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布偶熊和断尾猫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布偶熊和断尾猫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沐淼
2021-01-18 10:00

在荒诞中,扮饰荒诞的人,解不开荒诞的局,一直荒诞着——

一棵树,树干光秃秃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偶熊,坐在树杈上。

远方,有云,有地平线上的风景,布偶熊如黑宝石般的眼睛,充满了好奇,望着一切。

一只断尾的猫,在地平线处放大,一步步走来,残缺的尾巴,使它身体失去了协调,摇摆不定。

断尾猫走到树杈前,看着布偶熊的眼睛,说:【你好。】

布偶熊礼貌地点点头,也说:【你好。】

【我可以在树下躺一躺么?】

【当然可以,你想躺多久都行。】

【谢谢。】 断尾猫优雅地迈着不协调的步子,走到树边,倚着树干,躺了下来。

淡淡的风吹过,地上几片叶被卷起,落到了浑浊的水洼里。

【想听故事么,一位流浪者的故事。】断尾猫抬着头,忧伤的瞳,望着远方。

【我喜欢听故事,请说,说多久都可以。】

【谢谢。】 断尾猫舔了舔身上的毛,趴伏了下来,看着飞旋的叶片,说:【这位流浪者很奇怪,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寻觅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也许是爱情,也许是另一种感情,他不确定。】

布偶熊看了一眼断尾猫,托着腮的双手,撑在了身旁。

【他喜欢一个女孩,从小就开始喜欢了。第一堂课,女孩起身作自我介绍,他觉得她的名字,很好听。】

【那得夸夸女孩的父母,很宠爱她。】布偶熊说。

【嗯,】断尾猫抬了一下爪,接着说:【起初,她对那个女孩,并没有多关注,她成绩很好,皮肤很白。】

【他有点黑,他觉得,他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

【女孩子本来皮肤就白一点,不过小孩子有一些古怪想法,可以理解。】布偶熊点点头。

【男孩小时候运动并不好,他只喜欢看书,家里的书,他都看了一遍。偶尔经过学校的操场,看到那些奔驰在篮球场中的少年们,柔和的光打在他们身上,男孩觉得他们闪闪发亮。】

【会打篮球的小孩,都很受欢迎。】布偶熊点点头。

【男孩不会打篮球,唯一一次投篮,连框都没沾到。后来,他有了一个外号,叫‘老夫子’。】

【小孩子调皮,给别人起外号很常见,没必要放在心上。】布偶熊点点头。

【男孩本来就早熟一点,比别人考虑的多,也就放在了心上,他有些伤心。】

【唉,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布偶熊叹了口气,说。

【那时候,他有些自闭,经常独来独往,渐渐地,有人对他进行了疏远,有人开始欺负他。】

【又是一个自闭儿童啊。】布偶熊无奈地摇了摇头,说。

【男孩那时候,还分不清什么是孤单,什么是孤独,就是有时候,会感到心里难受。】

【他结交了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而直到今天,他还清晰地记得,两个人的名字、相貌。】

【有朋友陪伴,终归是能好一点。】布偶熊点点头。

【男孩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后来他的成绩越来越好,欺负他的人也越来越少。】

【不过,他心里产生了自卑。】

【为什么?】布偶熊不解地问道。

【小时候,男孩家并不富裕,但他母亲为了让他得到最好的教育,送他进入了贵族学校。】断尾猫看着远方,说。

【他有一双最喜欢的运动鞋,运动鞋是他父亲送给他的。在操场上跑久了,运动鞋也就磨破了。】

【鞋跟处的洞,曾是他拼命想掩饰的尴尬。】

听到这里,布偶熊沉默了。

他当时的自卑感很重,不过,他没和任何人说,他也不敢和父母提,他知道父母不容易。

断尾猫支起了身子,高昂的头,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他内心一直在纠结着、痛苦着,直到有一天——】

