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5章 端午节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9 09:00

第25章 端午节

都说年家势大,可这势,能大到什么地步呢?

就拿年家的马车来说,百官在宫城外三里,就得弃车步行,但年家,马车可行至宫门,例行检查之后,过宫门,走过三里长的狭道,便有宫车来接,直入开宴的百卉殿。

皇家宫宴,虽说请的都是皇亲国戚,天子脚下,多得是皇家亲眷。

可容百人的百卉殿,如今看来,也是满满当当。

年侯携年夫人在前,年阶与卫玲珑牵着年皓轩次之,年汀兰走在了最后头。

但这并不妨碍,曾素之一眼便瞧见她,笑意盈盈的向她走来。

“还当是哪个天仙下凡,没曾想竟是我这妹妹初长成,美成了这般模样。”曾素之这话,是发自内心,年汀兰平日里不好打扮,更不消说这般盛装出席。

蛾眉描成了远黛,粉唇沾上了朱砂,平日里本就白皙的脸蛋上,扫上了薄薄一层粉。人是长开了,一席银丝紫衣,衬托的身段更加玲珑有致。

本在相互寒暄的众人,瞧着年寻一家来了,也纷纷往这边涌来,将这一家子人,纷纷拉入了自己圈子,年家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年汀兰与外头的人,走动的少,就是小时候有走动,那大多也是对别人不冷不热,许多时候,还得罪了不少人。故而,除了曾素之来迎她,其他人,大多围着三位公主,暗自打量她。

“素之姐姐就莫要笑话我了,今日还得你多多缓和,我与其他人的关系才是。”年汀兰知道,自己少年任性,仗着家世优越,得罪了不少人。如今她年家鼎盛,尚有余地可挽,收拢人心,倒也是当务之急。

曾素之瞧着年汀兰,灿然一笑,“你年大小姐愿意结交,大家还不得上赶着来?”拉着年汀兰,低声在她耳边道,“待会宴席完了,时辰若是还早,贵妃娘娘想见见你。”

贵妃娘娘,曾瑶舍,四皇子的生母,目前宫里最为受宠的女子。

曾素之,嫡亲的姑母。

只是听说,当年她执意入宫,与曾志帆闹了嫌隙,这么多年,曾志帆一直未曾与她联系。就是民间,许多人都渐渐淡忘了,宫里最受宠的曾贵妃,是大文豪曾志帆的女儿。

到是曾素之,一边照顾着爷爷曾志帆,一边也经常与曾贵妃走动。曾家虽然不如年家人丁兴盛,但毕竟还有四皇子在那里……

年汀兰微微皱了眉头,贵妃娘娘见她?

“素之姐姐……”年汀兰欲言又止,曾素之向来温柔,又善解人意,一瞧着年汀兰那表情,便明白她的心思。

“好妹妹,我与你哥哥的事儿黄了,你与四殿下可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你之前看中那柳公子,也不见得是个多好的。如今,你可不能再与我少了这等亲厚关系。”曾素之这话说的不留半分余地,不涉及皇上贵妃,也牵扯四皇子,只说她想要为四皇子那个表弟,说说亲事,年汀兰不得不佩服曾素之,果真是大文豪的孙女,等闲一两句话,还打发不了。

年汀兰心思婉转,听着曾素之这意思,看来是皇上已经有所打算了。

“素之姐姐,你的意思是?”

莫不是皇上已经属意,将她与四皇子联姻?

曾素之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捏了捏拉着她的手。“你是个聪明的,我的意思,你该是明白。四皇子啊,皇上打小可是重点培养的。等你们的事儿一定,想来册封的圣旨也就该下来了!”

曾素之这话说的都很小声,但是字字句句传到年汀兰的耳朵里,却是不亚于雷霆。

是哪里出了错?皇上当真要册封四皇子为太子?

年汀兰的记忆中,会成为太子的,可是二皇子!只转念一想,就连嫁给柳中和这事,都有所改变,这更何况是太子人选呢?只是,按着玄渊的野心,玄胤当真会顺利被册封?

年汀兰与曾素之一同走到女孩中间,结束了方才的话题。众人见年汀兰主动过来,自然都是热络的。

独独有一个小丫头,微微站在人群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位是?”年汀兰见她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哦,方大人的妹妹,年纪有些小,头一回参加这种宴席,可能有些怯生。”

曾素之口中的方大人,便是御前侍卫统领,方绍云。

方绍云出生贫寒,当年家乡大旱,皇上亲自探视,他便被皇上看中,直接带回皇宫,一路扶持,成了皇上身边最为倚重的人。

方绍云尚未娶亲,身边最为亲厚的,便是他这个妹妹。

年汀兰记得,当年年府被抄家,便是这个方绍云带的人,手起刀落。不留一丝余地。

至于这个方绍云的妹妹,方绮雯,在上一世,她可是皇上亲自指给四皇子的正妃!

