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黑海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黑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灯下故人
2021-01-17 19:00



夜深,黑岛港口的海浪一阵又一阵的拍打着岸边。一家稍显破旧酒馆闪烁着微微的火光,木制窗户中透露着些许暖意和喧嚣。

屋内,温暖的石壁炉火一闪一闪,上面挂满了肥大流油的烤肉和香甜的面包,几个船长和水手们坐在炉前互相讲述着出海时遇到的各种各样的神奇故事。

“你们见过美人鱼吗”。为首的老船长威尔逊满脸白色胡渣,喝了一口温热的酒水,小声的说。“就那种上半身赤裸,下半身鱼尾的美人”。

四周的人们一阵唏嘘。

老船长啃了口烤肉,油水顺着他的胡须滑落。他顺手一擦,继续说。“我跟你们讲,老子上次抓到过一只……”

“哈哈,你后来是不是还和她上床了呢。”另一位年轻的船长把酒杯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嘴角的泡沫劈里啪啦的响着。显然有些喝高了。

周围人又是一阵喧嚣嬉闹。

“得了得了,这个故事我们都听过了,威尔逊,您记性越来越不好了。”酒馆的主人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给烤架上的肉涂油。

昏暗的火光照在老船长的侧脸上,脸角的疤痕分外明显。

“这个……是嘛,老了老了”威尔逊自嘲。说罢又啃了一口大肉。

片刻的安静后。老船长抬起了头,眼神少许暗淡。

“那,你们听过马尔姆斯的故事吗?”威尔逊擦了擦嘴。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面向了威尔逊这边。

“骗小孩的传说罢了,你不会这都相信吧”年轻的船长有点晕乎,但依旧斟着酒。

“马尔姆斯,古缪斯塔克文,全知全能之神。”酒馆主人停下了手里的活。

“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因为那次真的很疯狂,像是一场梦。”威尔逊把烤肉放到了一边,把身子往炉子前挪了挪。

“那还是好多年之前了,那个我疯狂的痴迷于金子和女人的时候”威尔逊伸手摸了摸脸上的疤痕。



“马尔姆斯?”威尔逊低着头,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矮人,号称追求世界真理的矮人。

“没错,这次出海就是要寻找马尔姆斯,那个全知全能神,让他来告诉我这个可以统一定量世界的法则。”矮人冈沃尔低着头,比划着地图。

“什么鬼东西,老子听不懂。”威尔逊挠了挠头“说价钱吧,别扯这些。”

冈沃尔抬起头,伸出了四根短小的手指。

“四百金币?按行程的话只够三十四海里差不多,这么近嘛。”说实话威尔逊是不太想接小价钱的活,毕竟出海一趟还是很麻烦的。但最近生意确实萧条,酒钱都有些不够了。

“不,四万。”冈沃尔笑了笑,嘴角两撇八字胡微微上扬。

一阵海浪伴着风声打在了港口,纯蓝的天空上几只海鸥飞过,微风缓缓吹过威尔逊的黑色胡须,一切像是一场梦。

“什么鬼玩意?你掏得出来四万吗,别扯了。”至于这种事,威尔逊当然还是不太相信的,毕竟四万金币足够买他三艘船了。

“先给你两万定金,到时候如果真能找到的话,剩下的再给你,一会叫人跟我拿钱。”冈沃尔并没有搭理他,低下头一边继续研究地图,一边离开了港口。

“什么鬼……这小东西是什么来头?”威尔逊一人喃喃道。



“四万金币?全被你霍霍掉了?”年轻的船长已经惊掉了下巴。

“对啊对啊,那你怎么现在……”

“又是吹牛吧……”

“我猜是被美人鱼骗走了”

众人又开始喧闹起来,就连炉子前的火苗都有点兴奋,发出了劈里啪啦的响声。

“别扯了,别扯了”威尔逊打断了众人的起哄。“他妈的那个鬼玩意,老子当时差点把命丢了”说罢他又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面色阴暗。

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威尔逊这么严肃的讲故事。

 “来来倒酒。” 威尔逊拿起酒杯。

随着酒水被斟满,威尔逊喝了一大口,满脸通红。

“后来,就到了出海的那一天,我记得那天天气非常好,风向很适合出航,我的水手们都士气高涨,毕竟有四万金币,而且是找一个传说中的鬼东西,这不就相当于白拿嘛。”

威尔逊放下酒杯。

“然而天上哪他妈会掉金子,我们在海上漂了几个月,听着那个小矮子瞎指挥,他让往东我们往东,他让往西我们往西,就那么漂啊漂,连个鬼都没有。”

威尔逊沉默了一会儿,盯着眼前的炉火,身体微微颤抖。

片刻之后,他继续说到。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场大风暴突然来了,出海那么多年,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风暴,也从来没见过那么浑浊的海水”



“你他妈得加钱,老子告诉你,这暴风雨扛不住,你我的小命都没了,你他妈知道吗!”狂风暴雨撕扯着船帆,巨大的海浪如发疯的野狗一般撕咬着甲板。威尔逊顶着狂风对着抓着桅杆的矮人怒吼。

“左满舵,跟紧航标!都他妈看准点风向!别把船帆扯坏了!”威尔逊脸上的赘肉被疯狂的摇曳着,雨水汗水夹杂着鼻涕顺着脸颊横飞。

“船长!船长!这水的颜色不对啊!这是黑水!黑水!”大副一手紧紧抓着航舵,一手抓住船板,顶着风暴对着威尔逊大喊。

只见汹涌奔腾的巨浪漆黑无比,巨大的帆船像是行驶在汪洋浩瀚的墨汁中,而这些墨水又像是巨大的黑洞一般,吞噬了所有的光线,深邃,黑暗,空洞。

传说中马尔姆斯的神之位面-黑海。

“黑海……”威尔逊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我们到了!我们到了!学识之神的神之位面!它就在这里!它一定在这里!”冈沃尔大喊,两撇八字胡已经被狂风撕扯到了头顶,这使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疯狂。

“见鬼……”威尔逊愣了。然后他迅速反应过来。“把他绑了!老子还想活命!什么他妈的金子老子不要了!”

