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7章 夺帝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17 11:01
关于本章出现与第25章重复问题已更新完毕,欢迎阅读。


第27章 夺帝位

休整数日后,梁淮安一行准备启程返京。

这几天,所有人都发现,原本一个冷酷一个淡漠的王爷和王妃,突然像被夺了舍,在一起的时候言笑晏晏也就罢了,无人时竟也会痴痴傻笑!

对此,裴原忧心极了,生怕赤雷族人让王爷和王妃受了刺激。

兰儿简直无语:“得亏你有一身武功,不然也活不到现在了。”

裴原:“你是说我会被暗杀?”

“不,你会蠢死。”

马车外的人叽叽喳喳,马车内的梁淮安和宋嘉禾也相视一笑,交叠在一起的手变得更加严丝合缝。

近来,京城中茶馆生意特别好做,随便请个说书先生来讲讲梁帝和珍妃的故事,便能吸引一大群百姓。

宋嘉禾很好奇:“妃位不一共才四位吗?上次进宫,也没听说有封号为珍的小主啊。”

“没听过就对了。”兰儿刚从街上回来,放下东西兴冲冲道,“这珍妃从舞娘跻身妃位,也不过才用了二十天!二十天啊,就让梁帝对她百依百顺,废了贤妃让位于她,小姐你说,珍妃娘娘该是有多漂亮啊!”

宋嘉禾对珍妃有多好看一点兴趣都没有,收拾好药箱就要去找黄老翁。如今,她全身心关注的,就是如何学好按摩手法,帮助梁淮安早日治好腿疾。

差点搭上性命换来的舒禾草果然不负众望,梁淮安喝了一个月药后,在某个睡意朦胧的晚上,突然感觉右腿动了一下!这种微弱却饱含希望的感觉,上一次还是在他长身体的时候出现过。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没忍住亲了口熟睡的宋嘉禾,却不想动作太大将人吵醒了。

“怎么了?”宋嘉禾声音软,上扬的语调像是一把小钩子,一下子就把梁淮安试图掩盖的兴奋勾了起来。

“嘉禾,我的右腿,方才好像动了一下。”

“嗯,知道了。”宋嘉禾闭上双眼,又很快睁开,“什么?你再说一遍,你什么动了?”

梁淮安牵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这里。”

虽然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但宋嘉禾还是笑的特别开心,仔仔细细地将膝盖摸了个遍。

梁淮安喉结微动,拉着她的手往上几分:“还有这里,也动了。”

宋嘉禾双颊立马滚烫起来,收回手小声嘟囔:“睡前不是刚……,怎么又……”

“就当提前庆祝一下。”梁淮安倾身吻了上去,模糊不清地说着。

细碎的呜咽伴随着京城的第一场雪落入院中,树枝用雪片捂住耳朵,试图将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隔离开来。

天气越来越冷,梁淮安的计划也一直在紧密地推进着。

腊月初八,蔡公公那边传来消息,梁帝带着珍妃去了尚在修建的行宫,那儿人少僻静,随行的侍卫也少,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临行之前,梁淮安在宋嘉禾额间落上深深一吻,嘱咐她熬好腊八粥在家等他回来。

宋嘉禾点点头,替他拢紧披风,笑道:“那你可得早些回来,腊八粥冷了就不好喝了。”

“放心,本王定能赶得上你的热粥。”

他走后,宋嘉禾一直心神不宁,为转移注意力,干脆让兰儿陪她上街买年货。今日之事若成,长公主一家也将入京过年,是得多准备些东西才行。

另一边,与父亲对峙了许久的郑何双眼布满了血丝:“父亲,我已经遂了你的心意入仕为官,您就不能听我一次劝吗?”

“您首先是父母官,而后才是君下臣,这样简单的道理,难道还要我这个做儿子的来教您吗?”

郑何字字泣血:“父亲,梁帝残暴至此,孩儿求求您,别一错再错了!”

