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水鬼的替身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水鬼的替身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玉重连草
2021-01-21 22:00

1.

时间已到初秋,我和肖笑挽手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有风吹开,格外清爽。

“黎木,我感觉真幸福,要是时间能停在这一刻多好。”

肖笑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望着粼粼湖水感叹。

“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问问咱闺女同不同意,要是停住了,她可就没有机会出生喽。”
我笑着调侃,肖笑拍了一下我的手背,说道:“你怎么知道是闺女?万一是儿子呢?”
  
“不行,要是儿子,我非得把他按回去不可。我就要闺女,闺女长得像你,漂亮又可爱的,多好。”

我嘿嘿傻笑,眼前似乎浮现出了闺女挥舞着小手小脚,冲我笑的小模样。

“哼,我告诉你,不管我生啥,你都得喜欢,不许重男轻女,当然也不能重女轻男了,咱得一视同仁才行。”

“那当然了,要是龙凤胎就更好了,嘿嘿。”
“想得美,要是真生俩看你到时能不能养得起?”

我和肖笑正斗着嘴,忽然看到湖边跑过来一个小女孩,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小辫子随着跑动上下摆动,别提多可爱了。

令人疑惑的是,那小女孩跑了半天,我都没见到家长的影子。
湖边有很宽的堤坝,专门供人游玩散步。此时堤坝上有很多人,十分热闹。

我用目光搜寻着可能是小女孩的家长的身影,心里想着这家长也是心大,就不怕孩子丢了。
找了半天,并没有看到有人来看顾小女孩。我又急忙将目光转向小女孩。此时她已经距离人群很远了。

我发现她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湖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我朝湖中看去,清澈的湖水中似乎有一道黑影,在水下浮动着。

我心里突然有些担忧。
“笑笑,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下去看看。”

我从石阶走下去,来到湖边,快步朝着小女孩的方向走去,同时呼喊道:“小朋友,快停下,回来!”

我的叫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停下来回头看向我。我松了一口气,急忙往她的方向跑。
突然,水里猛地蹿出一个什么东西,缠住了小女孩的脚踝,将她往湖里拉去。

小女孩尖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我心里一惊,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这时,我才看清,缠住她脚腕的是一截黑绿色的水草,从湖水中伸出来,像一只手一样,紧紧地缠绕着她纤细的脚腕。

而掩藏在水草之下的,是一张面目全非的人脸。

我心里一惊,跟着手上一抖,就在这个空档,小女孩脱离了我的手,被拉进了湖里,很快就没了踪影。

2.

来不及思考,我急忙跟着跳进了湖里。憋足了气,朝小女孩的身影追去。

“黎木!快救人啊!有人掉水里了!快救人啊!”

我听到了肖笑的尖叫和呼救声,隔着水声,有些不真实。
我无暇顾及,努力朝小女孩游,并试图伸出一只手去抓住她。

我终于看清了将小女孩拖下水的罪魁祸首,那是一个浑身浮肿的人,头发很长,像水草一样在水里飘摇。

就是那长发死死地拽着小女孩的脚腕,往更深的水里拖去。

我心下骇然,如果我没有猜错,它应该是一只水鬼。
小时候,我经常跟小伙伴们一起去野河里玩水,尽管父母再三叮嘱不许去,可我们还是无法抵挡水的诱惑。

直到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一个小伙伴被拖进水里,不到几秒钟,整个人就完全消失不见。

那时,我清晰地看到了水底的那个有着惨白面容的东西,冲着我诡异地一笑。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野河玩水。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水鬼。

后来我听说过很多有关水鬼的事情。传说被淹死的人因为心有不甘和怨气,魂魄会被困在尸体内,无法投胎转世,只能一直被困水中。

除非能找到一个人代替它,才能离开,重新投胎转世。但是,替代它的魂魄会再次用同样的方法,找寻替身,如此反复,永无止境。

而现在在我眼前的毫无疑问就是一只水鬼,它拖住小女孩,就是想让她做自己的替身。
我脚下用力一蹬,牟足劲往前一窜,一下子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腕,用力往回拉扯。

