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关于春天的一切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爱情故事:关于春天的一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北妄
2021-01-20 07:00

他们紧挨着孤独,像世间疾苦,又不掩春色。



“最好不要跟纪斐这人打交道,他看起来很可怕你不觉得吗?”

和闺蜜程意分开的前一秒,她还在跟自己咬耳朵道。

甄宝看着正冷漠地盯着自己的纪斐,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是半路一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猫跑过来咬着她的裤脚,她刚想蹲下去看看,结果就被人大力拉开,用凶巴巴的语气警告“你想对它干什么”。

天知道她能对一只小猫做什么?甄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呆呆地看着纪斐抱起小猫,动作熟稔轻柔,原本冷冰冰的眼神也变得温和。

甄宝惊讶的睁大眼,平常冷漠的纪斐居然也会有温柔的时候,这样截然不同的另一面,他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表露过。

纪斐是班上的怪人,这是众所周知的。

他是在高二下学期半路转来的,甄宝对于那时的纪斐印象不太清晰,只记得少年笔直而疏离站在讲台上扔下“纪斐”两个字,眉眼间有藏不住的戾气。

他从不主动跟别人说话,很多时候他来学校总会带着一些伤,有时是额头贴着创口贴,有时是手臂缠着绷带,有人小声讨论说这是因为他天天跟别人打架。

坏学生和怪人的标签,牢牢贴在他身上。

直到有一次他跟同学起争执,对方恼怒的大骂“你妈是个神经病吧生了你这个神经病。”

纪斐脸上的表情才第一次出现松动,他掂了掂一旁的凳子,抄起就往人头上砸。后来被记了大过,从此再也不敢有人跟他说话。

可现在,甄宝原本气愤的心情却一下子消了大半,她鬼使神差的凑近纪斐,伸出手摸了摸那只猫,纪斐的身形僵了僵。

“我不是要伤害它,小时候我奶奶家的猫生了一窝小奶猫呢……特别可爱,我养过一只叫b612的猫,它的毛色是淡淡的金色……”

甄宝自顾自说着,余光看了纪斐一眼,男生个子很高,眼睛漆黑,眉骨中央有道已经结痂的的划伤。

“你看过《小王子》那本童话么……b612是小王子的那颗星球哦”甄宝声音欢快,她挠了挠小猫的下巴,猫咪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还剩最后一把老去的夕阳未褪去,照在两人身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甄宝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无比熟悉,就像曾经见过无数次一般,有什么快要脱口而出。

“没看过。”纪斐拧着眉毛看着面前脑洞奇特的女孩,一时间有些语塞,半天才淡淡说道,抱着猫转身。

“喂!小猫是我们一起发现的诶。”甄宝泄气的朝远去的背影大喊。



第二天来到教室,甄宝发现纪斐已经坐在座位上看书了,耳朵里塞着耳机。

她热情的朝他“嗨”了一句,纪斐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宝儿,你什么时候跟纪斐那么熟了?”程意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都是同学啊,打个招呼怎么了。”甄宝突然不想跟好友说起昨天发生的事。

“勇气可嘉。”程意缩了缩肩。

甄宝回头看了一眼纪斐,他垂着眸,仿佛又成了以往那个孤僻的少年,可是甄宝清楚的记得昨天他低头温柔的一瞬。那是只有她一个人见过的纪斐,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甄宝开始对纪斐感到好奇。

放学后,甄宝特意跟程意说自己要晚点回家让她不用等自己,随后就偷偷跟在纪斐身后走出了校门。

纪斐左拐右拐穿过好几条巷子,甄宝跟着他绕得头晕目眩,巷子里光线暗,脑子里突然冒出看过的恐怖电影的画面,比如突然钻出的持刀抢劫犯,甄宝被自己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正出神地想着,突然撞到一堵温热的“墙”,甄宝尖叫了一声跳起来,回过神来才看清是纪斐。

