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求爱记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直男求爱记

作者:大怪兽嗷呜
2021-01-20 16:00

夏日的夜晚,月亮格外的圆,一颗颗星星也交相辉映着,让这漆黑夜晚变得明亮起来。

......

楚国,镇北王府,东厢别院。

这是一座独立的小院,在这诺大的镇北王府中,这座小院都算得上是典雅别致:假山流水、游鱼翠竹,颇有一番江南风味。

在这地处中原的楚国,类似景致可不常见。

此时,花园里一棵茂密的老槐树上,一道略显瘦弱的黑影正藏身于树冠之中。

黑影屏息凝神,一动不动,看样子已经蹲守不少时辰。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一阵晚风吹来,茂密的老槐树也被吹得沙沙作响,不知哪来的大片乌云刚好遮住了别院上方的圆月。

原本亮堂的别院一下变得昏暗起来,连周围的虫鸣都仿佛安静不少。

只见黑影从树冠上一跃而下,在这别院之中左右腾挪,直奔最中间的厢房。看这架势,黑影似乎目标明确。

不到一会儿,黑影就来到了目标门前,侧耳贴着这檀木门,听到屋里隐隐传来的鼾声,黑影原本紧绷的身体一下放松不少。

黑影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进入了房间,这间房里的布置很简单,就一张大床,一张放茶点的木桌,看这样子,明显就是卧房,主人家的休息之处。

借着依稀的星光,黑影很快看到床上那个被中打呼的身影。

黑影一时愣在了原地,不知在思考什么,短暂的愣神之后,黑影右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缓缓地抽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

黑影手持匕首,慢慢地靠近了那熟睡的人,很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就不足一步之遥。

看着面前熟睡的身影,黑影的右手微微颤抖,不过片刻又恢复平静。

黑影拿着的匕首渐渐对准了被中的人,一寸一寸地下落,随即猛地一戳.....

刹那间,被中伸出了一只手,稳稳地打在了黑影的手腕处。

“叮当”

匕首应声而落。

房里的灯火也在这瞬间亮了起来。

“是谁胆敢行刺本公子!奶奶的!”

一声大吼,原本床上的身影早已在黑影对面站着,只见他穿戴整齐,精神抖擞,哪有一副睡觉的模样。

灯火的映照下,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剑眉星目,不过却掩饰不了那眉眼之间的痞气;挺翘的鼻梁,稍稍显小的嘴巴,白皙的皮肤。按常人的标准来看,这少年确实生得俊俏。

此时这少年正一脸坏笑地盯着眼前的黑影,面对眼前的“刺客”,他没有丝毫的紧张感,更像盯着一头待宰的羔羊。

2

一身黑衣的李依依灰头土脸地逃出了镇北王府,细看之下,还可以发现那肉嘟嘟的小脸上一丝不易觉察的绯红。

这已经是她的第三次刺杀了,结果还是一样,没碰到那混蛋一根毛,反而被占尽了便宜。

“这混蛋又捏我的脸!”

想到刚刚发生的旖旎一幕,李依依气得直跺脚。

自从第一次遇见那个无赖,被他调戏之后,李依依发誓,她一定会杀了那个混蛋。

当然,咱们的李依依小姐从没杀过人。

李依依的来头可不简单,父母都是成名已久的武林名宿,姐姐更是新晋的江湖第一美人,无数少年英才对其趋之若鹜。

身为江湖第一美人的妹妹,李依依虽然年纪不大,但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假以时日,便不再有江湖第一美人这个称号,而是“江湖第一姐妹花”了。

李依依自小跟在父母身边,这么多年遇见过的少年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哪一个不是彬彬有礼、风度翩翩?

“没想到本小姐第一次闯荡江湖就遇到这么一个无赖,还想要本小姐做他老婆,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绝不可能!”

“我李依依的意中人一定是个武功高强、英俊潇洒、锄强扶弱的盖世豪杰!”

“再不济,也要像爹爹一般是个一方豪强!至少要听老婆话!”

