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女嫁错人后想回头,我该不该帮她找前任?”
情感故事 故事

求助:“渣女嫁错人后想回头,我该不该帮她找前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映山红
2021-01-20 08:00


雪梅和小谭分手了。
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几乎不信,他们相恋已经整整8年了,怎么可能轻易分手呢。
可他们确实分手了,原因是雪梅认识了一个长的帅,又会甜言蜜语的新男朋友。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当初认识雪梅时的情景。
那时她刚大学毕业,我们共同租住在郑州城中村的一个院子里。
那是个两层楼房,她住在楼上,我住在楼下,她穿着发白的牛仔裤,白衬衣,梳着高高的马尾辫,青春的脸庞上总洋溢着笑容和朝气。

她每天背着双肩包出去找工作,因为是同乡,我通过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份医药公司销售代表的工作

她是个非常聪明,且吃苦耐劳的女孩,很快就成为了公司的骨干。
虽然入职时间不长,销售业绩却连续三个月在公司排名第一,连培养她的部门主任也对她刮目相看,并且悄悄的爱上了她。
谭晓峰就是她当时的部门主任,雪梅和他在工作中相识,越走越近,渐渐产生了爱情。

我和雪梅,也是在那段时间开始交好,渐渐处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

三年之后,我从郑州到烟台,雪梅和小谭当时已经在烟台做医药销售。
我初到烟台,自然是投奔她。

那年走出火车站的时候,迎接我的正是雪梅和小谭两个人。
雪梅身材纤细,短发齐耳,皮肤白皙,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一双高跟鞋,穿着一身合体的职业装,显得特别干练。
站在她身边的小谭,虽然黑黑瘦瘦貌不惊人,但脸上的笑容质朴也真诚。

小谭是个十分体贴的男孩子,见了我也像雪梅一样红姐,红姐的叫着,让我感到分外亲切。

他们当时已同居多年,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我们来之后,她把另外一间卧室给我们腾了出来。

那段时间,我们都非常忙碌,她和小谭忙着他们的医药销售总代理的工作。
而我们每天忙着出去找工作,老公找了一份做电工的工作,我也很快在一家超市当上了售货员。

每天早上,小谭带着小围裙在厨房里忙碌,打豆浆,葱油饼,煎荷包蛋。
饭快做好了,才叫雪梅起床,大家一起吃完热腾腾的早饭,去忙各自的工作。

小谭有时会和我老公一起,在周末时去夹河桥钓鱼,然后把钓回来的鱼做成新鲜的鱼汤,他说雪梅最爱喝他做的鱼汤了。

那时雪梅总会和我说起小谭对他的好,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大冬天她想吃雪糕,他立刻跑出去给她买。夏天时大半夜她想要吃烧烤,他会找遍烟台大街小巷帮她买回来。

她还跟我讲了她和小谭的爱情故事,当初为了开拓市场,他们一起从郑州来到烟台。
那年的冬天雪下的很大,他们在雪地上追逐,欢笑。
相拥在滨海广场的栈桥,以烟台山作背景,留下一张张珍贵的照片。

他们曾一起爬泰山看日出,雪梅走不动的时候,小谭就背着她,她手里提着鞋子咯咯的笑着。

在与小谭刚认识一年之后,雪梅被检查出子宫癌中期,她曾一度想过放弃治疗,因为她才刚刚参加工作,手里的钱连住院交押金也不够。
她也不想连累农村的父母,她把病情隐瞒了下来,不让他们知道。

医生说,这种病没有百分之百的治愈率,能不能完全康复,全靠个人造化。
当时雪梅特别绝望。
是小谭,想尽办法软磨硬泡,从老家亲友和父母那里借来一笔钱,帮她交了押金,办了住院手续。
雪梅当时浑身虚弱无力,是小谭把她背到病房的。

