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之曼殊红藕
悬疑故事 故事

奇闻故事:食梦之曼殊红藕

作者:胡不归
2021-01-18 16:00

我养了一只喂不饱的家伙,这家伙,太爱吃肉,养不起了。

——无梦

01无常拜访

无梦将铺子定在弱水河畔。

这儿食材不像阳间丰富,好在清净,能空下闲来和友人叙旧。

无梦正在做招待未来客人的菜,正缺打下手的人,徒弟跑不见了,这是他不知第几次偷闲了。

“这个无机,又乱跑,也不怕找不到家。”

他在库房里找到无机。

七八岁大的孩童挤在干柴堆里,只露一个后背,身子一抖一抖地,一看就知道在偷吃。

无梦想将人翻过来教训一通,这时手心出现金黄法印。

他清水的眸子不再无波,“看来有贵客来临,我待会儿再来找你算账。”

一早,凉亭内坐了一位白衣胜雪,头戴白帽的玉面男子。

“稀客啊,什么风把谢大哥吹来了。”无梦推开门说。

这贵客不似人间传说的那样模样可怖,阴气森森,留着长长的舌头,见人作揖,温润如玉,文质彬彬:“不敢当,必安打扰了。”

白无常谢必安,阳间阴间无人不知的人物,通常遇见,定然是勾魂索命之时,今儿白天出现?

无梦突然觉得后背凉凉,开玩笑掩盖心底的凛然,“谢兄若是想打叶子牌说一声便是,怎敢劳您大驾?”

谢必安:“我今日来是有要事相商。”

“什么事,尽管说。”

谢必安:“你可听说渭县牛马丢失案件,最近我收魂经过此处,发现农户家的牛马一个个啃得只剩骨架,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来问问,你要是知道就告诉我是谁,毕竟因果不了结,那些畜生魂是不愿意轻易入轮回的,我又多了许多琐事。”

02暗示

无梦觉得蹊跷,谢必安定然是知道什么,没把话挑明,在暗示他……

“我不知道,但是我会帮你查明真相。”

本以为要纠缠一番,谢必安却很爽快。

“好,那等你有答案后告诉我,必安不打扰了。”

谢必安从袖中掏出一古朴木匣,里头盛放着几截红藕。

“曼陀红藕,香脆可口,辟邪健体,从曼殊沙华和莲花嫁接生出的植物,见面礼。”谢必安说。

“这怎么好意思,我煮了驴蹄,你可要吃?”

“不了,驴蹄克阴,我阴间的人,食用了岂不要拉肚子。”谢必安拒绝说。

无梦笑道:“以谢兄的道行,不至于这样吧?”

谢必安脸上划过一抹辛酸,“活了这么多年攒点修为不容易,身体是本钱,到了年纪或许熬不住了,谁都可能顶替我。”

无梦手足无措,他从不知道阴间人竟也有凡人的辛酸,“阴差竞争还挺大……”

“哪里都一样,你是不知道,自从阴间为了打破老人惫懒弄假功德的毛病,改成真刀真枪做任务,万一遇到穷凶极恶不死之人,须得使出全身力气与之相搏,尤其魔族,你也知道,都是我去勾魂的。”谢必安眉宇间尽是疲惫。

“竟然这样,我这有几副去秽茶,可提神醒脑保肝,你且收下,也全当你我交情了。”无梦取出一提打包好的纸包给他。

“多谢了。”

谢必安展颜。

话音落,身后河畔出现一道阴气弥漫的土路,黄泉道。

目送谢必安离去,无梦心情复杂,愈发觉得身上担子繁重。

他进入柴房,拍拍无机的肩膀,无机发出咀嚼的声音,他皱眉,一把把人扭过来,神色大变!

03恶魔

无机饿狼一样尖利的牙齿缝卡着破布和血肉……他自己的衣服被啃空的位置露出大洞。

森森白骨中央跳动的心脏证明他尚且还活着,血液掩盖了他衣服原本的颜色。

看到无梦,他血红一片的嘴巴张大,发出兴奋又骇人的笑声:“呵呵呵呵……”

无梦觉得自己仿佛一块美味的点心。

“师傅,给我吃好不好?无机好饿,好饿好饿……”无机起身朝无梦走来,利爪冷不丁抓过来,差一点划破无梦的衣服。

无梦皱眉,没让他碰到一丝衣角。

徒弟的皮囊坏了,他已经把自己啃空。

下一步就要破壳而出,化身为恶魔?

