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泡沫美人鱼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泡沫美人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南浔
2021-01-22 11:00

【哥本哈根,美人鱼铜像】

夕阳下的海面波光粼粼,跳跃着迷人的碎金。不时有鱼跳出水面,柔和波光下的水珠闪着金光,宛如人鱼的眼泪,忧伤凄美。

海石上,美人鱼静坐着,身上的线条变得柔和。她神情忧郁,看着远方不知在冥思苦想些什么。她的下身并不是完整的鱼尾,而是有一双直至脚踝的人腿,只留下一小段鱼尾。

这样的美人鱼让我觉得突兀的心疼,是不是她要褪去鱼尾却失败了才这么忧伤呢?不得而知。

举起相机调好焦距,正打算按下快门时却愣住了。美人鱼的脸和一张熟悉的面容在眼前变换,她在对我笑,美好而纯洁。

木纳地放下相机,看着眼前的铜像失神,曾经的约定此刻清晰地在耳畔响起。

“好啊,那我们以后一起去哥本哈根看美人鱼铜像吧,可不许反悔哦!”

“嗯!我们一起去!”

心口处传来隐隐的痛感,轻声呢喃那个许久不曾提起的名字。

夏沫……

【金色夕阳下,你是最美美人鱼】

五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正准备参加一个国际性的摄影比赛。带着没备就跑到一个临海的镇子,听说这里的珊瑚礁很漂亮而且还有可能拍到珍惜的海鸟。

到小镇的第二天我就兴致勃勃地上了一条出海的渔船,可就是没看到有好的选材,一望无际的大海除了水还是水,半天下来什么都没有拍到,不禁有些沮丧。

夕阳西斜,渔船也慢慢驶回岸边。船上的大叔见我心情低落又牢牢握着相机,便主动过来和我交谈。

他拍拍我的肩膀在我身边坐下,热情地说:“小伙子,你也是来这拍照的吧。”

“嗯,只是没有什么收获。”

“唉。”大叔叹了口气,“现在环境污染得严重,想拍到好的自然照片哪有那么容易。不过自然风景拍不了,就有人动了歪点子。他们说这里有美人鱼,还找了一些年轻的女孩穿上那种衣服,拍照上传,这也是为什么镇子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像你这种已经很少了。”

听着大叔的无奈话语,我不禁有些怒气。

“这不是作假吗!”

“本来也不会有人信,美人鱼这东西也不过是童话罢了。他们都知道,只是他们只看得到利益,人们也只是好奇。”他顿了顿指向不远处的沙滩,“喏,你看 。”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三五个人架着摄像机拍着同一处。夕阳撒下,凸出的礁石上有个女孩坐在那里,微卷的黑色长发垂在胸前。她双手搭在礁石上,明亮忧郁的眼带着一丝兴奋望向远方,金色的鱼尾在夕阳的照耀下越发璀璨夺目,纯白的贝壳饰品将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

那一瞬,我竟真以为她是从海底世界来的美人鱼,夕阳下最美的美人鱼。

在我恍惚的时候,大叔笑了起来:“很漂亮对不对,夏沫是我们镇子上最漂亮的女孩,大家都说她身上有海水的味道,不过这或许是因为她家临海近吧。每年来拍照的人都会先去找夏沫,她家条件不是很好,这倒也算帮了她的忙。”

“夏沫吗……”

念着她的名字仿佛感受到了海风的气息,眼睛一刻未从她身上抽离。

看到她换上衣物拿到报酬时扬起的满足的微笑,看着她的身影被夕阳拉得长长的,心里的某根弦似乎被触动了,不由自主地跟在她身后。

她发现我跟着她时一脸惊讶错愕,看着她的神情我一阵尴尬,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只好连忙摆手。

“那个,我不是……我……”

疑惑地看了我会,她突然掩唇轻笑起来,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

“你是来拍照的吧,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想找我扮美人鱼吗?”她冲我调皮地眨眼。

“啊,是,不,不是,我……”我别过脸,手心紧张得出了汗。

“到底是什么啊?”

