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同性恋男人约会交往的全过程
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隐私倾诉:我和一个同性恋男人约会交往的全过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泷
2021-01-19 21:00


我走进咖啡厅时,大卫还没到,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拼命按捺住内心的忐忑:我要与之见的大卫是个男同性恋。
 
我之前从未想过我会与这个群体有任何接触,但第一次,竟是相亲!
 
我为何会与一个同性恋相亲,说来也是有点不可思议。
 
我本是有男友的,我们谈了半年,感情还算不错。
 
可有一天,他的手机锁了屏,放在桌上,一条即时信息滑过屏幕,被我眼尖发现了:威,你在干嘛?
 
我看了后,就明白了,甩了他一个耳光后,我把他踹了。他试图跟我解释,我却不再理会。
 
我虽然只有26岁,这已是我经历过的第四次男友劈腿的狗血事件。对男人我已经失望到了极点。在我眼里,男人都是床上下流,骨子里现实,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
 
我再也不奢望能寻觅到一份忠诚的爱情。 因而,当我偶然在群里看到大卫发寻找形婚的广告时,不但不排斥,还主动加了大卫。
 
了解到大卫要的是只结婚,不做爱,我砰然心动。既不用与男人上床,又拥有婚姻作为依靠,我觉得简直不能太理想。
 
我主动提出了见这一面。
 
当大卫来到我面前时,我被惊到了:他长得比我前几任男友都帅!
 
我们相谈甚欢,大卫言语幽默,博古晓今。
 
大卫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虽然不喜欢女人,但对女人很温柔。他对我说: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养你。
 
这句话立即深深诱惑了我,除了对男人不再有幻想,我觉得生存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厌倦了职场的勾心斗角,活着常让我心力交瘁。
 
我对大卫一切都很满意,痛快地说:那我们就开始相处?
 
大卫笑着说好。
 
从咖啡馆里出来,大卫又陪我一起逛街。我们走在人群里,就象一对普通的恋人,大卫长得不错,让我觉得很有面子。
 
看到我被一个包包吸引了目光,大卫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他说:我知道你们女人都喜欢这个。
 
我心里顿时被感动了,一个不喜欢女人的人能体贴女人的心思,这很难得。比起那些想得到女人,却暗里量入为出的男人来说,我觉得大卫磊落多了。
 
那之后,我有时间就会与大卫见面,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把自己过去的恋爱经历说给大卫听。
 
大卫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会静静地听完,然后缓缓地发表自己的看法,观点独到。我觉得自己跟大卫相处不会累,还无需担心大卫会骚扰自己。

我们相处一个月后,大卫约我去他家一起度周末。
 
大卫有父母给他单独买的一套洋房,作为他日后的婚房,我觉得大卫的房子挺大挺漂亮,还有个小花园,符合我对日后的家的想象。
 
我提出做饭吃,大卫惊喜地就陪我出去买菜,回来时,我们手上都拎着菜,路上遇见了邻居大妈,大妈笑着问:大卫,这是你女朋友?
 
大卫说:是啊。我也朝邻居微笑了一下。大妈便夸大卫:你女朋友挺漂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大卫敷衍:还早着呢。
 
我做了水煮鱼,大卫边吃边说:有了你,我便不觉得我的生活不正常了,过去我常自卑自己是个异类。
 
我也很喜欢这样与大卫在一起,就象一对平凡的俗世小夫妻,生活优渥,无忧无虑。
 
周一早上,我因为一点小事与同事吵了一架,心情不好,打电话向大卫诉说。
 
大卫静静地听了以后,说:要不你辞职,我说了能养你的。我顿时心里觉得很暖,说:我考虑一下。
 
接下来,我依旧上班,心无挂碍地等待事情处理结果:反正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还有大卫这个靠山。
 
最后,吵架的事情不了了之,我便不打算辞职了,心想职场能混一天是一天吧,虽然大卫愿意养自己,但自己做一条寄生虫生活会很枯燥。
 
下班后,我约大卫一起去逛文化街,大卫准时到达。
 
我对大卫开始有了一种他是我老公的归属感,逛街的时候,主动挽住了大卫的胳膊。
 
我们进各种小店看小工艺品,一起吃烤串,热烈讨论着哪家的味道最好,下次还来这家。
 
一个老人在当街做糖人,我瞬间起了童心,非要过去买一个。大卫就买了两个,我就很自然地把自己手里的糖人先喂给大卫吃,大卫笑着接了。
 
我以为他会也喂给自己吃,但等了一阵,大卫始终没有喂给我吃。除了我挽着大卫的胳膊,大卫并没有主动牵过我的手。
 
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
 
几天后,大卫约我一起外出吃烤鱼,大卫突然很认真地跟她说要带她见一个人,是他的同性朋友,叫豪。
 
大卫那天说了许多关于自己,他说他从上学的时候就不喜欢女孩,对男孩特别关注。直到豪与他越走越近,两人最后无法分开,他才完全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
 
他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豪很爱他,他们天天腻在一起,连父母也看不出什么问题,还常跟人说他们两人比亲兄弟还亲。
 
所以从学校毕业后,豪就干脆住到了大卫家里,但时间久了,他们迎来了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他们开始不断变换见面的地方,但最后发现,不管换到哪里,他们终究还要活在人群中,家人和周围的人都是无法接纳他们的感情的,他们既无法在阳光下公开,也无法长相厮守。
 
大卫于是决定结个形婚,恰好我出现了,愿意与他朝着结婚的方向发展。
 
我有点震惊,没想到除了我之外,大卫还有恋人。
 
但想到自己刚认识大卫的时候,就知道他不喜欢女人,但不意味着他不喜欢男人,我怎能要求他不喜欢我,还只有我一个人呢?
 