他活了上千年,实战经验屈指可数,未必就能克制无机。

当下之计,只能求助于眼前能求助的人——阎罗王……

曾闻天尊陨灭金莲塑身,他来个红莲藕为无机塑身如何?

说做就做,他用驴蹄堵住无机的嘴巴,令他不能动弹,再以红莲沾上世上最黏的蜜酱,堵上无机身体上的窟窿,感受到他体内横冲直撞的力量,无梦心有余悸。

无机是个恶魔,他早有所料,未料到这家伙这般强大,原本想着他无机还存一丝悔改善念,先养一养,试图感化他,现在看来,很难。

他要渡化无机,这是一件很难达成的事情。

他立即拘了无机前来阎罗殿。

阎王正批奏堆成小山峰那么多的奏折,无梦只好主动唤他,“殿下。”

阎王抬头,浓浓阴气的凤眸先是打量无梦,触及无机的时候愣了,“他就是最近渭县牲畜死亡的元凶,朕不是交给谢必安逮捕了?他竟擅自离岗?朕非得扣他功德不可。”

无梦:“陛下且慢,谢兄是地府最积极的阴差,定然不会放着任务不做,或许就连他也奈何不得无机,这才暗示我将无机拘来,您能否帮忙看看无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阎王吃惊,“你既能将他擒来,却不知他是什么东西?”

说罢,他食指射出幽蓝色的光束打在无机额头上。

无梦:“我是他师傅,自认比谢必安有把握降服他,谢兄修为有限,怕是帮不上忙,这才寻了您来。”

无梦试过进入无机梦境,每次都被无机反弹回来,所以不能查探他是什么东西。

稍后,阎王皱起眉,点了点头,“无机原是六界一团混沌之体,肉眼不可见,借腹投生为人,现今和人融合,拥有魂魄,其力量可毁天灭地……天地万年才孕育出生一个。”

“所以,要怎么才能克制无机毁天灭地的天性?”无梦说。

阎王继续卖关子,“他要是饕餮,朕还能将其镇压凶兽狱,现下……”

“我知道您有办法,快说,别卖关子了。”无梦不耐道。

阎王来了句“不知道。”他对无梦使了个眼色,“最近政务繁忙,人老精力跟不上,脑子不好使,或许吃个万年人参雪莲蜜能有用。”

无梦:“……”我敲李吗。

向来好脾气的无梦内心犹如火山喷发,亮出和金刚狼学会的“回手掏”外加黑狼拱珠,一把扯下阎王的头发。

阎王抱住堪比夜明珠的光头干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

“有话你好好说了吗?”

阎王狼狈从地上起来,一脸怨念,“仗着自己是西方灵动菩萨的弟子就敢在我这撒野,我得参你一本去!”

“我还向天帝参你意图和佛家弟子索要贿赂,看谁倒霉。”无梦说。

“那咱家扯平了,但是你让人办事总不能空手而来吧,除魔卫道也不是朕本职,朕即便不帮你,也不会损失什么。”阎王不要脸地眨眨眼。

天界佛姐河水不犯井水,无梦阎王谁也不比谁手腕强,无梦见阎王不松口,妥协了,谁让他下凡来不能冲破法术全部封印,需要借助外力?

“这是我第一次求你,也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万年人参没有,但是天山雪莲融合万年生姜蜜有一瓶,可生发补肾。”无梦鄙夷地从袖中取出一瓶晶莹剔透的蜜。

阎王眼睛亮了,爱不释手捧着蜜,“你真是朕的小可爱。”

无梦:“说人话。”

阎王恢复正常,“你解了朕脱发困局,朕要谢谢你,朕虽然不能亲自帮助你,但是有法子克制无机体内的混沌怪。”

“说吧。”

“你真身乃食梦貘,可食万千生灵之梦,本属灵物,入梦,为无机搭建新的意识便可。”

