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臭的雪:人类与丧尸的战争过后
故事 短篇故事

腐臭的雪:人类与丧尸的战争过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凄然
2021-01-20 21:00

我讨厌清理积雪。

并不是因为清理过程的繁复单一,而是因为积雪中的腐臭气味实在让人心生恶寒——埋在积雪下的是成堆成堆已经真正死去的丧尸和人类的尸体,我把它们连同积雪铲碎,运进堡垒中的太阳能焚炉烧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我日复一复重复这样的工作已经有接近半个世纪,接近半个世纪,我也没有见到活着的人类或者丧尸,只有在皑皑积雪下无数的人类与丧尸的尸体。

我知道我已经时日无多了,因此我把这些内容记录下来,连同这些资料一起送给或许会来到这个堡垒中的你:

病毒是在A城爆发的,那是一种诡异的病毒,人们得病,发烧,快速地死去,然后变成丧尸又活了起来。一夜之间,丧尸的新闻席卷全球;不到一天功夫,丧尸的所有消息又全都被封锁下架。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座城市就这样变成了忌讳。

直到半个月后,全球几乎同时爆发了这种病毒,数十亿人死去然后变成丧尸又活了起来,更多的人则是死于变成丧尸的人,那真是末日的光景。活下来的人们抱团取暖,在城市中搜集物资,建立据点,他们有的没能熬过丧尸的围堵,有的则是死于其他据点的偷袭和破坏。但毕竟是有不少的人活下来了,活下来的人不再害怕丧尸病毒,但却头疼于如何消灭这大几十亿尸口的行尸走肉,于是他们建立了全球联合政府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全球联合政府的科学家和学者都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并得出的以下三个认同较广的方案,

第一个方案来自原以色列农民,通过对植物灌溉过程的研究,利用水在0℃-4℃之间反常膨胀的性质,预计建设洲际大棚调节全球温度使丧尸体内占比重70%的水分快速蒸发以使全球丧尸变成干尸,一举消灭所有丧尸,简称“干尸方案”。

第二个方案来自原瑞士钟表匠,在自动上弦机芯的启发下,预计设计生产大量低能耗机器人以重复清理丧尸的过程,最终清理全部丧尸,简称“扫尸机器人方案”。

第三个方案来自原美国天文学爱好者,观察到恒星坍缩的第二天,感慨岁月苦短,预计休养生息,静候丧尸自然死亡直到灭绝,简称“尸乐死方案”。

三个方案平分秋色难分高下,全球联合政府全体成员激烈讨论了三年之后最终决定三个方案同时进行。

很快,第一个方案由于成本过高被迫宣布破产。第二个方案确实设计生产出了大量低耗能机器人,但由于缺少执行程序,大量机器人成为废铁。第三个方案执行地很顺利,只不过直到方案执行地最后一天也没有出现丧尸的自然死亡。

然而有一件事是全球联合政府没有想到的——丧尸进化了。一开始的丧尸几乎只通过本能进行活动,但是在“尸乐死方案”的执行过程中,不少的丧尸逐渐进化出了智慧。那些智慧型丧尸很快统领了全球的丧尸,并且建立了全球丧尸联合政府,并发表宣言,要求人类政府承认丧尸的统治否则就彻底消灭人类,人类政府虽然反对但却无可奈何最后迫于压力成为了丧尸社会的第二种族。

隔日,丧尸总统上位并发表演讲:“起初他们说奴隶不能当总统,后来他们又说黑人不能当总统,再后来又说丧尸不能当总统。我觉得这是一种种族偏见。”掌声经久不息。

于是人类成了丧尸社会的第二种族,许多智慧丧尸的家中都圈养着几只人类。包括丧尸的电视美食节目就有:黄种人与白种人的口感有什么不同,五星级丧尸大厨教你如何正确烹饪各色人种。

但显然,人类不是一个甘于屈服的种族。

人类重启了破产的“干尸方案”,并为了节约成本,采用十亿枚导弹取代洲际大棚,通过导弹携带轻质砂砾在云层上拉起了一层黑幕,遮挡了太阳光线,并成功使得全球降温。同时也有少数科学家持续着“扫尸机器人”的研究,最终研发了具有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并集合了太阳能充能功能,设计使用年限长达五十年的智能扫尸机器人,然而由于钢铁储备不足,扫尸机器人并未完成量产。

“干尸方案”进行得非常成功,虽然全球降温完全没有蒸发丧尸体内的水分,但在方案启动后,各地出现了大量降雪,几乎全部丧尸都死于这场严寒。同时积雪几乎覆盖了全球,剩余丧尸也被封进了积雪之中,失去生命力。

百密一疏,遗憾的是人类的抗寒能力并没能抵御这场寒冷,科学家通过计算机计算发现,至少三十年后云层上的黑幕才会落下,地球才能重见阳光,这期间无法进行农作物种植,并且黑幕落下的七十年后积雪才会彻底融化。然而人类的全部粮食储备最多维持十年。

人类和丧尸的战争,最终因这场严寒结束,全部封死在这见不到阳光的厚厚积雪之中。

很抱歉,由于我经历了失忆,以上全部事件都是通过堡垒内的资料还原的。我只记得近来的事:

我最初的记忆可以追溯到那个春日的午后,阳光洒落在地面,衬着盈盈白雪,这画面很美,但是积雪中却蔓延着一股恶臭。后来我发现积雪下有无数的人类与丧尸的尸体。幸好,堡垒内有太阳能供电系统,许多设备都可以正常使用,于是从那时候起,我每天都在重复着清扫积雪的活,清扫积雪同时将积雪下的丧尸铲成碎块清理干净。

我一直在尝试用堡垒内的无线电设备联系我的人类同胞,然而无线电的那头永远是声音嘈杂。

我重复这样的生活许多年,可就在近些日子,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虽然我仍有铲动积雪的力气,却时常在搬运雪块的过程中听到关节吱嘎响。大概是经年劳累,人老了,关节先吃不消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