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2章 小妹事

作者:看人间
2021-01-17 09:01

第22章 小妹事

重生一世,许多事,都显得有些怪异,哪里有怪异,却又说不上来。

墨卿桑给的黑皮书上写了,欲行多大之事,便需多才之人。

年汀兰如今,差的便是人手!

“芷兰小姐情绪稳定了不少,但仍旧不与柳公子说话”

傍晚时分,青鱼将灯油添上。年汀兰盯着手里的书,已经看了半晌。显然心思已然不在书上。青鱼便适时插嘴,说些那边的事儿。

“说来,今日又是李管家往二房去的日子,青鱼,想个法子,让芷兰知道她母亲那些事儿。”

青鱼的手抖了抖,两滴灯油滴在地板上,亮惶惶地。

“小姐,芷兰小姐已经心绪不稳了,若是再受刺激……”对于年汀兰可以与年芷兰拉开距离,青鱼还是颇为高兴,但年汀兰如今对年芷兰,看样子并不是疏远,而是要置于死地。

“你所谓的芷兰小姐,是不是真的年家小姐,还不一定呢。”年汀兰冷冷一句话,青鱼心尖一颤。

青鱼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年汀兰,小姐还是那个小姐,但总归是哪里不一样了。

要说年汀兰,大多时候,对年芷兰都是分外纵容。就是年芷兰犯了错,年汀兰都会私下包庇。要说年侯爷对年芷兰多的是心疼,过去的年汀兰对年芷兰,便是更多的疼爱,一个姐姐对妹妹,几乎没有底线的疼爱。

如今就因为年芷兰,可能不是自己家的血脉,便如此冷情,青鱼一时间也有些看不透年汀兰了。

敲门声打断了青鱼的思绪,卫玲珑笑意盈盈地走进来,身后跟着四个端着衣裙的丫鬟。

“端午将至,陛下的旨意也早就下来了,所以我这给妹妹备了套紫云绫罗裙,配了紫云母的钗环,妹妹瞧瞧,可还喜欢?”

最前头的那套衣裳,被卫玲珑打开,紫光粼粼,好不光彩。

纵是年汀兰平日里,见惯了好东西,这个时候也被那衣裳所惊艳。

“嫂嫂,你这衣裳……”

“很好看吧?我这还是得了高人指点,将银丝与紫线一起,才做出来这世间绝无仅有的一件紫云绫罗。”卫玲珑说话间,都是忍不住的高兴,打量着那套绣着紫云图案的衣裙,看着年汀兰那惊喜的模样,也不枉费她辛辛苦苦设计一番了。

终归是女子,对好看的衣裳毫无抵抗力,“嫂嫂费心了,这衣裳,实在是太过漂亮,这穿进宫,怕是徒增是非。”年汀兰是爱不释手的,模样看起来光彩夺目便罢了,偏偏这布料摸起来还异常的舒适。

“妹妹好容易进宫一回,公公与你兄长都看中得紧,我这个做嫂嫂的,也不敢怠慢了”

“嫂嫂说,这衣裳是你亲自设计的?”

年汀兰有些疑惑,卫玲珑军医出身,从小便在军营里行走,却是不知,她还有设计衣裳的本事?

卫玲珑并没有发觉年汀兰话里的怀疑,只自然的将衣裳收了起来,“是这几年与廖裁缝学的,如今草操持这府中诸事,总得什么都学着点。”

年汀兰的眼神未变,打量着卫玲珑,她已经为年家生下了年皓轩,当年她也确实是死在抄家的那些人的手上,说来,她待自己也不薄。年汀兰收回眼神,想起自己当年任性,害的她那

“嫂嫂费心了”年汀兰恢复往常的热络,“芷兰的婚事临近,嫂嫂还是要多接济一些,免得落人口舌。”

“妹妹说的是,你兄长已经给你安哥哥去了信,想来他也是快回来了,到时候给你们兄妹四人。单独安排一场聚会,你看可好?”卫玲珑事事想得周到,看起来颇有何木珍当年的模样。

年汀兰点点头,“嫂嫂安排就是,只是别累着自己了。”

一个向来以自我中心,从来不会顾及他人感受的侯门大小姐,突然开始关心起一个人,言辞之间都是体贴,这会让人有什么样的感受?

卫玲珑早发觉年汀兰有些不一样,相比以往懂事了许多,但也更让人琢磨不透。

“妹妹,当真长大了。”

卫玲珑只能这样说,这要是放在以往,年汀兰如何会体谅她辛苦与否?

年汀兰扯了扯嘴角,长大了?是啊,她花了一世去长大,付出了满门尽灭的代价。

卫玲珑做事极有规划,与那套入宫的衣裙一起送来的,还有三套入夏的衣裳,都是新的款式与布料,想来她是费了些心思,来对待她这个小姑子。

年汀兰还在想着他们这一家子人,卫玲珑却是早早得回了房,瞧见年阶已经洗漱完毕,与儿子在地板上玩耍。

“这天虽是暖和些,毕竟地上还是凉,你如何将轩儿也这般赤着膀子?”卫玲珑心疼不已,连忙拿了小衣裳,将孩子裹起来。

年阶满不在乎,“男子汉,那般娇养着做什么?莫不是要当着汀儿那般养?”

卫玲珑白了年阶一眼,“若是着了风寒,你来照顾?”

