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30章 小惩戒

作者:看人间
2021-01-21 09:01

第30章 小惩戒

虽然是春日已过,御花园内,却仍旧是百花齐放,颜色艳丽。

年汀兰出了存念斋,脑海里便一直回荡着惠嫔娘娘那句话,“汀兰,好孩子,你就只告诉我,你想不想入宫?若是你想变罢了,若你不想,我自是有法子的”

等的就是这句话,年汀兰自然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一个没有身份背景,自大孩子一出生,连孩子都都未曾见过两回的嫔妃,能够有多大的能力?能改变皇上的主意?年汀兰在心里反复回想了无数次,若是她当真有这能力,那只能说明,年汀兰的那个猜测,是对的。

“要我说啊,就算是那个年家嫡女入宫了,那也不过是皇上笼络年家的一颗棋子罢了。要说咱们这宫里,最为受宠的,便是贵妃娘娘了。”

“可不是吗?听说昨儿白天,皇上还在为了那女子,与贵妃娘娘黑脸,这晚上啊,转瞬就去了容华宫。咱们这皇上啊,心里怕是巴巴地念着呢。”

要回坤凤殿,这御花园是必经之路,听见有声音传来,年汀兰连忙拉着青鱼躲到一旁,在暗处瞧着三五个嫔妃,围着曾贵妃,一路而来。

纵使后宫佳丽三千,却仍旧盖不住曾贵妃的美貌,举手投足都是风情,就是那一扬眉一得意的神情,都活像是一副精彩绝伦的画,让人舍不得移眼。

年汀兰与青鱼躲在暗处,听着那几个妃嫔慢腾腾地,边走边说。

众人都是眼巴巴地,巴结着曾贵妃,言辞之间,无不讨好。

曾贵妃并没有多说,只冷笑着,与众人慢慢前行,眼中的傲娇之色,当真不是寻常妃嫔能比的,似乎也是习惯了这些恭维,她并未将那些话接下去。

待众人远走,青鱼才一脸难色的看着年汀兰,“小姐,这宫里的人,当真是复杂得很。”

年汀兰笑了笑,拍了怕青鱼的手,“你才头一回进宫,这宫里的女人大多孤寂,能有这些行径也是正常。”

后宫,并不是年汀兰的兴趣所在,但是后宫里头,可以被她所利用的人,才是她最感兴趣的。

“汀兰!”

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主仆二人的谈话,御花园入口处的玄胤,双眼发光的看着年汀兰,脸上的欣喜之色,是挡都挡不住的。

年汀兰心中暗叫不好,如何躲过了曾贵妃,却是忘了这个冤家,还未成亲,便未曾另辟府邸,如今还是同他母妃住在一个宫殿里的?

玄胤还穿着朝服,显然这是刚刚下朝,要回宫去了。看着他,年汀兰忽然就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还在上学堂的,眨眼间,却已经可以参与朝政了。

想起如今流传的,三皇子玄宸与四皇子玄胤之间,对于太子之位的争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众人都说是这个玄胤处于上风,毕竟他的身后是深受宠爱的贵妃,还有桃李满天下的外租。

要说皇后如今,闻家落寞,之前已经被封为太子的嫡长子早早殒命,如今的嫡子却迟迟不能上位,这只能说明,在皇上的心里,他并不是最中意的人选。

这个玄胤,可是众人最为看好的。他并不像其他的公主皇子一样,只能在皇后膝下抚养,相反的,他一直在贵妃身边,还能与自己的亲生母亲住在一处,这本就是嫡子的待遇,这也不得不让众人猜测皇上其实更为注重这个四皇子。

“四殿下”年汀兰恭恭敬敬的行礼,带着莫名的疏远。

玄胤眉头紧皱,靠近年汀兰“汀兰,昨日,我母妃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看着玄胤靠近,年汀兰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这看在玄胤的眼里,又是一阵难受。

“四殿下,昨日贵妃娘娘并未做什么,殿下不必听人乱嚼舌根。”

听着年汀兰这懂事的疏远,玄胤眉头皱得更紧,“汀兰,你别这样,走知道我母妃昨日故意为难你了,但是你放心,她说了,只要你经过了她的考验,她便会答应我们的亲事,她回亲自请父皇给我们赐婚的。”

看着四皇子急切的解释,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四殿下,你怕是误会了。”

“误会,我误会什么?”

“四殿下,你我自小便是好友,汀兰无意与四殿下改变这种关系。”

听着年汀兰这话,玄胤愣了神,忽而又笑了笑,“汀兰,我知道昨日我母妃过分了些,但是……总之,你别任性,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一定求母妃为我们操办婚事。”

玄胤打小,养尊处优,有什么东西,是他得不到的呢?

在他的心里,年汀兰是理所当然的,应该是乐意嫁给他的,这个时候,说这些话,不过是因为一时任性。

“四殿下,我没有任性,你我打小心智相投,但这并不代表我便心悦于你,也并不代表,我会一心想要嫁给你。”

若说年汀兰一开始还要顾及一二,这会子,却是被四殿下的自以为是,给弄得根本就不想再给他留下颜面。

从未被人这般直接拒绝的玄胤,一时间,也有些羞愤,“那你心悦谁?想要嫁给谁?我父皇?你以为你比得过我母妃在我父皇心中的地位?”