布偶熊屏住呼吸,静静听着。

【那一天是学校大扫除,每个人都得值日。男孩忘记了这件事,他总是丢三落四的,空空的口袋,让他着急。】

【他问了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都只有一块抹布,没有多余的,这意味着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完不成大扫除任务的人。】

【也有可能,是别人不愿意借给他。】布偶熊歪着头说。

【也许吧。】断尾猫抬抬爪子,舔了舔身上的毛。

【就在他要陷入绝望的时候,那个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手里的抹布,递给了他。】

【他现在仍清晰记得,那块布,有一半,是白色的。】

女孩对他笑着,那一刻,他觉得这个笑,很美,他心里尘封许久的坚冰,似乎融化了一角。

【他写过一本回忆录,里面描述过,他当时的内心感受。】

【是什么?】布偶熊好奇地问道。

【大抵是这样的吧:我像一个身处岩石夹缝中的濒死者,每次奋力地往上攀爬,竭尽每一丝力气,也爬不上去,反而在那一次次跌落中,感受着身体传来的阵痛。百般尝试后,我无可奈何地选择放弃,绝望如黑色的浪潮,将我狠狠淹没——她,在那岩石之上,光洒落的地方,就这么,大剌剌地出现了。】

【有点矫情,写的有些过了。】布偶熊笑了笑。

【绝望并不是瞬间产生的,你没有感受过。】断尾猫说。

布偶熊低了低头,沉默了,没有说话。

【男孩不知道爱情,乳臭未干的,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有了一个念头。】

断尾猫趴下了身子。

【上初一的一个晚上,他和好朋友睡在一张床上。两个人聊着聊着天,男孩兴奋地说,‘我想给她一个未来,一个能够守护她的未来。’】

【他才多大啊,刚刚上初一,就有了这种想法。】

断尾猫笑了,布偶熊也笑了。

【可是,他和女孩分开了,女孩去了全市最好的私立学校,他去了最好的公立学校。】

三年,对他来说,充满着未知,是一种煎熬。

断尾猫摸了摸耳朵,沉默了。

【怎么了?】布偶熊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想起了伤心的往事。】

停顿了一会儿,断尾猫继续说:【那时候,网络虽说普及,但不至于太火,学生之间,流行着一款叫‘QQ’的通信软件。那个女孩,就有一个账号。】

【男孩用优异的成绩和母亲谈判,换来了一台电脑。】

【他放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边挂着益智游戏,一边紧盯某个灰色的头像,等待那个头像的主人上线。】

【可是,女孩所在的学校,每两个星期,才放一次假,平时她也会住在学校里。】

等待,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

【熊孩子不好好学习,成天想这事。】布偶熊无奈地说道。

【是啊,他整天沉浸在幻想中,不好好学习,根本没察觉,祸端的种子,已然悄悄埋下。】

【每次女孩在线,他就非常开心,看着光亮的图表,内心一阵喜悦。】

说到这里,断尾猫舔了舔脚掌,厚厚的肉垫,生了一些茧。

【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孩子聊天,想找一些理由,又怕打搅到她,他很矛盾。】

【唯一几次的对话,也都是和学习有关。他毕竟看了很多书,学习很好,有一次,语文成绩甚至接近了满分。】

听到这里,布偶熊脸上现出了一些担忧。

【不过,算是‘坐吃空山’吧,就算再聪明,虚度自己的时间,终有一天会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是他没想到的。】

断尾猫顿了顿,接着说:【他凭着自己的聪明,考到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她也去了那里。】

【皆大欢喜。】布偶熊面无表情地说道。

【埋下的祸根,发了芽,他底子薄弱的事实,暴露了出来,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有个遗憾,就是初三的时候,没有去竞争那个实验班的名额,毕竟,他骨子里,就没有‘争’这个概念。】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女孩去了实验班。】

