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4章 再相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8 09:01

第24章 再相遇

年汀兰到的时候,年夫人身边已经有人在处理了,取了冷冽的井水,装在防水的袋子里冷敷。

“索性没有伤着骨头,回去得空便接着敷,二十四个时辰之后,便热水敷。”那人灰色似乎极好灰色衣衫,年汀兰见了他两次,两次都是灰色,也不知,是他们杏林斋是必须如此穿着,还是因为他这个斋主自己喜好。

若不是花纹变化,材质不一,年汀兰还真当,这个墨卿桑是不会换衣物的。

“墨斎主,到是巧了!”年汀兰话里有话,看着墨卿桑。

“不巧,听闻年小姐出游,墨某特意来巧遇的”

嘴角上扬,眉眼带笑,墨卿桑总归是与一般男子不同,有着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人心,但偏偏又坦率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年汀兰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人拉到了一边,玄渊脸色有些难看,听闻那人是为着年汀兰而来,莫名对他带了些敌意。

“墨斋主?杏林斋?”

玄渊突然插嘴,表情难看。

墨卿桑只上下打量了玄渊片刻,眼里的迸射出一道冷光,随即却又消失不见,恢复了那副清高淡然的模样。

“二殿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咱们君子之争,想来二殿下不会以强权压人吧?”

墨卿桑这话说的敞亮,年汀兰瞧了瞧对峙的二人,一个二皇子,一个杏林斋斎主,为了得她青睐,正在暗自较量。

说来也该觉得窃喜,只是年汀兰如今,看到的都是他们对她的别有所图,哪里会再有往日里,对柳中和那样的情感?

并不想再多加理会那二人,只扶着母亲,往殿外而去。

“那个墨先生,你们认识?”

何木珍憋着疑问,好容易上了马车,终于是忍不住开始询问。毕竟都是见过场面的人,那人气质不凡,何木珍还是一眼便看得出来。

“杏林斋的斎主,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年汀兰并不是很喜欢提及墨卿桑,那个人看起来,太过干净,并不是年汀兰愿意染指的,她带着恨意重活一世,与上一世无关之人,她都不想牵连。

“但是,母亲瞧着,他似乎对你有意?”

年汀兰笑了笑,“不过一面之缘,母亲想多了”

何木珍还想说些什么,但见着年汀兰闭目养神,想来她也是不愿意说。也是自己今日不小心,伤了脚踝,不然,还该多留一会的。

年汀兰向来以执意自我,多墨卿桑与二皇子那等态度,何木珍倒也觉得是她性情。只是如今年汀兰已经大了,何木珍想着该教导的,还是得 教导。

“你如今都十八了,那里,一个是二皇子,一个是帮助你母亲的人,你这态度,往后需得改一改。”如今是女儿家,性情随意些,倒也无妨。

只眼瞧着要定下婚事了,日后做了人妻,为了人母,便有的是需要交际应酬的,哪里还能这幅性情?

年汀兰忽然睁开眼睛,本想反驳母亲,觉得那两人居心叵测,甚至心里头还在责怪母亲,无故要将她与二皇子牵扯在一处。

但一瞧着母亲,活生生的母亲,上一世,她在怀里死去,那股悲痛欲绝的感受,一想起来便不由得害怕。心里头,便又软了下来,做一个有母亲,听母亲话的孩子,有什么不好呢?

年汀兰收回了任性的目光,挪了身子,挨着母亲坐下,将头靠在何木珍的肩膀上。

“母亲说的是,以后,我再不由着性子做事了。”

年汀兰难得的这么听话,何木珍愣了愣,随即又颇为满意的摸了摸年汀兰的头。

年汀兰难得的这么听话,何木珍愣了愣,随即又颇为满意的摸了摸年汀兰的头。

“好孩子,母亲总不会害你,说的话,做的事,总归是想你好”

“母亲,汀兰明白”

母女二人一路温馨,说着母女间的体己话,缓缓回了府。

早夏夜凉,第二日便是端午佳节,卫玲珑担心出差错,想着还是要再去汀兰小院瞧瞧。

“我瞧着,你对我妹妹,到是比对我还上心。”年阶调笑,看着带着果子,作势欲走的娘子,面露委屈。

卫玲珑还未说话,他怀里的年皓轩便一巴掌打在嘴上,啪地一声响。

弄得年阶一愣,卫玲珑瞧着,不由得轻笑。

“瞧瞧你说的话,连轩儿都听不下去了。汀兰久不入宫,这一次,多半有些事,陛下都会趁此定下。你就说说,你可关心?”

卫玲珑反问年阶!

年阶捏了捏刚刚“作恶”的儿子,“关心是肯定的,只是再关心,君心难测,只能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了。”

“公公不是说了吗?人才品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得妹妹看得顺眼。这妹妹总也没得给个准信儿,我这心里还是放不下。”

卫玲珑愁眉,年阶却是心下疑惑。

“你要她给你什么准信?”

“总得顺着你们的意,她也要瞧得上二殿下,公公也才好顺水推舟啊!”

