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7章 见贵妃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20 09:00

第27章 见贵妃

所谓的金碧辉煌,精美绝伦,形容的便是贵妃娘娘的‘容华宫’。

容华宫是当今皇上,特意为贵妃娘娘新建,一角一落,花草树木,无一处不在彰显着用心与精致。

年汀兰幼时与玄胤交好,倒是常来容华宫,自十二岁之后,便不再入宫,几乎也就未曾再踏足了。

年汀兰被人领着往容华宫去,尚在御花园招待女眷的皇后娘娘听人报此消息,脸色微变,恨不能此时此刻,便派人将年汀兰给拦回来。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不过是请人过去喝杯茶,您不必介怀。”皇后身边的大宫女,适时递了杯茶水,掩盖了皇后此时的脸色。

皇后冷哼一声,“曾瑶舍那个贱蹄子,自己霸着皇上就算了,那个曾志帆,还广罗天下学士,满朝文官,近半数是他的门生,如今如今莫不是连年家都要抢?”

皇后心里是烦躁的,如今的她,年老色衰,与皇上初时的情意,早已经被帝后的身份,各司其职,给消磨殆尽。皇后的母家,势力也大不如前,与贵妃相比,各方面已经大不如前。

“娘娘,午宴的时候,皇上的神情,您是瞧见了的。你瞧着,贵妃娘娘有机会吗?”

大宫女看着众人并未注意皇后这里,便细心开解。

一说到这里,皇后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说到这里,本宫这心里更是不安了,皇上那神情,与当年看曾瑶舍,是一模一样。若是当真召进宫来,那宸儿,不是更没有机会了?”

“娘娘,您糊涂啊,皇上召进来,对娘娘您,可是一举两得的事儿啊!”

皇后有些奇怪,这一举两得在哪里?

大宫女见皇后还未曾反应过来,“娘娘,这年家小姐一旦入宫,一来年家势力绝对不会落入其他皇子手中,二来,贵妃娘娘也独宠这么些年了,也该分些出来了吧?”

身边的丫鬟这样一分析,皇后瞬间便喜笑颜开,轻笑出声,“如此说来,今日皇上这模样,对咱们来说,倒是一桩好事?”

“那是自然,娘娘啊,您就放宽了心,端着您一国之母的仪态,莫要再为那些腌臜事儿,污了您的心情。”

主仆二人会心一笑,到底是时来运转,如今也该容华宫着急了。

也就如同东宫预料的那般,此时此刻,容华宫中,贵妃娘娘曾瑶舍,正眯着眼睛,看着跪在下头的年汀兰。

到底是妙龄女子,脸上紧致白皙,眉眼间都是稚嫩的。

端午佳节,此时刚过正午,烈日之下,到底有些热。再加上年汀兰那一身,做工精良的衣衫,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不过多时,年汀兰的额头上,便冒出些许薄汗。

“娘娘,年小姐跪了一炷香了,可要唤起?”贵妃身边的嬷嬷见年汀兰身子有些摇晃,虽说是在宫里待惯了的老人,见多了人事,但年汀兰毕竟不是普通人,轻易还是不能太过了。

曾贵妃是明白的,只是想着,自己那心肝儿一样的皇儿,与自己说要迎娶年汀兰,贵妃娘娘这心啊,活像是被人抢了宝贝。

“打从胤儿小时候,本宫便不喜欢那丫头,浑身的野蛮劲,那年家又娇惯得厉害,你说,这媳妇,本宫是要还是不要?”

