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6章 佳节宴

作者:看人间
2021-01-19 09:01

第26章 佳节宴

百卉殿里的谈笑声,因为通传太监,一声又长又细的“皇上驾到”,瞬间无声。

紧接着,便是“皇后娘娘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众人的目光望向门口,皇上在前,皇后在右边靠后,贵妃在左边靠后,偏偏皇上临进门,扶了扶贵妃,宠爱之处,在于细节,可见一斑。

几位皇子,都跟在妃嫔之后,二皇子是自打一进门便盯着年汀兰的,一双鹰一般的眼睛,像是在看猎物一般,心头一跳,颇为不安。

年汀兰随着众人下跪行礼,眼神还未收回,便看见贵妃向她看来,眉眼带笑,微微点头,头上的钗环微动,看起来更是风华无双。

曾家的人,都长得尤为好看,这是不争的事实。

“诸位平身吧,今日端午佳节,咱们就少些君臣礼仪,大家都随意些!”

刚刚落座,皇上便开了口。

如今的汉国皇帝,说来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但看起来还颇为年轻,身板硬挺,浓眉大眼,自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质在。

众人就是听了皇上这话,也不曾当真放得开,都比初时,拘谨了些。

年汀兰与曾素之,自然的分开,回到自己家人身边去。

年阶见年汀兰坐回来,冷着脸低声说道,“这种场合,你便时常带着你嫂子,莫要再见着你那曾家姐姐便扑上去”

年汀兰神色变化,好气又好笑。

“哥哥,莫不是你不娶比人了,我还不能 与别人交往了?”年汀兰其实明白,哥哥的意思是,嫂子与那些官家小姐不熟,要自己带带。

但卫玲珑如今是侯府内院的主事人,哪里有时间与那些小姑娘家家玩耍?她要做的,便是跟着母亲,去同那些夫人、少夫人之类的交际,大家相互交流府宅内事,相互取经,才是正事。

年阶一听这话,脸色一黑,“你怎么说话的?”

年阶的声音略有提高,卫玲珑听见,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角。“夫君,皇上在上头呢。”

生气归生气,年阶心里头却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妹妹,毕竟自己若是规规矩矩的娶了公主,或者曾素之,年汀兰如今的婚事也要好说得多。选一个自己中意的,哪怕是一介白衣,也能过得舒爽。

只是如今自己娶都娶了,自然是没有后悔药的。

年阶只得生生憋回自己的怒气,“你嫂子待你不薄,若是再欺她,看我如何收拾你!”

再好的兄妹情谊,遇着双方都没了好情绪的时候,都会争锋相对。

年阶心中有愧,经不住妹妹的一句话,便拿出了当兄长的威信,想着说教一番,谁知正是这一声轻呵,引得上座的皇帝看向他们。

面色带笑,故作亲和。

“小汀兰啊,长大了……”

众人目光看向年汀兰,都明白年汀兰是少不了要出些风头,不曾想,这才落座便被皇上点了名。

年汀兰连忙整理了衣裳,走至大殿中间,规规矩矩行了礼。

“臣女年汀兰,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年汀兰模样本就娇俏,又穿着卫玲珑特意设计的衣衫,紫衣银光,熠熠生辉,这么一看,清冷高贵,让人移不开眼睛。

皇上久不见新面孔,这会子初见年汀兰,一时间竟有些愣神。

“皇上,小汀兰已经跪了许久,该起了”皇后提醒,她与皇上多年夫妻,几乎是最先发现皇上不对劲的。

“噢,平身!”瞧着年汀兰站起来,皇上这才打着哈哈笑,“没曾想,小汀兰长大了,连性子都变了,以往见着朕,可不会这般多礼。”

年汀兰低着头,苦涩一笑,她倒也不想行大礼,但是如今年家到了这份上,若是再不谨小慎微,怕是怎么大难领头的,都不知道。

“以往汀兰小,有失礼的地方,还请皇上恕罪。”年汀兰声音略带沙哑,又故意放低了音,听来到让人觉得心里头不免有些痒痒。

皇上直直地看着年汀兰,嘴角带笑,眼里带光。

身边的皇后,眉头早早皱起,皇上这幅模样,已经许久不曾出现过。上一次,还是看如今的贵妃娘娘。

“你啊,本就是草原来的小猎豹,风风火火便是,不必这般多礼。回去吧,回到你父亲身边去。”

皇上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年汀兰,直到宴席开始,才收回了目光。

都是经历人事的,何木珍又如何没有看到皇上方才的神情。趁着皇上在与大臣们觥筹交错,大家都在私下交流。何木珍不由得埋怨道,“汀儿,你今日,打扮的有些过了。”