“我早就试过了,无机的梦进不去。”无梦冷冷说。

“废话,你那是在阳间,你除了金身以外没有强大修为加持,当然不行,但是现在你在地府,这家伙已经被朕压制。”阎王臭屁说。

阎王修为十万年,对付一个尚未破体而出的恶魔绰绰有余。

无梦被点拨透,“我试试。”

揭开无梦的梦境……

04魔界战神

梦里,无梦来到漆黑的地狱十九层,这里关着一个恶鬼,生前乃是魔界一员战将瀛牙,被魔族算计死,死后在地府每日都要经受一遍刀山火海油锅烹,除此之外,还要饱受凌迟之刑,他受不了变态的刑法选择自爆元神灰飞烟灭。

当然,不是诚心自杀肯定能被救回来。

当年还是小鬼差的谢必安很苦逼,要全年注意这魔族战神举动,防止对方自杀,因为他有极大研究价值。

瀛牙不想被阎王研究,那家伙太喜欢拿太上老君的丹药给他试吃,那玩意儿添加了太多不明的东西。

效果参差不齐,磕了药不能做自己,副作用累积下来他也吃不消……于是他逃遁了。

“我不行了,肚子好痛。”战神他捂着肚子哼唧。

谢必安:“每次都是这样一会儿就不疼了,你是战神你命硬。”

“我这回怕是要死了,看在你算是很照顾我的份上,给你一副提升修为的金丹配方,你过来,我告诉你。”战神眨眼。

谢必安眼睛一亮,“可当真?”

“都快死的人,骗你干什么?”战神说,他试吃了那么多药,早就将各种药方背下来了。

谢必安拿人手软,开始关心战神,“要不……我给你吃泻药把丹药拉下来,它不就不会折磨你了。”

战神觉得这方法好。

吃了泻药后,战神要去如厕,谢必安就在跟前守着,一顿洪荒爆发后,战神想到了偷跑的办法……

地狱草丛里。

“噗……噗噗噗噗噗嘟噜嘟噜噗噗……”

谢必安醒来受了重伤,因皮肤爆裂而不用承受渎职之罪,算是幸运。

而战神因为拉肚子放屁陷入沉睡……其实只剩空壳。

阎王派手下所有人躯赶久聚不散的黑气,浑身散发着特殊的臭味,阎王还为此流了鼻血。

“哪来的臭气,我都上火了,快驱散出去!”

05臭气

那些被瀛牙放出来的乌七八糟的屁被放出地府,飘散在阳间的空中,它们不知所措,于是抱团取暖。

无梦看到它们凝聚成一整团黑气,朝浑浊脏污的的人间去,吸收了千年的贪婪欲望,它居然有了思想。

它搅乱人间,挑起战争,鼓动人类伤天害理,互相残杀,它觉得很有意思。

地府也因此加大了阴差选拔,才能应付成倍死掉的冤魂,他们也头疼凡间祸事连连,只能断定是凡人越来越邪恶,才导致死亡数上升。

后来凡人轮回太快,黑气觉得无趣,甚至想亲自想当人,这样就不是偶尔死一个两个了,他可以一波一波地杀!

又在凡间等了许多年,碰到一对无法孕育孩子的夫妇,他借腹托生,长大成为暴君的刽子手,杀的人可堆成山。

杀瘾无穷尽,直到遇到了无梦。

彼时无机借人身伪装成披着羊皮的狼,安生过一段日子,可神识内的杀戮瘾时时折磨他,也在滋养着他的本体。

无梦乃佛门弟子,自然无法容忍杀戮的行为,而且无机天天为他念咒,他奈何不了那咒。

于是他趁无梦闭关的时间跑到远远的渭县偷吃牲畜,只要不杀人,闹不成大事,无梦也就不容易发现,他可以继续滋养自己修成实体。

大事即将完成,他咬破了披在实体外面的皮……

无梦从梦境里出来,叹气连连。

谢必安已经在边上等着了,迎上去:“可有办法治无机?”

无梦成竹在胸,“解铃还须系铃人,带我去找瀛牙。”

“我不认为瀛牙会帮你,他可是巴不得给地府捣乱。”

无梦:“咱俩打个赌,如果他帮忙,你再给我一些曼殊红藕。”

谢必安:“可,你能告诉我你要用什么法子说服瀛牙?”