年阶一时间哑口,自打年皓轩之前受了一次凉,卫玲珑便唯恐他再生病,总归是小心翼翼的护着。年阶入了秋就要往关边走,平日里,就是在府中,那也是早出晚归,处理军中诸事。

这府里的事儿,如今又几乎都是卫玲珑在操持,年阶也体谅自家妇人辛苦,便缓和了口气。

“娘子是辛苦些,娘子说如何,便如何罢。”

眼瞧着年阶脸色缓和,卫玲珑也觉得自己方才太过紧张孩子了,眼瞧着年皓轩呵欠连天,便将他交给奶娘,带下去睡了。

自己简单洗漱一番,也于年阶一同,半躺在地毯上。

“夫君,若说我初嫁你,汀兰因为素之的关系,对我不待见,我在这府中,当真是有些难做。”卫玲珑从未与年阶说及这些事,但是年阶都是看在眼里的,只年汀兰从小便是那般脾性,年阶虽知道妹妹对自家娘子不待见,从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喜爱卫玲珑这个娘子,但更多的,却是与父亲一般,宠爱自己那个妹妹,那种因为有血缘关系,而发自骨子里的宠爱,并不是其他人可以轻易取代的。

一开始年阶并不能理解,自己如何会对年汀兰那般纵容,总觉得,可以给她一切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东西。直到有了年皓轩,才发现,原来那种骨肉至亲,是由内而外,不由自主的。

“如今呢?习惯了?”

年阶将卫玲珑抱在怀里,温香软玉,她身上的味道,好闻得紧。

卫玲珑微微摇头,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看起来娇俏可人。“如今才是不习惯了”

“噢?”年阶心下奇怪,“初时都未曾听你说起,如今怎么不习惯了?汀儿一直是那脾性,你做长嫂的,要多多让着她才是。”

卫玲珑伸手捂住年阶的嘴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当我是在与你抱怨妹妹?今日我送衣裳去,与她说到年安回来,安排你们兄妹相聚的事儿,她竟叮嘱我莫要累着自己。”

“如此说来,汀儿还是体谅你辛苦的。”这倒是年阶乐见其成的,“只能说,汀儿如今是长大了,看到了你的付出,也是好事。”

“我当然知道是好事,之前她还帮着我管教二房那边的人,我只当她是为着维护你,毕竟你们兄妹二人,向来护短。可今日,我却觉得她似乎当真是接纳我了。”

“很好呀,你们姑嫂感情好,我这心情也畅快呀。”

年阶这会已经来了兴致,将卫玲珑抱在怀里,亲了又亲,一双大手,已经不安分的在卫玲珑伸手摸索。

卫玲珑略微推拒,她这话还没说完,哪里有心思“伺候”。

“夫君,我与你说妹妹的正事”

“嗯,你说”年阶的头已经埋在了卫玲珑的脖颈处,温热的气体,不停的骚扰着卫玲珑,声音已经明显有些沙哑,情欲毕现。

“汀兰自打被公公长鞭抽斥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对我态度转变了不说,对柳公子似乎也是一点兴趣也没了,这次柳公子与芷兰成亲,依着她以往的性子,怕是早该闹起来了。但这回,她竟还要我照应着那边。汀兰这性子,变化的实在是有些大,我总担心,她是不是受了刺激了?”

卫玲珑还在碎碎念,年阶的手却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上下游走。

“人总归要慢慢长大的,好娘子,咱们别说妹妹了,该睡了。”

“可是……”

卫玲珑还来不及说的话,被年阶一口封住。屋外圆月照明,屋内烛影摇红,年府一派祥和宁静,笼罩在黑夜之中……

端午将近,都城的街道上,粽叶飘香。

何木珍如今少了府中杂事,便多了许多礼佛的心思,一大早便将年汀兰唤起来,带着她往慈恩寺去。

初一十五一炷香,这是何木珍这些年的习惯。如今年府诸事平顺,唯一要操心的,便是年汀兰的婚事。

年汀兰身份特殊,皇上早就明里暗里提了醒,年汀兰的婚事,是要由皇家定的。

这年府如今,处在高位,却也如履薄冰,何木珍心疼自己这个女儿,往后婚姻之事,父母做不得主。若是皇上指了门好亲事,那便是极好,可若是不好……

何木珍却是想也不敢想,如今年汀兰的婚事,怕是也只有配皇家了,一旦入了皇家的门,便是皇家的人,如何也是轮不到年府再插嘴多舍。

只是三位适龄的皇子,三皇子与四皇子身后,不是皇后就是贵妃,两个人都是旗鼓相当的后宫霸主。

这三皇子与四皇子争太子之位,又争的势同水火。

不论是选了谁,对年汀兰来说,都是极具压力的一件事儿。

上头有强势的“婆婆”,下头又有争夺储位的夫君,一旦成了,到是人上人,可一旦败了,莫说她一人生死,就是整个年家,怕是都得跟着遭殃……

思前想后,在何木珍的想法里,最为合适的,便是二皇子了。

军营出身,与年阶又交好。最为要紧的,他没有强硬的后台,也无心争夺储位。年汀兰嫁过去,便会是一个王妃,终身性命无虞。

年家如今已经走到差不多的位置了,也不需要再上一层楼。

“往日里你总好打扮的花枝招展,如今却是打扮的越发素净了。”何木珍看着自家女儿,白衣蓝裙,钗环素净,想着待会还要见人,觉得她委实是随意了些。

年汀兰靠在自己母亲的肩头,“母亲是要女儿陪着去礼佛,又不是去看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做什么?”

听着年汀兰这般说,何木珍却恍然是被看穿了心事,一时间,脸上竟有些潮热。

“你这丫头,如今说话是越来越厉害了,母亲说不过你。”

何木珍话音刚落,马车便停下,外头传来了车夫的声音,“夫人,小姐,慈恩寺到了!”

年汀兰笑嘻嘻地放开母亲的手臂,“女儿先下,好扶母亲!”

年汀兰边说边撩开帘子,青鱼已经等在了马车旁边,却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那,一只佩戴着梵文箭袖的大手伸过来,年汀兰看向来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