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猴指头的召唤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猴指头的召唤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焰火灿烂时
2021-01-17 17:00

陈老头死后,陈明本来想按家乡的习俗给他打副棺材,不去火化,让老头入土为安。但这事不知给哪个不长眼的给说出去了,陈明没办法,只能乖乖把父亲送去火化。

说来也奇怪,陈老头在火化的时候,陈明居然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传到耳边,很凄厉。他知道,自己是太疲倦,都产生幻觉了。

陈老头火化后,儿子陈明花了半个月才把老房子里,老头以前不知从哪里收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破烂玩意整理完。

陈明于是把这些大件小件的收藏装上三轮车,直奔古玩街。

本来还指望能翻出些值钱的玩意,结果到街上的典当行试了个遍,老头留下来的很多所谓“古董”要么是现代工艺品,要么是烂大街的物件。起初第一家典当的人全都不愿意收,陈明硬是绕着整个古玩街挨个问了个遍。

“哎!那个老板,你进来一下吧!”

也许是典当伙计新发现了什么,就把傻站着门口的陈明叫了进来。陈明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捧着那个木盒子三步并作两步迈进了典当行。

“对,就是你手上那个木盒,你卖不卖?”

陈明笑了,把木盒递上,“卖啊,当然卖啊!不卖我来这干啥!”

伙计接过木盒,左右端详起来,眼神一下子亮起来了。“刚才没注意瞧,你这盒子倒不错,算是有点价值。这看着不是我们内地的做工,有点像是越南那边的做,这木质也像。”

“对,您识货。以前咱爸在越南待过,这兴许是他从哪带回来的。”

伙计摩挲着木盒的表面,不住的点头,“这玩意有点意思,老爷子以前在越南做生意的?”

陈明苦笑,摇了摇头,“早年打越共去的,回来就一直爱搞收藏,退休以后家里的破烂连过道上都堆着!”

“这样,老板,这盒子,看你折腾了大半天,我给你300块。”

陈明觉得这价格实在尴尬,但想想老爷子的其他东西都无人问津,这能捞300回家勉勉强强吧。“得嘞,我就当清理房子了,给现金吧,我换包烟抽。”

突然,伙计的脸色变得微妙起来,“老板……你这……”

陈明有些恼火,这人咋一下子就变脸呢,不就300块嘛!

“老板你看……”伙计打开木盒,用拇指和食指夹起一根毛茸茸的棍状物品,“敢情老爷子还挺会玩啊?”

陈明也是看懵了,这是啥?咋之前就没发现这玩意?“这是啥?”

“带毛的,像人的关节。”伙计拿出放大镜仔仔细细看了个究竟,最后确定地说:“这玩意是经过特殊防腐的猴指。”伙计从抽屉拿出300块递给陈明,千叮嘱万嘱咐道:“现在国家严格管控动物制品,这猴指我不能收,您带走吧。给我省点事。”

陈明觉得毛骨悚然,但还是把猴指接过来,随便地往外套内侧的口袋里一装,悻悻地离开了典当行。

回到家里,陈明忙着去还三轮车,也没多想猴指的事就出了门。

陈明还了车,在回家的路上没来由地想起了父亲陈老头。陈老头年轻时是当兵的,大约30岁左右回了乡,找了个本地女人成家立业。陈老头素来沉默寡言,即使是对着儿子,也很少说真心话。在镇上的花生油厂退休后,老头也没有闲着,整天就蹬着一辆破单车到处搜罗“古董”。

陈老头从来都不让儿子看自己的宝贝盒子,陈明一开始还以为盒子里有啥宝贝,结果老头死了后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空荡荡的啥也没有。

如今居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根猴指,真是奇了怪了!

对了,猴指!

陈明想起自己的外套直接扔洗衣机里了,里面的猴指还没拿出来呢!于是陈明一顿跑,总算是在老婆下班前回了家。

回到家,陈明跑到洗衣机一看,该死!洗衣机已经开始快洗完了,已经开始脱水了!陈明赶紧把电源切断,往乱七八糟的衣物里扒拉自己的外套。

“干嘛呢,干嘛呢!”闻声而来的妻子责问道,“你闲得慌呀,这都快洗完了!”

“哎呀!”陈明记得直跺脚,“你说怎么就这么巧呢!你就今天这么早下班!”陈明继续在衣物里摸来摸去,却没找到猴指。

“你找啥呢?”

“咱爸留下来的东西,一根白色的猴指!你没看见吗?”

“没看见……我直接开了洗衣机……找不到嘛?”

