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梧篇“厨子,该上菜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秦梧篇“厨子,该上菜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琬琰
2021-01-22 15:00

楔子

我叫轩辕凝,从有记忆开始,我就跟着我那无所事事的外公生活在这常年不见天日的冥界之中。

当然,这个无所事事是我说的。

听说啊,我这位外公,是黄帝轩辕氏的直系后代,拥有着这世间最接近黄帝的血脉。

因为这一层关系,我成了冥王亲封的凝雪郡主。

雪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只知道这环绕忘川八百里黄沙的曼珠沙华是血色的。

今日,我又来到了忘川河畔,听那些初次来到冥界的鬼魂讲人间的故事。

一、初见白衣染风华

“小郡主,昨日你就说自己不想再来这讨厌的地方了,怎么今日又来了?”

还未等我看看今日新来的鬼魂,常年霸占在忘川河畔的无赖鬼张三就走了过来。

他只要一开口,就让我恨不得把他踹下忘川,让他好好清洗一下口气。

不过,大人有大量。作为黄帝的直系子孙,我不能和这无赖计较。

“我可没有说过这些话。早就听说在这忘川待久了鬼会出事。张三叔叔你不会是在这忘川待久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在说完这话时,我双眼紧紧盯上了对方脑袋。

“噗嗤——”在我想着到底是张三先回击 ,还是我先败下阵来的时候,一个异常年轻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随着声音看去,一个不属于这冥界的身影出现在了忘川河畔。

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在红色的曼珠沙华从中慢慢显现出了身影。他一头乌发只用一根丝带扎起,却让人觉得这人贵不可言。

与冥界刚来的鬼魂的缺胳膊少腿或白发鸡皮不同,男子精致的无官搭配一起,就让人知道什么叫做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小郡主,我看你不是想要听人间故事,而是想要见识一下人间百态吧。”

张三真不愧他这无赖鬼之名,一刻不刷存在感便浑身不舒服。

“你们冥界官差不是最遵纪守法不过么?现在怎么叫生人跑进来了?”

“生人?”虽然男色祸鬼,但我依旧能够抓住这里面的重点。

“生人就是…”听到有鬼理他,张三继续开始卖弄了起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鬼都像我这么好说话。就像这新来的男子——

“在下误入此地,惊扰了各位,还望海涵。”

说话的时候,男子唇边带着浅浅笑意,比这忘川河畔的曼殊沙华都艳丽了几分。

“连自己名字来历都不说,还算什么君子?”张三每次都好像能猜到我想的是什么。在我还没有回答的时候,他就嘟囔了起来。

只是,这男子的脾气好像真的很好。

在听到张三那明显的针对时,他也丝毫不生气,唇边依旧有笑容浅浅。

“没有说出姓名,是在下之过。那,在下自我介绍一番,不才名曰扶明知。”

男子话音未落,便有一阵轻烟飘过,其身影也随之不见…

旁边,无赖鬼张三捋了捋下巴上那一撮胡须,收起了一直做摆设的浮沉。

“张三,你都说了他是生魂,怎么能够这样?”看着他这样子,我气急。

“我只是送他去属于他自己的地方而已。”

二、冥界多了烤鸭店

看着面前那据说是冥界最好的食物,想到刚来冥界那些个鬼魂的描述,我着实有些失望。

不就是喝了一碗孟婆汤么?这些个据说是人间最好的厨子做出来的食物怎么就这么难吃呢?

想到这些,我不由把目光转向了一直跟着我的无赖鬼张三。

听说,他从来没有喝过孟婆汤。

“小郡主看着我做什么?都说了君子远庖厨,这些东西我可不会。”

今日的张三一袭青衫坠地,看起来好像真的有那么几分君子模样。

可我会被他这幅模样欺骗么??

“你不会就不会,扯什么君子远庖厨作何?”

正说着这话,我忽然感觉到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了一种我没有见识过的味道。

想起那些个鬼魂的描述,我几乎在一瞬间就知道了这是凡间烤鸭之味。

柴而不腥的气味随着冥界几乎没有味道的空气传到了我的鼻孔,让我一下子就明白,那些个鬼魂对于凡间美食的描写确有其事。

只是,旁边的无赖鬼张三为何在闻到这味的时候一脸懵圈啊!懵圈就算了,他抬脚就往相反之地走是什么意思?

想也不用想张三这诡异举动,我直接朝着香味传来的地点走了过去…

随着香味越来越浓,在彼岸花盛开之地,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歪歪扭扭的小楼。

不说是冥王那漆黑宏伟的宫殿,就连我居住的小窝都比这小楼美丽奢华了无数倍。

当然,最令我注意深刻的,是那小楼上面洒脱不羁的三个字“烤鸭店”。

即便没有好好学过书法,我也知道能写出这三个字之鬼书法造诣有多高。

只是看着这小楼,我只觉得很是辣眼睛…

要不是有那股勾鬼的香味,我一定不想踏入这小楼半步!

“姑娘,既然都已经来了,为何不来这小店坐坐?”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容颜,熟悉的与这冥界格格不入的身影。

“扶明知,”只是看着对面之人,我就想到了他名字。不过,我也不会张三说的那些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你不是回到你该去的地方了么,怎么又来这里卖烤鸭?”