水鬼意识到了我的拉扯,回过头冲我龇牙咧嘴,惨白的面容似被鱼啃食过,露出森森白骨,只剩下几处皮肉。

虽然心里很恐惧,可我手上却没有丝毫松懈,而是更加用力抓住小女孩的手腕。
可是水鬼的力气实在太大,加之水的阻力,我根本无法使出原有的力气。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忽然有水草飘摇而来,纷纷缠住了我的脚腕和手腕。巨大的力量将我往水底拖拽着,很快我抓住小女孩的那只手就松开了。

我的身体急速地下坠,胸腔被不断挤压,残存的氧气已经不够我继续维持。
我猛地吐出一口气,冰凉的水往我的口鼻灌进来,窒息的感觉迅速将我湮没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水鬼浮在我的上方,咧开嘴像是在笑,似乎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3.

“黎木!黎木!你快醒醒,你别吓我,黎木……”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肖笑的声音,她在哭。

我这是在哪儿?难道我没有死?我疑惑地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射过来,在恍惚的光晕中,我看到了满脸泪痕的肖笑。

她一见我醒过来,急忙将我抱紧,哭出了声。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呜呜……”

直到此刻,劫后余生,我才真切地感觉到活着的可贵。

可在当时,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救出小女孩,不能看着她在我眼前死掉。
“对了,孩子呢?救上来了没有?”
我急切地看向四周,有许多人围着我,却唯独不见那个小女孩。
  
我心一沉,肖笑看出了我的担忧,说道:“那孩子没事,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孩子妈妈陪着呢,你就放心吧。”

听到孩子没事,我终于放下心来。我费力地起身,感觉头有点晕。全身都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水。

离开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湖面,平静无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我心里却很担心,那水鬼这一次没能成功,想必还会继续行动的。不知道到时会有哪个无辜者受害。

可是,我对此也无能为力。除了一双天生异瞳,能让我见常人不能见的东西之外,我对鬼魂则完全没有办法。

回家的路上,肖笑跟我讲了我跳下水之后的事。

她在岸上看到我跳进了水里,急忙大声呼喊着周围的人救人,大家纷纷往我落水的地方跑,很快有人下水将我和小女孩都救了上来。

直到这时,才有一个年轻女人匆匆赶到,看到孩子昏迷不醒,抱着孩子嚎啕大哭,差点也跟着晕了过去。

她就是小女孩的妈妈,之前一直自顾自地坐在湖边的椅子上自拍,发朋友圈,根本没有察觉到孩子已经跑远。

人们纷纷指责她不好好看孩子,这是没事,这要是出了事,可有她后悔的。她也不反驳,就默默听着。

在医生诊断出孩子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跟着孩子一起往医院去了。

唉!手机果然害人不浅。这是真的没有出事,否则那个妈妈一辈子都难以原谅自己吧。
  
我真的是有些搞不懂,那么可爱的孩子,如果是我一定恨不得时时刻刻陪着她,哪还有心思玩手机。

“笑笑,你放心,等咱家闺女出来,我一定天天陪她玩,绝对不会为了玩手机就忽略她的。”

我信誓旦旦地跟肖笑保证,肖笑则紧紧搂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抚摸着肚子,说道:“宝宝听到了吗?这可是他自己说的,要是将来说话不算话,咱就找他算账!”

到了家,我赶紧去洗澡。浑身湿漉漉的,还有一股腐烂的气味,实在难受。

当温热的水流过我的脊背的时候,脑海里又浮现出水鬼那张恐怖的脸。我猛地一激灵,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我的毛孔里往外钻,冰冷黏腻。

一个声音幽幽地响在耳边:“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4.