“我跟过来看看你把小猫咪藏哪儿了。”甄宝急忙解释。

纪斐淡淡瞥了她一眼,转身从身后简陋的猫窝抱出小猫塞到她怀里,猫咪小小的叫了几声,甄宝手忙脚乱安抚着突如其来的小东西。

“别再跟着我了。”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些无奈,甄宝不由得心跳漏了一拍,心想,原来他知道自己偷偷跟着他啊。

“这只小猫总不能我一个人养吧!毕竟是一起发现的。”甄宝理直气壮的扬起脸,大有你不跟我一起养我就一直跟着你的意味,手指却偷偷心虚的挠着猫下巴。

空气沉默了几秒,才听见男生极不情愿的应道“好。”



自那天起,纪斐和甄宝的交集就变得频繁了许多。

两人之间有了共同的关于一只小猫的秘密,甄宝越来越不害怕纪斐,总是叽叽喳喳的围着纪斐说很多话,比如小猫喝了多少牛奶,比如小猫的花色有了新变化,又或者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总之,甄宝成了班上唯一一个可以和纪斐说得上话的人。

他们共同捡到的那只小猫也叫元宝——这是甄宝固执地向纪斐宣布出来的。

以甄宝老妈的重度洁癖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带毛的宠物进家的,刚开始她苦恼的抱着猫去问纪斐能不能把猫放在他家,结果纪斐很果断的拒绝了,甄宝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抵触。

甄宝只好偷偷把家里以前的猫窝搬出来,藏在学校的一个废弃的器材室里,小猫就被安置在那里面。

班上多了一些风言风语,都是围绕着甄宝和纪斐两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突然走近而产生的八卦。

但当事者似乎毫无察觉,甄宝依旧迈着短腿跟在纪斐身后跑。

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巧合,也有太多和纪斐一样的人,可为什么甄宝不过跟纪斐有了一次交集,就偏偏不自主的靠近他呢。

答案只有一个,甄宝喜欢他。

她并不是在纪斐转来之后才认识他的,她早就遇见他了。

那天放学后甄宝在妈妈的办公室边复习高数边等她下班,身为护士长的秦女士总是忙得脚不沾地。

纪斐来的时候,甄宝正咬着笔杆被一道题难住,门被“咔嗒”打开,甄宝抬头看见他,漆黑的眸子撞进她眼底。

“秦医生在吗?”纪斐愣了愣,用陌生的眼神看着她。

甄宝不知怎么结巴起来,“我妈……不秦医生她有事去了。”末了才看见他捂着手臂,指缝间有鲜血流出来。

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愤只维持了几秒,妈妈很快就回来了,看见纪斐的样子后立刻把他拉到医药箱旁给他清理伤口。

那天甄宝和纪斐只说了一句话。

后来甄宝问过妈妈关于纪斐的事,她说,哦,那个男生啊,听他说似乎是每天跟他爸打架呢,要不是有天我下班在路旁看见他,他头上破了那么大个洞都没人管……

妈妈说着比了个夸张的大小,甄宝看得眼皮一跳。

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只要你格外去留意一个人,那么你似乎总能在很多地方和他不经意遇见。

有时是在公交车上,甄宝看见他垂着眼皮昏昏欲睡,有时是在放学路上,他一个人走得急而快。

而再次遇见他,是甄宝抱着那只已经老得走不动路的猫从宠物医院回家那天,当发现b612开始很长时间都不吃饭,只是缩成一团在阳光照进的地方晒着太阳时,甄宝以为它只是生病了,可是医生却摸着它的头说,“它这是老了。”

一瞬间,甄宝抱着沉甸甸的猫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走在路上的时候也心神恍惚,没想到一辆拉着货物的推车突然不受控制的往她的方向冲过来,甄宝吓得一时忘了动作,紧张的闭眼等待疼痛袭来,没想到却被人迅速拉开,耳边响起刺耳的撞击声。

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纪斐,甄宝紧张的道谢,而纪斐好像已经不记得她了,只是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太过惊险,甄宝眨了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似是没料到她会哭,纪斐手忙脚乱递了张纸给她,甄宝知道他误会了,可是难过的心情却好转起来。