卫玲珑几乎是毫不迟疑,如今年汀兰的婚事,她看起来,的确是比何木珍还操心。就连初一的上山拜佛,也是她特意安排的,只是没想到,害得何木珍扭了脚。

“娘子,你看起来,很担心汀兰的心意?”

多年行军的敏感,年阶是觉得,卫玲珑似乎特别在意年汀兰能不能答应嫁给二殿下。但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年阶总不能问的太过直接,

“自然是担心的,那可是你放在心尖儿上的妹妹,日后她好过了,你才能放心不是?”卫玲珑说话一向能说到年阶的心坎里,说来说去,她这样关心年汀兰,为的还不是年阶?

年阶笑了笑,暗骂自己多疑。

“娘子说的是,娘子快去快回,我……与轩儿,还等你睡觉呢。”

年阶本不想带轩儿上,但是屋子里都是奴仆,自然不好太过露骨。卫玲珑何其聪明,一下子便明白了年阶这话里的意思,一时间脸色一阵绯红,嗔了自家夫君一眼,再不多说,径直走了。

年汀兰如今,是越发的喜欢看书,早午晚膳后,总免不得抱着书瞧上一瞧。

月色初升,汀兰小院里,烛影摇动。

年汀兰靠窗而坐,不如其他家的小姐那般端正,她一手执书,一手捋发,看起来颇有些男儿家的洒脱随性。

“咱们府上,出了你哥哥这个武将,瞧你这认真劲儿,若是你也参加九月大考,保不齐,还能考个文状元回来呢。”卫玲珑打断了年汀兰,合上书,年汀兰微微扯了扯嘴角。

“嫂嫂如今,倒是爱拿我开玩笑。”

卫玲珑放下那些果子,瞧着年汀兰,如今模样是出落的越发漂亮不说,就是那股子气质,看来也是与一般女儿家不一样的。

“如何与你玩笑?这时辰也不早了,我就是来瞧瞧你早睡了没?谁知你竟是这般用功,恨不得钻进这书里头去了。”卫玲珑看了看年汀兰的床,一点也没有要就寝的意思。

“嫂嫂,这时辰尚早,明日进宫,自是明日的事儿。何苦拿到今儿来烦恼?”

年汀兰知道卫玲珑是个好操心的,却不知道她竟会操心到如此地步。瞧着卫玲珑这人也看了,果子也送了,话也叮嘱了,却是径直坐了下来,半分要走的意思也没有。

“嫂嫂这是,还有事?”年汀兰不由得询问。

卫玲珑也不拐弯抹角,只瞧着年汀兰,“想来你也猜得到,明日入宫,你的事儿,就该有所着落了。公公不好与你直问,便在问你哥哥,这事儿,转来转去,自然又到了我身上。好妹妹,嫂嫂就且问问你,那二殿下,你考虑的如何了?”

年汀兰沉默,一家人都在看好二殿下,但是年汀兰对那个人,着实没有几分好感,那人,可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无欲无求啊。

“二殿下能力不错,又没有皇子身上的娇惯之气。再加上,他的生母,也是个不多事的。你若是嫁给他,不说在都城有娘家撑腰,就说你往后跟着他去了封地,想必那惠嫔,也不会与你难过。好妹妹,大家都等着你一句话呢。”

卫玲珑字字句句都在说着二殿下的好话,若不是亲妯娌,还当真要以为,卫玲珑是二殿下青睐的媒婆了。

“嫂嫂,我的亲事,是非得与皇家联姻吗?”

年汀兰此话一出,卫玲珑不由得心上一“咯噔”,“莫不是,你还想着那个柳公子?”

年汀兰摇摇头,“父亲一向不好党争,如何这一次,竟会想要将我嫁给二殿下?”

年汀兰这话倒是把卫玲珑给问道了,四下看了看,并无他人,便小声道,“妹妹,此事你哥哥私下与我谈过,你与皇家联姻是逃不了的。毕竟你哥哥,一未娶公主,二未娶素之,皇家总想与年家有着些联系,才好安心呐。”

这等心思,大家都明白,只是年汀兰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偏偏就得是二殿下?

“妹妹是个聪明人,你运气好,三位皇子都是适婚的年龄。妹妹可曾想过,若是三位皇子,你都不嫁,那么与皇家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就得……”

卫玲珑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年汀兰只一个眼神,便心领神会了。

是啊,她若是不嫁皇子,便得嫁皇上,入宫为妃!

皇上年事已高,年汀兰一旦入宫,又能有几年好日子?

最好的选择,便是在那几个皇子里头,选一个人。这样,皇上能安心,父亲,也不会为难!

年汀兰忽然有些羡慕上一世的自己,不管不顾的嫁了柳中和,那样任性而为,只是年汀兰清楚,这一世,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活……

“嫂嫂说的是,妹妹,会好生考虑的……”

窗外漆黑,弯月分外明亮,卫玲珑细细分析了一番利弊,年汀兰陷入了一夜无眠。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