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夜晚秘事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夜晚秘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揽月楼
2021-01-19 16:00

阿雅翻了个身,夏天的夜晚十分闷热,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她怎么也睡不着。阿雅本不想来,可是爸妈以外婆一个人住在山里十分孤单的理由将她轰了过来。阿雅刚刚结束了高考,爸妈看不过她自考完试就放飞自我的行为,眼不见为净,就将她赶到了乡下。阿雅能够理解父母的想法,可是她害怕啊!

阿雅从小就害怕外婆,每次跟着父母来到这座位于山中的小屋子,她就浑身不舒服。可妈妈认为她就是作的,也不十分管她,每次到这儿,她恨不得立马飞走。外婆从来不跟她还有爸爸说话,只和妈妈躲在屋子里,一躲就是一天。

在阿雅的印象中,那个老太太总是穿着一身黑色衣衫站到门口迎接他们,在黄昏的微光中,远远看去,好像一只黑色的大鸟。她身后的房子也黑漆漆的,在这昏暗的傍晚透露着一阵诡异的气氛。妈妈每年寒暑假就来看外婆,但从未说要将她接走。阿雅不明白,这山里的房子又破败又阴森,冬凉夏热,她就不心疼外婆住在这儿吗?

阿雅又翻了个身摊平四肢,看着房梁,哪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唉,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才来一晚,阿雅就想着回去,外婆不跟她说话,她在这待着无聊透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她床边叹气,阿雅啊,有人轻声喊着她的名字,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像灌了铅,她越想醒来,越是沉入睡梦。

阿雅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站在一条街上,傍晚的风带来一股黏稠的血腥味,前面一群人围在一起,警铃声,救护车急救的声音以及人们纷杂的声音一瞬间向她袭来。阿雅挤过人群,看着医生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抬上担架,阿雅又往前挤了挤,终于看清了女人的脸,妈妈?!

阿雅一下子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外面天已经亮了。她揉了揉眼睛,从床上下来。推开门,对面外婆房间的门还是紧紧关着。昨天傍晚到的这儿,要不是听到外婆房间传来的咳嗽声,她都以为没人在这儿。

她向着房间喊了声外婆,无人应答,提着行李走进了自己房间。阿雅看了看对面,四周静悄悄的,她蹑手蹑脚地走向对面。趴在窗户上向内看去,房间里没人,不知这大早上的外婆去了哪里。

洗漱完毕,阿雅决定去山里转转。信步走着,也不知到了哪里。阿雅望了望周围,她似乎迷了路!外婆会不会来找自己,阿雅轻笑了一声,还是靠自己吧。她看了看天边,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外婆家在西边向着相反方向走就是了。

向前走了一段路,阿雅发现这并不是她来时的那条路,看来走错方向了,算了,等外婆来找吧。她又向周围走了走,看到远处有一片树林,她向林中走去。树木繁盛,树叶遮挡了阳光,阿雅在一棵树下面坐了下来。

歇息片刻,她忽然发现前面有烟冉冉升起,不会是山火吧。阿雅在课上听老师说山火危害巨大,当下也不再休息,站起身来向前走去。而她竟然发现了外婆!

外婆坐在一座小土包前,手中拿着纸钱,正向面前的火堆丢去。外婆听到声响,向她看来。外婆显然没有想到阿雅会来这儿,眼神中充满震惊,她看着阿雅,阿雅走过去,坐到她旁边。

外婆不说,她也不敢问。烧完纸钱,外婆从地上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向林外走去,阿雅赶紧上前扶住外婆,外婆看了看阿雅扶住她的手,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中午,妈妈打来了电话,问阿雅过得好吗,他们明天做完工作就过来。这意味着阿雅还要和外婆单独相处一天。阿雅想起昨晚做的梦,想要对妈妈说,可是妈妈挂了电话。

阿雅放下电话,算了,他们明天就到了,不过是一个梦罢了。外婆回来以后径直入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阿雅吃过午饭也不想再去外面转了,反正只有今天了,就待在房间消磨时间吧。

