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要换肾,我跪舔了3年的老公瞬间变了脸......”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婆婆要换肾,我跪舔了3年的老公瞬间变了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苏叶
2021-01-22 19:00


乔言拖着疲惫的身子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
还没进门,就闻到楼道里飘出饭菜香。

这么晚还做饭的,除了自家没别人家了。
连着一个多月,陆辰天天掐着她下班的点,提前做好她爱吃的饭菜,等她到家洗漱完,饭菜正好放温了,可以入口。

乔言微微叹一口气,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她开心,却也不开心。

开心是因为,和陆辰在一起这么些年,之前一直都是她像个丫鬟似的,上赶着伺候陆辰,现在终于有了陆辰对她俯首帖耳的时候。
不开心是因为,陆辰并不是自己醒悟的,而是有求于她——陆辰她妈生病了,要换肾。

好巧不巧的,一大家那么多人,竟然是乔言这个儿媳妇和老太太相配的位点最多,大家的目光自然全都聚在了乔言身上。

不光陆辰献殷勤,连带着其他曾经刻薄过乔言的那些七姑八姨,也都从中递着好话。
乔言实在难下决断。

五年前的一个周末,乔言和闺蜜约好逛街,俩人正在化妆品专柜试得不亦乐乎,闺蜜突然接了个电话说要赶回公司加班,就把乔言一个人撂那儿了。

百无聊赖,乔言买了杯奶茶,坐在步行街的过街天桥底下玩手机,正巧这时候从她面前走过去一个人,掉了一卷纸币在乔言脚下,乔言捡了钱就追了上去:
“哎,你掉东西了。”

那是个四五十岁模样的阿姨,从乔言手上接过那卷纸币,展开数了两遍,眉毛一挑:
“这不对,我的是八百块钱卷在一起的,这里只有五百,你黑我钱了是不是,你说你年轻轻的,指着这种事儿发财吗,你给我交出来,不然我报警了。”

乔言一下子愣在那了,完全不知所措,突然有个身影一闪,挡在乔言身前,将那卷纸笔捞了回来:
“阿姨,您说你丢的是八百对吗?”

“对啊。”

“那就对了,这里只有五百,肯定不是您的,您自己再找找,”
身影回过头冲着乔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走,咱们花钱去。”

乔言被一只大手揽着肩头,不顾身后阿姨的尖叫咒骂,远离了那个是非之地。
到了僻静的地方,大白牙才将纸币放回到乔言手里。
乔言惊得瞪圆了眼珠子:
“万一她真的报警怎么办?”

“你不会自己去上交啊,让保安找去吧,难道你还想自己贴三百块钱给她呀,善良要留给值得的人。”

后来大白牙陪着乔言去商场的服务台,把五百块钱交了过去,还被赠送了两张商场的优惠券。
临分别时,俩人加了微信,乔言才知道大白牙叫陆辰。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所以拿下陆辰并没有太费力。
陆辰帅气的脸,灿烂明亮的笑,玩世不恭的性格,都恰好长在了乔言的审美点上,俩人确定关系后,乔言完全一副沉迷恋爱无法自拔的样子。

陆辰说往东,乔言绝不会往西,陆辰说上天,乔言绝不会入地。
就这么哄着顺着谈了两年多恋爱,乔言家里催着结婚,明里暗里和陆辰提了好几次,陆辰总是有办法岔开话题,扯到其他的事情上去。
最后乔言明着说,不要房子不要彩礼也不要酒席,陆辰才渐渐松了口。

父母都恨铁不成钢地说乔言是脑子坏掉了,这样的人家也嫁。可有什么办法,乔言自己铁了心,由不得他们做主。
订了一趟新马泰旅游,回来俩人领了结婚证,就算有照驾驶了。

回来后陆辰就和乔言约法三章,各自保留私密空间,不能干涉太多;头十年里拼事业,不考虑要孩子的事;家里的消费AA制,个人消费自己负责。
想都没想,乔言就答应了。

新时代的女性,不会为了那点家用和生活费扯七扯八,乔言本身工作不错,收入也不低。
在遇到陆辰之前,她已经自己买了一套小公寓,从家里搬出来单住,早就习惯了人格独立经济独立的生活。
所以对于陆辰提出的说法,乔言觉得并不难接受,毕竟和从前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区别。
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枕边多了一个人,或者遇到事的时候,可以有个亲近的人商量。

闺蜜冷笑着说乔言头脑简单,把自己的后路都给退没了,以后陆辰家里想怎么拿捏她都行。
乔言却没当回事,因为她爱惨了陆辰,只要一想到往后的年月里都能和陆辰肩并肩快走慢行,让她再退百步都不成问题。

婚后请朋友吃饭,陆辰一个兄弟喝的有点多,扯着乔言的衣服絮絮叨叨。
“女侠,好样的,能把我哥们儿拿下,他当年可是说过不结婚的豪言壮语……当年那个……”

话没说完,人就被陆辰一把搂了过去,接着劝酒。
那种戛然而止的不适感,让乔言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很快就被喧哗和吵闹抹平。