陈明叹了一口气,今天真是怪事连连!寻找无果,陈明也只能作罢。日子总是平常无奇的,夫妻俩很快就把这事淡忘掉了。

晚上,一向睡眠很好的陈明居然半夜莫名惊醒过来,惨白色的月光射进房间,给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陈明出了一身冷汗,发现自己身旁的妻子正在熟睡。陈明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一下,突然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他试探性地把食指往妻子鼻孔探探鼻息,妻子居然没了呼吸!这可把陈明吓了一大跳,他使劲想把妻子摇醒,妻子却纹丝未动!一阵阴风出来,窗帘疯狂地抖动!

就在这时,陈老头以前的房间传来了异样的骚动。怎么可能!那里不可能有人!陈明于是硬着头皮跳下床,强迫自己去看个究竟,以防不测,还带上了把菜刀。借着朦胧的月光,陈明赤着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整个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陈明每迈出一步,就像踩在自己心上一样煎熬。

终于,他摸到了房间的门。

1、2、3!他一把推开门,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得全身僵硬。

是陈老头!

陈明明显看到一个人背对着陈明坐在陈老头生前最爱的那张太师椅上,身上还披着陈老头经常穿的浅蓝色工人外套!

“爸……爸?”

那人于是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那竟然是一只龇牙咧嘴的白猿!白猿面露凶光,身上的皮毛肮脏不已,脸上更是布满青的、红的伤疤!还没等陈明反应过来,白猿便一把扑向陈明,疯狂的撕咬陈明。在搏斗之中,陈明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痛楚,这只畜生!情急之下,陈明开始挥舞菜刀自卫,只听得“嚯”地一声,他好像砍断了白猿身上的什么。

白猿尖叫了一声,放开了陈明开始逃窜。陈明本来还想追上去,白猿一把跃上了窗户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声声在空中回荡的猿声。

陈明忍住剧痛想回去看看妻子,还没走出门口就失去了意识,倒地不起。

等陈明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应该是打了麻药的缘故,陈明的意志依然非常迷糊,左手上隐约裹着纱布,看来正是被白猿咬伤之处。他看到了妻子和医生站在他床边,似乎听到他们在讨论什么“精神问题”、“打击”、“理解”之类的。

不!不是这样的!真的有怪事!不是他有什么精神病!

出院后,陈明失去了一根食指,他脸色阴沉,拒绝跟妻子交流。根据医生的诊断,妻子则小心翼翼呵护丈夫的一举一动,绝口不提任何“自残”、“精神”类的事。一个星期后,陈明把自己关在父亲的房间,对着他搜集来的一大叠资料如饥似渴地翻阅。尽管资料堆满了整张桌子,把他隐藏在房间深处,但他越来越沉迷于研究之中。

他没告诉任何人,包括妻子,他出院不久后就把他本来准备给父亲的棺材从地里刨出来了。不出他所料,原本被钉得死死的棺材缝里长出了白毛。他对着里面装着的父亲的骨灰拜了拜,然后把棺材板撬开、

果然!那根折磨着他的猴指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因为这根猴指的缘故,整个棺材内壁都长出了白毛!陈明带上猴指,他觉得自己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通过请教专家,陈明终于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越南的猴子活体工艺品。这是一种早已灭绝的苏门答腊六指猴,被东南亚的降头师专门用来制作降头的。六指猴一般是全身黑色的,只会诞生极少数的白色六指猴。降头师往往会捕捉这些稀缺的白色六指猴,残忍地截断他们的两根第六指用作降头,而受降头的人也相应地付出代价断掉一根手指头。

陈老头当年从越南打仗,就是带了这一邪术归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父亲要带上这根猴指回来?是因为在战争中失去了手指?还是他得罪了什么高人?这到底是不是一个诅咒?

随着阅读的资料越来越多,陈明的思路渐渐清晰。父亲当年在战争中遭遇了敌人的偷袭,队友全都惨烈牺牲了,只有他奇迹般地归来,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变得沉默寡言的。

看着看着,夜晚又到了。冰凉的月光投在桌上,像是结了一层冰霜。陈明掏出那根猴指,猴指上的白色绒毛也泛起奇异的光芒。陈明狠下心来,用刀子慢慢把猴指削短,直到把猴子削成自己原本食指的长度,又一把把自己还剩一小节的食指彻底切断,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呕吐的血腥味。

大功告成,陈明把猴指和自己的残指接在一起,用绷带紧紧缠在一起。许久,他试着动了动食指。

那只原本不属于他的猴指,动了,和陈明越来越默契,最后似乎完全融为了一体。

就这样,陈明“长”出了新的手指。不过这猴指也有一个坏处,就是会自己疯长。为了掩饰这一切,陈明从此经常接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猴指砍断,再削断,然后重新接上。这个过程太痛苦了,陈明也经常忍不住惨叫。

只是那一声声惨叫,听起来跟陈老头被火化时,似乎是一样的猿叫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