李依依这般想着,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怕娘亲的老爹模样,嘴角不由微微一撇。

“哼!这个混蛋,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李依依脑海中的画面一下就由亲切的老爹变成了那个无赖,小脸瞬间垮了下来。

随即展开身法消失在了王府门外。

3

林朗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想起了遇见李依依之后发生的一幕幕,突然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来,林朗见过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了,上到皇家公主、世家小姐,下到平民农妇、青楼女子,就连近年来江湖上声名鹊起的“江湖第一美人”李依然他也见过几次。没有一个像李依依一样,带给他淡淡的温暖,又或是欣喜?

林朗又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李依依的时候。

那是在郊外的一个难民区,这里的房屋破败不堪,唯一一条可让人行走的街道也是脏乱无比。住在这里的都是全国各地逃灾而来的难民,这里的人们每天都为了吃食而发愁,虽说官府会定期向难民区发放粮食,可那对于这庞大的难民人口来说,这点粮食不过是杯水车薪。更何况通过一层层的官员审核发放,真正到难民手中的粮食已经寥寥无几。

林朗小时候也曾是普通百姓的一员,随着父亲在军中的功劳越来越大,从一个小小的士兵一步一步走上了人生巅峰,直至官拜镇北王,林朗的生活才慢慢好起来,成为了他曾经最羡慕的贵族子弟。

也是因为林朗身在所谓的贵族社会,他才慢慢了解到这个阶层的腐败与奢靡,一个个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在这里,你甚至分不清楚谁真谁假,每个人似乎都有一层面具。

上层人士绫罗绸缎,大鱼大肉,难民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林朗也与父亲讨论过这些事,父亲告诉他,无论哪个国家,这些问题永远是不可根治的,现实本是如此。

林朗对此愤愤不平,他决心用自己的方式做一些事情,这两年来,林朗凭借府中第一高手传授的功夫,在江湖上倒也闯出不弱的名头。

劫富济贫,本是些江湖大侠做的事情,林朗也做,而且做的不少。

这两年来,林朗用这些财物帮助了许多人。

这天,林朗像往常一样的来到了难民区,准备分发财物,却在人堆里发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她穿着精致的衣裙,手里提着一篮子馒头,虽然被一群哄抢食物的难民挤得七倒八歪,不过好在有些许功夫再身,不至于摔倒,依然满脸微笑着。

林朗看着那个微笑,不由看得痴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微笑是女孩发自内心的,是那么的美丽、纯真,毫无虚假。

多少满嘴仁义的大侠,在面对这样一群臭气熏天的难民围着时,也难以做到面不改色,甚至于林朗自己。

善良并不代表着能忍受。

林朗此时已经有些崇拜这个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小姑娘了。待到他看清小姑娘的容貌时,也不由暗暗惊叹了一下。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句话完全是为这个女孩准备的。林朗此时已经由崇拜转换成了一种不知名的感觉。

他从未对女人有过这种感觉,凭林朗的家世容貌,也不知有多少人对林朗暗送秋波,林朗却从未动心过。

心脏仿佛被击中了一样,这就是喜欢吗?这就是爱吗?

林朗觉得,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女孩了。

果然,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4

林朗这么多年来,对男女感情一窍不通,更是个直肠子。

待到女孩终于把篮子里的馒头分发干净,心跳不已的林朗急忙走了上去。

“请问姑娘芳名?”林朗一上来,就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女孩看着眼前的男子,皱了皱眉头,哪有人一上来就问人家姑娘的名字?虽然这个男子长的不错,女孩却也不太喜欢。

好在女孩是个江湖儿女,倒也不拘小节。

“李依依,有事吗?”

李依依显然没给林朗好脸色,这一路上来,搭讪她的男子已有不少了。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依依,好名字!”林朗摸着下巴感叹了一番,林朗觉得,自己这句诗念得不错,肯定能增加魅力,不由在心里小乐了一下。

殊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在李依依看来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

“有事吗?”李依依黑着脸又问了一句。

“李依依小姐,可以做我老婆吗?”林朗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你......无赖,流氓!”李依依听了这句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遇见这么多搭讪的男子,如此流氓的还是第一个!

李依依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林朗面对自己的心动女孩,毫无防备之下被踢了个正着,李依依可是有武功在身,这正中小腹的一脚瞬间让他蹲在地上哀嚎。

待到林朗回过神来,李依依早已消失不见。

“想我林朗英明一世,竟然栽在一个小姑娘脚上!”