“那个,我是来拍照的,但我不是想找你扮美人鱼,我只是想拍些自然的景物。然后,今天中午我看到你在扮美人鱼。你,很漂亮。”

我抬头偷偷看向她,发现她竟然脸红了。许是她自己也意识到了,立马转身看向大海,这下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看她了。

过了不久,她转过身对我微笑,她坐在柔软的沙子上示意我也过去。我忐忑地坐在她身边,沉默了会儿,她指着远处的夕阳说:“知道我为什么要扮美人鱼吗?”

“我,听人说你家条件不好。”

“嗯,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呢。”夏沫牢牢地看着我,眼中一片真挚坚定,“我喜欢海,喜欢美人鱼!”

或许是她执着的语气触动了我,我竟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即使美人鱼最后会化作泡沫消失在大海?”

她微愣,面向大海时又笑了。

“是,这就是我的喜欢。还有啊,我叫夏沫,本来就是夏天的泡沫啊!”

此刻的她坚强快乐与忧伤孤独并存,狠狠的击中了我的心,一激动就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仿佛在承诺一件最重要的事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我不许你消失!更不会让你消失!”

错愕只在一瞬她就推开了我,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而我竟一时忘了反应。想起刚才不经过大脑的话懊恼的看着她跑着离去的身影。

忽然,她停住了脚步,回头笑着说:“谢谢。”

怔怔地看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地拿起相机对着她的背影拍了一张:夕阳下她的身影似有若无,如同误闯入画面不知所措逃走的精灵。

感受心脏跳动的节奏,嘴角微勾。这算不算一见钟情呢?

【我们是否在一个世界】

小镇的夜很宁静,我穿着薄衬衣坐在阳台上认真的看着手中的照片,夏沫的笑在我脑中循环播放却怎么也看不腻反而更加迷恋。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就像迷一样,像极了从海底世界而来的人鱼,却又比人鱼多了份真实感。这个夜我注定难眠,可我不知道的是,同样难眠的还有夏沫。

“嗨!叶帆,你愣着干什么呢?我们要出海了。”

“哦,马上来。”我看了看四周有些失望的上了船,她没有来。

我拿着相机倚着栏杆看那茫茫的大海,心不在焉,挥之不去的都是她的笑容,她的身影。无奈一笑,才见一面而已,自己是不是太过沉沦了。

“叶帆,你看,是海豚!”

“喂!你想什么呢?千载难逢的机会还不快拍!”大叔没好气的一掌拍在我的头上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拿起相机,可海上却早已没有了海豚的踪迹。

“唉,可惜了。”大叔叹了一声就离开了。吹着海风我轻闭上眼。拿起相机凭感觉朝远处拍了一张,睁开眼立刻涌上惊喜。海天交接的地方,一头蓝色海豚高高跃起,扬起晶莹的水珠。

这算不算是好运的开始呢?我暗自想。

收获不错,渔船提前返航,船上的人都说这是海豚的帮助。对他们来说,海豚就代表着好运。我翻看那张照片扬起一抹笑容。

正打算回去修照片,身后突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你终于回来了啊,我等你很久了。”

猛地回头,想了那么久的人此刻就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你,在等我?”不确定地问。

“对啊,你上次不是说要拍自然景观吗,我知道有个地方很漂亮,想带你去看看。啊!对了!”她恍然想起什么定定地看着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对不起,我一直忘记介绍了,我叫叶帆,一叶千帆。”我带着些窘迫地说。

“叶帆?”她用手支着下巴轻声呢喃,“是个好名字呢。走吧,我带你去那个地方。”

静静地走在他身边,听她讲她的梦想、愿望、趣事,看她像个小女孩般手舞足蹈,心里是满满的甜蜜。真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就这么和她一直并肩走下去,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可是所有的路,都是有终点的。

“你看,就是这里了,漂亮吧。”

她微眯着双眼,伸开双臂,一脸笑意。柔软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白色的裙角微微摆动。

美,真的很美!真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她。

迫使自己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我迟早是要回城市的,而她是这么的空灵,这个小镇才是最适合她的。我又有什么资格毁掉她的美好呢?