他又开始自卑了。

布偶熊从树杈上跳下,走到断尾猫旁边,也靠着树,躺了下来。

【有一次,他最好的哥们,知道了他的情况。他哥们,从小就是孩子王,天不怕地不怕,轻而易举地打探到了那个女孩的消息,领着他去了学校的舞蹈房。】

【哥们坐在他身边,瞅了瞅那个女孩,回到教室后,对他说,‘说实话,一般吧,能看得过去。’】

【他毕竟是有骨气的青少年了,撇了撇嘴,说,‘那又怎样,在我心里,她是最漂亮的’。】

【唉......】说到这里,断尾猫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布偶熊转过头问。

【他亏欠了别的女孩。曾有要好的女孩子向他告白,他当时内心一阵后怕,他觉得承担不起别人的期望,冷冷地拒绝了,伤了人家的心。】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会温柔地,委婉地拒绝那个女孩。现在想起,他感到后悔。】

布偶熊也叹了一口气。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再度发生,他封闭了自己的内心,故意和所有女生疏远,在女生们的眼里,他越来越高冷,越来越奇怪。】

【何必呢,不过是为难自己罢了。】布偶熊叹道。

【他认为,喜欢上一个人,就要对她保持绝对的忠贞。为什么不说是爱呢?】

【为什么?】

【他从很小就知道,爱是需要责任的啊。】

【布偶熊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远方。】

【他内心的情感,积聚的越来越多,也搞得他每天魂不守舍,再加上他已经稍显薄弱的底子,他的成绩开始忽高忽低。】

【最了解他的,还是他的哥们。哥们知道他不在状态,怂恿他,给女孩送一些礼物。】

【男孩想了许久,让哥们从学校外面捎带回一个精致的沙漏。沙漏很费钱,男孩每个星期的饭钱也不多,从那天起,连着两个星期,男孩的午餐和晚餐,都是用一个面包解决的。】

【在学校食堂,午饭期间,他望着斜对面,坐在凳子上吃饭的女孩,内心一阵犹豫忐忑。】

【哥们笑骂道,‘怂啥,像个爷们点。’他为自己打了打气,走到了女孩的身边。】

布偶熊聚精会神地听着。

【他礼貌地和女孩打了一个招呼,将礼物放到了女孩面前,就转身离开了。背后,一阵起哄声,在食堂内响起。】

【迈出食堂的大门,男孩内心一阵窃喜;可是,从教室门口迈入后,他有些痛恨自己。】

【为什么?】布偶熊问。

【对于争分夺秒学习的他们来说,任何外在事物,都有可能分散他们学习的精力,而他更害怕,自己的行为,会给女孩增添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嗯,他还不至于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布偶熊点点头。

【他和哥们说了自己的想法,哥们却说不要放在心上,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过了好几天,教室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一边刷着题,一边担忧着,这预料不到的雨,会不会淋湿女孩。看了看桌边的伞,他萌生了一个念头,把这伞给女孩送过去。】

【送过去了么?】布偶熊问道。

断尾猫点了点头,说:【他一开始很犹豫,但哥们说,他应该勇敢地尝试一下。于是,晚自习休息期间,他跑到了实验楼,内心一阵激荡。】

【他把女孩叫了出来,可女孩冷冷质问,他过来做什么。他说明了来此的目的,女孩便很干脆地拒绝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女孩回到教室后,又转身回来,对他说的那句话。】

【什么?】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以后就请不要打扰我了。】

【哦,我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布偶熊说。

【我也听到了。】断尾猫点了点头。

【他望着女孩离去的身影,默默走下了楼梯,抬手狠狠击了墙壁一下,楼道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他回到教室,抬腿在墙壁上踹了几脚,惹得嬉闹的同学,都往他身上瞧。】

那一晚,在别人的眼里,他是一个疯子。

【有点疯狂,估计会吓到他的同学。】布偶熊说。

断尾猫低了低头,说:【他现在想起这件事,内心就有一些惭愧,那帮同学,可是无辜的啊。】

【从那天起,他想忘记女孩,可是,种子早已长成树苗,哪有那么容易忘记的。】

【他开始了痛苦的、漫长的单相思之旅。】

【高一的时光很快就要结束了。他和哥们分开了。】

【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布偶熊说。

【高二要开始分文理。他贪玩的劣性,依旧没有改变,期间他迷上了一款游戏,他的成绩,不再成为他的骄傲,可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还是很聪明的,凭着自己的天赋,进入理科班,他还是有冲刺全国最好学校的潜力。】

