故意说出来给李管家听得,他不是贴身伺候的,更不是管着一户小院,他又如何知道二房,这个时辰在做什么?

李管家听此,面部一阵紧绷,神情颇为紧张。

年汀兰见此,又继续道,“不过我也不去寻二婶,我那芷兰妹妹,久不来寻我,我这有些想她 了,去瞧瞧。”

“哎”

李管家似是松了一口气,见着年汀兰作势欲走,不由得神情松懈下来。

“对了!”年汀兰忽然回头,李管家连忙又僵硬了身子,“李管家可有听说,芷兰这几日,为何都不来府上了?”

暗庆年汀兰没有可疑之处,处于惊慌的李管家,几乎来不及思考,便脱口而出,“芷兰小姐,不是要嫁给柳公子了吗?可能是,对这婚事不满意吧!”

“为何不满意?”年汀兰故作疑问,李管家的神情,她是半分没有放过。

目露鄙夷,嘴角不屑,“芷兰小姐,金枝玉叶,那柳公子,虽说是二夫人娘家客,毕竟家境贫寒,哪里与芷兰小姐相配?”

年汀兰好笑,“李管家年前可与我说过,那柳公子一表人才,将来必定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如何到了芷兰妹妹这里,李管家的说辞就变了?”

“这,这……”李管家一时词穷。

年汀兰算是明白了,感情她与柳中和的事儿,这个李管家也是有掺和的,自己都瞧不上的人,偏偏要怂恿她上赶着去,说来也是她年汀兰自己笨,活该满门被灭。

年汀兰神态自若的走了,留着李管家站在原地,看着年汀兰那模样,眼睛微微眯起,放射出一抹奇异的光。

二房的院子如今被分了出去,年汀兰要去寻年芷兰,也只能由大门进出,再不像是以往,还有一个小门存在。

年汀兰被二房的管家迎到年芷兰的房间,路过程淑房间,年汀兰忍不住打量。

“你们夫人,向来起的这般晚?”

“也不是,夫人向来注重保养,差不多隔个五六日,她才会多睡”

年汀兰点点头,仔细打量着这二房的院子,又问道,“你们小姐的婚期将近,如何这府中,都没有什么准备?”

管家一脸难色,“这,夫人没得吩咐,咱们这些做奴才的,自然是不敢擅自做主”

“爹爹不是让送来了一应物什?”年汀兰追问,管家脸色更是难看。

“大小姐待会见了我家小姐,便明白了。”

许多事,做下人的自是不好说,年汀兰不由得看了看这个管家,虽说比不得李管家老成,但做事倒是颇有些分寸,却是比李管家如今在年府待的久,自持老成,要来的好。

如今日头已盛,年芷兰的房间却还是关着的。

青鱼敲了许久,年芷兰的丫头小月才来开门,发丝凌乱,脸上还带着泪珠。

年汀兰见此,脸色一沉,这个年芷兰,在搞什么?自己身边的丫头,都成了这幅模样。

“大小姐!”小月声音嘶哑又颤抖,连忙行礼。

“你家小姐呢?”年汀兰冷声问。

“小,小姐……”

小月还未说完,年芷兰的身影便出现在她身后。

“姐姐,你终于来了”

年芷兰的声音一起,小月便打了个寒颤。

年汀兰这才看清,年芷兰竟是妆发未梳,衣衫凌乱,一张脸憔悴的,全然不似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小月连忙跑出屋外,像是在躲鬼一般。

“你这是什么模样?”年汀兰眉头微微皱起,看着她,满脸嫌弃。

年芷兰笑了笑,眼里却是冷光“我是什么模样?这不全拜姐姐所赐?我如今声名尽失,嫁给皇子,是彻底没有希望了。姐姐如今,可是高兴了?”

“芷兰小姐,说话还是要有些长幼尊卑”年芷兰说话刻薄,青鱼也是看不过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同我姐姐说话,要你插嘴。”年芷兰这模样,没了在年汀兰面前的故作乖巧,狰狞可怖,倒是像极了她母亲。

年汀兰在心中只一阵嘲讽,“嫁给柳中和,就当真比不得嫁给皇子?”

