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南风之薰兮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21 20:00

第49章 南风之薰兮

而贺南风确实不知,自己早就被夫君看穿,也不知为何好好甜甜蜜蜜睡那一觉,第二天起来,居然眼睛肿得跟核桃一般。

于是,先收拾停当含笑等在一旁假意看书的凌世子,便不经意余光发现,那白衫小公子对镜一照后蓦然惊诧,回头确认对方没有看向自己后,赶紧从包裹拿出脂粉开始偷偷遮掩,无奈一对眼睛又黑又肿,任她再怎么涂抹,都一目了然。

凌释看得好笑,只假装不知。半晌,那人也就自己放弃了。

等到课前被旁人瞧见,贺承宇满脸关切地,询问她发生何事时,贺南风才支支吾吾半天,嗫嚅道:

“我,我昨晚摔倒,不小心撞到了心口……”

凌释知她一语双关,暗示自己昨天几句话伤到她心里,又不免觉得好笑,这丫头属实记仇得很,以后定要万分小心。

贺承只当真摔了跤,连忙关心还痛不痛之类。随后宋涟几个进门闻言,便扬声嘲笑道:

“云小娘子可真名副其实,摔一下也哭成这样,那我们这些习武骑射的汉子,万一有个扭伤破皮的,不得寻死去了?”

贺南风已经只白了对方一眼,不理不睬,众公子刚坐好,便听外头书院小厮道:“云小公子,严婆婆叫你去呢。”

近段时间来,云小公子与掌管伙食常备的严婆婆越发亲密了,时常不知收发给谁的信件,且多是严婆子亲自替她送来,两人如祖孙般相处甚快。连贺承宇偶尔在抄书空隙问起时,对方都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并不告知。

这厢闻言,小公子也是欢快地答应一声,便起身走了出去。

一晃数日,京城还是阴雨绵延,千里外的寒山却已春风过境,迎来四月艳阳天气。

山上已经暖和不少,但贺南风还是每天会用上凌释找来的汤婆子,每晚临睡前都装作瑟瑟发抖的模样,依旧一次次企图向凌释怀里靠近。

自那晚同眠后,凌释面对她的各种眉目传情和肢体试探,更一副温柔笑容,毫不躲避。

这对贺南风自然受用,更没少在无人时,对少年上下其手。弄得凌释有时无可奈何又哭笑不得,只得扶额暗叹,向她弱声呵斥道:

“听话,别闹了,看书呢。”

神情语气,像对个孩子般,既宠爱又无奈,加上自己确实又模样年小,叫贺南偶尔静下时,便不由陷入怀疑,他心底对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便如前尘开始数年,她一直以为凌释从娶她到对她好,都不过是因为与贺承宇的兄弟情分,也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所以不曾近身。

而在数月前,流云痛哭那夜,引出了她深藏心结后,贺南风对今时该如何与夫君相处,一直心有怀疑的。

何况而今凌释对她知晓多少,以为她是男是女,及是喜欢还是当做弟弟或妹妹的包容,都还不清楚。她若直接告诉对方她是贺南风也是寒枝,会不会吓到他,又会不会觉得贺三小姐唐突轻浮?

但她能留在寒山的时间,确是不多了。故而贺南风深思熟虑下,觉得向兄长贺承宇做一番深切打探。

于是这天课散后,云声便以下棋为名,追到了兄长贺承宇屋中。

“大哥。”

“嗯。”

“你为什么对我好?”

贺承宇正在落子,闻言想也不想,回答说:“你是我亲生妹妹,我当然对你好。”

这自然不是贺南风想要确认的答案,随即又觉自己表达不够清楚,于是补充道:“我是说,如果我不是你的亲生妹妹,大哥还会对我这样好么?”

她要寻求的是除去血缘关系之外的答案,因为这很可能便是,前尘凌释深爱自己的原因,她今时不管如何变换,也不能将其抛弃,以致失去凌释。

谁知贺承宇确实忽然一愣,见妹妹眉宇隐约忧虑,似想到什么大事般,眼眸惊讶道:“南风,你是不是又知道什么了?”

贺南风一怔:“啊?”

“是不是,”贺承宇陷入为难里,犹豫片刻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如果是,千万不要告诉爹。”

贺南风越发不解了:“听说什么?”

贺承宇叹了口气,表示自己理解的模样,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毕竟上一辈的事,我们也不是十分了解,但南风你要相信,这些事多半是子虚乌有的……”

贺南风凝眉,随即哑然失笑,摇头道:“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

他这是以为她说不是亲生,是贺南风近来又查到了些什么。毕竟妹妹都能将七八年前事翻出真相,若再知晓其他也不足为怪。

她必定是得知自己不是贺佟亲生,才会问出这些话来,而他做为兄长,就算母亲有私情,惊愕之后则必须保证不让父亲伤心……

这个大哥,真是把智慧都用在了偏偏角角。

贺南风无奈,只得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若我跟大姐二姐一样,都是同父异母,你还会在三姊妹里,对我额外偏爱么?”