经过治疗,她的病情逐渐好转。
由于化疗,她的头发全部掉光了,是小谭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鼓励她咬牙坚持配合治疗,最终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
雪梅说,这是爱情的力量。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是他握着她的手,与她一起分担她的所有痛,他曾跪在医生面前说,只要雪梅能康复,他愿意用他的命换雪梅的命。
因为在小谭的心里,雪梅是他永远的女神。

雪梅曾发誓说她永远忘不了,小谭为她付出的这一切
我知道,他所有的付出,是因为他真的心疼雪梅,想好好的保护她,想要给她幸福。

听了雪梅讲的故事,又看到他对雪梅的百依百顺和宠爱,让我觉得,雪梅真是个有福气的女孩,而小谭就是那个值得让雪梅托付终身的男人。

他像宠爱孩子一样惯着她,她可以由着性子她喜欢做的事,而他则默默的支持她所有的决定。

那时,他们的医药总代理做的风生水起,特别是雪梅,业务能力超强,烟台许多的医药商城和药店都成了她的客户。
那些客户特别喜欢和她打交道,喜欢她的聪明和年轻漂亮。

而小谭便成了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的人,每天在雪梅谈客户谈到很晚的时候,他会准时去接她。
早上会把她送到单位,自己再去跑业务。

我知道那时他们已经有了隔阂,后来在医药代理的没落时期,雪梅及时转行,做了化妆品销售代理,很快有了自己的团队。
而小谭的业务一直平平常常,没有大的起色,只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着她。

虽然雪梅依然享受着小谭对她的宠爱和关怀,却慢慢的开始嫌弃他,嫌弃他业务能力没有提升,不能顺应新的变化和发展。

雪梅开始变得对小谭不耐烦,有时会对他大发脾气,他听完总是会默不做声的走出房门,靠着走廊的窗口默默的抽烟。
他那时候心里一定特别难受,何况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只能选择沉默

后来我们搬出了那个小区,在另外一个小区里租了一套房,见面的日子也少了。
但是每到周末,小谭都会和老公一起去钓鱼,钓回来的鱼都被老公给我做成了鱼汤,小谭说雪梅后来不喜欢吃他做的鱼汤了。

有一年中秋节,雪梅和小谭一起来到我们家,我们几个一起动手包了两大锅盖的饺子,过了一个圆满的中秋节,那也是小谭和我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了。

再次见到雪梅的时候,是看到她和另外一个叫郑斌的男孩在一起。是个开发廊的,长的白净,帅气,脖子带着一条很粗的金项链。
他开的发廊就在雪梅公司楼下,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

她还带他来我们家坐了一会儿,他见到我们时,一副很傲气的样子,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也不说话。
我看到我们楼下停着一辆绿色的越野车,是郑斌的。

那时她和小谭还没有正式分手,临走时,我拉着雪梅的手问她,她和这个男孩什么关系?

她说这个男孩很优秀,家境也不错,非常爱她,给她写了很多情书,经常给她送玫瑰花。
并且听说郑斌的父亲是个船主,养了好几条船,他家就他这么一个独生子,将来的家业都是他的。
雪梅说他才是那个适合自己的人,和他在一起她才会幸福。

我说那小谭怎么办?他把所有的工资都交给了你,还帮你农村的老家盖起了两层小楼,你怎么忍心就这样不要他了?

雪梅说,小谭之前为她花的所有钱,她都会还给他的。

可是感情不是算清楚账就能抹平的呀,他曾经对你那么好。

雪梅不耐烦的摆摆手,那我已经不爱他了,我能怎么办啊?说完就走了。

我呆呆的看着她和郑斌手牵手的背影,心里特别难受,当初小谭那么义无反顾的帮助她照顾她,而现在,她却像扔玩坏的玩具一样,转手就把他扔了。

小谭确实个头不高,皮肤黝黑,没有郑彬长的帅,而且也没有郑斌家有钱。
可小谭勤勤恳恳,踏实本分,对雪梅又一片痴心,虽说未必能大富大贵,但他也有能力养活雪梅和他们自己的家,起码他赚的每一分钱,都会放心交给她。
小谭应该是最值得雪梅托付终身的人才对。可是雪梅根本不肯听我的劝,压根就是铁了心。

