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杀不死的坏人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杀不死的坏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桑白
2021-01-18 22:00

1

耳边有海浪涨潮的声音,浪花打在沙滩上,溅到了林七的脸颊,有人在一旁用指腹轻轻的摩擦着她的手臂,她不觉笑出了声:“秦东,别闹!”

当这个名字说出口的那一刹那,林七彻底从昏睡中苏醒。

她躺在洒满了玫瑰花瓣的浴缸中,头顶是幽暗的灯光,古德坐在一旁拿着花洒往她的手臂上轻轻撒着温水。

见她醒来,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盛满了笑:“你刚才梦到了什么?竟然笑着叫了我的名字。”

古德的眼神甚是温柔,就像之前的冲突只是她做的一场梦,在梦境之外,她们依然是那对恩爱的夫妻。

林七并没有被这个假象说服,她张开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终于肯承认你是秦东了?”

“承不承认有什么关系呢,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你喜欢叫哪个,我就可以是哪个。”

古德的手又抓了上来,在她的手心挠着痒痒。

林七被他气得心中一梗,刚想发作,却感觉身上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昏睡了一天一夜,应该是饿的没有力气了。”

古德说完,将手里的花洒放回了原处,他将林七小心翼翼地抱进怀里,随后用毛巾裹了个严实。

“天冷,赶快把衣服穿上,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牛排。”古德像哄婴儿一样,将衣服套在了林七的身上,“你活动一下腿脚试试现在能不能走?”

很奇怪,古德这句话说完就像是给林七解了穴一般,她立刻觉得身上似乎又有了力气。但下一秒,自己仍然被腾空抱起。

古德的鼻尖蹭在她的耳廓上:“我觉得你应该更喜欢我抱你出去。”

林七没有接受,但也没有拒绝,她还不知道古德究竟想要做什么,倒不如先顺从他的安排,然后静观其变。

2

古德将林七抱到餐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几支蜡烛,一瓶红酒,还有两份牛排。他将桌子上的红酒打开,往两个酒杯里各倒了一些,自己留了一杯,剩下一杯递给了林七。

“小七,来喝一杯吗?”

林七看着面前的酒杯,又将视线停留在了一侧切牛排的刀上,她眼睛一转,忽然笑了起来:“我的手有些发软,可能切不动牛排,你能过来帮我切一下吗?”

古德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像是开心,又像是不解。但很快,他就起身来到了林七的身边。

“你还是像个孩子,一个爱撒娇的孩子。”

古德一边说着,一边俯身过来,想要拿起桌子上的刀叉。可林七快了他一步,从桌上抽走刀,笔直的戳进了古德的腹部。

可是下一秒,林七发现自己的腹部也撕裂般的疼痛,她低头一看,自己腹部同样的位置也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伤口,正在往外渗着血液。

林七倒吸了一口气:“怎么会?!”

古德的脸上又盛满了笑容,他用手握着林七的手,将刀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出,随着刀的抽出,血液从伤口处溅了出来。

有几滴溅到了林七的脸上,温热,带着股腥味。

“小七,你这是想让我死?”古德脸上的表情变得可怖。

林七笑了笑,一滴眼泪坠了下来:“既然我不能死,那何不试试让你死呢?”

“哈哈哈…你怎么那么天真,我们两个人本就是相辅相成的,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

“你什么意思?”

“你看看自己吧!”

林七顺着古德的眼神往他身上一看,他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愈合,现在竟然像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3

古德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嘴角的红酒渍鲜红无比,他靠近林七,用鼻尖触碰她的鼻尖,吃吃地笑了起来:“你忘了吗?其实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秦东和古德,这些都是你幻想出来的人。你越不肯接受,我却越要揭穿你。小七,难道你忘了?我可不就是另外一个你吗?”

古德的话像紧箍咒一样灌入林七的耳朵,一些画面像电影片段一般一段段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那时,她才12岁,因为从小就少言寡语,所以班里的人都不理她,她也乐于这样的安静和距离。可是有一天,班里的一个女生忽然开始欺负她,并在她的顺从中得到了某种满足感。慢慢的,所有人都开始欺负她,将她关在教室里,在她的衣服上写满秽语污言,把她按在厕所的洗手台里让她喝洗了拖把的水,也终于把她逼退了学。

在家休学的那一段日子,爸妈经常把她关在房间里,她整日整夜的坐在窗边,困了就睡觉,醒了就透着窗户看外面行走的人群。在一个夜里,她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墙壁上的影子忽然成了人形,影子握着她的手说:他们都不爱你是吗?没关系呀,有我陪着你呢。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体,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

后来,她在一个夜里,将家中养了7年的猫从楼上丢了下去……

那只猫......它明明是自己是整个灰色童年的唯一慰藉。它会在她被父母赶出家门的时候出门来找她;会在她被父母骂的时候在一旁悄悄的舔着她的腿给予安慰;会在她被弟弟推到在地时气愤的冲上前去,帮她撑腰;会在她深夜哭泣,想要了结自己的时候,扯着她的衣角救她。

它对她来说,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重要。可是......她怎么就偏偏亲手杀死了它......