婚后的日子,没有鸡飞狗跳,却也算不得平静。
他们住在乔言结婚前买的房子里面,乔言还特意费心思重新装修了一遍。
倒不是陆辰家买不起房子,其实陆辰早就有了一套小三居,可迟迟未曾装修。
乔言每次催,陆辰都说没时间,乔言提出自己工作自由,可以盯装修,陆辰又说不希望她太累了,不愿意放权给她,时间长了,乔言也懒得再提。

既然陆辰不愿意,那就随他去吧,反正再怎么往后推,早晚有一天也是避不过去的。
那时,乔言已经隐隐知道了一些事情。

结婚头一年中秋节,和陆辰一起回乡下家陪公婆过节,老家的那些亲戚都像看西洋镜一样,呼啦啦全围在院子里,一边瞅着乔言一边交头接耳。

“哎呀,听说这姑娘啥都没要就嫁进来了,这得多上赶着啊。”

“就是哎,你看之前那个,娇滴滴的城里人,派头足的嘞。”

“这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吧,容易让人看不起。”

“之前那个咋崩的你知道不?”

“不是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房子都买好了呀,那女孩儿出国了。”

“小辰难过了好一阵子吧,那房子一直空着是不是,当时还说以后不结婚了呢。”

“这姑娘这么贴上来,到底是不如前头那个啊,难怪小辰看着不上心呢。”

乔言不想听,可那些话还是一个字又一个字地灌进她耳朵里,炸的她心惊。

其实她原本已经多少猜到一些事,成年人的淡漠和疏离,无外乎性格和感情两方面。

初见时,陆辰是开朗的,阳光的,哪怕就是恋爱时,陆辰也还是清清朗朗的,直到后来乔言提出结婚,他们之间才有了距离感。
亲近之外的那点生疏,乔言深有体会。

所以,他们之间,无关性格,就只能是感情出了差错。
乔言聪明,知道每个人都有讳莫如深的过去,所以她从未在陆辰面前提起过前任的事,可当真相赤裸裸地摆在自己面前,她还是抑制不住地难过。

那套不愿意装修的房子,原来竟是陆辰的伤心事。

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乔言才将这些事消化了下去,她安慰自己,还不允许别人有个忘不了的前任了吗?就因为这个闹离婚吗?值当吗?
已经是合法夫妻了,白月光怎么样,蚊子血又怎么样,都不如她名正言顺。

她想,只要她一心一意对陆辰好,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足以抚平一切伤口。

乔言对陆辰的好,那是实打实的。
两个人都上班,但乔言的工作相对自由一些,上午可以在家办公,于是乔言就变着法子地琢磨菜谱,都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乔言深以为然。

在娘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到了陆辰面前,活脱脱成了一个为爱发光的小媳妇儿,每天不是忙着给陆辰准备吃喝就是想着给陆辰置办穿戴,还都是花自己的钱。

每逢节假日,乔言也都是早早就开始考虑,是回公婆家尽孝,还是找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和陆辰二人世界,无论哪一种,提前做准备的都是乔言。

回公婆家的话就要备好营养品和礼物,二人世界的话就要做好攻略订好酒店。

乔言似乎忘了,她大包大揽的这一切,本该是两个人一同商量着来的,她当初结婚的初衷,也是觉得以后有什么事情,不必再全都自己一个人扛,可以有人分担。
只是这个人是陆辰,她所有的原则都在不知不觉中退了步。

等到乔言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婚姻的第三年,相处模式固定,家庭地位固定,再难翻起大浪。
原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了,没想到突然生了变。

三个月前,婆婆在老家拖地时突然晕倒,送往医院后做了一堆的检查,最后得出结论,需要换肾。
婆婆的肾病是老病根儿了,在乔言嫁进来前,就已经经年累月的吃药。

就好像机器出了故障,定期修理一样,总有一天,那半吊子机器是要彻底罢工不干的。
这一次,婆婆的身体就是彻底垮了,除了换肾,没别的法子。

一圈人做了配型。揪心地等了十天,终于出了结果,匹配度最高的竟然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乔言。

医生宣读结果的时候,乔言的整个身体都在筛糠一样的颤抖。
一半是激动,一半是害怕。
乔言当时脑子里的第一想法竟然是,如果她救了婆婆,那陆辰是不是就能对她亲近些了?
就像普通夫妻那样的亲近,有商有量,共同为了生活而努力那种。
而不是眼下这样的高高在上,留乔言一个人面对所有的生活琐碎和雨露风霜。

但同时,乔言也才三十岁不到,换肾这种手术虽说对身体影响不是太大,但也是剖开身体硬生生取走一个器官,她怎能不怕?
乔言还不敢告诉自己爸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损伤一分一毫,都是罪过。

在陆辰的催促下,乔言配合着医生做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指标都挺好,唯独体重轻了些。

于是,陆辰就像换了一个人,从公司里请了长假,每天在家研究吃喝的那个人,从乔言换成了陆辰。
哪怕乔言上午不用去公司,陆辰也不让她动手去干任何事。

早上睁开眼,必定能看到陆辰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就这样连着一个多月,乔言真的胖了一轮,脸都圆了。

不光吃喝,起先陆辰还每天接送乔言上下班,惹得乔言的同事每天猜测不断。
从前没出现过的人,突然一下子殷勤起来,乔言不知从何解释,正好有个和乔言竞争区域主管的同事,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她婆婆的事,在公司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乔言脸上挂不住,她又不擅长撒谎,只能吃瘪。
最后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让陆辰别再管接送的事了。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乔言掏出钥匙开门。

四菜一汤,清淡营养,看得出来陆辰花了心思。
俩人面对面坐着,陆辰看着乔言笑,笑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干嘛呀,这样看着我?”