又过了几天,我就听到了她和小谭正式分手的消息。
他们八年的爱情,竟然抵不过别人一个月里的几封情书和两束鲜花。
我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可惜。 

再后来,就听说小谭卖掉了他经常接送雪梅的那辆车,回广西老家了。

自从雪梅和郑彬确立关系后,我们逐渐失去了联系。后来从别人那里听说她和郑斌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上周的一个晚上,我忽然接到了雪梅的电话,她在电话里焦急的问我能不能收留她。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一个小时以后,她气喘吁吁的来到我家,脸色特别难看,又憔悴又衰老。
我都以为她是生病了。

原以为她会生活的很幸福,可是看到她衣着邋遢,头发蓬乱,皮肤干枯的狼狈样,和我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我问她,你和郑斌现在过的怎么样?
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叭嗒叭嗒地掉了下来,她说她再也遇不到像小谭那样的人了。

雪梅说,她怀了孩子,郑斌和婆婆就不许她再去上班,说是要好好照顾他们家的孙子,不差她那几个工资。
可是孕期所有的吃喝开销,都是雪梅自己出的,婆婆还只会挑三拣四。

生了孩子更惨,因为婆婆不喜欢儿媳娇气,雪梅压根就没怎么坐过月子,月子里还要像仆人一样伺候郑斌和她妈,包揽所有的家务活。
郑斌他妈嫌弃她给生了个女孩,整天给她甩脸子,郑斌天天说话粗声粗气,有时还会大声训斥她。

既使当着雪梅父母的面,他也根本不顾及她的脸面,甚至经常对他拳打脚踢,她还解开衣服让我看,她的身上被打得紫一块,青一块。
她说她也想过离开郑斌,可她说郑斌说如果她敢离开,就把孩子送给别人,她只能终日以泪洗面。

她说她每天不停地做家务,喂孩子,洗尿布,郑斌和她妈从来不帮她一把。
她根本没有时间收拾自己,感觉自己像老了几十岁。

她说她特别后悔,特别想念小谭,如果是小谭在,绝不会让她干这些家务活,他会像公主一样宠着她。

她说自己的父母特别不喜欢郑斌,因为他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更别提孝敬他们了。
郑斌她妈也瞧不起她的父母,说他们是土里土气的农村人。

我说,赶快离开他,再这样下去你就废了。
她说她现在这个样子连自己都讨厌,有谁会喜欢她。再说,她没有钱,婚前的存款,怀孕和生孩子时全用光了,郑斌更是每一分钱都看的很紧。
而且,如果离婚,郑斌和婆婆绝不会让她带走孩子,他们会虐待孩子或者把孩子送人来要挟她。

听她说的这么可怕,我瞬间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雪梅在我家住了一夜,我看她那双手,粗糙的完全没一点当年的白嫩,很是心疼。
第二天一早,她急匆匆地要走,说是害怕郑斌找到她。

刚走了几步,她忽然又回头,拉着我的手说,求你个事,能不能把小谭的联系方式给我。
我说我现在也没有他的号码,他好像换号了。她一脸失望地走了。

其实小谭的新号码我是有的,他还叮嘱我雪梅如果联系,让我告诉他。
可不知怎的,我就是不想给雪梅。

小谭刚谈了个女朋友,都准备结婚了,我要是让雪梅联系到他,我不知道以小谭的深情和担当,会不会又义无反顾的帮助雪梅,让自己深陷其中。
我实在不忍心看这个好小伙子,再受伤害。

我到底该怎么帮帮雪梅,到底要不要把小谭的联系方式告诉她呢?
我现在矛盾极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