海岸处是颜色各异的珊瑚,不远处有一个小岛,有很多我没见过的海鸟,的确很漂亮。仿佛是这个小镇的一个独立风景,就像夏沫一样。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吗?”见我沉默,她有些忐忑地开口。

“不是的,我很喜欢这里。只是这样的美景放在脑海放在心里就够了,如果公开,可能这最后的净土也保不住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惜了,我本来还以为能帮你的。”夏沫垂头丧气,看样子是因为没能帮上我的忙而难过。心里忽然一软,我走过去把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手竟有些发抖,大概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触碰到她吧。

看着她忽闪忽闪溢水的眸子我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你可以帮我的。”

“什么?”她不明所以。

我举起颈上的相机笑道:“给我当模特吧!这么一个大美女站在我面前要是浪费了机会才是真的可惜。快啊,摆造型吧,自然一点。”

“就你鬼点子多。”她嗔了我一眼。

【送给我最美的人鱼公主】

蓝天白云,蔚蓝大海,几只闲逸海鸥,白色的贝壳,各异的珊瑚,夏沫提着鞋光脚踩在海水里,海风把她的长发吹乱,她回眸一笑,无限清纯无限美好,仿佛是遗落人间的天使。

我忘了调焦距,忘了一切,只傻傻的看着画面中的夏沫,机械地一次次按下快门。

“喂,你怎么回事,拍个照竟然都能走神!”相机被突然夺走,夏沫一点委屈地看着我,可能误会我没有认真对待吧。我正想解释,就见她快速帮我拍了一张,一脸得意。看到我那张呆头呆脑一脸错愕的照片,她乐得哈哈大笑。

我急了,这下形象可全没了。

“不许看了,还我,我要删了。”

“不嘛,把这张照片洗出来送我吧,难得看见你这么可爱的样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躲避我的抢夺。无奈,我可不想留这么一张照片给她,就算要留也得留张阳光帅气,英俊潇洒的吧。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想拿到相机,可她却不服了,脸上有了些微恼意。

“怎么这样啊,一张照片都舍不得,还欺负女孩子。”

夏沫嘟着嘴无声控诉,心跳错漏一拍,争抢的过程中,她重心不稳向后栽去,我连忙去扶她,却一同摔在了沙子上。

她就那样安静的在我身下,脸蛋红扑扑的,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而我压在她的身上,姿势好不暧昧。

不知什么原因,我不由自主的看向她娇嫩的唇,然后俯身而下。是的,不由自主,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柔软的触感传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当即就想这下完了,她以后不会不理我了吧。想到此,心口一阵抽痛,于是便不再有所顾虑,干脆开始吻住他,汲取触手可得的甘甜。

可我想这一切都没发生,夏沫没有推开我,没有说永远不再的理我,反而在渐渐回应。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兴奋得快要窒息,这是不是说明他也是喜欢我的?我承认自己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却希望永远不要有出路。

四目相对许久无言,只是泛红的耳根泄露了一切,直到天色昏暗,她才红着脸缓缓说该回家做饭了。我没有说话只是目送她的离开,我知道我们彼此都需要时间来好好想想今天的事,想想我们的未来。

她的反应是在我预料之外的,而我的行为大概也是她没想到的吧。

终归还是太年轻了,这些感觉怎么藏都藏不住。

看着那张海豚照片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自从拍了这张照片后,所有的一切都好似变了轨道。海豚会带来幸运,这是真的吗?我不知道,但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又为何要逃避呢?拿着刚洗出来自己‘可爱’的照片,我笑了,释然洒脱。

我认真地用红笔在照片背面写下:送给我最美的人鱼公主,夏沫。

第二天是这个小镇独有的节日,据说到晚上要在海边燃起篝火,大家要围着篝火唱歌跳舞,这样海神就会听到我们的祷告,来年让我们丰收。

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夏沫的身影,无奈下只好等在海边,晚上那么重要的节日她一定会来的。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又想起初次见面她那美好的样子,反观我从一开始给她的印象就不好,嘴角不自觉扬起,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滋味吧。

“咦,夏沫呢?刚才还在这里的。”

夏沫?我回过头却只看见几位中年人在布置场景,犹豫了会儿,我走向一位看起来比较和善的大叔,问道:“大叔,我好像听见你在说夏沫。”

“是啊,她才说要给我帮忙来着,这转眼就没看见人了。那孩子以前可不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小伙子,我走不开,你帮我找找她吧”他为难的看着我,我应了一声便快速跑动起来,心里总有种不好的想法。

夏沫她,是在躲我吗?