“她为什么要踢我,我没说错呀,父亲手下那些叔叔不是说,爱一个人就要娶她做老婆吗?难道我说错了?”

林朗摸了摸头,一脸懵,他哪里知道,父亲的那些手下都是些四处征战的大老粗,哪懂什么小女孩的心思。

林朗很快追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在城里找到了李依依活泼的身影,实在是李依依的长相太过惹眼,随便找人一问,就能知道她的路线了!

此时地李依依正在挑选街边琳琅满目的小饰品,还哼着小曲,心情似乎还不错,刚才在路上还收拾了一群收摊贩保护费的小流氓,距离她成为名满江湖的女侠又更进了一步。

林朗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了李依依面前,李依依刚刚的好心情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个无赖,跟着我干嘛?又想被本女侠揍吗?”李依依没好气地说道。

这种人她不是第一次遇见,但每一次遇见总让她气急败坏。

“本小姐虽不如姐姐,但好歹是个红颜祸水,也不能全怪了这些男子,唉,烦恼啊!”

李依依这样想着,小小自恋了一番。但林朗这个木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李依依,做我的老婆吧!”林朗深情地说道。

回应他的自然是一脚,不过这次他早有防备,一个闪身便躲了过去,李依依看这一脚没有奏效,反手就是一拳向林朗轰去,林朗嘴角一撇,右手作掌状,一下握上了迎面而来的粉拳。

看着手里的小粉拳,林朗本能的捏了捏。

“真是光滑如玉啊!”林朗不由感叹。

“你......你个无赖、混蛋、流氓,给我放手!”原本她以为没有半点功夫的小子居然敢占她便宜,李依依顿时气急,李依依的脸“唰”一下红了大半,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林朗看着李依依这模样,也急忙放了手,他可不想唐突了佳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虽然他在某人眼里已经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林朗急忙向李依依解释着自己的来意,不过却是越描越黑,李依依只当它是登徒子的花言巧语。对着林朗就是一通骂,用尽了自己毕生所学的脏话,尽管骂来骂去也只是“流氓、无赖、混蛋”之流,但对于李依依这个出身名门的大小姐来说,已是不易了。

随着两人的争吵,周围已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李依依早已羞愤难当,顿时跑出了集市。

林朗自然紧追不舍。

林朗看着李依依气急的模样,这才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说错什么话了,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补救之法。

“我可是镇北王之子!嫁给我做老婆不会错的!怎么样,依依小姐,考虑一下?”林朗想着,以前那些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哪一个不是主动往上靠?虽然林朗从没接受过任何女人,但他深知这个身份对大多数人的杀伤力。

但是,巧的是李依依并不吃这一套。

“哼!我说怎么是个无赖呢!原来是个贵族子弟,这不就是你们这些在祖辈余荫庇护下的二代们干的事吗!”李依依对林朗的恶感又增加了,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温室里的花朵,一天只知道寻欢作乐。

林朗看着李依依的模样,知道自己是解释不清了。

“反正我是认定你了!”林朗严肃地说出了自己的宣言。突然恶向胆边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捏了李依依的小脸一把。

“我们会再见的!”林朗说完这句话,瞬间展开身法不见了踪影。

留下来原地呆滞的李依依,几秒过后,李依依才反应了过来。

“混蛋,居然摸我的脸!”李依依大叫着,小脸上顿时留下了两行清泪,李大小姐居然委屈地哭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被老爹之外的男人碰脸。

“镇北王之子是吧!我一定让你好看!”

......

5

李依依刚刚接近镇北王府的时候,就已经有护卫来报道了。

“你们就假装没看见,让我自己处理。”林朗吩咐道。

就这样,不过三脚猫功夫的李依依连续三次摸进了王府,每一次都被林朗占尽小便宜。

.....

李依依在客栈的床上翻来滚去,想着林朗那混蛋,就气得睡不着!

“有了!”

李大小姐终于开了窍,想到一个好办法,这一次,她一定要那个混蛋吃尽苦头!

“既然打不过,那我就智取!本小姐真是聪明!”

