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极其惨烈的婚外情
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婚姻故事:一场极其惨烈的婚外情(上)

作者:韩霞
2021-01-19 08:00


很多人都不明白,像江秀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找了老赵这样的男人当老公。
她24,他36,相差了十二岁,可看起来,感觉像差了二十多。

论长相,老赵说不上丑,但是个子不高,其貌不扬,显老。
论学历,他初中,她大专。

无论哪方面,两人都不般配。
可鲜花既然能插在牛粪上,就因为它有营养。

那些花里胡哨的什么外表呀学历呀,年龄啦代沟啦,初婚还是二婚啦,这些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个字:“钱”,“爱”。

不是有一句经典台词: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就给我很多很多的钱也是好的。

江秀嫁给了老赵的原因有二:
第一,他有钱。
虽然老赵不是富豪,但是有家底,父母留下来的六层小楼,是在这个城市的繁华地段。
他不但是房东,还是个小老板。

二三四五楼出租,一楼和六楼自用。
一楼开超市,六楼开客栈。
现在的资产,就足以让他和嫁给他的女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第二,他对江秀好。
百依百顺这个词不足以来形容,在他眼里,江秀仿佛女神一般的存在,看向她的眼神里,有讨好,殷勤,还有祈求,渴望。

以他这样的男人,能娶到苏秀这样的女人,他自认为是烧了高香的。
自从结婚后,家里所有的收入都归江秀管。

按老赵的意思,不管是家里的活,还是店里的,江秀都不用管,只负责吃喝玩乐,当全职太太就行。
这对一个自小就穷怕了的江秀来说,这安逸舒服的日子,太难得。

坐在自家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隔着玻璃窗,看着为了生计劳碌奔波的人们,那一刻,江秀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可经常,江秀看向人群的时候,眼神会黯淡下去,偶尔,眼圈还会红。
有时候,会呆愣半天。

她不喜欢闲下来,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她喜欢当老板娘的感觉,忙忙碌碌的,既充实,还赚钱。

钱能给女人最大的安全感。
管账,看每天的营业额,计算挣了多少钱,是江秀最大的乐趣。

在二楼开餐厅的离异男人刘向阳,总喜欢跑到她面前献殷勤。
偶尔也会开玩笑:“江秀,你这么一朵鲜花,咋就插在老赵那坨牛粪上?
“和老赵啥时候离婚啊?”

“你说你怎么就眼瞎看上老赵了,他这要模样没模样,要个头没个头,虽然我得给他交房租,但是我挣的钱不比他少!”

说实话,刘向阳是比老赵年轻几岁,可一看就不像个好人,一脸的匪气。
这样的人她不喜欢,却也不是太讨厌,尤其是那一脸的献媚样,让江秀很受用。

这个时候,她总是对刘向阳不屑一顾的样子,该干嘛干嘛,仿佛没听到一般。
刘向阳自讨没趣,却并不在意,照样经常在江秀面前晃来晃去。

江秀心情好的时候,会和他闲聊几句。
无非天气怎么样,生意怎么样。

不管别人怎么说不般配,江秀和老赵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夫妻恩爱。
不知道是因为江秀的漂亮,还是因为她的好脾气,老赵自从和江秀结婚后,超市和客栈的生意成了这条街上最好的。

都说江秀不但人长的漂亮,还旺夫,谁娶了她,运气就好,能发财。
老赵听到这话,心里乐开了花。


江秀是个外来妹,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
她不喜欢和别人交往,大部分时间,她都呆在店里,守着老赵的6层小楼,照看着客栈和超市的生意。

有时候,她会出去逛街,也不打车,就一条街一条街这样走过去。
老赵经常去进货,跑外联。

他明白,想要守住漂亮的老婆,得给她足够的自由,无论是金钱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所以江秀去哪里,他也不怎么过问。

每到月初的时候,江秀都会逛到五公里之外的一个邮局。
走到邮局里,一声不吭,拿个汇款单子填上,收款人那一栏,端端正正的写上“冯浩洋”三个字。

有时候,她会望着那三个字出神。
然后再拿出来两千块钱,站着排队。

办好后,默默的从里面走出来,然后走回家。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有三年之久。

她之所以没有去离家最近的那个邮局,是因为这事不想让老赵知道。

一天,她办好后,刚走出来没多远,就被一个男人拦住了去路。
她抬头一看,不就是那个她日思夜想的冯浩洋吗?