蓦地停下脚步,眼神黯淡下去,她在躲着我,是不是已经决定了,而这个决定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呢?握成拳的手紧了紧,站在那里,仿佛是被抛弃的孩子。

晚上,海边热闹极了,有围着篝火手牵手跳舞的、有烤鱼的、有追逐玩闹的。我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夏沫,她坐在篝火旁,火光映红了她的脸,美仑美奂。而此刻的她正在和一个年纪差不多的男子聊天,笑得十分欢快。

心里莫名的泛起一股酸味,握在手中的照片在风中瑟瑟发抖,我控制不住的快步向她走去。

【再见了,我最美的美人鱼公主】

“跟我走!”霸道地拉起她就走,在她反应过来时我们已远离了人群。

“放开,你弄疼我了。叶帆,叶帆,你听到没有,放手!”

没有理会她的叫喊,我把她带到有山湖的那个地方,双手牢牢的锁住她的肩膀,一脸阴沉地看着她。她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叫我,心好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你,怎么了?”见我脸色不对,她又变得小心翼翼。看到她这幅样子,再也没有脾气可言,可我仍阴沉着脸仔细地看着她。

风带着大海的气息拂面而来,定了定心神我才终于开口:“你在躲我,为什么?”

刹那,她移开目光,细如蚊蝇般的声音却清晰无比的传入我耳中。

你没有?如果你没有那么此刻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如此坚定的要做一件事,可这好不容易积累的勇气就这么被你轻飘飘的话语打散。夏沫,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的自尊不允许我求你,那么就彻底把一切说清楚好了。

“这就是你的选择,是吗?”我无力的松开钳制住她的手,声音疲惫,脸上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对不起。”等了许久,等到的还是这个让我失望的答案,这一刻,我连她为什么这样选择的原因都不想知道了。

“所以,之前的一切都是你的玩笑吗?那么,那天夕阳下的约定你也一定早忘了吧……”

那天夕阳下,我和她有个约定,一个注定无法实现的约定。

看着她海藻般的长发我愣住了,逆光对她说:“夏沫,你知道吗,丹麦哥本哈根的滨海长堤公园有一座美人鱼铜像,据说是根据安徒生童话中美人鱼的形象制作的。”

“啊?真的吗?美人鱼铜像?”她惊喜的呼喊出声。

“真的,以后我们一起去看吧。”

犹豫了会儿,她笑得更加灿烂了。“好啊,那我们以后一起去哥本哈根看美人鱼雕像吧,可不许反悔哦!”说完,她伸出了小指,让我和她拉勾。

无奈一笑,手指相勾。

“嗯!我们一起去!”

话语还在耳畔,却永远回不去曾经。

夏沫低着头一言不发,我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一脸落寞。

“果然啊……夏沫,我明天就要回去了,这半个月谢谢你的照顾了。”我将手中皱成一团的照片放到她的手上,垂下了眼睑,“祝你幸福快乐,再见了……”

艰难地转身,艰难地迈步,脚像灌了铅一般,但我却不得不离开。

无悲五喜,却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发出声声碎裂。我没有回头,所以我不知道夏沫拿着那张照片,看着我远去的背影失声痛哭。

离开时,有不少居民都来送我,这让我十分感动,如今民风如此朴实的地方已经不多见了。如我所料,她没有来。是啊,都撕破了一切,见面只有尴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再三确认没有她的身影后,我登上了船。

小镇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我拍了一张小镇的远景在心里默默地说:“再见了,美丽的小镇!再见了,我最美的美人鱼公主!”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朦胧中看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站在山顶看着船的方向,那身影,像极了她……

【哥本哈根,我终于来了】

摄影大赛的参赛作品我思考了许久,最终没有拿夏沫的照片参赛,我想她是独属于我一个人的记忆,是的,只属于我!所以我拿出了那张海豚照片和小镇的远景照,竟出乎我意料分别获得了第三名和第一名 。由此,我踏上了自由摄影师的路。

