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28章 同感心

作者:看人间
2021-01-20 09:01

第28章 同感心

深夜醒来,青鱼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发现,细心的将年汀兰扶起来。

“这是哪里?”年汀兰瞧了瞧四周,皇宫她大体上还是熟悉,小的时候总归没得那么拘谨,跑的地方多,只是这一处,她似乎未曾瞧见过。

青鱼将早早备下的水,喂年汀兰饮下。“乾龙殿”

“什么?”咳咳……年汀兰口里的水,还未曾来得及咽下,她有心在皇宫出事,自然也是有意在宫里留下,却是未曾料到,竟会被安排在乾龙殿。

乾龙殿是皇帝休息的地方,也就是皇帝的女人,侍寝的地方。上到贵妃,下至才人,每一个女人,在这宫里的第一晚,都是在这乾龙殿度过的。

年汀兰被安排在这乾龙殿,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青鱼忙不迭的为年汀兰顺气,“傍晚的时候,侯爷想要带小姐回府,与皇上闹了些微不快。侯爷的意思,想来小姐是明白的。”

青鱼向来话不多,年汀兰说了她便做,还从未这般平淡神色,与自己说过话。

年汀兰咽了口口水,父亲会与皇上起争执,年汀兰是想过的,但是也仅此一次,年家的忠心,总不能被皇上白白利用之后,又拿来无肆的猜忌。

年家的好运,也就这四五年了,她年汀兰得要趁着这四五年,将每一步路都部署好,不论到时候,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她都要力挽狂澜,将年家保住。

父亲是在为自己的一生做考虑,但是自己这一生,却再不能为自己活着了。

“青鱼,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了,你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父亲,保护年家。”

年汀兰声音落寞,她本无心与任何人解释,但是青鱼不同,青鱼是她身边一直守着的人。

直到她被斩首,青鱼也是陪着自己的,这是与她生死与共的人,总不能让她与自己生了嫌隙。

青鱼打量着年汀兰,并不能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年府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小姐就算是想要入宫,也大可不必这般哄骗青鱼。”

年侯手握边关数十万大军,年府如今又如日中天,哪里会有需要年汀兰这个小女子来保护?

青鱼的想法极为简单,年汀兰看了看青鱼,笑了笑,多么像上一世的自己啊。

总以为年家是自己最坚实的依靠,却不曾想到,盛极必衰的道理,年家,已经走到了鼎盛,功高震主,接下来,便是被“主子”嫌弃,连根拔起了。

“青鱼,我知你忠心于我父亲,也会将事事与我父亲汇报,但是青鱼,请你相信,我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年家。你若是当真为了我父亲好,还请你帮帮我。”

青鱼眉头皱起,神色凝重,还未来得及说话,又听见年汀兰说了句,“青鱼,月满则亏,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年汀兰能说的,也只能这么多了,自己重生的事情,自然是万万不能说的,就算是说出来,怕是也只会被当做是生了病。

青鱼微微有些惊诧,年汀兰向来不懂事,没想到,她竟是与年侯想到一处去了。

如今年府,风头太盛,总不能再往上走了,再上,那可就触及皇上了。

“小姐打算,如何做?”

考虑了许久,青鱼还是打算守着年汀兰,毕竟是年侯捧在手心的小女,青鱼一直以为年汀兰只需要快乐便好,一直听从年侯的吩咐细心保护着,却没想到,她竟会突然转了性情,竟会想着要保护家人。

年汀兰是明白青鱼这意思了,她是答应,与自己一条心,为年家织一张保护网。

“好青鱼,谢谢你”

夜半三更,就是日理万机的皇上,也早早去后宫休息了。

这乾龙殿几乎可以说是让给了年汀兰,这事落在皇后的眼里,却是半分头绪也摸不清楚。

年汀兰醒来的消息,很快便传到皇后耳朵里,夜深难眠,皇后略微拾掇,便出了坤凤宫。

年汀兰迎接凤驾,这会子才细细的瞧见了皇后娘娘。

时间对男女来说,终究是不公平的,皇上是越发的精壮威严,皇后却越发显得苍老,都说皇后擅保养,可只短短几年不见,她眼角的皱纹已经越发得多,就连笑起来,嘴角都像是要往下垮。

“你这丫头,打小便这样看本宫,白天在殿上,都没瞧见你这般瞧,如今私下见面,你竟还是这般模样。”

皇后这话并不像是在责怪,在后宫多年,除了皇帝,几乎没有人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看过她了。在皇后看来,年汀兰不过就是个孩子。

“娘娘还记得,汀兰初见娘娘的时候,便被娘娘的雍容华贵所折服,万万移不开眼。没想到,这么多年未见娘娘,褪去锦衣华服的娘娘,竟然也是这般好看。”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被夸赞的容貌,就算是明知自己已经日渐苍老,可还是喜欢听这样的“谎言”。

年汀兰这话说的并不假,曾贵妃美艳无双,但那种美丽太过扎眼,一眼之后,便再没有味道。

只是皇后娘娘,初看不见得容貌无双,但气质高贵,那股子正儿八经母仪天下的风范,是无人能及的。

只是这些年,怕是因为三皇子的事儿,憔悴了不少。

“你啊,还是这般会说话。”皇后牵起年汀兰的手,微微需扶,“本宫记得,你这身子骨,以往可比男孩子还皮实,如何今日竟会晕在了容华宫?”