透过模糊的泪眼看见少年好看的面庞,谁也没有听见那一刻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期中考试过后,纪斐接连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老师含糊不清的说是纪斐家里有点事,甄宝还是担心得不行。

打着给纪斐送作业的幌子,甄宝从老师那里拿到纪斐家的地址,放学后顺着纸条找到了目的地。

可她完全没想到撞见的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高低不齐的一排居民楼前,纪斐给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喂饭,女人突然激动起来挣扎着打翻了碗,纪斐连忙起身抱住她,女人却使劲抓挠埋在她身前的纪斐,尖叫,撕扯,声嘶力竭。

甄宝紧攥着书包带子,一股巨大的悲伤涌来,她明白了一切。

身上总是出现的伤口,关于打架的传言,被所有人误解的孤僻,甄宝不知不觉泪流满面,这时纪斐也终于看见了她。

提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纪斐低头嘲讽的笑了笑,“她是疯子,精神病。”

甄宝慌乱摇头,“不是这样。”

“你不怕吗,我妈是精神病。”纪斐打断她。

甄宝看见少年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看见他从未显露出的脆弱。

“我不怕,纪斐,我不怕。”甄宝眼神笔直而坚定。

她越过纪斐走到那个已经安静下来的女人身边蹲下,掏出手帕帮她擦干净弄脏的手,女人颤抖了一下,顺从的伸出手。

甄宝笑得眼睛弯弯的,“阿姨好啊,我是纪斐的同学。”

四周安静,甄宝依旧自顾自说着:“您长得真好看,笑的时候一定很温柔。”

女人认真盯了她半晌,突然抿嘴笑了一下,浅浅的酒窝印在左脸。纪斐怔住,眼前顿时变得模糊不清,他伸手摸了摸脸,是湿的。

女孩蹲在坐在轮椅的女人旁,低低说着一些话,微风轻拂,这样的场景显出格外的和谐与美好。

这么久来,那人的温柔从来只出现在梦里,纪斐慌张眨眼,遏制汹涌的泪意。



纪斐开始不再那么排斥甄宝,尽管两人之前的相处算得上友好,可是甄宝现在才感到,他们之间那层透明却牢固的隔膜,在慢慢变淡。

早在两人一起养猫后甄宝就了解到纪斐在一家奶茶店做兼职,她每天都会偷偷跑去奶茶店点一杯最贵的招牌奶茶,坐在角落里看纪斐瘦高的身影,

奶茶店离学校很远,一般不会有学生来,没想到这次偏偏冤家路窄,平日里就跟纪斐不对头的男生居然进了奶茶店,恰好撞见纪斐。

像是故意跟纪斐作对,男生点了几次单又撤销,反反复复,半晌又阴阳怪气道:“哟,平常不是清高的很吗,还不是在这里当服务员。”

纪斐没有搭理他,那人被无视,遂恼羞成怒拍着桌子嚷:“你们家奶茶里有虫子,恶心死了。”

话音一落就招来不少目光,甄宝忍不住站起身冲到男生面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

纪斐惊讶的看着她冲过来,而男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桌上的奶茶,甄宝突然手脚冰凉,那里面确确实实有一只黑色的小虫。

后来店主拉着纪斐低声下气道歉,甄宝没想到那人根本不领情,居然说,“你让他把这杯奶茶喝掉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就等着被举报吧。”说完指了指纪斐。

店主没有说话,沉默代表了一切,如果真的闹大,纪斐也不可能在这里工作了。

甄宝脸色苍白的看着纪斐,只见他面无表情,拿起那杯奶茶。

那一瞬间,甄宝只觉得浑身都血液都涌到头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男生轻蔑的神色看上去恶心而令人愤怒,她用尽全力夺过纪斐手中的奶茶,红着眼圈咬牙切齿的砸向那个男生。

“你凭什么这样对他,凭什么?你大可以试试再侮辱他一次,下次砸到你身上的就不会只是这杯奶茶!”