阿雅打开一本书看了起来,这是一本讲母爱伟大的书。她看到孟母三迁的故事,想起自己母亲 。妈妈为了自己能够好好读书,哪个学校好,就去学校旁租下就近的学区房,方便照顾自己。

从小到大,除了不想来外婆家没有依过自己,凡是自己想要什么,不管多么不容易,都会满足自己。阿雅接着往下看去,这是一个现代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天天早晨雷打不动地出去锻炼,只为了能够减去脂肪肝,将自己的肝换给儿子。

阿雅看不下去了,她又想起那个梦,她烦躁地将书扔在一旁。躺在床上,她望着房梁发呆。这房梁在白天看去也不甚清晰,房梁年代久远,上面一层陈年污垢,跟这房子一样黑。阿雅想起来时的路上也有几户人家,可是他们的房子的墙面是用白灰涂的,而外婆的房子似乎是故意用黑灰涂的。为什么呢?阿雅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夜幕降临,折腾了一天,阿雅早早就睡着了。她又来到那条街上,这次她终于看清楚了,她的妈妈脸色苍白,脸上被血污就,紧皱眉头,虚弱出声:“救……救我……我的……的孩子”,阿雅顺着她的手向下看去,只见她小腹高高隆起,妈妈摸着肚子,看着医生,眼神中带着慌乱和痛苦,“妈妈”,阿雅大声呼喊,可是妈妈似乎听不见。

阿雅摸着一头的冷汗从睡梦中惊醒,这下她再也睡不着了。阿雅从床上坐起,枯坐到天亮。天一亮,她就巴巴地等到门口,等着父母到来。

爸妈到了,阿雅高兴地向前奔去,她一把抱住妈妈,妈妈摸着她的头,“我们阿雅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高兴呀!”,阿雅抬头望着妈妈,妈妈拍了拍她的肩膀。阿雅松开手,改为牵着妈妈的手,趁着爸妈不注意,偷偷抹去眼角的泪。

爸妈放下行李,妈妈就进了外婆的房间。不一会儿,妈妈出来了。“阿雅,你过来”。阿雅和妈妈进入外婆的房间,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外婆的房间。这简直不像人住的地方,像什么呢,像祠堂。

阿雅跟在妈妈身后,外婆看着妈妈,“你想好了”,妈妈看了看阿雅,点点头,“我想好了”。外婆拿出两碗水摆在她和妈妈面前,“那就把它喝下去”,阿雅看着碗中不知用什么做成的黑水,面带难色。可妈妈已经端起碗喝了,她也不好拒绝,皱了皱眉头,头往后仰一口气咽了下去。喝完水,阿雅晕了过去,意识模糊中,阿雅喊道,“妈妈”。

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回程的车上。阿雅看到妈妈眼睛红肿,在爸爸怀中隐隐啜泣。阿雅回到家中。妈妈告诉她外婆没了。妈妈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阿雅快要出生的时候,妈妈出车祸了,当时人就不行了,爸爸看着在重症监护室不省人事的妈妈,回到山里找到外婆。也不知外婆用了什么办法,第三天妈妈就醒了,一个星期后阿雅出生了。

外婆走的时候交待一定要每年带着阿雅来山里。今年阿雅十八岁,外婆吩咐妈妈早早将阿雅送到山里。妈妈知道那件事终于要发生了。原来当年阿雅和妈妈是断断没有活路的,是外婆从阳间借了十八年寿命给了阿雅和妈妈,今年阎王就要来索命了。

妈妈不想让阿雅死,她知道当年要不是外婆,她俩都会死,但是外婆告诉她,当年如果让阿雅死去,妈妈就可以活下来,妈妈不愿意,外婆只好借了十八年寿命给妈妈和阿雅,这十八年寿命说是给妈妈和阿雅的,其实是给阿雅一个人的。

今年,妈妈祈求外婆将她原带的寿命给阿雅,妈妈以为自己会死,可是没想到外婆自己死了,外婆将自己的寿命给了阿雅。阿雅看着妈妈发红的眼眶,想起每次回去的时候,外婆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等着他们,像一只黑色的大鸟,忍不住落下泪来。

十月份,阿雅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告别父母来到一个新的地方。阿雅看着大学校门,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外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