年汀兰有些哭笑不得,说自己不好打扮,是母亲,说自己打扮过头也是母亲。说来说去,自己如何做,都是有失妥当。

“母亲,这衣衫,可是嫂嫂费心做的。”年汀兰并未多说,只看着卫玲珑,浅浅说了一句。

年汀兰肤色白皙。穿这紫色的衣衫,便更显得肤若凝脂,高贵出尘。

何木珍眉头紧锁,想要说些什么,看了看卫玲珑,又看了看年汀兰。“你嫂子做的衣衫本就合规矩,你难得入宫,本就该重视。只是,你如今模样长开了……”

何木珍的话并没有说完,只是自己悄悄没了声响。年汀兰也不恼,无奈的摇了摇头,许多人说,婆媳之间本是天敌,却是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个母亲。对嫂嫂是尤其的宽容。同样的一件事,自己做的便是不对,但嫂嫂做的,便是妥当。

“妹妹,你还小,还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方才母亲的担忧,嫂嫂都明白”卫玲珑开了口,年汀兰端起桌上的茶水,小口小口的抿,看着大殿中间的歌舞表演。“只是,我确实未曾想到,这套装扮,倒是害了你了。”

听着这话,年汀兰不由得微微侧头,看了眼卫玲珑。

也就是这一眼,倒是把卫玲珑引得心头一虚,眼神躲闪。年汀兰看着她那神情,微微扯了扯嘴角,有些事,既然要做,那总归是有苗头的。

“与嫂嫂无关,嫂嫂不必介怀。”

年汀兰在心里盘算着,这一出了宫,看来就得去杏林斋一趟了。

端午盛宴,总归是热闹非凡,年汀兰偷偷出来小解,倒也趁此机会,在殿外透了一口气。

“宴席之后,父皇便会频频召你入宫,年小姐,这是你希望的吗?”低沉的声音响起,年汀兰倒是未曾想到,他竟会跟着出来了。

转念一想,却也正常,玄渊在宫里本就不受重视,他就算是整场宴席不在,怕是也甚少有人会发现。

如今的朝堂,皇上身强体壮,三皇子是皇后嫡子,四皇子又是皇上最为看中的,要说,轮也轮不到玄渊去争。

年汀兰抬头望了望天,“二殿下,你信不信,重生这一说?”

玄渊的眼睛微微眯起,双手微微一握,“年小姐,可以试着说服我。”

“呵”年汀兰轻笑出声,“那二殿下,既然想要我与你表现出中意,也可以试着说服我。”

玄渊看着年汀兰的眼,明亮,狡黠,那里面饱含着许多他看不透的东西,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二殿下与我兄长情谊颇深,想来给嫂嫂出个点子,将这衣裳设计的独一无二,夺人眼球,也是正常。”

玄渊瞳孔缩紧,声音更是低了一分,“你早看穿了?”

如何能看不穿?

卫玲珑对她的婚事尤为上心,一轮一轮的跑。还不是心里头明白,年汀兰这辈子,嫁的必是皇族中人。他们最不愿意的,便是她年汀兰嫁给皇上。

偏偏端午家宴,卫玲珑又要费尽心思,做了这样一件衣裳来,要说没有动机那也是不可能的。

一开始年汀兰还有些想不通,可是这玄渊一来,这话一问,年汀兰便明白了。

概莫不是兄长授意,嫂嫂又如何会这般行事?

她年汀兰心思不定,在几位皇子中间,一直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便铤而走险,要她在这端午宴上,引得皇上的注意,要自己早下决断。

“二殿下,我只一个问题,我兄长,当真与你是一路的?”

年汀兰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父亲从来不涉党争,如何会遭致灭门惨祸?

若不是有心人栽赃嫁祸,便是确有其事,年家,当着有人与二殿下有私下活动。

玄渊微微舒了一口气,墨一般的眼睛,盯着年汀兰。“你兄长与我,在军营都是以兄弟相称,你说,我们是不是一路的?”

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太明白,年汀兰却已经了解其中含义。

年家,怕是出事,在出在兄长的身上了。

“二殿下,我无心男女之事,你又何必强求?”

“既然无心男女之事,与其嫁给父皇或者我那两个弟弟,不如嫁给我,至少,我可以答应你,除非你心甘情愿,不然,你永远都是你!我要的,不过是年家的支持。你各取所需,如何?”

玄渊如今倒是直接,与年汀兰是打过几次交道了,有时候,弯弯绕绕的来,倒是不如,这般直接,他痛快,她也待见!

玄渊的话,让年汀兰陷入了沉思。

这到不失为一个好法子,既然逃不了嫁入皇家,与其不知道如何与其他人相处,倒不如选玄渊,至少他们之间,是坦诚的……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