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醉酒后,我扑倒了十年的异性兄弟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醉酒后,我扑倒了十年的异性兄弟

作者:快乐亚猫
2021-01-19 10:00

李珍珍在一个一片狼藉的酒店房间醒来时,有点懵。

转头看向旁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脑瓜就开始嗡嗡的。

昨夜疯狂的片段不断的闪现,全是她主动,主动亲他,摸他,扒他衣服……

真的是没脸想了,能不能装失忆?

李珍珍压下心里纷杂的情绪,去捡地上丢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穿上,现在她只想赶紧逃离现场。

拿起包,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熟悉的男声响起。

“你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账,溜之大吉?”

杜明哲太了解面前的女人了,“是不是还打算装失忆。”

已经摸到门把手的李珍珍尴尬的回头,“怎,怎么会?我会负责的。”

1

“你小子行啊!居然收到班花的情书,粉色的,还是茉莉香气。”

随着李珍珍一声惊呼,最后一排的几个兄弟都开始起哄,“杜明哲,行啊!拿出来读给哥几个听听。”

“你也想听?”杜明哲只是看着李珍珍,想在她脸上看出半分吃醋来,可惜没有。

“想啊!当然想!真是够哥们!”李珍珍一双眼睛都有星星冒出,八卦谁不喜欢,不听白不听。

就待哥几个作洗耳恭听状时,班花刘建芬气呼呼的冲过来,夺走杜明哲手上的情书,“你要是不喜欢我,也别把我的一颗真心踩在地上。”

临走前,还瞪了李珍珍他们一眼。

李珍珍瞬间觉得扫兴,女生就是小心眼,还是男生相处起来自在。

可李珍珍还没吐槽完,就看到一排的刘建芬趴在桌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是哭上了。

一瞬间李珍珍也开始反思,到底是女生玻璃心,还是他们确实过分了。

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李珍珍他们的逃课计划。

“珍哥,给句话,音乐课,最后一节了,逃不逃?”最后一排的蒋兵拍拍李珍珍的后背。

“逃这么多次都没事,当然逃啊!副课而已嘛!”李珍珍随即表态。

“又逃课,都初二了,快初三了,收收心吧!”杜明哲忍不住劝了一下。

“你可以不去,走,新开的那家桌球馆去体验体验。”李珍珍一号召,上十个男生响应。

杜明哲合上书,看着李珍珍兴冲冲的背影,认命的跟上去。

院墙不高,他们早就翻的轻车驾熟。

正当李珍珍翻到院墙上,班主任杨大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这不用说,肯定是李珍珍!哪有半点女生样子,成天混在男生堆里。”

被捉了个现成,李珍珍只得翻下墙来,脸上立刻换上笑,狗腿的去摇杨大婶的衣袖,“老班,看在我爷爷年纪大的份上,能不能不要惊扰他老人家,受不得刺激!”

“早知如此,你还逃课?这次就放过你们,不叫家长,下次可别给我逮住!”杨大婶发下一句狠话,背着手,气呼呼的离开。

此时,李珍珍立刻收获一堆兄弟的钦佩眼神。

“珍哥不愧是珍哥!杨大婶就这么被你搞定了。”

杨大婶是他们这群人给班主任起的外号,姓杨,中年男人,却比女人还啰嗦。

“谁叫我爷爷当年教过杨大婶呢!这叫一物降一物。”

既然不能逃课,他们也只能回教室。

迎接他们的是音乐老师的怒火,一群人被赶到走廊上罚站。

李珍珍回头撇了一眼教室,果然看到班花一脸得逞的小表情,不用说,就是她向杨大婶打的小报告,不然哪有那么及时。

初二就这么玩玩闹闹,匆匆而过。

初三面临中考,压力也开始大了,李珍珍收敛了不少,没像初二那么疯玩。

主要是杜明哲盯她盯得紧,还时不时给爷爷打打小报告,管的比杨大婶还多。

每次的错题,杜明哲都不厌其烦的给李珍珍讲解,直到她会。

这么尽职尽责的哥们,李珍珍还是打心里感激的,至少她那垫底的成绩提到了班上中上游,简直是个奇迹。

中考李珍珍正常发挥,考上了二中,还算不错,而杜明哲则是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一中。

2

本应该去一中的杜明哲不顾爸妈的强烈反对,坚持要上二中。

他闹到几乎绝食的地步,最终成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你不是一中吗?怎么会跟我同路?”李珍珍纳闷。

她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水盈盈的,给人一种萌妹子的错觉。

“我来二中学费全免。”

“你家又不差钱,你脑子一定是进粪水了,有这样的屎回路。”李珍珍简直是太惊奇了,那么好的一中,人家想上还上不了,他却考上了不去!