林七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她痛苦的抱住了头:“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我死不了,为什么也杀不了你,我要怎么办,怎么办!”

4

嘀嘀嘀嘀嘀嘀……

实验室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荧幕里,林七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精神状态呈现出一种极度崩溃的状态。

苏闫雨坐在观察室内紧张的看着这一切。

她是一个精神科专家,一年前她应聘到了这个实验室,成为了造梦者计划的一员,他们研究的课题是人格分裂患者的人格如何共存。

早在过去的几年里,实验室里研制出了方剂1号胶囊和方剂2号胶囊,两个胶囊分别适用于不同的人格,而他们就要观察两个人格如何和对方进行对抗。

在精神世界里,两个人格都无法杀死彼此,彻底占领这个躯体的精神领域,但是如果一旦某个人格产生了崩溃状态,就很容易自己摧毁,让对方占领躯体。

林七是他们实验的第一个目标,她还记得,林七被父母送来时,瘦的不像样子。就连别人看她一眼,她都会被吓得立刻躲进父母身后。

而林七父母将她送来时,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如果实验失败,希望实验室对她进行善后,不要再联系她们。

苏闫雨看着荧幕中接近崩溃的林七,心里忽然产生了不忍,她抿了一口手中已经凉透的咖啡,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

观察室内的警报持续响着,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林医生!情况不太好!”助理和田站在门外焦急地说道。

“具体情况?”

“林七的正向人格目前求生欲不高,正面临崩溃,现在系统正在倒计时。”

“倒计时到几了?”

和田看了下手中控制器的数字,回答道:“59。”

“好。我就来!”

苏闫雨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快步走进了隔离间,隔离间的1号舱里躺着浑身贴满了贴片的林七。

苏闫雨走到2号舱躺下,将头盔戴到了头上:“和田,启动仪器,我进去救她。”

和田愣在原地:“这……”

“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和田咬了咬牙,准备启动2号舱的仪器,这时一个人冲上前来打掉了和田的手,又将苏闫雨头上的头盔摔碎在了地上。

来人气急败坏的喊道:“你疯了?!!!”

苏闫雨望着眼前愤怒的男人,眼里流露出不忍:“老师,求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你知道我们做这个实验花了多大的代价吗?即便她死了,也不过是死了一个人格。但是如果我们进去阻止她,那我们的实验就前功尽弃了你知道吗?!你别忘了!你还签了责任合同!这实验如果因为你出了半点差错,你这辈子就毁了!”

苏闫雨被他喝住,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她看向隔离间的大屏,林七正痛苦的捂着头。

5

林七感觉头痛欲裂,可偏偏这时古德又凑了上来,他拿着一块儿切好的牛排,蹲在一侧往林七的唇边送。

“小七,你吃块儿牛排吧,不然等会儿你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享受这个美味了。”

牛排只煎了五分熟,刚凑过来,一股血腥味儿就涌入了林七的鼻腔,她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古德见她呕吐,心情似乎得到了很大的缓解,他坐在一侧的地板上,将牛排塞进了嘴里。

“我本来觉得你一定会理解我,会支持我,会和我一起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可是你越来越不听话了,还总是想试图离开我,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既然我们无法共生,我总觉得你消失比较好些,你这么懦弱,即便是存在,也一直被欺负。倒不如把这个机会给我,我能够帮你创造更多的未来。那些欺负你的人,我会帮你一个一个清除掉,就像当初杀掉那只猫一样。”

古德说完,又切了一块儿牛排下来:“你知道吗?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牛排,这是你那只猫的肉,你看到它的纹理了吗?又嫩又漂亮。”

林七呕出了一堆酸水,满脸都挂满了泪,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古德,他的脸慢慢开始变形,终于和她的脸融合到了一起。他的话像是有某种魔力,不停地敲打着林七,她的脑海里都是古德刚才的话:我会帮你创造更多的未来……

是啊……我真是个没用的人,我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留在这里,只能被所有的人嫌弃,倒不如死了算了。

林七嘴角微微勾起,终于笑了起来,她一边尖锐的笑着,一边向一侧的墙角跑去,她在撞到墙角的那刻,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只是身体缓缓地倒下,整个人像是被撞碎的玻璃瓶,一块一块儿的碎在了地上,随后消失不见。

6

苏闫雨看着林七的主人格被打破最后一道防线,摧毁在自己的身体里,她的身体颤抖着,已经分不清是愤怒、无奈,还是悲哀。

而在她的身边,教授正在兴奋的吼叫着。

“和田!你愣着干什么?!快储存备份啊!”

“实验报告呢?快拿过来!我要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他兴奋的看着屏幕,大笑道:“看吧,我就说,主人格永远都杀不死自己心中潜藏的欲望,这才是我们实验真正的价值。”

苏闫雨望着眼前陷入疯狂的老师,感到陌生而可怖,她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也许对于林七而言,最大的坏人是她体内那个永远杀不死的第二人格。但是对于苏闫雨来说,那些对林七进行了校园暴力的同学、那对将她像垃圾一样丢掉的绝情父母,以及在实验室中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当作实验对象,亲手将她送向终点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坏人。

可悲哀的是,渺小的人永远无法战胜站在金字塔顶尖的坏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