我于是问:那他会介意我的存在吗?大卫笑着说:不会。
 
我顿时回味过来,大卫找我应该是他们两人经过商议的。
 
周末,我还是如约去了大卫家,豪已经在大卫家了。

当豪向我伸出手时,我大大方方地握住了,豪比大卫健谈,他非但不介意我的存在,相反他很感激我愿意接纳他们。
 
我们天南海北聊得很自然,还一起外出吃了饭,趁着阳光正好,我们三人一起去爬了趟北山。
 
大卫和豪很照顾我的感受,他们体贴入微地给我买水,搀扶走不动的我继续往山顶爬,我们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我回家后,要求自己调整心态,就当在这座冷冰冰的城市,多了两个贴心的朋友,如果一辈子能这么过下去,比我一个人惨兮兮地活着好。
 
反正我也不奢望爱情。
 
转眼又是一个周末,大卫约我一起,我便早早过去了,发现豪也在。
 
我于是笑着问:你速度这么快?豪说:我昨晚来的。
 
如今有了我的掩护,他和大卫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了。
 
我却有了种诡异的自己入侵了他们二人世界的感觉。
 
大卫对豪说林安厨艺很不错,提议买菜做饭吃,我们三人便一起出门买菜,没有人觉得我们有异样,看起来就是一对很正常的小夫妻和一个好朋友的周末。
 
中午,我做了红烧肉和香辣鱼片,大卫和豪吃得很香,不住夸她是贤妻良母。
 
豪感叹:这样的周末我天天想要。大卫说:那我们以后就每周末都这么过。
 
我的心却往下沉,将来并不是我和大卫的二人世界,而是长期三人相处。
 
大卫这时转头问我:抽个时间见见我父母好吗?我也会去你家见你父母。
 
我忙说:不急啊,有的是时间。
 
午饭后,大卫给我安排了休息的房间,他和豪进了房间睡午觉。
 
他们倒是自然得很,我顿时觉得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明明我与大卫也是恋人啊,虽然没有感情,只是个形式。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就起来去侍弄阳台上那几盆花草,直到我侍弄完,大卫和豪还没有起床,我便出门买了些排骨。
 
等豪和大卫起床时,我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酱汁排骨,两人纷纷道歉说:不好意思,没想到睡到了这么晚。
 
我笑着说:没关系。
 
吃晚饭时,豪感叹我是天生的贤妻良母,是他们的福气,说:以后我们每周末都这么过吧?
 
我下意识地说:每个周末都这么过,会不会太枯燥?此话一出,我就感觉到了自己心里原是有了不满。
 
豪与大卫对视了一下,问我:你有什么好想法?我说:比如去旅游啊?
大卫和豪同时沉默了。
 
我立即发觉自己说了句傻话:他们两人旅游干嘛找自己去,不是找了个电灯泡吗?
 
饭后,大卫提议三人打牌,他们打跑得快,期间,大卫出了个炮,豪很甜腻地喊道:亲爱的,你确定要打这个牌吗?
 
我那一刻有了惶惑感:那我是什么?
 
牌打了几轮后,我便提出要回家,大卫和豪开车把她送到家后,三人道别。
 
回家后,我一夜未睡,我反反复复问自己:我能一辈子作为大卫的妻子,这样为他们的爱情作掩护吗?
 
答案是不能。

我约了大卫到繁华的步行街散步,看到一个休闲椅,我拉大卫在一个休闲椅上坐下。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问大卫:如果我会喜欢上你,愿意嫁给你,你愿意与我有正常的婚姻吗?我不要求有性,但希望我们的婚姻只有我们两个人。
 
大卫闻言沉默,没有回答。我知道了答案是他做不到。
 
我便也说出了我的决定:那我们以后就做好朋友吧,也许我们作为朋友,能更好地能为你们打掩护。
 
大卫看着我,眼中满是感激,虽然我们不再适合朝着原来的轨迹发展下去,但我的友善他已接收到。
 
自那以后,我们仍常会在一起聚聚餐,我知道我偶尔的现身能对他们的相处有利,虽然我的身份已不再是大卫的女友,但只要别人看起来是这样就行。
 
后来,一个长得不帅,但很踏实的男孩子追求我,我觉得他与自己过去的男友有些不一样,他对生活的态度很朴实,对我的感情也真挚。
 
那个周末,我又与大卫和豪一起聚餐,我说起了自己有了个追求者。
 
大卫和豪便再三追问我人品怎样,收入几何。我便细细地向他们描述了,豪便给我出主意如何考验他。
 
那一刻,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那个男孩最终通过了我的考验,正式成为了我的男友,他带领我学习生存于这世间的智慧与规则,给了我从未有过的笃定感。 
 
有了男友,我与大卫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出于某种默契,大卫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我。
 
男友的出现让我也读懂了自己。虽然对男人失望,但我骨子里仍渴望幸福和爱情,当终于有一份踏实的爱牵引我前行,我便从此不再惧怕生活的风雨。
 
虽然,我和大卫再也没有联系过,但这段为期半年的隐秘经历我却从未忘记,我知道,有两个特殊的朋友一定一直在某处祝福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