“那如何比?柳中和就是一介书生,莫说如今还没有功名,就是往后有了功名,走得到什么个地步,那还是另说,你害我,害我不得不嫁给他,你算什么姐姐?”年芷兰质问的理所当然,只可惜,她却没有想到,一开始,她与她母亲却是在撮合年汀兰与柳中和在一起。

年汀兰听着年芷兰这话,忽然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的年芷兰,真的还只是个孩子,许多事,她根本就不懂,不明白,或者说,她如今的所作所为,保不齐,都是她母亲教唆。在年芷兰的心目中,无论如何,年汀兰都是她的姐姐,姐姐宠着让着妹妹,那是理所应当的。

“芷兰,你的这些想法,都是你母亲告诉你的?”

年汀兰忍不住问,想起青鱼说,年芷兰经常被她母亲打,这实在不像是一个爱护女儿的母亲,应当做的事儿。

年芷兰瞪了眼年汀兰,“我母亲说的又如何?柳中和身上的缠绵香,本就是给你下的,母亲那是为了促成你与他,偏偏,偏偏我……”年芷兰边说边哭,一点也没有将年汀兰请进屋的意思,在门口说着说着,便来了情绪。

年汀兰听着年芷兰这话,这脸上更是一阵黑,听年芷兰这意思,那药下给年汀兰便是理所应当,用到她身上,便是十恶不赦了?“你说,若是我告诉父亲,你们那药,是想要给我下的,父亲会如何对你们?”

年汀兰冷不丁一句话,瞬间将年芷兰的脾气浇灭了,方才她慌乱间,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这才觉察自己说错了话。

“我,我,你……”

“我的好妹妹,你与你母亲,当真是好手段呐!”年汀兰嘴角带着笑,看着年芷兰满脸慌乱。

“此事不过是我与姑姑所议,芷兰妹妹,并不知晓,大小姐还请莫要错怪。”

柳中和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年汀兰用眼角看了眼他,并不想过多理会。

“大小姐此番前来,想来也是明白的,芷兰小姐单纯,许多事她并不知晓。大小姐若是想要追究,那日的事儿,还请冲着柳某来便是。”

柳中和向来软弱,却是不知,在维护年芷兰这件事上,他竟是这般有骨气。

年汀兰不由得一阵酸涩,还当是柳中和天性退缩,以往自己与他在一处,总不见他有半分维护,如今瞧着他额头薄汗,再听他这言辞,莫不是处处在维护这年芷兰。

年汀兰突然便笑了,想及自己之前对他的一厢情愿,却是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蠢的。

若是当真不在乎柳中和,倒是假的,毕竟是自己真心实意喜爱过的,那份情窦初开的感觉是错不了的。

看着柳中和与年芷兰错愕的神情,年汀兰收起了笑。

“我父亲都不计较那日的事儿了,我又如何来计较,今日来,不过是看看妹妹的婚礼事宜,筹备的如何了。瞧着日子近了,这府中却没有灯彩,明日,我便请嫂嫂再多拨些人手过来,帮着捯饬捯饬。”

年汀兰是不想再看柳中和维护年芷兰那模样了,想她年汀兰,从小到大,向来是众星拱月,哪里受过这等忽视?

他柳中和虽一时鬼迷心窍,想出与自己交合之事,心心念念的,却终究是这个芷兰妹妹。

“我不要,我不要嫁给柳中和!”

年汀兰刚刚转身,身后的年芷兰却大叫一声,“我母亲说了,我要嫁给皇子,嫁给皇子!”

“芷兰,芷兰,你安静些,安静些!”

年汀兰听着身后的动静,终究是不忍心,吩咐身边的青鱼,“待会请个郎中,去瞧瞧年芷兰。”

“是!”

年芷兰被关闺房多日,还当是伤心所致,年汀兰今日来看,却觉得年芷兰神态明显有些异样。

年汀兰可不想,她还没有玩够,年芷兰就不正常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