年汀兰一步步走到方绮雯面前,她显得更加拘谨,一双小手紧紧捏住,小心翼翼的行礼,唤了声“年小姐!”

年汀兰也微微点头,伸手扶了扶方绮雯,“方小姐,头一回参加这种宫宴,有些不习惯?”

方绮雯脸色一红,刚想要摇头反驳,却又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是,哥哥只说,皇上隆恩,允许他接我入宫,与他一同过节,我,我不知道竟是这般大的聚会。”

方绮雯自民间来,仪态礼节,自是不如从小教养的大家闺秀。但她模样精致,又生了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加上单薄的身子,看起来倒有些弱不禁风的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得紧。

就是年汀兰这样的女子,都忍不住对她心生怜惜。

“这是曾家姐姐,四殿下的表姐,方小姐若是不嫌弃,可与我们在一块,大可放的自在些。”年汀兰将曾素之引给方绮雯,方绮雯连忙行礼,“曾小姐,方才见过了。”

曾素之瞧着方绮雯这模样,淡淡笑了笑,“你这礼行的到是多,见着一个人就这般大礼。”曾素之这话本无心,但听在方绮雯的耳朵里,却是觉得在说她不知礼数了。

一时间那双大眼睛,着实是垂然欲滴。

曾家是大家族,如今虽然比不得以往鼎盛,但到底有贵妃,有四殿下,还有掌了汉国文试二十多年的曾志帆。曾素之自然是有一种他人不知的优越感存在,对于像方绮雯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她向来不会过多结交。

不在一个阶层上,自然是玩不到一处去的。

年汀兰瞧着曾素之对方绮雯是不客气,只是那方绮雯心思着实敏感,就是这样一句话,都能让她变了神情。

“素之姐姐并无恶意,你稍后且跟着我们,如何做,学着就是了。”年汀兰是要与方绮雯交好的,到底是方大统领的妹妹,他的动向举动,他这个妹妹总该是最为清楚的。

方绮雯感激的看了眼年汀兰,怯怯的点点头,躲在年汀兰身后。

到是曾素之觉得奇怪,疑惑的将年汀兰看了又看。以往她可是最不喜结交的,如今怎么是变了性了?

年汀兰并未与曾素之多做解释,只与几位皇家公主,官家小姐,浅浅的聊着。

四皇子躲开了众人,跑到年汀兰身边,递给了她一包东西,小姑娘们见着,纷纷一阵打量,略略发出起哄的声音。

“什么东西?”年汀兰也是被玄胤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玄胤笑了笑,“我父皇去接我母妃了,我母妃是个慢性子,宫宴肯定会开的晚,这是你喜欢的蜜饯,你且先吃着垫垫肚子。”

“哦……”诸位小姐方才与年汀兰聊的开心,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纷纷开始起着哄。

尤其是是曾素之,看年汀兰与玄胤的眼神,简直就是在看一对儿!

年汀兰被玄胤此举,弄得哭笑不得,那包东西拿在手里,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

也难为玄胤了,小时候宫里有宴席,一旦开的晚了,她便饿得慌。但宫外又不许带东西进来,每次都是玄胤偷偷藏了他宫里的东西,给年汀兰先行垫肚。

都这么多年了,他竟然还记得她这个习惯。

只是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哪里还像小时候那般总是好饿?

“四殿下,臣女不饿!”

年汀兰作势想要还回去,谁知玄胤却是一下便溜走了,又跑到了热闹的公子哥堆里。

独独留下年汀兰,面对着众人的调笑。

“我这四弟弟,打小心思便在年小姐身上,没曾想,都这么久了,还是没变呢。”率先说话的,是大公主,她早已经成亲,与驸马在宫外建了府。已经知道男女之事,说起来,到是要自然许多。

年汀兰苦笑,“大公主快莫要笑我了,都多少年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

实在无法,年汀兰见蜜饯给大家都分了,一人一个,倒也很快便见了底。

最后一个,年汀兰自然递给了方绮雯,谁知她却连连摆手,“年小姐快吃吧,四殿下送您的,您都分完了,一个都没尝到。”

年汀兰看着方绮雯的眼里有些光,还以为是她已经饿了,便径直递给她,“无妨,我不饿得”

年汀兰连带着那张帕子,都一起给了方绮雯,转身又与曾素之说笑去了。

却是未曾注意到,方绮雯拿着那颗蜜饯,小心翼翼的包起来,又稳稳当当的藏进了自己兜里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