门外,郑轮仰头长叹一口气。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奸诈如他,究竟是怎么生下这么个傻儿子的。

做儿子的要公道,要正义,做父亲的就得把小命交到别人手中。

可心底深处,有个声音一直在动摇他。自从那些方士和珍妃入宫后,梁帝是愈发荒淫无道了,此番竟要在修建的行宫修建祭坛,以活人献祭求长生之术,还秘密放出了消息,引群英会会长现身。

再这样下去,即使梁淮安不夺位,梁帝也撑不了几年了。若是让郑何前去通风报信,说不定还能给郑家留条活路。

于是,他转身打开了门锁:“去吧。”

郑何丝毫不知道父亲的打算和心思,感激又欣慰地看了他一眼后便飞快跑出了府。半路上,他碰见了宋嘉禾,边喘气边将梁帝设下陷阱引群英会会长入瓮的消息告诉了她。

手中提篮跌落在地,宋嘉禾想起出现颐和茶馆中众人对梁淮安的态度,以及出现在王府的易清远。种种迹象,皆指向一个大胆的想法:梁淮安,很可能就是群英会会长本人!今天看似是梁帝主动出的门,实则是梁淮安拿自己做了诱饵!

不等郑何说完,宋嘉禾立刻上了马车,命令车夫以最快的速度往行宫赶去。

一路上,她看到很多逃出来的壮丁,但行宫门口,还是有许多具尸体。

那些尸体堆积在一起,分不清是壮丁,是侍卫,还是梁淮安的人。

宋嘉禾捂住胸口,踩过泥泞,踏过血水,跌跌撞撞往里跑。

“王爷!王爷你在哪儿?在哪儿啊!”

有冰凉的雪花眯了双眼,在一片模糊中,宋嘉禾看到梁淮安背对她蹲下,身上占满了血迹。

“王爷……”

走近了,她才发现梁淮安怀里和地上还各有两个人,他身上的血,便是来自他们。

看清楚他怀里的人是谁后,宋嘉禾一颗刚落地的心又揪了起来,眼眶也瞬间红了——甄姬骗她,她根本不是要回老家去找表姐,而去了那个地方与家人团聚。

宋嘉禾蹲下来,用衣袖擦干净甄姬脸上已经有些凝的血迹。

洁白漂亮的脸庞再一次显露出来,宋嘉禾这才发现,甄姬看似成熟妩媚,五官其实要比她稚嫩一些。

如果再仔细看看,她就会发现甄姬耳后那颗红痣,那样她就会想起,小时候她最喜欢拿这颗痣说事,同喜欢抢她玩具的表妹斗嘴。

可是梁淮安没给她这个机会,他答应过甄姬,永远不会让宋嘉禾知道她的身份。

“我来迟了。”

宋嘉禾流着泪宽慰他:“可是你替她报仇了,这就是她想要的。”

是啊,这就是白珍珍想要的。

他们一起,将她的尸体抬离了这个满是血腥和污泥的地方。

梁淮安吸了吸鼻子:“不是让你在家煮腊八粥吗,怎么跑过来了?”

“你还说呢,”宋嘉禾揪心了许久,“说,群英会会长是不是就是你?”

“是,也不是。”梁淮安眼神暗了下去,“群英会这个名字,听起来挺傻的吧?”

宋嘉禾摇头:“你起的?”

“我才没那么傻。”梁淮安继续道,“我表弟起的,他打小就特崇拜行侠仗义的江湖人士,说助我登基后,他就要成立一个群英会,劫富济贫,造福万民。”

这样怀旧的语气,接下来一般都不会是什么开心事。宋嘉禾牵过梁淮安的手,捏了捏。

“我腿断了以后,梁帝想让我生不如死,对追随我的人,却一点都不手软……”那个时候,他几乎整日把自己关在屋里,因为他害怕一出门,一见到人,就又要听到朋友遇害的消息。

“没事了,没事了。”宋嘉禾拥抱着他,哽咽着一下又一下地拍他的背,“梁帝已经死了,他死在你手里,那些朋友泉下有知,肯定也会很欣慰的。”

都说成王败寇,可梁淮安心里的苦涩,却远远超过了上位带来的兴奋。

他深谙帝王之术,从小就明白,欲成大事,总有人会牺牲,也有人会留下。

很多个彻夜不眠的晚上,梁淮安都会想,为什么牺牲的人不是他。他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抬手回抱住宋嘉禾,心想,幸好他后来找到了答案。

他活着,是为守护心爱之人,更是为那些牺牲的人拼一个公道,完成他们没能完成的梦想。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

2条评论,2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