年汀兰眼角微跳,“皇后娘娘知道,行军之人向来不会虚与委蛇,汀兰是年家的人,说的话自然也不会是曲意逢迎。”

不想与皇后多说容华宫里的事儿,年汀兰在皇后面前,总归要表现的懂事儿些。

这个皇后娘娘,是当初太后母家的女儿,打小便做的皇后培养。太后早逝,皇后身后的母家虽说比不得过去强盛,面对曾贵妃的盛世荣宠,还有四皇子的重视程度,皇后的位置,却从来没有半分动弹,太子之位,也迟迟未曾定下,由此来看,这个皇后娘娘绝对不是吃素的。

只是,在太子之争中,三皇子,又是如何败下阵的?

年汀兰的脑海里,却是半分也记不得了。

刚刚醒来时,对于皇上的怨愤,对年芷兰母女的仇恨,似乎都在慢慢的模糊,就连上一世,与柳中和之间的种种,也变得有些奇怪。

只是在年汀兰的心里,她一直记得的,便是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掌握每一个人的命运,强大到可以以最早的时间,了解到最真实的信息,这样,才可以在最该做决策的时候,先人一步。

皇后笑了笑,明白年汀兰不想过多谈及曾贵妃的事儿,毕竟她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轻易得罪了,对谁有好处呢?

拍了拍年汀兰的手,“你啊,笨,但是笨的聪明。”

羽翼未满,便不能轻易多说。这曾贵妃白日里才将这年家小姐给晾在院子里,活活地晒晕了过去,这会子,一到了晚上,皇上还不是去她那里过夜了?

乾龙殿的床,轻易是坐不得的,就是皇后娘娘,也不行。

两人便一上一下,坐到了茶台旁。

“给本宫说说,怎么逃了皇宫这么些年,又决定回来了?”

皇后娘娘开门见山,看着年汀兰好一番打量。

年汀兰早知皇后会有此一问,目露忧戚,“以前不懂事,总以为那个人是全部,恨不能时时刻刻看在眼里,才算是心安。”

年汀兰这话说的轻,就像是一滴凉水,凉幽幽的滴在皇后心里,莫名激起了一股冷颤,想起了一些往事。

谁都会有埋藏心底的那个人,不想起便罢了,一提及,便总带着些怅惘。

像是忧伤,又像是不在乎,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总归他心悦的人,不是我,我一个堂堂侯府千金,何愁没有好归宿?”

听到此话,皇后不由得一阵笑,“你这丫头,还没有当真尝过愁的滋味呢,便故作忧愁。”

“让娘娘见笑了,总之那个人不值得我违背君父的意思。”

年府千金,看上了贫穷书生,这事儿,在皇后的耳朵里,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是这年汀兰能在这个年纪,便看得这样清楚,倒也是难,至少,比她当初,要理智的多。

“你到是个清醒的!”

皇后娘娘话音刚落,年汀兰便面露苦笑。

“我其实,并不清醒,若不是父亲一番狠狠地鞭打,发着烧做了一场异常可怖的梦,怕是还得继续糊涂。”

年汀兰对皇后说话,总归是真心与假意,穿插着的,有时候故作聪明,反倒容易被皇后识破。皇后娘娘几乎是一听到她转醒,便来了,想来也是一直在等着的。

皇后略微沉吟,她来,不过是想看看,如今长大了的年汀兰是何模样而已。

“孩子,告诉本宫,你,可愿意入宫?”

皇上看中的人,只需要表露出那么一点意思,其余的,便是皇后来操作。这是宫里,一贯的行事。

年汀兰被皇后牵着的手,微微一颤,目露惊恐的看着皇后,匆匆提起裙裾,“皇后娘娘,汀兰绝无入宫为妃的意思,还请娘娘莫将汀兰困在这宫里。”

年汀兰句句字字,都敲打在了皇后的心坎上,困在宫里,是啊,皇后便是被困在这宫里,二十多年,时光虚度。

不由得叹了口气,扶起年汀兰,看着她那水灵灵的模样,还有那真挚的眼神,一晃眼,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你 年家势大,孩子,皇上的意思,你们都该明白。若是你今日未曾被抱上龙床,便罢了,偏偏你又被抱去了,这事儿,只怕是难为啊!”

皇后娘娘重重地叹了口气,早在她接到皇上的意思,要她来照料年汀兰的时候,便明白了皇上的意思。这是想要给后宫再添新人了,只差她这个皇后,贤良大度,做那个开口之人罢了。

若是依着身边人的意思,年汀兰接入后宫,对她坤凤宫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只是,三两句话,被撩拨了心肠,一向理智自持的皇后娘娘,对于这个小丫头,莫名多了些同病相怜的疼惜。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