奶茶店变得混乱嘈杂,男生被甄宝吓到了,一时目瞪口呆。

甄宝的手被人轻轻牵起,她扭头看见纪斐眉眼温和了几分,他说,“走吧,甄宝。”

一瞬间,甄宝几乎哭得稀里哗啦,明明委屈的人不是她,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那么伤心。

少年的手温暖干燥,甄宝任由他牵着走,带着鼻音小声道:“纪斐,对不起。”

因为她的冲动,害他失去了兼职,可当纪斐拿起那杯奶茶的时候,甄宝脑中只有空白,她实在怕极了,纪斐那样骄傲的少年会被那些言语伤害,也怕极了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更怕自己那么弱小,还远远保护不了他。

可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

“你傻吗?”纪斐第一次笑得没有任何掩饰,可是心口却一窒,竟有些疼痛。

面前的女孩还在小声抽噎,却又小心翼翼克制着。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害怕。”

一切都静谧无声,两人静静站着,仿佛这一刻就是永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甄宝上次的举动把那个男生吓到了,很久一段时间,不止是他,班上更多人也对纪斐越来越敬而远之,每天和纪斐一起同进同出的就只有甄宝。

因为照顾小猫麻烦,加上高三的来临作业也越来越多,甄宝偷偷去旧货市场淘了张旧桌子打算搬到器材室方便学习,桌子太重,而雇人的费用又太高,甄宝只好打算把它拖回学校。

没有防备脚下的石头踉跄了一下,背后有人扶了她一把,她回过头看见纪斐,眉间浮起几分无奈。

后来两人一齐把桌子搬了回去,擦干净摆上书,每天下午都会来这里待上一会儿,面对面做着大摞卷子,甄宝的腿上还蜷缩着猫咪。

“纪斐。”甄宝手里一下一下给猫咪顺毛。

“嗯。”

“给我讲讲你的事情吧。”

纪斐下意识想拒绝,可是面前的女孩明显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提出这个请求,他的心莫名就软了一块。

在纪斐十岁以前的生命里,他也曾是最幸福的孩子,有圆满的家庭,有全部的爱和温暖,那些美好到不太真实的画面纪斐曾一次又一次的梦见过,可是最后都以鲜血和刺眼的白色落幕,惊醒的时候一遍遍撕扯着胸腔提醒他,一切都不存在了。

一个很简单的故事,男人有了外遇被女人发现,遂提出离婚,女人不同意,日日大吵大闹以死相逼

战争持续了几个月后,男人终于在一个清晨偷偷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家,女人从此变得神经质,敏感而又疯狂。

她开始疯疯癫癫,对她和那个男人生下的孩子很坏,不许他出门,不许他笑,更不许他哭,她在他耳边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着男人,甚至会突然崩溃,虐打他。

后来有一天,女人神志不清的出门,从高处摔下,从此她再也站不起来了,也再也没有力气去伤害那个孩子。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孩子是恨女人的,可是没想到,女人出院后早已谁都不认识。纪斐把她推回家,细心照顾,喂饭,擦身,就像孩童时期,她也曾温柔把他抱在怀里那样。

早有心理准备,可甄宝听完这个故事心还是狠狠抽痛了一下,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纪斐。”

“嗯。”

“你难过吗?”

“我不难过。”

明明是无厘头的问题,可他却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甄宝揉了揉眼睛,有些酸涩。

“不要难过,我会一直……”有些话迫不及待想要脱口而出,闭上嘴巴会从眼睛里跑出来,闭上眼睛心跳会告诉自己。

纪斐怔了片刻,而后微微一笑。

“好。”

我不难过,曾经我也以为我会难过,可是如果是你在,好像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所以请你,一直,一直像你所说的那样。



甄宝时常会去纪斐家探望他妈妈,纪斐说她已经有很多天都没有再犯病了,安静得像个孩子,有时候甚至会冲他笑。

那个女人已经记不清自己怎样伤害过纪斐,也记不清自己爱的疯狂而热烈,在甄宝眼中,她只是纪斐的母亲。

还有几天就是纪斐的生日,甄宝放学的时候路过影院,看见海报墙上挂着新上映的电影《小王子》,小王子和狐狸坐在太阳落山的屋顶,小狐狸说:“看了四十四次落日的那天,你一定很难过吧。”