杜明哲瞬间觉得气血上涌又委屈万分。

感觉他跟爸妈的那场战争白打了,就为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李珍珍猜想学校分班一定是随机的,因为年纪第一的杜明哲又和她一个班了,还是同桌!

高一没分文理科,铁了心要考理科的李珍珍文科的课程完全不上心。

她又开始过上呼朋唤友的日子,又交了一群兄弟。

铁打的李珍珍,流水的兄弟。

杜明哲不愿当流水,所以他当了李珍珍身旁的一颗顽石。

杜明哲又开始频繁的收情书,不过他都以学习为由,无情的拒绝了。

如果是李珍珍给他写情书,他一定立马答应,不过没有如果。

杜明哲又开始设想,如果他给李珍珍写情书呢?

她一定十分得意,后排的兄弟们肯定会传阅他的情书,然后哄笑,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杜明哲胡思乱想之际,手也没停下。

他在数学书的空白处画了个女生,大眼睛,短头发,嘴巴裂开,笑的很灿烂,画技拙劣,一眼看不出是谁。

画下面写了一行小字:好可爱的李珍珍,我喜欢你。

午间,李珍珍抽出杜明哲的数学书翻看,上午的数学课她打了瞌睡。

“居然还画画,画的真丑!”李珍珍吐槽一句。可当她看到那行小字时,感觉心跳都停了一拍。杜明哲喜欢她?不过片刻,她又恢复如常,不过是信手涂鸦罢了,她还当真?

涂鸦,她也会!她画的还比他好。

李珍珍也画了杜明哲,一双凤眼微眯,高挺的鼻子,微微翘起的唇角。

她端着小画欣赏了一会,别说,是挺帅,难怪那么受女生欢迎。

接着,她也写了一排小字:杜明哲你真帅,我喜欢你。

画起了兴致,李珍珍又开始画她身后的哥们陈志。

陈志长得不好看,鼻尖上长了颗大黑痣,不过人挺逗。

李珍珍写:陈志,你是珍爷的开心果,我喜欢开心果。

困意来袭,李珍珍合上书趴在桌上睡觉。

还没睡着,就听到杜明哲轻轻移开椅子坐下,轻翻书本的声音。随后脸上有微风送来,杜明哲像往常一样边给她扇风边看书。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风不但不像往常一样凉快,反而越扇越热!

心里燥的仿佛生出一团火。

反正睡不着,李珍珍索性起来接着画。

还是画的杜明哲,帅的人有特权。配上小字:心动了,怎么办?

杜明哲习惯性去看李珍珍时,发现了她笔下的自己,还有那行写进他心里的字。

杜明哲心如擂鼓,心情就像烟花炸开,灿烂至极。

李珍珍也喜欢他!他不是单相思。你暗恋的人正好也暗恋你,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以前只害怕表白了连朋友都做不成,看来是白担心。

还没等杜明哲感叹完,李珍珍身后的陈志一把夺过她的数学书,拿腔拿调的读:“心动了,怎么办?珍哥,没想到你喜欢杜明哲啊!藏的真够深的啊!”

接着又是一群人哄笑。

作为被哄笑的当事人,杜明哲表示很开心。

李珍珍一把夺过书,卷起,就开始往陈志身上招呼,打得陈志连连求饶,“珍哥,小的知错了!”

李珍珍打开书,翻到有陈志小画的那一页,摆到他桌前,“不要吃醋,你也有。”

陈志看到面前的小画,涨红了脸,旁边依旧是哄笑声,外加打趣。

“陈志,珍哥可是雨露均沾的。”

“珍哥,你画一下我呗!”

“还有我!”

……

杜明哲的心情仿佛坐过山车,开到最高点,一路下滑,接着翻转。

李珍珍果然是个没心的。

可最开始吸引他的不就是她的没心吗?

她是打架的一把好手。

刚转学到星星小学读四年级的他被高年级的两个人欺负,要他交保护费。最后那两人被李珍珍揍的鼻青脸肿不说,那两人的家长还来向他道歉。

也许从那时起,他心里就有她了。

她擅长打球,不管是乒乓球,还是桌球,篮球。游戏玩的好,学什么都快,很聪明,比男孩还大气。没心没肺,万事不愁,像太阳一样只管洒下她的光芒。

成绩好还是有特权的。作为每次月考都是年级第一的存在,杜明哲只提了一个要求,和李珍珍一个班。

对班主任提了一个要求,和李珍珍同桌。

高二分科以后,李珍珍收心了不少。可能因为心里藏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又那么优秀。

李珍珍看了眼旁边的万年同桌杜明哲,忍住想去网吧摸两把的冲动拿出了枯燥的英语单词本。一颗心扑在学习上的李珍珍成绩突飞猛进,冲进了年纪前十。

班主任表示很欣慰,同时满意的看向大功臣杜明哲,他辅导的效果真是太惊人了,这两人必须坐在一起!

