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长命锁
故事

灵异故事:长命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波克
2021-01-17 13:00

黄昏时分,雨停了。雨水冲刷了街道,人们体会到了空气的清新带来的快感。火红的太阳已经落到了西山,那片血红的翻滚着的云,就在彩虹之后。东方的月亮已经悄然升起,依稀可以看到几点残星。月亮送走了白昼,也带走了他的魂灵。

村庄的一角人声嘈杂,哀嚎哭声连成一片,也唤不醒躺在病榻上的老翁。抽泣夹杂着坏笑,夹杂着虚伪。死人曾经明了这一切,而如今,即将带着这一切化作尘土。

当地的规矩,在人死后的第二天,要请戏班来唱戏,唱上两天,直到第三天——因为第三天死人就要入土下葬了。到头七,还要请之前的戏团来唱一天。

这户人家在当地可谓是家大业大,他们的家的势力在当地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了,官面都惹不起。

老翁的三个儿子跪在父亲的灵柩前暗自发誓:让别人看看,有谁死得过我父亲!

第二天一大早便有人看到在他们家门口搭戏台。正式开唱时,前来听戏的村民们心中惊叹:不愧是大户人家!这戏团可不普通,这是请的全省最有名的戏团,能请动他们到村里唱戏的,可不是一般人家!老人们赞叹道:“都是沾了他们人家的福气,不然怎么会听得到这省城的戏团呢?”

台上戏子的唱念坐打无不令人赞佩,台上的一词一语都牵住了台下的心。台下人山人海却鸦雀无声,村民们都分外珍惜这次机会。

到了正午,台上也要谢幕了。老人的三个儿子招呼大家吃饭。这户人家的院子后有一片空旷的草地,大儿子派人搭起了遮阴的棚,二儿子派人落桌,三儿子派人请的县城的做菜的大师傅。大家坐好了,便有人端菜,算不上什么山珍海味,却称得上珍馐佳肴。唱戏的在台上支起餐桌,有人给他们端去了酒菜。酒足饭饱之后,接着听戏。

到了黄昏,太阳伏在西山后,东边闪过流星,残月高悬。凉风阵阵,吹的得人们难以压抑内心的惆怅。当地的习俗——人死后第二天下午,死者的孙男嫡披麻戴孝按辈分高低排列,排成一列后,由家出发,一路哭到村子里的阎王庙。

再由阎王庙里的神婆神汉烧纸上香,他们再原路返回。回去的路上也必须哭,哭的越痛越好。这是规矩。路的周围,站满了人。他们表情淡然,男女老少都有,注视着这列浩荡的队伍。三个腰间拴着白布的唢呐手在队伍的顶头,边吹边走。等他们回来,村民们继续听戏。

夜晚子时,几点星光如宝石镶嵌于夜幕。站在高处望向村子,只有这家的灵堂泛出灯光。三个儿子轮流守在灵柩前。棺材头前放着一碗米饭,米饭里插着三炷香,米饭一旁又点着一根红烛。香不能灭,烛不能熄,这是规矩。

三儿子穿着白孝衣伏在棺材上,轻轻地睡着。突然一声唢呐声将他吵醒,他痛苦地捂着耳朵,那声音直钻耳蜗,刺得耳蜗生疼。声音又突然消失了。三儿子觉得有些尿急,就急忙奔去厕所。大儿子和二儿子也穿着白孝衣从里屋走了出来。二儿子满脸横肉,气哼哼地说:“这唱戏的疯了!大半夜吹什么唢呐?”

“三弟呢?”大儿子望着棺材一旁空空的条凳说道。这时,三儿子提着裤子拴着裤腰带走了过来。大儿子怒视着三弟,一指,“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三儿子整整了衣服,“没事,大哥。自己家怕什么!”