【那个女孩也选择了理科,他很开心。】

【唉——】布偶熊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知从哪里听说的,女孩都喜欢身强体壮的男生,再加上他痛恨自己的弱小,他开始了疯狂的训练。】

【其实训练,从高一上学期就开始了。每节体育课,他都强迫自己,在操场上跑步,一圈又一圈,夏天不停止,冬天也阻止不了他的步伐。】

【从他开始跑的那天起,同上一节体育课的人,就会看见一个像是从水里被打捞出的傻子,围着操场,顶着烈日,不停奔跑,直到铃声响起。】

【确实挺傻的。】布偶熊点了点头。

【有几次差点磕倒,他隐约听到了主席台阴影下,那来自女生们的嘲笑。】

【暑期的集训拉练,每天累得他想吐,早上拉完练,回到休息室,他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片是干的。俯卧撑、仰卧起坐、拳击、踢腿......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想到那个女生的笑容,他就微微一笑,无所谓地扬头,继续。】

【其实高三那年,他每天睡得比别人晚,起得比别人早,除了同寝好朋友的激励,更多的,还是女孩的笑容在支撑着他,她的笑容比闹钟都管用。】

【有种励志片的味道了。】布偶熊说。

【励志片把结果的美好呈现给观众,却弱化了过程的残酷,也淡化了可能的失败。】断尾猫拍了拍布偶熊的肩膀,说道。

【从高二开始,他每天都会做一件事,掐准女生去食堂的时间,哪怕等的再晚,他也会一直等着,直到女孩的出现。】

【他吃饭其实很快的嘛,可能5分钟就解决了,剩下的时间,就盯着女孩所在的餐区,还要装作一副正在消食的模样。】

【等女孩吃完了,他会装作也吃完的样子,在递送餐具的时候,从女孩身边擦肩而过。有时为了避免女孩心生怀疑,他会偷偷跟在女孩身后。】

他会绕远路,放慢脚步,看着女孩的身影,渐渐隐入实验楼前的花坛中。

【这是公然尾随吧,暴露了,没准会被抓去坐牢。】布偶熊笑着说道。

【他太在乎她的感受了,以至于做一件事,都得小心翼翼。】

断尾猫直立起身子,蹲坐了起来。

【他从网上看到,女孩子在生日或是节日那天,凌晨十二点,如果能收到来自别人的祝福,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

【从那天起,女孩的生日,被他牢牢记在了心里。可笑的是,有时候他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现在每逢五月,他为以前没能记住母亲的生日,而感到深深的惭愧。】

【学校是有禁令的,他偷偷从同学那里搞到手机,将头蒙在被窝里,等着时间缓缓流到那揪心的一刻。】

【可是啊,学校的学习压力,真是太大了。有一次,他趴在被窝里,没成想浑浑噩噩地睡过去了,大约过了一会儿,脑袋猛顿了一下,他慌忙睁开眼,手机里显示的时间是:23:50。】

【为了让自己清醒,也为了让自己不昏睡过去,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吓得室友都蹬了一下床。】

【至于这么拼嘛。】布偶熊有点心疼地说道。

【能整点给女生发祝福,他觉得很开心。】断尾猫笑了笑。

【高二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不知不觉,高三就到来了。】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去参军,去部队,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让母亲为自己骄傲,让她为自己骄傲。】