无梦:“去了魔狱你就知道。”

06臭豆腐

魔狱。

一五大三粗头上长俩犄角的男人背对着人,坐在地上啃着不知名白骨。

谢必安从迈入魔狱开始浑身就没停过颤抖,无梦好奇:“你怎么了?”

谢必安一脸惊悚:“一入行我便被分到魔狱,那时候可谓是胆战心惊,这魔界战神连鬼都吃,我好不容易才保住小命调离魔狱,他啃的是我同僚的骨头。”

无梦没感觉,唤瀛牙:“久仰魔界战神英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闻言,瀛牙转过身,虎牙露在嘴角,空气中飘散着危险气息。

瀛牙那双黑洞般的眼睛死死盯在无梦身上,忽而兴奋起来,“竟是有金身的,食用了可延年益寿增加千年修为,我好久没遇到过这么优质的食物了。”

无梦一脸黑线,一本正经:“跟你商量个事。”

“没听说过食物跟猎人商量的,我凭什么帮你。”瀛牙身体贴近栏杆,舔了舔唇。

无梦淡定笑:“就凭你儿子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想他被消灭,就和我们联手吧。”

“胡说,我哪来的儿子?”瀛牙脸色一沉,说。

无梦凭空揪出被捆仙绳五花大绑的无机,“你自己从屁股里生出来的,还能不认?”

无机见到瀛牙好像老虎见到肉一样,眼睛亮得出奇,他隔着栏杆贴近瀛牙,蹭蹭。

“我分身他那么快就回来了?”瀛牙眼瞅着无机,几乎认不出来。

无梦:“你故意放走无机出来为祸人间,报复阎王和地府,总该算算账了。”

瀛牙满不在乎,“那也是阎王看管不周,关我什么事?”

“你不就是想要自由?可以啊,将功折罪呀,让无机去魔界策反魔族,你就立了大功,以后你想去哪地府不管你。”无梦谈条件。

谢必安可不依,“阎王不会同意。”

“他会同意,如果不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放走瀛牙分身?他不过就是想等无机在凡间成长起来,好成为他水功德的工具,若不是我将无机抓到身边,还没人管这档子事,你们地府风气如此,真不怕天帝怪下来!”

谢必安心知无梦看穿门道,不好再遮掩,“上面的决定,我等做下属的不好违背,再说了,天界忙于应付魔界宣战,天帝不会注意,分寸阎王拿捏得死死地,但凡有人死于非命,我们立刻补上投胎人群,人间人数趋于平衡。”

无梦冷哼,“阎王这种功德也要赚,当心搬了石头砸自己脚。”

谢必安陪笑,他得招呼好这位大哥,还要靠他招安瀛牙为他们所用。

瀛牙油盐不进,一副“我堂堂魔族男儿怎能背弃祖国”的态度,直到无梦拿出精心熏制的臭豆腐……

无梦在地界行走送走恶人难免要和地府打交道,如果搞不定这事,他的功德也要赔在里头,为此他恨阎王恨得牙痒痒。

臭豆腐颇得瀛牙喜欢,他先是拿鼻子凑凑,有感而发,“一闻就是家乡的味道。”

无梦露出微妙笑容,“你喜欢就好。”

瀛牙怎么看不出无梦这笑容有深意,铜铃大的眼珠子虎虎落在无梦脸上,“有话你就说。”

无梦作了个“请”的手势,“你先吃,咱们边吃边聊。”

瀛牙也不客气,张口一块臭豆腐没了,入口回味无穷,陶醉道:“梦貘大人真是厨神在世,一块臭豆腐也能做得如此鲜美……又臭又辣又鲜,我这辈子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吃过,你怎么得来的灵感?如果抛却国仇家恨我真想跟你做朋友。”

无梦双手强行按住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哪里哪里,我擅长就地取材,阎王知道我爱好收集食材,给了我一些天灵地宝,才能熏出如此奇味的臭豆腐。”

“哦?什么天灵地宝,难道是什么大补之物?这怎么好意思呢。”瀛牙是真的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他和无梦是敌人啊。

无梦却有点尴尬,“其实也不是什么大补之物……”

无梦看着就实诚,瀛牙觉得他太谦虚了,他越看越顺眼,再加上对方特地送上对味小食,他眼里漾着“宠溺”,“我食用了你的臭豆腐突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暖洋洋呢,快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材料,我知道你都是用好东西的。”

无梦摸摸鼻子,“其实羊毛出在羊身上,谢必安说你喜欢吃人间的臭豆腐,我寻思做个臭豆腐吧,阎王知道后给了我一块他收藏的神秘之气,我觉得够味,于是拿来密封熏制豆腐,还不知道味道,但真的很臭,便拿来给你尝尝。”

瀛牙心里有了猜测,甚至出现了不安,“神秘之气?你刚说羊毛出在羊身上?”