甄宝看了半晌,决定请纪斐看一场电影。

纪斐生日那天,甄宝早早就在电影院门口等着他,手里紧紧捏着两张电影票,掌心出汗。

天知道她有多紧张,因为今晚突如其来的勇气,让她想做些什么。

可是等了很久,纪斐没有来,直到电影散场后,甄宝才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她往回走,纠结了一路,突然看见前方的路口有很多人,大小车辆围得水泄不通,她慌忙拨开人群,发现竟然是纪斐跪在地上,看不清神色。

众人议论纷纷,指着纪斐说起刚才出的那场车祸,女人为了救孩子自己倒在了车轮下,已经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抢救。

“纪斐。”甄宝尖叫着扑到他身前。

纪斐抬头,脸上满是泪水,狼狈不堪,他张了张嘴,抱住她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只是想带她出来走一走……”

甄宝沙哑着嗓子,拍着他的背,“这不是你的错,纪斐,还有我在,还有我在呢。”

甄宝一遍遍不厌其烦的重复,她拍着他的背,像安抚受伤呜咽的小兽。

“她一直都讨厌我,可我不在乎,可是为什么到最后,是她挡在我的前面……为什么啊?”

纪斐浑身脱了力,任由甄宝抱着,他轻喃着,不知道是说给甄宝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那天甄宝和纪斐在手术室外等了整整一晚,凌晨一点的时候他妈妈被推出来,医生说尽管脱离危险,可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

不知道事情是谁传开的,甄宝一回到学校程意就紧张的问,“纪斐的妈妈真的是那个吗?”

甄宝沉默的走到座位坐下,拿书挡住脸,细碎的议论声涌进她耳朵里。

几天过后纪斐来到学校,本来渐渐平息的舆论又重新火热,甄宝在器材室找到纪斐,他正抱着猫,一脸心不在焉。

“纪斐,周六去看电影吧。”甄宝笑嘻嘻把两张崭新的电影票递给他。

“好啊。”纪斐轻轻地笑了。

他们终于去看了那场约定了好久的电影,黑漆漆的影院里,骄傲的狐狸被小王子驯服,它说,“假如你在下午四点钟来,那么我在三点钟就会感觉到快乐。”

从影院出来后,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良久纪斐才开口,“甄宝。”

甄宝惶然抬头,纪斐说,“我要走了,很早之前我妈的家人就说要接她回b市,这次我真的得跟着一起去了。”

“这样啊,那我以后还可以去找你对不对?”甄宝努力忽略掉奇怪的氛围,详装开心。

纪斐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她的头,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第二天的时候纪斐就已经办了退学手续,甄宝看见空荡荡的座位一阵失落。

本以为想象中的别离只是隔了一座城市的距离,可是当甄宝一遍一遍打电话过去却发现是空号,所有关于那个少年的一切都销声匿迹时,她才明白,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再见。



甄宝在b市的第一年,所在的这座城市也下了第一场大雪。

甄宝裹着厚重的棉袄去漫展参加签售会,她在大学选修的是美术专业,业余时间画了一些漫画发到网上,没想到反响出乎意料的好,开始有许多家杂志社的编辑找她约稿,她出版了一本漫画后,在二次元也火得一塌糊涂。

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纪斐,当有人在采访里问她第一本漫画创作的初衷是什么时,她对着镜头很认真的说:“为了留住我遇见那个少年的的一切瞬间。”

后来有不少好奇的网友说要帮她找,结果真的在某一天有人发了消息告诉她纪斐的地址。

甄宝连棉袄都来不及穿,穿着毛衣挎上包就打车奔向所在地,她狼狈的一栋楼一栋楼的询问,却被人轻轻拍了拍肩膀,回过头的一瞬间,时间静止,只有两人间呼出的白气和剧烈的心跳。

甄宝期盼着面前的人向她解释一切,比如他的离去,可是纪斐只是不停地说,“对不起啊甄宝,对不起。”