这几年,我带着设备走遍各个地方。穷乡僻壤也好,花园城市也罢,没有一个地方能真正让我与之产生共鸣。虽然获奖作品不断,却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再一次来到小镇是出于偶然。船遇上了大风浪,不得不找个地方落脚,当船靠岸后我才发现我回来了,四年不见的记忆深处。小镇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来拍照的人少了许多。熟悉的海风吹过,心中荡起涟漪。许久不曾有过的强烈的想把一切都记录下来的欲望复苏了,因为我深刻的明白,若不是这场风浪,我永远不会再回来,这次离开,即是永别。

我拍下了美丽的珊瑚、鸟岛、镇上熟知的居民、大海、夕阳,却独独没有拍到夏沫。曾带我出海的大叔告诉我,她在我走后不久也离开了小镇,所以照相的人少了许多。再也没有夏沫那么充满大海气息的女孩了。

一阵阵错愕,一阵阵失落。她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看她的样子应该很喜欢小镇,准备在这里待一辈子啊!不然当初……她为何拒绝了我。难道,另有原因吗?

没等我开口询问,大叔就无限惆怅地开口了。

“你应该不知道,当初你和夏沫的事她妈妈都知道吧。”

“什么?”我诧异至极。我的确不知道,而且有次听夏沫说她妈妈对她管得很严,都不让她轻易和男生接触,所以她从来不和她妈妈说她的异性朋友。那么,夏沫的妈妈是怎么知道的?

“唉,我也是偶然听见了她们的谈话。那天夏沫回家得晚,她妈不放心去找她结果就看到了你们在海边的事。她逼着夏沫不再和你见面,可夏沫不肯,她说她喜欢你,你们还约定要一起去丹麦看美人鱼铜像的。我从未见过那样强势的夏沫,即使被她妈重重地扇了一巴掌也毫不妥协。可是,你知道,那孩子一直很孝顺……”

大叔无可奈何的叹气:“你也别怪夏沫,她妈以前受过情伤不想夏沫走上她的路,她认为爱情这种虚幻的情感没有物质实在,以死相逼,所以……”

“所以夏沫妥协了,所以她带着夏沫离开让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见面,是吗?当初,是因为我没有稳定的收入,她不满意吗?”

我失声愤恨地开口,大叔没有再说话,但我知道就是这样的。我是该怪她妈妈太物质太现实,还是该怪自己太无能?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临近黄昏,风浪渐渐停息,我也要离开了。临走时,大叔语重心长地让我别怪夏沫的妈妈,她也是为了夏沫好。我答应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立场去恨她,要恨也该恨我自己。

“这个你拿着吧,夏沫说如果你还回来就让我把它给你。”

心情复杂地接过有些旧的蓝白相间的盒子上了船,这一次,真正没有回头。看着静静躺在手中的盒子,我把它放进了包的最里层,不知为何,我有种预感,还不到打开它的时候。

我又开始忙于奔波,却只是不想记起那残酷的真相,可每到夜深人静时我总会想起她的模样,一遍又一遍轻喃她的名字。

年少的爱情太过脆弱,却也最美好最难以忘怀。

走了一年,我终于来到了这里,丹麦哥本哈根!

【夏天的泡沫消失了】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笼罩了整个公园,远处的美人鱼铜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那姿势,那背景,像极了往日的夏沫。

恍然反应过来,拿出了那个盒子在夕阳的浸染下缓缓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却让我难过得差点喘不过气。

那是一张我们的合照,这唯一一张是夏沫偷拍的。我躺在沙子上睡态安然,而夏沫微红着脸轻吻我的脸颊,一脸羞涩。心被狠狠揪住,疼痛难忍,终于卸下了所以伪装,眼中的痛意再也遮挡不住。

“夏沫,夏沫……”

犹如魔怔般呢喃她的名字,脑中不断闪过她的笑颜,耳畔循环着曾经的约定。

我朝美人鱼看去,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初见她时的场景。恍惚看见她穿一袭白裙在美人鱼旁向我伸出了手,唇瓣轻启,好像在说着什么。

情不自禁地走过去向她微笑想握住她的手,可她却在触碰到的那一刻化为海上的泡沫,而我也终于听清了她不断重复的话。

“我叫夏沫,本来就是夏天的泡沫啊……”

我站在海水中,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眼神空洞。夏沫,我再也抓不住你了,再也抓不住你了……

黯然神伤,长发遮住的眼涌出一颗泪晶,在夕阳的照射下绚烂夺目,宛如美人鱼的眼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