【不在意他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有回应。】布偶熊说。

【他知道,不过他不在乎,或者说,哪怕女孩能有一点在意,他都心甘情愿,毫不犹豫。】

【全无保留,全心全意,万一失足,是很危险的。】布偶熊说。

【还是那句话,他不在乎啊。】断尾猫缓缓说道。

【他在学校训练,回到家也训练,可是身体的一天天强壮,并不能让他的胡思乱想安静下来。】

【高三的压力越来越大,他基础薄弱的问题,也开始暴露出来,其实他可以改变的,但感情上的固执,似乎也逐渐渗透到了他的思维里。】

他太恋旧,不去突破,他太清楚,总有失败的那一天,不过,他还在坚持着。

【成绩忽高忽低,老师和亲戚朋友都搞不明白,他身上的问题,来源于哪里,当时的他,知道,但他不说。】

【倒计时开始,他内心非常焦灼,他开始一步步放低对自己的期望,他的内心在滴血。】

【终于高考结束了,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结果怎么样?】布偶熊问道。断尾猫没有回答,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接着说:【他去参加入军考核,体能测试环节,他比谁都拼。】

【他从基地走出来的时候,吐了一地,虚弱地坐在地上,连喝了三瓶水,才缓过来。他母亲心疼地看着他,责问他,别人都没这么拼,他这么拼命为了什么。】

【唉…】布偶熊叹了一口气。

【后来由于一些原因,他没能去部队,他内心的骄傲,被粉碎了,他去的大学,并不如女孩去的大学。】

【他又开始自卑了,他瞧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他白天和朋友笑嘻嘻,到了晚上,就变得迷茫、无助,他不断地怀疑自己,甚至否定自己。】

【这些,那个女孩知道么?】布偶熊问。

【女孩并不知道。他曾鼓起勇气,加过女孩的微信,后来很少有勇气,和女孩聊天,他觉得既然自己配不上她,就要彻彻底底地消失,只要她过得幸福,开心,他就不会去打搅她。】

一会给女孩的压力太大,一会又玩消失,在女孩眼里,估计他是一个怪胎。

【用情太深,把自己困在一个怪圈里,迟迟不肯迈出去,还不肯放过自己,认不清现实,应该骂他‘贱’吧。】断尾猫立起身子,看着远方,说道。

他失去了奋斗目标,开始变得得过且过,输赢成败,都无所谓。

【有一天晚上,他母亲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老了,只要他未来能过得平平安安的,她就心满意足了。】

【那一晚,他整晚都没有睡着,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好几个晚上,他拉着好朋友熬电话粥,朋友劝他,如果真放不下那个女孩,就尝试追一追吧。他在电话里说,他愧对他的父母、恩师,还有他的好哥们、好兄弟。】

说到这里,断尾猫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知道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嘛?】

【什么?】布偶熊好奇地问道。

【执念,它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一种不间断的自我心理暗示。】

【虽然他知道自己很差劲,一无是处,但他还是怕那一丝微小的概率,会有一个女孩重蹈曾经那个女孩的覆辙,他又将自己给藏了起来。】

【这么贬低自己真的好么?】布偶熊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看到了所有人的优点,却只看自己身上的缺点。别人的好,他都看在了眼里,只是他不说。】

【他很感谢,他刚进入校园时,遇到的那几个学姐。】

【为什么?】

【因为她们对他的母亲很友善。】

【那应该是一帮很善良的人。】布偶熊点点头。

【那几晚之后,他大学岁月里,第一场失败的历练,就开始了,他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被女孩拒绝了。】

【每次被拒绝,他就自己一个人,在晚上,默默开着台灯,一首轻音乐,一听听几个小时。】

【他现在倒是有点后悔啦。】断尾猫笑了笑。

【后悔喜欢上那个女孩了么?】布偶熊问道。

【不,能喜欢上那个女孩,他觉得很幸运,他很自豪呢。他后悔,是因为,在发呆中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他放弃了很多爱好。】