曾贵妃并没有要年汀兰起身的意思,坐在大殿里头,冷冷看着跪在外头的人。

年轻,漂亮,最要紧的,是有极为疼爱她的父亲。

年家势力大,但是她的母家,曾家也不是好惹得。只是,自己是靠不上母家了。

“娘娘,要不要成全她与四皇子,那是次要的,现在要紧的,还是免了那年家小姐的礼吧。毕竟不是宫里的,咱们还是谨慎些的好。”嬷嬷是真心实意的嬷嬷,毕竟是曾瑶舍当年的奶娘,她当初执意入宫为妃,这嬷嬷也是不论好坏的跟着。

要说这曾瑶舍如今,宠冠后宫,性子算不得好,但独独对她这个曾家奶娘,最是顺从。

只今日,也不知是了什么不如意,偏偏就不愿理会嬷嬷的话。

“你说我胤儿,从小到大,事事听话,怎么这次偏偏就要求娶这个女子?”贵妃娘娘一脸的难过,懒洋洋在躺椅上,翻了个身。

嬷嬷微微叹了口气,不由得又瞧了瞧外头的人。

“小姐,您可还受得?”青鱼瞧着年汀兰脸色有些煞白,毕竟之前被鞭打,年汀兰还烧了整整三天三夜,这会子在烈日下头跪着,总担心出事儿。

青鱼是练武之人,虽说这容华宫里的人,说贵妃娘娘在午休,但那贵妃与嬷嬷之间的轻声交谈,青鱼就是听得不真切,却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青鱼是年寻养出来的人,女儿身,却是个男儿家的脾性,见不得自家小姐受委屈。

年汀兰额头上的汗,冒的有些厉害,“这贵妃娘娘,从小就不待见我。这一次,总归是四皇子又与她,因为我起了争执。她拿四皇子没法子,自然是要拿我撒气的。”

年汀兰微微带笑,虽说脸色是难看了些,但眉眼间,似乎有些好笑。

“小时候,玄胤总爱与我玩耍,那位总是不许,你是不知道,明里暗里,我受了她多少欺负。若不是她,我也不至于后头都不愿意入宫了。”

年汀兰想着小时候,心里只觉得这个贵妃娘娘是有些不正常的,对自己的儿子总是太过保护,也有可能,是太过依赖。

青鱼听年汀兰这样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小姐,既然您知道来这儿,会不被待见,您何苦来受这罪?”

年汀兰笑了笑,“她可是皇上宠妃,不来的话,难不成又要白白惹事?”

若是在以前,年府势大,年汀兰打小骄纵,何曾会想到惹不惹事?只是这贵妃娘娘,既然是四皇子玄胤的母亲,在年汀兰的印象中,玄胤可是最后太子被废,最为得利的皇子。

照此途径下去,这其中,肯定是少不得这个贵妃娘娘的助力。

玄胤,当年可是太子被废,年家被除,最为厉害的一把刀。

“皇上驾到……”

尖细的嗓音,刺激的人,精神一阵,贵妃娘娘匆匆打软塌上起身,她身边的曾嬷嬷一边扶起贵妃,一边给门口的宫女使眼色,要她去唤年汀兰起来。

偏偏年汀兰一直憋着一口气,就在等着这一声,“皇上驾到”。

小宫女还未跑到年汀兰面前,年汀兰便瞧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跨过了宫门。

气息一松,年汀兰便是昏天黑地的,一阵眩晕,小宫女连忙扶,却也只能硬生生看着年汀兰倒下去。

青鱼眼疾手快,在年汀兰快要倒地的时候,一把扶起。

“小姐!”青鱼大喊,将人一把抱在怀里。

皇上与四皇子玄胤,本是前后脚,一听青鱼这一声,玄胤急的三两步上前,“汀兰!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院子里晕倒了?”

在玄胤的心目中,自然是不会想到他千万般好的母亲,会去折腾他喜爱的女子的。

只皇上毕竟见惯了后宫之事,大多时候,他是不愿意理会。只这一次,铁青着一张脸,看了看昏迷的年汀兰,又看了看匆匆过来行礼的贵妃。

“皇上,如何这大晌午的便来了?臣妾方才还在午睡呢。”贵妃娘娘在皇上面前,向来娇柔,这会子更是做出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媚态横生。

皇上向来不曾对贵妃使以颜色,这一回,却是冷眼瞧着,冷哼一声。“既然在午睡,好端端的,把人唤来跪个什么劲?若是出了事,你去与年侯交代?”

皇上这话,说的贵妃使一愣愣的,险些忘了表情。只反应过来,做出委屈泫然的模样时,皇上已经将年汀兰接到了自己怀里。

“父皇!”