“人若死,上黄泉……黄泉路上不回头……一路走到鬼门关,关外站着四判官。判官说……”一阵悠悠的唱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声音似乎从远方传来,但是很清楚。兄弟身后的棺材轻轻地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兄弟三人望着棺材,冷汗直流。

“判官说,老头戴着长命锁!长命锁,锁魂魄,气得无常要跳河!”那声音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大,回荡在整个灵堂里,棺材晃动地越来越剧烈。

突然,一道炸雷劈到了院子里的一棵石榴树,石榴树瞬间化为了飞烟。棺材不动了。大儿子佯装镇静,站在棺材一旁,大儿子三儿子赶紧凑了过来。三个人就坐在棺材前,就这么无言地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戏团的团长来找兄弟三人来谈钱的事情。团长见兄弟三人呆若木鸡坐在棺材旁,心中疑惑,笑了笑:“三位老板这是?”

这三人才回过神来,急忙站起身:“团长,有事吗?”

“这不嘛,下午棺材就要入土了。能否请三位老板把我们的钱……给算一下……”团长有些不好意思。

大儿子走了过去,“没问题,钱好说。只是……”

“只是什么?”

大儿子扭头看了一眼老二老三,继续说道:“昨夜里,我们听到一段唱词,不知是不是您手下的哪位昨夜练嗓子……”

团长听了这话,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昨夜大家都累的不行,唱完戏就睡了。再者说了,哪有半夜练嗓子的?老板玩笑了。”

大儿子叹口气,便把昨夜的遭遇全告诉了团长。

团长捻着胡须,想了想,低语道:“长命锁,锁魂魄,气得无常要跳河……什么意思呢……”突然团长眼睛一亮,“快!快打开棺材!”兄弟三人赶紧照做。

打开棺材盖,团长站在棺材旁,他的目光被死人颈间的一块绿色的薄片的玉吸引。他拿了起来,端详着。

三儿子说道:“这是我父亲的。听我父亲说,这是他从小就戴着的。”

团长平静地说:“这就是长命锁。活人戴着它用来报平安,死人戴着它,哼,只会给家里招麻烦!”团长又把长命锁放了回去,“我们唱戏的,吃的百家饭。你们可一定要信我!长命锁把你们老爷子的魂儿封在这里面。黑白无常带不走,就只能永远做孤魂冤鬼了。而且就算今天下葬了,你们老爷子也会回来的。”

三个人面面相觑,“团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小心你们老爷子变僵尸!”

三人大惊,“团长这可怎么办?”

“此事不要声张。把尸体烧了,再把长命锁交给我,我帮你们处理。”三个人连忙下跪,“多谢团长了。”团长点点头,“快点!”

大儿子关上大门,这时戏台上铜锣声响,又要开戏了。二儿子和三儿子又把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放到地上,点火烧了。烧了尸体之后,二儿子和三儿子又找些东西填满棺材。就这样,到了下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下葬了。

下葬过后,戏团就离开了。村民们实在舍不得,就一直站在村口目送着戏团远去。

等戏团回到省城,团长回到了家,已是深夜。

团长一个人住,无儿无女。他躺在床上,不断把玩着这块美玉,眼睛发出亮光:“哼,真有人会信我的鬼话!哈哈哈!明天我就去把这块玉卖掉,我可发财了!”

就在这时,双手无意间掰开了这块玉。团长眼中的光黯淡了下来。“这……这……”

“该死的!把我的长命锁还给我!”一个声音回荡在耳畔,团长起身望向四周,什么都没有。可这个声音就是如此真实。

“这……谁在哪儿!”团长将碎成两块的玉丢在地上。刚丢在地上,那玉就冒出了一股青烟,青烟在空中飞旋,团长吓得瞠目结舌,双脚似乎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那青烟盘旋着团长的脖子,团长感觉有人用力插着自己的脖子,过了一会,团长吐出红舌头,咽气了。

夜,格外的静。

在灯光的照耀下,碎成两块的长命锁,一块上露出了一个“财”字,一块上露出了一个“死”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