【以前他喜欢足球、羽毛球、潜游……数不过来,不过未来,他应该只会选择一项了。】

【什么?】

【剑道,因为他似乎从剑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名为蕴藏的影子。】

【感觉有点不接地气,毕竟这不是战争年代。】布偶熊摇了摇头。

【练剑,不过是在练心罢了。】断尾猫笑了笑。

【有一段时间,他十分没自信,觉得自己很差劲。有几次,他拉着老姐和曾经关系好的女性朋友,问她们,他是不是真地很一般。】

【被女孩拒绝就变成这副德行,太没出息了。】布偶熊说。

【她们一致回答,一般般,他的额头直冒黑线,他开始重新评估自己。】

【从那开始,各种各样的失败,接踵而来,他开始不断尝试,自己以前没有试过的,拒绝过的,他甚至扮了一次女装,为了突破自己,虽然很不成功。】断尾猫用爪子抹了抹须毛。

【我觉得这么别扭的心态,他真应该找一个心理医生,好好聊聊。】布偶熊笑了笑说。

【这么尴尬的事情,除了他那最好的朋友,他不会告诉任何人,连同他的母亲,他不想让母亲担心。】

【唉——】布偶熊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真的很糟糕呢,要不要回炉重造一下——他偶尔想到。

【他开始写关于女孩的回忆录,可是他写着写着,就断了笔。】

【为什么?】

【他见她次数太少了。】断尾猫苦涩一笑。

【他还记得,有同学问过他,他是否得过抑郁症,他笑了笑,回答说没有。后来,他想起这事,觉得自己有点虚伪,因为他确实有过一段轻度抑郁。】

【怎么治愈的?】

【还不是他可怜的傲气呗,也可能是灵魂,蛰伏在他内心深处,不肯让自己被打败,虽然他表面上对这并不在意。】

【他一直在尝试,可是尝试地越多,他越看不清自己。】断尾猫眸子一黯。

【期间他写了很多很多东西,女孩并不知道,其中的90%,都是为她而作。】

【‘是不是你的聊天有问题啊,你不太会和女孩聊天。’电话里,他朋友给他分析着。】

【他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和各种各样的女孩子聊天,不过,他始终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若是快触到那个底线,他会立刻抽身。】

【这算是另类的渣男之路么?】布偶熊站起了身,笑了笑。

【也许是吧,不过,他很少会和她们聊感情,他更喜欢倾听她们的故事。】

他愿意成为她们的朋友,有时候,他会反思,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的,毕竟,他是带有目的的。于是,他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予她们一些帮助。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件事的发展,出乎了他的预料。】

【哪两件事?】布偶熊好奇地问。

【一件嘛,自然是他舍友搞的乌龙事件。】断尾猫坏坏笑了一下。

【另一件,是他竟对某个女孩有了好感,他如临大敌,就各种各样的情况,分析了好几天。】

【他是戏精嘛,可真会给自己加戏。】布偶熊戏谑道。

【我觉得是。】断尾猫笑了笑,点了点头。

【后来怎么样?】

【当然是放弃了,他的心太小,只能装一个人,腾不出一点空间了,这对那个女孩不公平,除非他将心里的人,忘得干干净净。】

【不过还好,那个女孩对他没那方面的意思。】

【时间过得很快,他博得了一次机会,与女孩见一面,好好地聊一聊。】

他曾经最大的梦想是混吃等死,后来见了女孩,他发现这根本实现不了,他果断放弃了。

【以前女孩常对他说,他看到的她,是泡沫幻影,是他的臆想,是他对自我同质的依恋。】

【说起依恋,真是讽刺啊。】断尾猫笑了笑。

【为什么?】布偶熊站到断尾猫身边,看着它的眼睛,问道。

【因为女孩子刚上大学时的微信名字是‘Echo’,所以他爱上了‘Narcissus’这个名字,而他知道,故事的结局是悲惨的,所以,他在名字后面加了‘l’,代表对‘Echo’矢志不渝的爱。】

女孩不知道,他也不会说。

【他曾无数次翻看女孩的朋友圈,看着她蠢蠢的样子,他嘴角总会微微掀起。】

完全打开的他,似乎能感受到,她每一条朋友圈背后藏着的小情绪。

女孩不知道,他也不会说。

他不敢和她聊天,他只是在她每条足迹背后,找寻着她的爱好,默默记在心里。

【有段时间,他热衷上研究中医药理论和膳食,因为他隐约察觉,女孩是偏虚寒的体质。】

女孩不知道,他也不会说。

【甚至考虑到女孩有可能玩王者,他硬是训练自己所有的位置,逼着自己打入几个赛季的王者,不过辅助位,一直都玩的很烂。】

【说的这么好听,也许,真待在一起,他就会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布偶熊摇了摇头。

