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山河烩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山河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不归
2021-01-18 15:00

最美味的梦,往往采用最简单的烹饪方式。

山河烩,人间王者励精图治的味道,最是回味无穷。

01

夏长安是个喜欢玩的皇帝。

登基大半年了,慌怠课业,不思进取,打马球斗蛐蛐,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以为天下太平。

九千岁看到夏长安手执葡萄夜光杯,身边歌舞姬妖娆扭摆,失望道,“前不久地方知府上报黄河水患,皇上应该出去多看看,您的百姓还管不管?”

“朝政的事,朕去办,你去办,好像都一样,你下次不要这么无聊好么。”夏长安头也不抬,微醺的面庞浮起两团红。

九千岁气死了,“陛下若不出去看看,便不知人间疾苦,怎会知朝中问题?微臣不可能帮您看管一世的朝政,您得学着自己管理天下,否则……如若像臣这般权臣想要控制您,您注定要失去所有。”

不料夏长安仍然无动于衷,“九千岁忠心耿耿,不会背叛朕,朕相信父皇托孤的眼光。”

九千岁摇摇头,“唉……”。

想到什么,九千岁突然说:“皇上,听说江南的梅子熟了,那儿美人无数,比之皇宫美人更胜一筹,您不去看看?”

夏长安眼前一亮……

02

农夫家的山泉烧开,将五彩斑斓的脆片整片泡开,清新的蔬菜香弥漫出来,再浇几滴河东狮家的年终大醋,一碗香汤撒上几粒香葱,吃一身汗,那叫一酣畅淋漓。

“老板,再来一碗。”

“没了,就一碗。”

“什么?这才早上,你只卖一碗,怎么糊口?”

少年将比脸盘子还大的碗重重砸在桌上发出叮当响。

无梦并未生气,“最美好的食材,讲究得是物尽其用,火候到家,从不过分讲究份量,你方才吃过一碗已是极致,再吃,味道一定不比方才。”

少年从袖中掏出一锭拳头大的金元宝,“那我也要吃,你煮就是了。”

无梦:“不好意思,无论什么客人,什么食物,本店一天只卖一碗,规矩不破。”

少年不悦,边说边从袖子里取出两锭金元宝,“你们这些奸商啊,我就知道是套路,罢了,谁让这一路上没有吃的,也才觉得你这粗茶淡饭美味,平日里我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

无梦面无表情:“食材没了,你给我再多的钱也没用。”

少年置气地再加一锭金元宝:“你们这些乡下人就是贪婪。”

无梦终于没了耐心,一挥衣袖,少年眼前成了荒山野岭。

少年看呆了,“小店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方才也是突然间在山野中出现的小店……少年一拍脑门,“我大概是在做梦。”

他沿着官道走,没多久又饿了,包袱里没有干粮,不得已想寻野果充饥,不料这片林子连野果都无。

饥渴的他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里见到一些穿补丁衣服的难民,他们竟然啃地里的野菜吃!

03

鉴于他之前吃过无梦食馆的蔬菜汤,觉得地界了野菜也许真的好吃,于是尝试了一下,马上就吐了出来,“呸,舌头麻麻的。”

难民们挖苦他:“看你穿着大概是家境殷实的公子哥吧,很快你就会和我们一样,有野菜吃就不错了,还挑,改天连野菜都没得吃,看你上哪儿哭去。”

少年怼回去:“我夏长安就算饿死,也不吃乌七麻遭的野菜。”

“哼,天下百姓没有不苦的,你尽管往前走,看看京城之外哪里不是路有饿殍,到时候指不定还有吃人的呢。”一位大叔讥讽道。

夏长安脸上有点虚:“我就不信,我夏国虽不强盛,倒也不至于这般积弱积贫……”

“那你往北边去看看,到时候有没有命回来还未可知,那些官员中饱私囊,坑害百姓,我等皆是被抢夺失去家园之人,像你这样的富公子怎会知道人间疾苦。”

夏长安很恼有人说夏国坏话,这不是明摆着骂他吗?和人理论:“皇帝明明派了赈济钱粮来,你们这群白眼狼。”

“哼,派了赈济钱粮那是进入上头官员的口袋,与我们贫苦百姓何干?”大叔啐了一口。

“你!刁民!”夏长安嫌弃地绕过大叔,前往北方去,他要看看京城外是什么样子。

走了一天,他饿了一天,停在一处叫张家坡的地方,这里植被比之刚才稀少,一群衣衫褴褛的难民在啃树叶子!

