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故事:双生
故事 短篇故事

诡故事:双生

作者:笔墨微寒
2021-01-22 10:00


夜色盖上这栋小屋,遮蔽了最后一丝光明。

韩商顶着迎面而来的冷风,敲响了这栋房屋的门铃。

一位面容略显枯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了看韩商,沉寂的眼神爆发出一丝光亮。

“医生,您来啦?”

韩商点了点头,快步走进了门,关上了房门,将那渗人的冷风拦截在外。

“小童他最近还好吗?”

韩商摘掉了帽子,准备前往那个孩子的卧室,去察看他的病情。

男人叹了口气,说道:“还是一样,偶然还是会把自己当成女孩,穿上他那些裙子。哎,自从他姐姐走后,他一直这样,让我一个人怎么办才好……”

韩商没有继续倾听男人的絮叨,利索打开了房门,看了一眼男人,锁上了门。

他回过头去,屋里没有开灯,只有台灯散发着一抹光亮。

韩商也没用去开灯。他还清楚记得,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因为贸然打开了灯,造成了孩子发病的情景。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里。经过上次的细心交流,他与那个名叫小童的男孩关系更近一步,对方已经愿意跟他说些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慢慢走去,果然看到了躺在床背上的男孩。

他还穿着上次来时看见的那条蓝色裙子,加上他清秀稚嫩的面孔,很难不让人认为他是个女孩。

“童童?”

韩商试探地问了一声,过了良久,对方才轻轻哼了一声,算作回应。

韩商这才轻轻坐在床沿边,思索着如何进行接下来的交流。

门忽然被打开,一道人影站在门前,几道光线透过缝隙照射进来。

接着,那道人影走了过来。韩商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还端着两杯牛奶。

“医生,辛苦你了。”

中年男子笑呵呵将一杯奶递给韩商,一边将另一杯奶放在桌上。小男孩看也不看一眼。

韩商双手抱住被子,感到一股暖意。

他看了看男人,问道:“您一直跟我说,童童他有个姐姐,他的姐姐去哪里了?”

看到男子脸上阴郁的神情,他急忙补充道:“因为考虑到这类病情一般跟家庭因素有很大关系,所以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进展。”

男人叹了口气,低声道:“几年前游玩,一个失神,他姐姐就不见了,应该是被拐去了。哎,之后他妈也走了,让我一个人带着他,现在还弄出这样事情,哎……”

“他姐姐,跟他关系很好是吗?”

“是啊,他们两只差两岁,姐弟俩一直很友爱。”

韩商抱着被子,问道:“这些衣服都是他姐姐留下的是吗?”

“是啊。”

韩商忽然沉默下来。

场中一顿沉寂,只听见韩商的喝水声。

咳了几下,他继续说道:“我需要跟童童单独聊一会,您先出去吧。”

“拜托你了,医生。”

男子带上了房门,屋内又是一片昏暗。

他看向童童身上的裙子,忽然感觉一阵恐惧。

他清楚地看到那衣服上面的牌子,都是最近新出的款式,怎么可能会在几年前就出现?

“我可以看一下衣柜吗?”

韩商问了一句,看到童童点了点头,他深吸口气,走上前去,打开衣柜。

柜中男孩衣物和女孩衣物杂半。他将那些裙子之类拿到台灯下仔细看去,毫无疑问,全部都是最近新出的款式。

他将衣服整理好,刚准备放回去时,门再次被打开。

男人端着一盆瓜果走进,看到韩商手上的衣物,愣了一下。

“我,我想看看从这些衣服,看看能不能唤醒孩子一些记忆。”

“没事。”男人将瓜果放下,转身向门外走去。

韩商无意问道:“这些衣服看起来好像都是新的款式?”

男人愣了一下,笑道:“是啊,原先那些衣物太旧,我又托人仿制的一些。”

韩商暗地舒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这家主人的确不缺钱。

男人再次走出门去。两次突如其来的闯入,让韩商有些内心不安。

“童童,你最近好些了吗?”

对方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韩商苦笑,看来这孩子问题还真不少。

这时,一直冷淡的童童忽然开口道:“叔叔,你知道吗?她也不喜欢光。”

她,他?韩商不清楚他说的究竟是那个,只得开口问道:“她,指的是你的姐姐吗?”

“姐——姐?”

韩商看到他的脸上忽然露出痛苦的神情,刚想过去安抚,又看到他一下恢复下来,露出一张平淡的面孔。

“叔叔,我没什么事了。”

他忽然爬了起来,在黑暗中摸索些什么,韩商只听见沙沙的写字声。

男孩挥了挥手,示意韩商接过。

韩商伸出手去,感觉掌心里握着什么东西,结合刚刚的声音,让他无比确定这就是个字条。

为什么要传字条,不能当面说?还是说,这里也不能拆开?

但他决定相信着对方的话,毕竟这是对方第一次给自己写纸条。

韩商刚要将纸条放入口袋,门忽然再次被打开。

男人看到了韩商插兜的动作,一边快步走来,一边问道:“医生?”

他看向韩商的口袋,问道:“那是什么?”

“没什么,我习惯性的动作。”

男人来到韩商面前,看着他说:“医生,我不喜欢说谎的人。”

他慢慢伸出手去,配合着恰当的光线,让他此刻的面貌显得异常可怖。

韩商的呼吸在这一刻拉长。

他深吸口气,缓缓抽出右手,慢慢摊开掌心。

上面赫然躺着一颗糖果。

韩商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男人一下笑了起来,“医生,看来童童很喜欢你了。”

韩商抽回右手,笑道:“帮助病人是我的本分。”

两人一路走至门前,韩商开口道:“那先生,您看下一次我什么时候……”

“没有下一次了,”男人叹了口气,“我们打算搬离这里了。”

“啊?”韩商被推出门去,屋门再次关闭,将他送进黑夜。

背靠着冷风,他慢慢走着。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拿出了那颗糖果。

的确是颗糖果。

“看来是我想多了。”他苦笑一声,剥开了糖果。

里面是一张成团的纸条。

他的心再次被吊起。

韩商颤抖着双手摊开纸条,打开手机灯光,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纸条与手机忽然掉落在地上。

半个月后,某个公寓里。

童童换上了正常装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秋日的阳光。

韩商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条新闻:“嫌疑人某男子因犯猥亵罪,杀人罪,现判处死刑……”

他摊开那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

哥哥穿上了新衣服,被爸爸带走了,我也要走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