“转舵!逆风拉帆!尾旋三十!他妈的想活命就快点!”威尔逊大吼,与此同时,无数黑色液滴从天而降,如同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尾焰滑落。

浑雄的低语悄然响起,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从海面缓缓浮现。

海水倒吸,阴云密布,雷声滚滚。巨大的漩涡从黑海中逆旋而下。风暴中,无数条触手从黑暗中伸出,直插漆黑的云霄,一只巨大的怪物从漩涡中心缓缓升起,十几只眼睛扫视着海洋,强烈的光芒穿透云层,俯视着像树叶一般小小的航船。

“这……他吗……什么鬼”如果不是因为风暴使他早就紧紧抓着桅杆,威尔逊已经跪下了。

“这就是……真正的神么”他心想。

突然,一位正要捆绑矮人的水手发了疯一般冲向了前方。“金子!伟大的神!告诉我怎么能得到更多的金子!”

“见鬼!快回来……”威尔逊暗骂一声。

然而,话音未落,一只巨大的触须瞬间洞穿了水手的身体,余波撕碎了船边的木板。木板的碎片以爆炸般的速度飞向了威尔逊。

威尔逊急忙躲闪,但左边的脸还是被锋利的木板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血口。

威尔逊捂着脸,看着风暴中残缺的水手尸体,微微颤抖。随后他立刻镇定下来,反手拎起边上的矮人,低声怒吼。“你他妈最好有办法对付这个怪物,不然就好好想想怎么用你那小短腿从黑海里游回去!”

“马尔姆斯不会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他的死是因为蠢!”冈沃尔一把挣脱了威尔逊。但刚刚落地,风暴便把他推倒在了甲板上。

冈沃尔紧紧抓着甲板上未被除去的柳钉,柳钉扎进了他的短手,鲜血顺着黑水在甲板上散开,然后立刻被冲散。他不顾疼痛,顶着狂风,向前蠕动着,像是一只肥大的蛆虫。

他拼尽全力抬起被风暴撕扯着的头颅,尽己所能的想要正视着神。

“伟大的马尔姆斯啊!真理!我想知道的是真理!那个可以统一描述世间万物的法则!”冈沃尔大声的吼叫着。

它一定存在的,一定存在的!几十年以来,冈沃尔的毕生所学中,那一条条公理,一道道公式,像是编织在世界上的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无数条法则穿插其中,它们互相联系着,干扰着,影响着,它们一步步的交汇,一点点的向蛛网的中心逼近,冈沃尔知道,那个中心,便是可以统一描述这个世界的真理。

“它存在的!一定存在的!”冈沃尔心想。

之后,他扶着栏杆发了疯一般颤抖着站了起来。缓缓抬头,仰视着神。

“那个蛛网的中心,到底是什么啊!”

神的目光聚集在了这个矮人身上,宽阔的光线突破云层,全部汇聚在矮人的身上。

矮人身后的影子,如帝王一般雄伟。

“虚无。”神回应到。



黑岛港口的海浪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湛蓝,石壁铸成的酒馆散发着温暖的火光,几声若有若无的鸟鸣,伴着低低的风声,宁静,祥和。

随着一阵焦味,酒馆的主人突然想起了忘了翻面的烤肉,急忙翻起肉来。但还是用余光撇着老船长。

“这就……完了?”片刻的宁静后,年轻的船长小声问了一句。

“完了。”威尔逊捧着酒杯,盯着眼前的火炉。

“后来呢?金子呢?还有那个虚无是什么意思?”另一位船长问道。

“唉,一提到这个就头疼,后来那怪物消失了,那个小矮子就疯了,一直在那喊什么虚无啊,消失啊,真理什么的。所以我们只拿了两万块。”威尔逊一口喝掉了剩下的酒。然后示意酒馆主人倒满。

 “两万块金币?那可是两万!虽然不比四万,但你这霍霍的也太快了吧。”年轻的船长起哄起来。

“就是就是。”

“也不说分兄弟们点”

“身体遭得住吗?”

众人又开始唏嘘起来。

“哎哎,打住打住。”威尔逊喝了口酒。“老子什么时候说拿去花了?我和手下们觉得那鬼钱不吉利,全都丢到海里去了!”

“你这……你还不如全去买酒呢!”年轻的船长急得拍起桌子来。

“嫌弃金子不吉利,真是……”

“可去他妈的金子吧,老子现在觉得,命最重要。”威尔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顺手拿起没吃完的烤肉啃了起来。

过了许久,威尔逊把烤肉啃了个干净,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眯了眯眼,脸颊通红,白胡子上全是肥油和酒水。

“而且说不准,还能再勾引几条美人鱼呢?”威尔逊笑了笑。

“她们就爱那闪闪发光的鬼玩意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