夏长安惊了,树叶子有什么好吃的?难道是民间美食?

尝了以后,他心情复杂,树叶不好吃,味道苦涩,可他不得不咽下去,因为饿,这时候他想到了无梦小铺,能把蔬菜做成那般好吃,也是厉害了。

如果能一觉醒来碰到无梦小铺该有多好?

晚上,他就着篝火和一群人睡在一起,梦里,他来到了北边县城,看到街上流民居无定所,为了食物出卖劳力,最后只能领取一碗掺杂着泥土的粥,他看见脑满肥肠的知县陪同知府视察民情,夏长安想去质问,被官差搡到一边,然后听到知县对知府说:“下官已经把饿死的难民都处理了,没饿死的赶到郊外去了,剩下的年轻力壮的劳动力还可以帮咱们修筑屋瓦,每天只给一碗粥即可。”

知府很满意:“你在开源节流这方面做得不错,等钦差来了以后,本官决定提拔你上去。”

“多谢大人。”知县谄媚道。

知府很受用的表情,两人迈进一家富丽堂皇的酒楼,夏长安跟去酒楼,发现酒楼里人满为患。

有钱人还是有能力享受,贫穷人却要饱受饥饿?

他听到掌柜的小心翼翼地跟知府报备:“大人,上好的黄牛肉没了,您看,是否可以拿鲍鱼燕窝代替?”

知府不悦:“知道我来还不供应充足,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掌柜的陪笑:“您也知道今年农苗收成惨淡,百姓都吃不饱,上等黄牛吃不上好草,养不出好肉,肉就干柴,再说了,已经买不上黄牛肉了,他们养牛人都自己杀了吃,要么牛就给人牵走了,怎么可能还有黄牛肉?”

“那为什么还会有鲍鱼燕窝?”知府问。

掌柜:“小的斥巨资从海岸收回来的呀,这价钱要比以往贵三十倍不止。”

知府这才眉开玩笑,“行,算你有心意,有的吃就成。”

背对着知府的掌柜苦着脸下去招待客人,不时有衣袍光鲜的人进来吃饭,进来就问有无生鲜肉食,得到肯定答复,看到菜单后,不禁咋舌:“怎么蒜汁鲍鱼这么贵!”

掌柜又苦笑:“客官您也知道,咱们这县城方圆几百里地几乎都寸草不生了,哪还有肉吃,也就咱们这县城离江南近一点,才能花大价钱进一些平常的食材,况且……知府大人都从城里过来避难来啦。”

“这样啊……”锦衣男子不纠结价格了,索性他还吃得起,有的吃就不错了。

同行的郭员外对锦衣男子说:“不如你我到江南农家低价买进一批大米过来卖大价钱,此时正是发财的时候。”

锦衣男子:“为何?江南盛产大米,不值钱,还不如卖肉。”

郭员外:“卖大米当然是给百姓吃,卖十倍价格,平民是富人的数万倍,我们卖给他们大米,将会收获大量的财富。”

锦衣男子:“他们连饭都吃不起,如何有钱买米?”

郭员外精明的眸子浑浊:“人都是想活的,多活一天赚一天,为了活命,他们会想办法凑钱的。”

锦衣男子奸笑:“郭员外不愧是本县城首富,竟如此洞悉人性。”

夏长安气坏了,没想到富的人仍然富,穷的人只会延续贫穷。

梦醒了,他面前出现梦中的那座酒楼,他恨不得上前去理论,却被街头一处场景吸引。

街角一面黄肌瘦的女童头上插着枯草,抱着她的父母恳求有人买走她。

夏长安不顾饥饿前往那父母面前,给了他们一锭金元宝,“不要卖女儿了,你看她多害怕呀。”

黄面夫妇喜极而泣,丈夫说:“终于可以买米了。”

黄面妇人却痛哭,对夏长安说:“大官人,求您带走我女儿吧,她很听话的,饭量也小,力气大,会干很多活,你就收了她吧。”

夏长安不解:“我不是给过你钱了?为什么还要把女儿送给我?在别人家肯定不如自己家自在,你想她一辈子看人脸色?”

女孩的父亲插话:“把翠花卖掉,咱们还能拿一份钱,买粮食不好吗?蠢妇。”

黄面妇人摇摇头,“就算给我再多钱,我们很快会有花完的那一天,与其女儿落到不知根底的人手里,不如让这好心的公子带走,我相信他会善待翠花。”

男子却问夏长安:“你买不买?不买的话,我就把她卖给别人。”

夏长安皱眉,“你就没想过你女儿未来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男子:“我生她养她,她的命运自然由我决定,至于她以后遭遇什么,那就看她的命,养活父母天经地义。”

夏长安冷哼:“那你的父母又去哪里了?”