【也许吧,他始终认为,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男生,做着大部分男生都会做的事,他们只会做得比自己更多。】断尾猫顿了顿,眼神变得呆滞,光泽隐伏。

他也怀疑过,自己喜欢的,是不是臆想、杜撰的她。

可是,当她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看向她的第一眼,就忘记了呼吸,血液停止了流动,心里喜欢的不行。

他还是当年那个少年,愿意挡在她面前,承受一切风雨。

【他本来差不多身经百战的心,开始慌了,他大脑一片空白,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样,他成功了么?】布偶熊问。

【没有,女孩一直把他往外推。】断尾猫摇了摇头。

【女孩说,她要考虑现实,她现在所在的话剧团,那份工作,连广州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她要出国,她已经不是孩子了。】

【他觉得女孩的想法是对的,他很欣赏她,只是他有些心疼她,这个社会的压力太大了。他想,国家什么时候可以不通过炒房来稳定GDP,那代人,至少少了一个忧心的问题。】

【他不担心,女孩会和别人跑么?】布偶熊不解地问道。

【‘只要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我就应该支持她。’他如是对自己的朋友说道。】

而且,他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非常优秀,善解人意,会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谁能娶她,估计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他估算了一下,要给女孩这份稳定,仅依靠他自己,至少要五年的时间,而中间还有运气和侥幸的成分。】

【我感觉他有点自大。】布偶熊说。

【他为了不让女孩久等,希望她至少给他两年时间,等他两年时间。】

【然后呢?】布偶熊问。

断尾猫陷入了一阵沉默。

其实女孩还是被他的真诚打动了,但她还是希望他能放下这份感情。她明确表示,如果出现合适的人,她会毫不犹豫地跟人走。

布偶熊看到断尾猫不说话,也陷入了一阵沉默。

【尽管被她拒绝多次,他还是怀揣着希望,可女孩最后那句话,轻描淡写的一语,却产生了无法言说的痛,渗到了他的心尖上、骨髓里,这次,他承受不住了。】

【他恨她么?】

【不,一点也不,相反,他很感谢她,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只是,他不配。】

那一晚,上海的夜晚,是绝望的。他想了很久很久,他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有全力以赴,多刷几道题。也许,很多难题,就可以有轻松的解答了。

【唉,万千灯火的夜晚,有人高兴,就会有人失落。】布偶熊说。

他前半生犯过浑,做过很多傻事,有些料,到了晚年,可以拿出来吹嘘一番,只是,有些理,他只能咽到肚子里,听别人说。

【他以后准备怎么办?】布偶熊问。

【还能怎么办,继续努力呗,不过是为自己努力。他大哭过一场——记忆里可数的几次之一。不过哭过后,他心里像剥开了一层浓雾,越来越清明,他知道,小伙伴们还在远方等着他,他心里有了答案。】

【他放弃女孩了么?】

【他的过往,如在彭罗斯阶梯上行走,现在跳出了那个怪诞的圈,他不会再回去。】

说到这里,断尾猫开始往前迈步,准备离开了。

【喂,那位流浪者还相信爱情么?】布偶熊问。

【相信啊,不相信,他怎么去写别人的故事。】断尾猫头也不回地说道。

【地上碎的这些东西,把它们拾起来,缝缝补补,还能凑合着用的。】

就留在这里吧,证明我来过。

断尾猫往前走了几十步,回头对布偶熊说:【嘿,如果我累了,会回来找你。】

【我就待在这,不走。】

布偶熊犹豫了一会儿,大声说道:【到时候,别忘了带些针和线。】

断尾猫挥了挥爪子,不再回头,走远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