依旧是高高的个子,穿着一个夹克,蓝颜色的牛仔裤,俊俏的五官,嘴巴紧紧的抿着。
两只眼睛热烈的看着江秀,满怀着欣喜,闪着光。

只不过发型和以前不太一样,有点短,但是显的更精神更酷了。
江秀看着他,眼睛湿润了。

她哽咽着,想要说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决冯浩洋低头和她说了一句:“我就住在紫藤酒店。”

紫藤酒店江秀是知道的,这方圆几公里,她都转遍了。

走了没有几分钟,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到了酒店门口。
顺着旋转门走了进去,从电梯里,江秀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整了整头发,摸着发烫的脸颊,听着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到了房间门口,刚打开门,冯浩洋就把江秀抱在了怀里。

房门在身后关住了。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热烈的吻着。

江秀想看一看冯浩洋,和他说话,却是愈挣扎被他抱的越紧,快要窒息了。
她被裹挟着,慢慢地挪到了床边。
这是和老赵在一起,从未有过的激情。

过了许久,两个人才平静下来,江秀躺在冯浩洋的臂弯里,听他缓缓说了一句:“这几年,快要想死你了!”

这何尝不是江秀的心里话呢?
虽然是嫁给了老赵,但是在她的心里,冯浩洋才是真正陪着她的人。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江秀问了句,她的汇款单上,从来都没有写过详细的地址。

她总以为,以后的人生中,她会老老实实的和老赵过日子了,也没想到会再看到他。
再说,他不是还有两年的时间才出来吗?

江秀和冯浩洋是同学,在学校里就谈起了恋爱,毕业后两人就一起出来租了个小房子。
没有工作经验,也没背景,两人都找不到好工作。

江秀去了一家房屋中介去当经纪人,而冯浩洋去了一家计算机公司销售软件。

江秀在一次领着客户看房时,被一个老男人给欺负了,冯浩洋拿着刀去找那人算账,结果,对方受了伤。

冯浩洋被判入狱五年。
终究是因为江秀他才出的事,江秀和冯浩洋说了,会等着他出来。

刚开始江秀去探监的时候,还能见到冯浩洋,可是后来,根本就不再见她。
还转告江秀,让她别等自己了。

江秀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就离开了那个城市四处流浪。
后来就遇到了老赵。

那天江秀在给一家公司发传单,老赵开着车去办事,路上有个老头碰瓷,要讹老赵。
江秀见义勇为,跑过来给老赵做证明。

因为这事两个人认识了,老赵请江秀吃饭,留了联系方式。
后来,两人熟悉了,老赵说喜欢江秀,开始追她。

江秀感觉老赵人好,对自己又好,反正是等着冯浩洋无望,也就把自己给嫁了。
真的没想到,当年不愿意见她的冯浩洋,能主动来找她。

“对不起,江秀,当年怪我糊涂,现在我出来了,你跟我走吧。”
江秀强忍着没有把那句“我结婚了”这句话说出来。

“我知道你这几年你吃了很多苦,以前总感觉为了你好,不想耽误你,可是我现在才明白,我离不开你!”

“我知道你结婚了,我不介意,你和他离婚,跟我一起走吧。”
江秀立马摇了摇头。
虽然她心里还爱着冯浩洋,可她总感觉无缘无故的就和老赵提离婚,太不厚道了,无法说出口。

再说,她不想再去过那种以前的苦日子了,和冯浩洋东奔西跑的。
爱情虽然重要,可是面包更重要啊。

她不想舍弃这安稳的生活。
可终究还是放不下心里爱着的这个男人。

江秀承认自己是贪心的。

江秀手里存了一些私房钱,她给冯浩洋在偏僻的地方租了房子。

老赵不在家的时候,她会跑到这里来约会,给冯浩洋洗衣服,做饭,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两人在床上痴缠。

江秀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她想不出另外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
江秀的心里满怀着对老赵的愧疚,也有对冯浩洋的。

老赵给她提供了丰富的物质生活,而冯浩洋,给她了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满足。
如果这样的日子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吃着老赵的面包,享受着冯浩洋的爱情和身体。
可这样的生活还没持续两三个月,就出了问题。

老赵是没什么,照样过着他幸福的小日子。
生活富足,老婆顾家,江秀是个既漂亮又聪明的女人,不仅勤快,还能打理生意。
把家和店面交给江秀他很放心。

江秀虽然年轻漂亮,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对那些上来献殷勤的男人,从来都是微微笑着,不多说一句话,更没什么暧昧不清的异性朋友。

江秀只会在老赵外出的时候和冯浩洋约会。
这个忠厚老实的男人,对江秀没有丝毫的怀疑。

还是经常去进货,选货,洽谈。有时候,还会去外地参加厂商的一些订货会之类的。
生意好了,老赵外出的时间就多了。
老赵经常出差,江秀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有那么几天,她会把生意上的事交待给店员,每天都去冯浩洋的住处。
麻烦事来了。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