面对玄胤接连的发问,年汀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了看玄胤,嘴唇紧抿。

玄胤看着她那异样的眼神,一时间有些心虚,心里头知道,年汀兰本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那脾气也不是一般人家女儿的脾气。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想要道歉,却又觉得拉不下脸。

“四殿下要这样想,汀兰也没有办法。”

这话冷漠又不屑,看也不看玄胤一眼,年汀兰转身便走,留下玄胤在御花园,懊恼不已,心里头似乎是有无数马蹄踏过,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年汀兰敷衍又不屑,玄胤看了看她离开的背影,想要去追,却又猛地转了身,直直地往容华宫跑去。

年汀兰慢悠悠地转身,看着玄胤因为奔跑而飞起来的衣角,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小姐,您,为何要故意惹怒四殿下?”

青鱼前一晚才听年汀兰说过,要为了年家就考量,既然这样,为何又要得罪皇家的人?

年汀兰眼角露出一丝狡黠,右手抚摸着左手的中指,“来而不往非礼也,昨儿我被那般欺负,总得还回去不是?”

看着青鱼,眼里的得意毕现,青鱼这才恍然,一时间,觉得自家小姐竟有些厉害。

一般人拿贵妃娘娘没有法子,就是皇上,也是故意将年汀兰抱入乾龙殿,以此消息,压过了年汀兰在容华宫晕倒一事,弄得贵妃娘娘行径恶劣,却无人追究。

表面上,是皇上给年家荣光,实际上,却是不着痕迹的保护了贵妃。

年汀兰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好不容易重来一世,她可不能再把仇怨,留到下一世了。

既然皇上不给她一个公道,那么她自然就要自己讨要回来。

这个世界上,能够收拾贵妃的,便只有她心爱的四皇子了,这是年汀兰打小便知道的道理,四皇子是贵妃娘娘唯一的软肋。

不出年汀兰所料,四皇子气呼呼地闯进贵妃与几位妃嫔闲聊的前厅,惊得众人纷纷看向他。

“四殿下这是怎么了?这般气冲冲的?”紧挨着贵妃坐的容嫔率先开了口,她一直与贵妃交好,对四皇子也相对熟悉,到是少见四皇子这般脾性。

“母妃,您到底要不要为我与汀兰请旨赐婚?”玄胤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看了看贵妃,脸色黑成一片。

容嫔最是有眼见,连忙呵呵一笑,起身告辞,其余几位,本都是刚刚落座的,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借口各宫有事,各自回宫。

玄胤怒气冲冲,也不与贵妃请安,只站在门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母妃。

曾贵妃就是强制压抑怒火,微微颤抖,饮了一口茶水。

“胤儿,母妃说了,只要那个年家丫头,通过考验,母妃自会……”曾贵妃说的慢,面对自己的孩子,她向来有耐心。

四皇子却是猛地打断了她的话,“需要什么考验,您要是再考验,她怕是都要嫁给父皇了!只怕到时候,儿子都得唤她一声母妃”

“放肆!”贵妃一把拍案而起,“就算她成了这后宫嫔妃,那也不可能比得过本宫,她算个什么东西?”

玄胤看着曾贵妃,眼神变化,眼里全然是难以置信。“母妃,您从未想过,要为我请旨!”

玄胤是曾贵妃的亲骨肉,自己母妃的话,自然是一听便明白了。“母妃你在骗我?你昨日是故意为难汀兰的?”

“四殿下,万不该这般神情对娘娘,娘娘做事,自是为了你好。那年家小姐,性情算不得好,与殿下委实不配。娘娘已经给殿下物色了一家小姐,便是……”曾嬷嬷连忙劝,生怕母子二人在继续争执下去。

谁知向来不好发火的四皇子,却是对着曾嬷嬷怒目而视,“你闭嘴,主子说话,要你一个奴才多嘴!”

曾嬷嬷一时间被呵住,她奶着曾贵妃长大,又看着四皇子成人,四皇子向来尊重她,受此愤怒,曾嬷嬷竟不知如何是好。

“玄胤,你当真要为了一个女子,与母妃这般行径?”曾贵妃也是气到了,打小便是自己放在心上疼的,这会子被他这样质问,到是自己往日付出,都做不得数。

玄胤见着曾嬷嬷的神情,又听母妃这般说,也知自己方才的话,说的重了些。

却仍旧想不过,母妃不成全自己的心意。

咬了咬牙,“既然母妃不愿为儿子安排婚事,那儿子自去求父皇便是!”

转身便走,气的贵妃连忙上前追赶!

“你敢!”

玄胤听见贵妃这话,只略作停留,又快步离开!

“玄胤,你要是敢娶年家的,你的大喜之日,便是你母妃的忌日!”

曾贵妃几乎是用吼的,这是她唯一一次,用死来威胁自己的儿子。

也正是这一声怒吼,吼住了玄胤的步伐。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