玄胤急的要抱人,这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如何能让其他人抱了?

皇上却是冷眼一瞧,毕竟君王威望所在,玄胤只能收回了手,停了声。

皇上这个时候来容华宫,自然不是一时兴起,年汀兰早在随贵妃的人走,便叮嘱了曾素之,若是有心成事,可诱皇上前往容华宫……曾素之不疑有他,自然是告知了玄胤,由他带着皇上前往容华宫,只说贵妃娘娘有事商议,便是水到渠成。

只是众人都未曾想到,贵妃娘娘要年汀兰去容华宫,并不是为了成全她儿子的心事,只是想要将自己满腔气愤,发泄在年汀兰身上。

以前的年汀兰只知道躲避,如今的年汀兰,却懂得了,该如何利用身边可以利用的,以达到对自己最为有利的状态。

在如今的宫里,皇上,便是最为要紧的……

一场端午佳宴,从太监匆匆将年侯一家人请入后宫结束,皇亲国戚、朝廷大员还未曾弄清眉目,便被宫人纷纷请出了宫。

“年小姐,体质颇弱,想来是有旧伤在身,这会子昏迷不醒,也只有静待时机了。”

年寻刚刚踏入皇上的寝宫——乾龙殿,便听见太医的声音,与何木珍相互看一眼,加快了脚步。

夫妇二人匆匆见礼,便瞧见自家闺女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的躺在龙床上。

“皇上,这是……”年寻看着眼前这一幕,皇上紧抿嘴唇,低头想了想。

“年卿,是朕的后宫,管理不当,等小丫头醒了,朕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皇上都这样说了,年寻虽然不知道女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也不好再多说,毕竟是天子后宫,“皇上,许是汀兰调皮了,她现在毕竟不是孩子,该受的罚,也得自己受着了。皇上还请,莫要记挂在心上。”

君臣之间,上位者已经给了脸面,下位者自然不能再给脸不要。

侯了许久,眼瞧着天色渐暗,年汀兰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年家人守在乾龙殿,也不像话,“皇上,微臣先带汀兰回府吧,太医也说了,人无大碍……”

“年卿,人是在宫里昏迷的,没有醒来,朕也不放心。这样吧,就将小丫头留在宫里,朕,命皇后照顾着,你们便先行回去,等小丫头身子骨恢复了,朕亲自送回来。”

皇上虽说也跟着陪了半下午,但手里的奏折却是一封未停。

嘴上这样的说辞,也是想了又想。

年寻一听要留年汀兰在这宫里,眉头瞬间皱起,“皇上……”

“回去吧,再不走,宫门该落锁了。”

皇上打断了年寻的话,那意思明显,留年汀兰在宫里是留定了,年寻再要说什么那也是徒然。

“容臣,再瞧瞧那孩子。”年寻仍旧不死心,年汀兰一旦留在宫里,留在这个乾龙殿,那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皇上是高高在上,但是后宫佳丽三千,都是皇上牵制前朝的一颗颗棋子。

年寻的底线,便是与皇家联姻,但但绝不是将唯一的女儿送进宫里。

皇上脸色变了又变,看着年寻欲言又止,年寻不卑不亢站在那里,假装没有看到皇上的眼神。

“年卿这是打算,忤逆朕了?”

年家一家人,吓得连忙下跪,就是年寻,也只略作迟疑,却也还是乖乖跪下。

“微臣,不敢!”

“既然不敢,朕要你回去便回去,至于你女儿,等她醒了,朕自然会完好无损给你送回去的。”

君子一怒,血流成河,年家如今,都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年寻僵持着,却是何木珍低声说了句,“夫君,你瞧瞧,轩儿都睡着了,咱们还是先带孩子回去吧。”

何木珍的意思很明显,不能因为年汀兰,便不顾及其他人了。

年寻瞧了瞧在卫玲珑怀里睡着的孩子,终究是咬了咬牙,给皇上磕了一个重重的响头,“微臣,告退!”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