3

偷偷看了李珍珍的志愿书,杜明哲毫不犹豫的也填了同一所学校A大。

杜明哲的爸妈早就明白儿子的那点小心思,这次没像中考那么闹。

毕竟A大也不错,虽然名气赶不上S大。那叫李珍珍的孩子也是个不错的,儿子带回家一起做过几回作业。怕就怕儿子单恋人家好多年,最后落得一场空。

A大环境优美,气氛自由,谈恋爱的人很多。学校的态度是不禁止不鼓励。

一天的军训完毕,李珍珍像烤干的茄子,慢慢往寝室挪。

一瓶矿泉水递到眼前,李珍珍接过,一饮而尽,“谢啦!兄弟。”杜明哲眼神微暗。

两人经过小公园的一条小道时,一对情侣坐在长椅上忘情的亲吻。

杜明哲下意识的偏过头,只想快点经过。

他看向李珍珍,发现李珍珍两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人家。

杜明哲心里一叹:他喜欢的人是朵怎样的奇葩?

走过那条小道,李珍珍又拉着杜明哲返回,似乎没看尽兴。

杜明哲都没脸看了,“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他们敢做,我就敢看。”

由于经常能看到撒狗粮的情侣现场虐单身狗,李珍珍的室友们都想谈恋爱了。

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约会,热水有人提,宵夜有人买,似乎也不错。

“要不,我们来场联谊吧!我一兄弟,他们宿舍可都是单身的小帅哥。”李珍珍的提议全票通过。

十二人先是在一家中餐馆的雅间吃饭,年轻人,交朋友快,一顿饭的功夫,就都熟悉了。

接着转场去KTV,唱歌,跳舞,真心话大冒险,喝酒。

当酒瓶口转到杜明哲时,他选了真心话。

“你喜欢的人是谁?”

“我喜欢的人就在现场。”

接着就是起哄声,一群人的目光转向李珍珍。只有这两人是老相识。

“你们都看我干嘛?说不定是你呢!腿长腰细胸又大,脸蛋还勾人。”李珍珍撇了眼一脸揶揄的黄瑞雪,他们系系花。

当酒瓶口转向了李珍珍,她毫不犹豫的端起桌边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当酒瓶口第N次转到李珍珍那里时,李珍珍打了个酒嗝,改选了大冒险。

她抽到的大冒险是找现场一位男士隔着纸片亲一下。

李珍珍拿着一张A4纸摇摇晃晃的走到杜明哲跟前,一把拉起他,隔着白纸亲他。

这时的李珍珍已经醉了。她觉得这张白纸太碍事。

顺从本心的她拉掉白纸,直接开始亲杜明哲。

“哇!这尺度也太大了!”

杜明哲看着周围一群看戏的人,决定先离开这里。

“杜明哲,我喜欢你!”这句话从李珍珍嘴里冒出一度让杜明哲觉得这只是个幻觉。

“希望真是酒后吐真言,而不只是醉话。”杜明哲跟那群人打过招呼后,就带着李珍珍来到酒店。

希望酒醒后,他还能听到那句话。

费劲的抱着李珍珍进了酒店房间,把她轻放到大床上,脱鞋,给她盖上毯子,最后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

刚准备起身,脖子被一双素手紧紧勾住。

李珍珍献上自己的红唇,手也不老实,在杜明哲身上上下其手,扒衣服的手法利落干净,两人的衣服被她扔的满地都是。

这下杜明哲只觉得一把火把他的理智烧了个干净。

疯狂缠绵后,李珍珍一转身的功夫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徒留杜明哲一人胡思乱想到后半夜。

第二天清晨,杜明哲很早就醒了,看向怀里的女人,眼里的宠爱能把人融化。真好,一醒来就看到你!

李珍珍醒来时,杜明哲赶紧闭上了眼。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个女人想逃离现场。

“你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账,溜之大吉?”杜明哲太了解面前的女人了,“是不是还打算装失忆。”

“怎,怎么会?我会负责。”手搭在门把手上的女人说话都有点结巴,完全没有半点平日里的风风火火。

“我喜欢你,李珍珍,喜欢你很多年了。我不想当你兄弟。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如果不是昨天醉酒让杜明哲看清李珍珍的心,也许这次告白要推后很多。毕竟当年有一哥们表白后,被她简单粗暴的拒绝,最后弄得那哥们直接转校。

“好。我也喜欢你,杜明哲。”李珍珍笑了,一双大眼睛里盛满阳光。

真好!她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