原来如此,贺承宇明显松了一大口气,思量片刻,道:“你知道,父亲为什么给你取名叫南风么?”

对南风这个名字,贺南风一直以为是来自诗句“南风知我意”,以表父亲对母亲的一片心思,寸寸都是柔情,否则她一个女儿家取名叫风,属实飘逸了些。

至于其他,倒不曾仔细思量过。于是,便摇了摇头。

贺承宇一笑,继续道:“因为你从小就可爱清澈,温温柔柔又十分黏人,刚生下来不久就会笑得清甜。那时候父亲说,他只要一看到你的笑容,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哪怕刚同娘亲吵了架,心中满是怨怼,只要一看到你也都烟消云散。”

贺南风讶然,没有接话。

“先秦南风歌里有,‘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爹说你虽然解不了万民之愠,但却是他,是这个贺家的南风无疑。”贺承宇一面笑着拍了拍妹妹的头,“所以给他你取名叫做南风。”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意思是温和的南风轻轻吹拂,可以解除我万民的怨怼和愁苦。原来,这才是南风之名的由来。

贺南风听完,莫名心中几分触动。父亲认为南风如此美好,可惜前尘却反将贺家同父兄害到那般地步,更不谈于天下万民,她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沉吟片刻,向兄长道:“大哥对我偏爱,也是因为这一点么。”

贺承宇笑道:“大哥可没父亲想得那样多,也没那样多的烦恼需要南风吹拂。但你就是从小便惹人喜欢,你不知道我做你大哥,有多叫人羡慕。”

“羡慕?”贺南风道,“谁羡慕。”

“凌释啊。”

“凌释?”

“可不是么,”贺承宇面色颇有几分得意,一边思量如何落子,一边道,“我也是第一回见心疼别人妹妹,比对方亲哥还狠的。你那年元夕不是一直哭么,他也一直陪着,陪完还一直担心着,日日问我你可还在伤心,可好了些。”

贺南风恍然一顿,难怪之后会在街头偶遇几回,原来是他刻意探望;难怪前尘会在那种时候答应迎娶,原来凌释很久前就像兄长一样心疼她。

她前尘只知夫君心爱自己,并不知从小便有牵挂在。但岂不是说,他这时对自己也只是兄长般的爱护?就如同他如今对弟弟凌琚一般?不过前尘里,后来不知何时,变作男女情意,才叫他辛苦一世。

贺南风不由凝眉,她今时一早决心要跟夫君一生一世,便要一早占住他的全心全意。如果当做妹妹弟弟的疼爱,岂非白忙一场?到时再有个谢家王家小姐横插一脚,岂非就可能黄了?

一番思量完,认为务必向对方显露真身,也务必要赶紧表白心迹,毕竟被贺承宇耽误过后,剩下日子确实不多了。

于是这晚一齐回屋后,小公子便假作想在屋里泡澡的模样,一面暗地观察对方反应。

她怀疑凌释察觉了自己是女儿身份,但发现女儿同住,以凌释性子肯定是要避讳的,她都想好若对方发觉该如何安抚解释了,但对方又丝毫不见端倪,令人奇怪。

再者,若是不知,却对她这样好,难不成真习惯了另一个男儿对自己眉眼含情、欲行不轨?如果是,那还了得!

故而虽然对兄长发了誓,一定在他抄书期间自洁自爱,不会给人留下任何话柄,但还是依旧当着男子的面,只一屏风之隔,就开始脱衣裳。

脱下一件,还极其用力地甩在架子上,似告诉榻上看书的人说,我真的脱了,我是真的要脱了!

平常就算了,这种事关清白的大事,若凌释知晓她是女儿,一定会阻止,或者开门而去;若凌释毫无反应,那便是真的对她以男儿身亲近习以为常,了不得了。

然凌释却是一笑,没有开门离去,也没有阻止,反而站起身来,向屏风后脱衣那人温和道:“我正好闲着,不如帮你洗背后吧。”

贺南风愕然一愣,还好自己刚只脱下外套,身上还有中衣包裹着,便一面往后退了退,一面不肯认输昂头道:“那,那就多谢阿释哥哥。”

外头凌释淡淡“嗯”了声,脚步声果然临近。

这全然不像凌释。

他这般反应,到底是那种缘由?贺南风心下一慌,不及多余思考,便“砰”一声直接跳进水桶里,凌释过来时,就见她合衣蹲在水中,脸上表情诡异。

“我,我正好也一齐把衣裳洗了。”不知是水烫,还是羞赧,贺南风雪白的脸颊红了一半,笑容十分勉强。

凌释就这样静静看着她,没有表示质疑,也没有说其他动作。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