无梦笑容快维持不下去了,蜜汁尴尬:“是啊,我是后来探梦时,发现这玩意儿是你放的……屁,可能你吃多了地府曼陀红藕,不消化,又水土不服,这些东西让阴差捡了回来,免得污染天界清净,他们当成炭烧,下火海的鬼们纷纷被臭晕。”

瀛牙没有说话,他抄起了鞋底子……

07定夺

瀛牙身上缚着阴冥铁链,跑不出瀛牙狱。

无梦跑出来踹口气,谢必安凑上来,八卦道:“看他这架势,瀛牙吃了臭豆腐?”

“你们一个个的,需要我帮忙还干看着我赌命,下次再不管你们了。”无梦讥讽说。

谢必安堆笑,“辛苦无梦先生了,我这不是给您送红藕来了。”

眼瞅谢必安身后一大麻袋,无梦小小惊讶,“这么多?”

“无机要是去魔界,定然要修复外面的壳子,不然就凭他的实体也容易招来厉害的魔族吞噬,宿体得来不易,地府再不能放水给他钻空子了,这副身子勉强用着吧。”谢必安说。

无梦“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下次再想我帮你们掩盖什么猫腻,就没那么容易了。”

谢必安:“在去魔界之前,还要麻烦无梦先生说服瀛牙赠予无机魔行令。”

无梦:“我自有法子。”

谢必安眨眨眼,“瀛牙很难搞,什么法子?”

08谈判达成

这回无梦隔着瀛牙狱与瀛牙隔空对话。

毕竟不想被鞋底子打脸。

“你还敢来?”瀛牙捂着气得忽上忽下的心口说。

无梦采取怀柔政策:“瀛牙先生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即便你被放回去也不得重用,在这尚且还能获得待遇,人生好日子稀少,度过一起便少一日,不觉得遗憾?”

瀛牙重重往石床上一坐,坐裂石床,冷笑:“你少给我耍花花肠子!我不知道你?魔界是我的家,是我的祖宗,你让我背叛祖宗,我堂堂七尺男儿,传出去不要做魔了。”

“比起这个,有一件事更丢人,我要是传出去魔族能笑掉大牙五千年。”无梦胜券在握姿态。

瀛牙大笑:“哈哈哈哈!你个小赤佬,你有什么能威胁我?”

无梦双手抱臂:“诚然,你们魔族各个顶天立地骁勇善战,你更厉害,打得天兵退后三尺,还从屁中逃生走,屁修成小生命,等于你的分身,你还吃自己屁熏的臭豆腐,传到魔界是不是很有趣?”

想到魔界遍地八卦,标题【魔界神将放屁时意外生子!】【重口味特辑:瀛牙原来落魄到吃屁,受尽地方官无情的糟蹋】,那画面他不敢看,瀛牙咬牙,虎目眼充血,“你特么……我可以给你魔行令,但是我不会参与背叛魔族的事。”

无梦也给他想好了退路,“你且放心,拿到魔行令,我会用心魔发誓,若将此事泄露给魔族,修为尽毁。”

在六界,即便上神都不敢用心魔发誓,可知心魔誓反噬有多厉害。

谈判达成,瀛牙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蔫蔫的躺在石床上,哪里还有神将伟岸的精神……

09无机的前世因果

拿到魔行令,无梦也该启程去魔界了,谢必安和阎王送了他很多土特产,无梦全塞进他的紫金袋里。

“梦貘先生年纪轻轻就能制服瀛牙,朕十分佩服,以后多来往地府,再过一年,曼殊莎莲花开,十分美味呢。”阎王语气官方客气。

阎王定然发现无梦是个可用之人,才如此礼遇,无梦想到自己干活对方拿好处就来气,警告:“种下因便要食结果,再水功德,惹出乱子我可不帮忙了。”

