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极其惨烈的婚外情
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婚姻故事:一场极其惨烈的婚外情(下)

作者:韩霞
2021-01-19 19:00


一天江秀从冯浩洋的住处出来,刚拐了一个弯,就看到刘向阳站在了她面前。

之前刘向阳总是腆着脸往江秀脸前凑,没话找话的找江秀聊天,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
今天的神态与往常不同,趾高气昂的样子。

他在这个时候出现,江秀吓了一跳。
刘向阳嘿嘿笑了两声:老板娘,好巧啊。

江秀避开了他,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我怎么说你不搭理我呢,原来是金屋藏骄啊,养了一个小白脸。”

“你胡说---”江秀停下了脚步。
“我没胡说,你看。”

刘向阳拿出了几张照片,在江秀的面前一晃。
是她和冯浩洋在一起的照片,两个人搂抱的,亲吻的。

他说,早就怀疑江秀在外边有人了,已经跟踪她好几天了。
江秀下意识的想要夺照片。

刘向阳往后一退,躲开了,说:“夺走了也没用,我还有底片。我加的有老赵的微信,你信不信,我现在立马就能把这些照片发给他。”
江秀一听,慌了神,她颤声问刘向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刘向阳对着江秀咧嘴又笑了。
“我想干什么,你早就知道,只要你陪我睡一晚上,这件事,我就不告诉老赵了,否则-----。”

他冲着江秀又抖了抖照片。
江秀以前还不是特别讨厌刘向阳,没想到他现在竟然拿着照片威胁自己,再看他那张脸,无比恶心。

可现在又不敢得罪他,只能说:“这件事让我考虑考虑。”
刘向阳说:“给你三天时间。”

江秀说:“五天吧,我今天肚子疼,好像是要来例假了。”
不等他回答,江秀就走了。

刘向阳半信半疑,对着江秀的背影咽了口唾沫,一想到过几天这个女就是自己的了,走路都带了风。

看刘向阳没了踪影,江秀掏出手机给冯浩洋打了个电话,把刘向阳威胁自己的事说了。
“宝贝,不怕他说呀,正好你跟着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们能去哪里呢,还像以前那样租房子到处流浪吗?”

冯浩洋噤了声。
江秀没有答应。
她现在是老赵的老婆,离婚,她说不出口,私奔?又太残忍。

“我们现在手里没有多少钱,得再攒点钱再走。“”
她只能拿这句话来搪塞冯浩洋。

其实江秀是不想放弃和老赵安稳的生活的。
她害怕再过以前那种朝不保夕的穷日子了。

如果没有刘向阳,家里有疼爱她的老赵,外面有她爱的冯浩洋,江秀感觉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可现在偏偏跑出来个臭男人来找麻烦。

不知道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是胃口不好,江秀那两天吃不下饭。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其实上个月的例假就没有来,江秀没有在意。
医生一说,才知道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拿着B超通知单的时候,江秀有点懵了。

对于这个孩子,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老赵的,还是冯浩洋的。
她希望是老赵的,这样,她的愧疚之心就会少一些。

老赵对她那么好,她还出轨了。
把孩子生下来,就算给老赵的一点弥补吧。

到时候她会和冯浩洋离开。
怀孕毕竟是好事,一想到肚子里的宝宝,江秀就莫名的开心起来。

她把这个消息告诉老赵的时候,老赵兴奋的把她抱了起来,还转了好几圈。
连声大喊着江秀的名字,感谢着她,让他们老赵家有了后,给他们家立了大功,他这一辈子都会感恩戴德的来报答江秀。

兴奋了半天,才问江秀: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看过江秀手里的检查单据,他才确信无疑。

买了许多的糖果,发给店员,还有租户,逢人就说,老婆怀孕了,他要当爸爸了。
比之前对江秀就更好了。
江秀在家里,简直就成了女皇。

老赵对江秀越好,江秀的心里越是愧疚。
不能这样下去了,她经常对自己说。
良心上受不了。

怀孕的消息,江秀同样告诉了冯浩洋。
她说和老赵虽然是夫妻,基本上没有什么夫妻生活。

冯浩洋自然也认为这个孩子是自己的。
江秀说,等把孩子生下来,她就带着孩子跟着他离开。

在这期间,她可以多攒点钱。
以后生孩子买奶粉尿不湿什么的需要用钱的时候多着呢。
不能让孩子跟着他们一起漂泊流浪吃苦。

既然这样说,冯浩洋也不能阻拦,爱情不能当饭吃。
一个男人没有了钱,便没有了话语权,他没办法坚持自己的想法,只能一切都听江秀的。



刘向阳是从老赵那里知道江秀怀孕的消息的,从手里接过老赵递过来的糖果,他狐疑的问老赵:“真的还是假的?”