想着自己的“妙计”,李依依开心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李依依就让客栈里的小厮给林朗送了口信,邀约林朗在城中最著名的“天香楼”吃饭。

林朗当然欣然赴约,他当然知道这不是李依依想通了,而是想看她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林朗刚进酒楼,便被小厮带到了早已预定好的包间,此时李依依已经在包间里坐着了,桌上满满一桌菜。

“依依,怎么样,想通了没有,决定做我的老婆了吗?”林朗一进门,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李依依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正准备手脚并用呢,又想到自己打不过这个混蛋,动手也是自取其辱,只能自生闷气。

“林朗,你再耍无赖,今天的饭你就自己吃吧!”

“别啊,依依,这可是我们俩第一次一起吃饭呢!”林朗讪笑着。

“依依,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我?”林朗拿起酒杯,小酌了一口。

看到已经喝下酒的林朗,李依依心里冷笑起来:“林朗,你也有今天,一会儿有你好看!”

“我李依依的意中人,一定是个锄强扶弱,武功高强、英俊潇洒的盖世豪杰!你看看你哪和这三个词沾边了!”李依依不屑地看了林朗一眼。

“我武功是不高,只不过某位女侠在我面前走不过三招,至于英俊潇洒,你可以问问周围的人,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人敢不敢睁眼说瞎话!”林朗说完一撩头发,顿时自感帅气逼人。

“你......哼!”李依依想反驳,却发现这混蛋好像说的是事实。

“就你那花拳绣腿,也就敢和我比比,知道江湖上最近风头无两的“铁面白衣”林少侠吧,杀贪官、灭盗匪、救难民,这才是豪杰该干的事!”

李依依说着说着,眼里仿佛冒出了小星星,“铁面白衣”一直是他的偶像,这次偷偷出来,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见见这个神秘的林少侠。

“说起来你也姓林,怎么同样是人,咋差距这么大呢?”

李依依看着林朗嫌弃道。

“我要说我就是你口中那个林少侠,你会做我老婆吗?”

“就你?你要是林少侠的话,不光我做你老婆,我连姐姐也介绍给你做老婆!哼!”

林朗看着李依依那样,无奈地笑了笑,这年头,说真话也没人信了?

林朗正准备解释一番呢,突然感觉肚子里一片异动,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个贼妮子,给老子下泻药!哎呦!啊.....”林朗急忙奔向茅厕,只剩下李依依一个人笑得花枝乱颤。

“这个混蛋,终于被老娘整了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依依说完,急忙夺门而出,她可不想被这个无赖抓到。

“小姐,你还没付饭钱呢!”小厮看到房间里一人不剩,顿时慌了。

“茅厕里的人可是镇北王世子,一切消费由他负责!”

.....

6

林朗捂着肚子回到了王府,想着今天的遭遇,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便宜没占到,反而被下了泻药,还付了一大桌子饭钱。

也不知李依依在哪弄的药,无色无味,待林朗反应过来的时候,肚皮里已经有反应了,根本来不及用内力逼出来。

像他林朗闯荡江湖多年,毒药都中过不少,哪一次不是被他深厚的内力化解,没想到却栽在最普通的泻药下,要是让那些江湖同僚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

“草!”

想了半天,林朗只得出这么一个字。

......

“少爷,依依小姐出事了!”

还没来的及休息两分钟林朗刚刚坐下,就听的门外传来这么一句话。

林朗急忙走出屋外,门外跪着的,是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男人。

“林一,我不是让你保护依依吗?”林朗眉头紧锁,自从遇见李依依开始,林朗就一直派林一保护着她,毕竟一个初出江湖的小姑娘,还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姑娘,自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林一是府中的护卫队长,功夫也就比林朗差一线,就连他都受了伤,林朗觉得事态不容乐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速速说来!”

“一个黑衣人把依依小姐掳走了,我在他手下走不过十招!少爷,属下保护不力,罪该万死!”

“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处理吧!”