男子身子一僵,自嘲道:“他们为了不拖累我们,自寻出路了。”

夏长安自然不信,“依你的个性,大约是把他们卖了。”

男子气恼:“你到底买不买?你不买,我女儿的命运可就未可知了。”

夏长安袖下寒锋出鞘,“是你女儿,又不是我女儿,凭什么拿她的安危来威胁善良的人?像你这种道德绑架自私自利的人怎么也不随饥荒死掉!”他拔出匕首一刀毙了男子。

“阿牛哥……”那妇人被吓呆了。

她怀中的女孩却对夏长安露出笑,冲他伸出手臂。

夏长安惊讶这孩子冷血程度,父亲死了难道不该流泪?转念一想,或许她在家过得不快乐,这样的父亲又能对她多好?女孩的冷漠让他释怀。

夏长安又给了那妇人一锭金元宝:“你拿着往江南去安家吧,你女儿翠花我带走了,即使放在你手里,估计你也保护不好她吧。”

妇人没说答应也没拒绝,夏长安就这么带走了翠花。

他们很饿,夏长安带翠花进酒楼吃饭,他们饱腹一顿,就这样住了几天,想着先让百姓吃饱饭,夏长安散尽千金,劫富济贫,将偷来的银两接济给百姓,以至于郭员外运米过来卖的时候没有发生买不起米的现象。

后来,价格提高了,夏长安继续劫富济贫,百姓手里突然丰余了,富商们心一横,连夜抓夏长安,终于逮住了。

夏长安被逼退墙角,无奈掏出匕首与翠花杀出重围……其实他也没把握,似是幻觉,他瞧见翠花抢走官兵手里的大刀反杀他们?最终夏长安逃回宫里。

如此斗法,终究民不聊生,夏长安回头点了一队人马,令他们前去捉拿斩杀贪官,亲自观看刑部当众庭审这群蛀虫!

百姓们强烈高呼斩杀他们,待他们被斩首示众,大快人心。

04

回到宫,夏长安一改往日纨绔形象惫懒作风,积极处理朝政积累下的问题,将国情扭转,终成一代明帝。

数十载后的一天,他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一家饭馆,就他一个客人,他面前一位身着天青色长衫的俊郎男子正端着一大碗五彩缤纷的汤给他。

“是你?”夏长安认出这是他逃出宫后,体察民情时遇到的小饭馆老板。

“朕怎么在这?”

“无梦小铺,开在梦中,你的梦喂饱了我,我回馈你一碗佳肴。”无梦说。

夏长安不解:“你到底何方神圣?”

“先喝汤。”

夏长安依言喝汤,不同于上次蔬菜汤的美味,现在这碗金灿灿的汤,前味苦涩,中味腥辣腻,后清甜,最后一口淳澈如山泉。

交杂的味道古怪,却让他吃得酣畅淋漓。

“这是什么汤?”

无梦:“山河烩,是你一生努力换来的美味,也是你的梦境,原本你贪图享乐,不问世事,任由奸臣荼毒百姓,致山河破碎,身为皇帝失职,结局凄惨,被难民抢食而死,但念在你为我招得人马,我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以梦为导引,令你走入正道,如今你功成身退,赠你一碗前世的功德,以后好生投胎去吧。”

寒气扑在后背,夏长安扭头,身后是幽深古道,有碑名“黄泉”。

夏长安这才明白他的一生已经过完,原来,他只是在黄泉道上歇一脚,无梦小铺,大概是渡有缘人的地方。

05

放夏长安去投胎,无梦留下了翠花,因为从她灵魂中感受到一股悲伤的气味,做成调料最好不过。

窗边,聆听清灵的瀑布水声,翠花扬起单纯的微笑,望着无梦:“无梦哥,我真的不会死么?”

无梦抚摸她的头,“你是我瞧上的助手,灵魂又苦又辛,你能帮我调出食物特别的味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翠花开心道:“太好了!那我可以继续做我的杀手咯。”

无梦提醒:“你算是我的护法,没我命令,不得杀人。”

“哦,那,我能问问无梦哥的来历吗?”

无梦抬起头看向昏暗的门口,“一个靠梦果腹之人……有新客人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