老赵连声说着:真的真的。
看着老赵那兴奋的小眼睛,不像在开玩笑。

他强忍着,没把偷拍的江秀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照片拿出来给老赵看。
他给江秀规定的五天考虑时间马上到期了。

一天下午,江秀自己在吧台上坐着,没有旁人,老赵又去厂家选货去了。
看到刘向阳走过来,趴到了吧台上,不等他说话,江秀就来了一句:
“你看,我怀孕了,没办法陪你睡了。”

刘向阳阴沉着脸:“你这娘们,上次说来例假,没过几天就怀孕了,搞什么花招?”
“我上次说肚子疼,还以为来例假了,又没说真来了,不过这次是真怀孕了。”

“怀孕的事能装的出来吗?过一段时间你自己就看出来了。”
江秀把检查单子甩在了他的面前。

“还真他妈的怀孕了!”刘向阳在心里悻悻的骂着。
一想到和一个孕妇上床,就没有了兴致。

“等孩子生下来,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没意见。”
江秀强忍着,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

刘向阳抓住了江秀的手,江秀没有挣扎。
这打消了刘向阳的顾虑。

“谅你也不敢甩花招。”


自从江秀怀孕后,老赵对生意就更加上心努力了。

他一门心思的赚钱,要给江秀和孩子一个更加安稳舒适的生活。
江秀去冯浩洋那里的次数也少了,行动越来越不便。

再说两个人也不像初见面时那般急切的想要在一起了。
她每次去的时候,都会给冯浩洋带去足够的生活费。

冯浩洋也在一个小公司里找了份工作。
不怕吃苦,也不再怕累。

一想到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冯浩洋就感觉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爱冲动意气行事了。
生活好像恢复了平静。

江秀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在家里的时候,老赵会经常拿着一个字典,问江秀给孩子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见到冯浩洋的时候,他经常会把耳朵贴在江秀的肚皮上,问她:“你说,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长的像你,还是你我?”
江秀就会恍惚,不再回答。

她脑袋里就会想:“这个孩子,到底是老赵的,还是冯浩洋的呢,长的会像老赵,还是冯浩洋呢?”


时间过的太快了,深秋时节,树叶纷纷落下来的时候,江秀也被推进了待产室。

当婴儿的啼哭响彻在江秀耳边的时候,也听到了老赵感激涕零加上惊喜的声音:是个儿子,是个儿子。

江秀虚弱的看了一眼那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自此,她的生命里,又多了一个人。

老赵简直是把儿子当成了命根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有了一个儿子,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就算是家里请了月嫂,好多事,他还是愿意亲力亲为。
给儿子冲奶粉,给儿子换尿不湿。

他最喜欢儿子对着他笑了,拿着扔瓶,看着他的小嘴巴一吸一吸的,老赵的心莫名就化成了水。
其他男人感觉累的事,他从来不怕烦,也不怕累。

不过做满月酒的时候,有个长辈亲戚说了句:“这孩子长的真白啊,一点都不像老赵小时候的样子。”
老赵听了心里一哆嗦。

第二天,老赵抱着孩子说去小区里晒晒太阳。
可是过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有回来,打手机,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到底是怎么了,老赵抱着孩子到底去了哪里?

以前他只要出门,江秀的电话信息都是秒接秒回的。


江秀着急了,和冯浩洋在电话里哭着说:“孩子不见了。”
冯浩洋让江秀不要慌,他马上过来。

江秀想了想感觉让冯浩洋来这里不妥,就又打电话想和他说别过来,她去他那边。
可再打就没有人接听。

江秀想出门的时候,被刘向阳叫住了。
他又拿出了之前拍的照片,让江秀兑现之前答应他的事。
“孩子生下来了,现在该陪我睡了吧?”

江秀不答应,刘向阳翻了脸,揪住江秀的衣服不放。两个人厮打着。
被赶来的冯浩洋看到。

冯浩洋扇了刘向阳两个耳光,骂他也不撒泡尿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啥样。
拉着江秀的手走了出来。

刘向阳听了之后,恼羞成怒,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痰盂,紧跟在他们后面,砸向了冯浩洋的后脑勺。
鲜血,顺着冯浩洋的脑袋流了出来。

冯浩洋一声没吭的倒在地上。
江秀的心都要碎了,看着心爱的男人倒在了自己面前,她哭哑了嗓子。

只是拿着一条毛巾不停的给冯浩洋擦着头上不停涌出来的鲜血,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你带我走吧,你带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江秀神智不清了。
刘向阳一看这情况,跑了。



当警察赶来的时候,问江秀话,谁杀的人,谁来过这里,她都说不出来了。
按说案子并不难破,可那天的摄像头拍下的影像记录没有了。

第二天抱着孩子回来的老赵成了怀疑对象。
为了排除自己的嫌疑,老赵说了实话。

其实,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他是去了医院。
他带着儿子去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的结果没出来,但是他也不用等什么结果了。
同时他还拿出了另外一份检查报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老赵的名字,后面有三个字:死精症。

案子很快就告破了,刘向阳也被绳之于法。
老赵比以前更加的疼爱儿子了。
虽然他知道这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这是江秀留给他的。

再说,这个可怜的孩子,除了老赵,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
虽然还有妈妈,但是妈妈已经不认识他了。
江秀还是偶尔会坐在吧台前面。

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按计算器,听着里面慢慢增加的数目,她也无动于衷。
她认不出儿子,也认不出老赵了。

她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到处逛街,不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
她已经不会打扮了。
江秀疯了。

那双空洞呆滞的眼睛,让人看了心疼。
遇到的每一个人,她都只会喃喃说着那一句话:“你带我走好吗?”


(全文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