林朗说完走进了房间,从床下拉出了一个木箱,林朗迅速打开了箱子,里面装着的,是一张能遮住半边脸的铁面,一袭白衣,一把剑。

不一会儿,一道白色的身影消失在王府,来到了李依依所在的客栈。

林朗来到了李依依所在的房间,看到这里明显的打斗痕迹,却没任何有用的线索。林朗直接展开轻功,飞速出了城。

林朗知道,掳走李依依的贼人如果在城内的话,绝逃不过镇北王府的势力。

一身白衣的林朗站在城外,不知该往哪儿走好,毕竟城外都是一望无际的山林,贼人一出城,如同鱼归大海,毫无头绪。

就在林朗一筹莫展之时,一阵微风拂过,带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林朗陡然一震,这不就是依依身上的脂粉味吗?

李依依身上涂抹的脂粉不知从哪儿卖的,这么多年了,林朗也就在李依依身上闻见过。

林朗从小在嗅觉方面极为灵敏,他知道,这就是依依,绝不会错!

林朗急忙朝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奔行而去。

两个时辰之后,林朗在茂密的林中看见了一缕灯光,林朗慢慢摸了过去。

这是一座破旧的山神庙,林朗循着灯光看去,只见李依依被四肢无力的平躺在一些枯草做成的简易床铺之上,两行清泪不住地下落,旁边是一个狐脸白皮的男子,看起来极有辨识度,他正在小心翼翼地解着李依依的纽扣。

林朗看着男子,不由想起了一个名字“采花蜂”田伯通,这是一个成名已久的江湖败类,极为难缠。

“不愧是江湖第一美人的妹妹啊!姿色真是不错,比那些庸脂俗粉不知强了多少倍,搞不定李依然,这李依依也极为不错,哈哈哈!”

这狐脸白皮的男子显然处在极度兴奋之中,并没有发现门外有偷窥之人。就在李依依身上被剥得只剩一件小肚兜的时候,林朗出手了!

林朗如鬼魅一般,一剑直指田伯通后颈,眼看这田伯通就要被一剑刺中,他的身躯却突然扭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堪堪避开了这一剑。

刹那间就与林朗拉开了身位。田伯通这么多年一直逍遥法外,自然有他的保命之法。

回过神来的田伯通恶狠狠地盯着林朗,看着他这一身装扮,轻笑一声:“阁下是最近江湖上盛传的“铁面白衣”林少侠吧,像你这种少年俊杰,也不知死了多少在我手上,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

林朗没有回答,只是警惕地盯着他,反倒是已经动弹不得的李依依听到“铁面白衣”这几个字,眼里闪出了一丝亮光。

田伯通见谈不拢,瞬间便出手了,两人眨眼间就战到了一起,,不到几分钟时间,两人就已交战数百回合,只是那田伯通仗着内力深厚,已经渐渐压制了林朗,照这个趋势下去,林朗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朗身上多了许多伤口,那田伯通也不例外,只不过他那些伤无伤大雅,完全只是皮外伤。

“小子,有些事,不是能管的!路见不平,也要看是什么路!去死吧!”

田伯通说完,运足内力,一剑刺向了林朗,哪知林朗不闪不避,硬生生吃了这一剑,利剑瞬间穿透了他的左胸,一滴滴鲜血顺着剑尖流了下来。田伯通看见自己这一剑的成果,不由想放声大笑。

可他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不知何时,林朗手中的剑已穿透了他的喉咙,田伯通倒下了。

他到死也想不通,这少年竟然会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难道,他不怕死吗?

林朗拖着插入利剑的身体,慢慢走向了李依依,解开了李依依的穴道。

“我死也不会让外人碰你的,我说你是我的老婆,你就是!”

林朗边说边解开了自己的铁面,露出一张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俏脸。李依依看着眼前的林朗,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地抱着他,哭得梨花带雨。

“我真的是那个林少侠,现在你可以做我的老婆了吗?”

“我...我愿意!”李依依抽噎道,自从这个男人摘下面具的一刹那,李依依就确定,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喜欢他的无赖,喜欢他的奋不顾身。

“你终究是我的。”

说完这句话,林朗缓缓闭上了眼睛。

李依依此时已经哭不出声,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

“还好老子心脏往右边歪了一点,还有得救,依依,拉开这个信号弹。”

李依依笑了。

几秒后,一朵灿烂的烟花绽放在了漆黑的夜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