“哎,怎么对长辈说话呐,朕当然也会给你该给的好处,你难道上天了就不需要地府这边人脉了?”阎王浑然不在意警告,但心里也虚。

无梦甩袖离去,他气地方官的胡作非为。

阎王放任瀛牙放屁遁走,这屁修成神识,投身女人腹中得人身,为祸人间,他再收割魂魄送去投胎,这些都是大把功德,能为政绩修饰得漂漂亮亮。

无梦抓到无机只是偶然,若是没抓到无机,阎王依然在水政绩。

如果抓到无机,无梦就不得不管阎王那档子破事。

无机算是瀛牙分身,是个烫手山芋,打杀不得,搁地府还不是关着?无机本体超脱六界,谁也不清楚能发育成什么样子,无梦尚且有办法克制,若是有一天无梦都无法压制,岂不是惹大麻烦?

到时候天帝也是怪罪在无梦身上,便宜都让阎王占了!

无梦怎能不气?

为了不让无机为祸人间,最好的办法是带他去魔界,就算祸害也是祸害魔界,对天族有利,只能这样了。

无梦临行前在瀛牙灵识内下了梦丝,连接无机灵识,可用无机牵制瀛牙,瀛牙不使坏的情况下,无机不会想杀人,瀛牙一旦使坏,就会反噬到自身,瀛牙面子钻在无梦手里,他不敢乱来。

是以,无机暂且很安全。

10来到魔界

魔界与人界交界处,忘川河。

着黑斗篷的守界魔侍手执长戟,将师徒二人拦在结界门口,“没有魔行令不得入内。”

无梦手中凭空出现一块漆黑的令牌,递给魔侍。

魔侍被令牌上面的气息震惊了,魔界分发的魔行令跟随主人多年会多多少少携带主人的气息,无梦这块魔行令上面明显主人修为很强大,魔将级别,但魔侍也没多问,一般这种等级的属于有大来头的人。

进入魔界后,无梦魔界烟火气感染了,除了地面上行走的牛鬼蛇神以外,无人间集市无甚区别。

无机看上去很喜欢这个地方,跟现年龄的孩子一样,活泼好玩,这摸摸,那碰碰,一点杀气都没有,全赖无梦用大量曼殊红藕为其填补身子,曼殊红藕可辟邪,应该可以镇压无机的魔性一段时间。

摊子前的小贩也是半大孩子,心性未发育成熟,见无机只摸不买,眼底闪过杀机,魔族天生噬杀,任何小因素都可以成为杀人理由。

无梦拍下无机乱动的手,问小贩:“你这面具多少钱?”

小贩面色这才柔和,“不贵,五百魔铢。”

五百魔铢还不贵?你逗我呢?无梦对魔界物价心里有数,这是遇到奸商了。

“没钱,把命留下。”小贩一张脸狰狞成花卷。

看来是经常在这一带宰客的土匪,无梦无心起冲突,想起谢必安说过魔界乃八卦之地,心念一遍:对不起了瀛牙。

他扬起和气笑容,对小贩说:“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八卦,关于魔将瀛牙的,你卖给贵族,够你血赚的。”

小贩眼睛一亮,恢复谄媚笑容,“你说。”

无梦对着他耳语,小贩听了笑出眼泪,“你说真的?虽然真的很好笑,我怎么不信?”

无梦把无机往前推,“他是瀛牙生出的,你一测便知。”

魔行令上有瀛牙的气息,无机身上也有,小贩确认完毕,眼底闪着震惊,“竟是真的!”

无梦笑笑。

不多时,前任神将瀛牙生子吃屁的消息传遍魔界……

无机带着狐狸面具边走边啃糖葫芦,扯着无梦袖子,“师傅,你违背誓言不亏心?”

无梦揉揉他脑袋,温柔地笑,宛若向日葵,“你师父这辈子注定要做不少亏心事,不差这一件两件。”

无机扬起促狭笑脸,“懂了,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

无梦点头,“你上道了。”

忘了说,心魔这种东西,对食梦貘是没用的,只要有灵识的东西都会做梦,会做梦就会受食梦貘牵制,他虽然修为有限,但,心魔?算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