陆辰长手一伸,绕到乔言身后的柜子上取出来一个盒子,打开放在乔言面前:
“老婆,送你一个小礼物,这几年委屈你了。”

那是一条铂金的项链,缀着一颗小钻石,小巧又洋气,几个月前逛商场的时候,乔言曾经试戴过,原来他当时不是没注意,他只是装作没注意。

现在为了婆婆的病,他倒是什么都愿意了。

乔言又惊又喜,还有些难过,陆辰可能是看出来她的想法,趁热打铁地将项链给乔言挂在了脖子上。
又小狗似的用鼻子蹭她的头发:
“老婆,我心里有什么结其实你都知道,矫情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等我妈病好了,我们一家人就好好在一起,再生个孩子,人生就圆满了。”

字字戳在乔言心上,等了好几年,她盼的不就是这天吗?
无论陆辰是为了什么才醒悟的,醒了就好。
晚上入睡之前,乔言轻声对陆辰说:
“明天咱们去医院,做术前检查。”

第二天一早就奔着医院去了。
身高体重测心跳,验血验尿验血压,一通检查下来,已经到了下午,乔言干脆没去公司,请了假回家休息。

陆辰说要在医院陪陪他妈,送乔言到家后,就又返回了医院。
乔言痛痛快快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天黑。

陆辰还没到家,这时候门被敲得震天响,乔言过去开了门,闺蜜咋咋呼呼地闪进来:
“你今天是不是去医院了?”

“对啊,怎么了?”乔言一头雾水。

“你做的那些检查,是干嘛用的?”

“就……普通的体检。”乔言有些心虚,想随便糊弄几句,没想到闺蜜压根不信她的邪。

“放屁!我问我男朋友了,那是肾移植的术前检查,普通体检能那么详尽?”

乔言暗叫不好,闺蜜最近交了个医生男朋友,见天地往医院跑。
瞒不过去,乔言只好心一横,和盘托出,她话音刚落地,闺蜜就像炸了毛的公鸡,看那架势恨不得扑上来啄掉乔言一块肉才好。

“你脑子里进了多少水啊,上赶着嫁就算了,现在还上赶着给人送一个肾,你知道人家打的什么主意?”

“以前的事就过去了吧,昨天晚上我们才说的,以后好好过。”

“哼,有求于你,当然事事顺着你,我问你,陆辰人呢,哪儿去了?”

“在……医院陪我婆婆啊。”

“那就对了,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闺蜜把手机塞给乔言,点开一个视屏,看视角,应该是在医院走廊里,从上往下俯拍的,所以画面声音都很清楚。

那个侧脸,乔言看一眼就知道是陆辰,他正抱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子。

“你不是说你不结婚嘛,你说你会等我的。”女孩子的声音娇滴滴的。

“我需要有个人帮我躲过父母的催婚,她什么都听我的,就因为这样,咱们那套房子才能保住啊,你所有的东西,我都没动,全放在那里面呢。”

“可是现在怎么办?她要换一个肾给你妈妈,这样你妈妈肯定不会同意你们离婚的。”

“等手术结束我想办法跟她提,经济上多给她一些补偿,她会愿意听我的,放心吧,眼下我妈的命要紧。”

后面还有什么,乔言已经听不下去了。

闺蜜虎着一张脸看乔言:
“要不是我和男朋友找个安静的地方抱抱,还拍不到这些呢,你还要装聋作哑自欺欺人吗?”

乔言双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来,哭了很久。
她把项链从脖子上摘下来,放回到盒子里,再把盒子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又打开电脑用最快的速度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后,乔言开始收拾陆辰的衣服和私人用品。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等陆辰回来,就要清算干净,经济和感情,都要算清楚。

为了这场诛心的爱,乔言一直自我催眠,总以为只要她足够贤惠足够听话,总有一天陆辰能看到她的付出。
她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极低的位置上,事事迁就,就连肾移植这样的大事,陆辰也只是稍微给了一点甜头,她就心甘情愿了。

可即便是这样,陆辰也没有真的心疼她,反而是变本加厉,连她的身体都在他的算计之内,妄图用一点经济来补偿,她乔言缺的是钱吗?
她缺的是爱和心,只可惜,很早以前,陆辰便将这两样都给了其他人。

怪不得那套房子一直舍不得动,原来都是他们的回忆。

乔言此刻只想逃离这场错误的婚姻,一味的迁就并不能换来将心比心,就像第一次见陆辰时他说的那句“善良要给值得的人”,乔言的善良,也应该属于懂得珍惜的人,陆辰不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