与此同时,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我眼前,长长的头发,苍白的脸。是个女鬼。

女鬼移步到我跟前,嗤笑了一声,说道:“你真是喜欢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已经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它突然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吓得心跳漏了半拍。

“你知道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找到一个替死鬼,有多不容易吗?却被你轻易地毁了。”
它恶狠狠地说完,上下仔细地打量着我,而后道:“不过呢,也没关系,我又找到了新的人选。”

我想说话,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身体也像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此刻的我像一头任人宰割的羊。

“黎木,你怎么洗了这么久还没洗完?”肖笑的声音在卫生间门外响起,那么近,可是我却无法向她求助。

水鬼看了看我,又朝门外看了一眼,忽然用我的声音说道:“马上就好了,一会儿就出去。”

声音和语气竟然跟我一模一样,我顿时惊呆了,这水鬼究竟要做什么?
我听到肖笑的脚步声逐渐走远,心顿时凉了半截。
我在心里谋算着该怎么才能摆脱它的纠缠,可还没等我想明白,它就化作一缕蓝光钻进了我的身体。

我顿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擦拭身体,穿衣,然后打开卫生间的门,走到了房门口。
“诶,黎木,你干什么去?不需要休息一会儿吗?”

肖笑在卧室里疑惑地问我。我很想告诉她我的处境,可是张嘴说出的话却是:“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我无力地在心里叹口气,尽管现在我仍然有意识,可是身体和感官却完全不受我控制,挫败和不安一同朝我袭来。
等到再次来到湖边,我才终于明白了水鬼的意图。它说的新的人选就是我。

“既然你这么喜欢管闲事,不如就好人做到底,在这里代替我吧。”
水鬼的话音刚落,我的身体就不听使唤地纵身一跃,跳进了湖里。

熟悉的窒息感传来,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完全无法挣扎,手脚像被捆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水鬼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与我面对着面,鼻尖就要碰触到我的鼻尖。恍惚中,我似乎从它残破的脸上看到了嘲弄和欣喜。

水漫过我的口鼻,钻进我的耳朵里,嘴里,鼻子里,我想我马上就要死了。

5.

当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大喝,然后看到水鬼惊慌失措地向湖底逃走。
  
我被人拖出水面,空气冲撞进我的鼻腔,瞬间充满我的肺部,我剧烈地咳嗽,贪婪地呼吸。
眼前布满水雾,朦朦胧胧中,我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利落地伸出右手,扔出一张符纸,符纸盘旋着钻进水里,片刻之后缠绕着一团黑气重新钻出水面。

然后那人撑开一把大黑伞,将那团黑气收了进去。我听到了不甘心的嘶吼,片刻后恢复平静。

救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认识的老林,是个十分厉害的阴阳先生。因为我的特殊体质,我们相识,算下来他的确帮了我不少忙,也救了我很多次。
“谢谢你啊,老林,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

我感激地看着老林,他瞥了我一眼,冷淡地说道:“我才不知道你有危险呢,这不,上午听说这里有人落水,一落就是两个,我猜测着事情不简单,就赶来看看。”

老林伸手将我拉起来,继续道:“这水鬼一直在这湖里流窜,我之前就想把它收了,可它藏得太深,一直没抓到。”

“可是也没听说过这里有人淹死过啊,它怎么变成水鬼的?”
我不免疑惑,这个湖是我们这里的旅游景点,每年都有大量游客前来,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落水。

“当然没人知道了,要是有人知道不早就把尸体打捞出去了,它也就变不成水鬼了。”
老林手里的黑伞一直上下震动着,应该是那水鬼想要挣脱。老林拍了拍黑伞,水鬼这才安静下来。

“这水鬼生前是个年轻姑娘,因为跟男朋友吵架,半夜跑到这儿跳了湖。没人知道她死在这儿,她死后就后悔了,心有不甘和怨气,就化作了水鬼,一心想着找个替死鬼。”

“这人啊就是这样,一冲动就要自杀,可是死了又后悔,世上哪有后悔药吃啊?”
老林说完,径直走了,只留给我一道挺拔的身影。

我抬头看看明亮的太阳,眯着眼回味他的话。
世人皆是如此,活着的时候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厌世,可是真到死了,却又突然有了对尘世和自由的留恋。

生活不易,好好活着才是生活的意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