他眼里有不安,有愧疚,可独独没有甄宝想看见的思念。

甄宝拽了拽他的衣角,“纪斐,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可是甄宝,我不喜欢你。”纪斐眼底带着些歉意。

想过太多告白后他会给出的答案,可是从未想过会是这个,她以为,那次牵过的手,亦或是从纪斐第一次向她服软同意跟她一起养小猫开始,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还是她弄错了,他根本没来过她的星球。

甄宝愣愣的说了句“对不起”,逃也似的跑开。

一个月后。

知名漫画家甄宝在萤火节漫展上开了第二本漫画的签售。

纪斐走到售书处,工作人员笑着迎上来向他介绍漫画所讲的爱情故事。

纪斐翻开扉页,上面写“关于春天的一切。”

一页一页翻过去,是甄宝自己的故事,她画出自己第一次和少年相遇,到喜欢上他,再到后来他们发生的一切故事书里有这样一句话。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在你还未发觉时就已经来到了你的世界。”

纪斐震惊的看着书里的一帧帧画面,那时他孤僻沉默,从来不知道甄宝那么早就出现在他身边。

工作人员还在滔滔不绝,他抬眸道,“这些我都买了。”

在工作人员惊讶的眼神里,纪斐把买来的书一本一本送给过路人微笑着让她们支持一下作者,直到把书送完。

纪斐一个人慢慢离开,有时候还能听见过路人小声议论那本漫画里让人艳羡的爱情。

他突然想,时光要是能倒流就好了。

其实所谓的“家人”并没有强迫他离开,是他自己,在那个晚上的影院里,看见甄宝眼底闪烁的光时突然间发觉,那光代表的意义。

“如果你在下午四点钟来,那么我在三点钟就会感到快乐。”

她喜欢他,可他不能。

在她面前,真实的自己低到尘埃里,而她于他却是天上星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只能过早肩负生活的重担,再者因为高昂的医药费,他只得选择辍学。

母亲在躺了一年后终于醒过来,精神方面也没有以前那么糟糕了,更多时候都是温柔的。

中途辍学的纪斐在b市找过很多工作,为了还清帮母亲治病而借的债,他送过快递,去过工地,也发过传单,最后在一家酒店当服务员。

一切已经这么糟糕了,他想,离开会不会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他心上的甄宝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珍宝,可他的一生不过尔尔,这次是他害怕,害怕会连累到她,辜负了她。

可在看见她那本书里的内容后,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做法,他是真的不确定那究竟算不算正确的选择。

路过影院,看见《小王子》距离下映最后一天,纪斐走进空荡的影院,选了最后一排位置坐下。

小王子飘扬着的长围巾,金黄色的头发,狐狸火红色的皮毛,起起伏伏的麦浪,和玫瑰花的刺

“我不吃面包,所以麦子对我没用,我也对麦田不感兴趣。可你有着金色的头发,如果你驯养了我,这一切都将变得那么美妙。同样是金色的麦穗却能让我想到你,我也会爱上吹拂过麦田的风声……”

有轻轻的音乐响起,纪斐看着一切爱情自然而然的发生,那只骄傲的狐狸最终要求小王子驯养它。

“如果想要和一个人制造羁绊,那么必须承受流泪的风险。”身旁有人坐下,纪斐转头看见甄宝气喘吁吁的盯着大荧幕。

“那么多书都是你买了吧?”甄宝的话不像问句,笃定而确信,得知有陌生人买了签售会的所有书后,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后来不知怎么就推掉了下面的签售,一路问过来,找到这里,心中有声音在告诉她,她必须找到纪斐。

那毕竟是纪斐啊,他们在绝望与爱里相遇,她说过要一直……陪在他身边

“纪斐你相信吗,我遇见你的第一天,就觉得好像是一生了。”

纪斐小心翼翼搂住她,像搂住一个梦,甄宝将头轻轻靠在纪斐肩上,终于落下一滴泪。

电影落幕,漆黑的影院只有两个身影紧紧依偎在一起,这一次,会比一生还漫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