对面绝美的男子听到此言,只是微微一笑,足矣倾城。

“是啊,我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地方。”而后,他长睫下掩,眼中似乎有烟波流转:“但我还是来冥界开了个烤鸭店。”

话音刚落,铁板上面的烤鸭随着明火的烧烤滋滋作响,我的目光也完全落在了烤鸭之上。

这人长得好看了,似乎哪里都很好看。

只见,那拿着刀具的手指纤长白皙,随着一下接着一下的起落让人想到了外公收藏的美玉…

“姑娘若是喜欢,不妨尝尝在下做的烤鸭!”

正在我思想抛瞄的时候,泠泠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着面前端着托盘却好像格格不入的一袭白衣,我不有一阵脸热。

不过,想到我来此地的目的,直接接过了对方手中托盘,配着酱料小菜开始吃起了这被鬼魂津津乐道的人间美食…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在吃完那美味烤鸭之后,我擦了擦嘴巴摆摆手说到:“你这样姑娘来姑娘去的我也不习惯,你也不是冥界之鬼,以后就叫我名字吧。”

“这…”对方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一看就好像要说出老学究的话语。

“让你叫你就叫,磨磨唧唧作甚呢?”我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正好,张三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凝儿,新来了一个鬼,据说生前做饭很好吃,你不来么?”

张三促狭,好好叫我名字的时候少有。想着生魂到这冥界确实对他不好,我直接朝着声音传了的方向走去。

不过,我失望了。

这鬼做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地精美难吃。

……

在熟悉了之后,似乎做什么都方便了很多。

看着面前忙碌着的扶明知,我也从开始的他给什么吃什么到开始了自己点菜。

“凝儿,既然这么喜欢人间美食,你何不与我一起回人间呢?”

温润如玉的男子在我吃饱喝足之后,再次说起了那老生常谈的话题。

“没有冥王的允许鬼魂不可以离开冥界,就好像生魂不可以来到冥界一样。再说,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我为何要离开冥界?”

晒着独属冥界那暗红色的太阳,我不解地看向了对方。

谁知,今日的对方好像和往常很不一样。

“凝儿,我一个生魂来到冥界这么久都没有鬼差发现你以为为什么?因为,你根本就不是鬼…”

“胡说,我从小就生活在冥界,我怎么可能不是鬼?”我大声反驳。

而对方却在此时一声轻叹:“凝儿,你也知道了自己根本不是鬼。不然,怎么会如此心虚?”

三、为了美食入人间

有时候,心虚了就是有转机。经过好几日的不相见之后,我还是听着对方的话来到了人间。

看着面前依旧一袭白衣却绣着金色暗纹的衣衫,我不由暗骂自己太过眼瘸。

只是观此人气度,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自己怎么就心安理得地把他当做厨子了呢?

“陛下,不知这位姑娘要安排到哪里?”还未等我细细思量自己到底是来到了哪里的时候,一脸谄媚的内侍已经候在了一旁。

只是,陛下…

作为冥界之主的冥帝一天天都有批不完的折子。作为人界帝王的扶明知怎么就有那么多时间给我当厨子呢?

对方在这个时候好像也没有向我解释的意思,只是对着对面那人微微垂眸:

“哪座宫殿离御膳房近?”

随着对方这话音落下,那内侍的唇角直接抽了抽...

不过,这内侍的素养看起来真的很好。

在瞬间之后他便开口了:“离御膳房最近的宫殿当属陛下寝宫…”

内侍越说声音越小,完全与我刚想的他专业素养好有些不搭。

只是,听他这话里的意思,我怎么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凉呢?

果然,随着内侍声音落下,旁边的扶明知已经双眼晶亮:“凝儿要不要住进我的寝宫?”

寝宫?听到这两个字,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小时候在冥王打滚,然后被毫不客气扔出去的场景。

就是不知道,这人间帝王的寝宫是什么样子呢?

我随着内侍的身影向前走去。随着“勤德殿”三个慢慢显露,阳光照射在琉璃瓦上,整个宫殿看起来熠熠生辉。比之冥王宫殿的黑暗霸气,又有另一番滋味。

刚刚进入大殿之中,端着托盘的侍女已经鱼贯而入。

只是看着她们托盘中的菜,我就想到了冥界的那些个所谓御厨做的东西…

这些东西,真的是扶明知口中的美食??

四、帝王忙碌表心意

“不知凝儿觉得我这人间的皇宫可好?”我正吃着御膳房提供的酱香猪肘呢,扶明知那特有的清润声音就传了过来。

听这这话,我不由一呛。

这人间皇宫,对于我这没有出过冥界的鬼来说,当然极好。

作为一个诚实的鬼,我当然点了点头。

而后,这人忽然就脸红了起来。

看着那沾满颜值色的清隽美人脸,我只觉心底一百头曹尼玛狂奔!

“你害羞什么?害羞个毛线啊!”当初在冥界见到本姑娘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害羞的表情。现在这样,骗谁呢!

比起害羞,这人在憋坏水更准确一些吧!

他忽然前走一步,一把把我扯进了怀里。我只感觉到额头上一凉,而后,就听见了他温润的声音。

“我心悦凝儿,不知凝儿可否心悦与我?”

心悦,那是什么?

只是听着冥界那群鬼魂讲的情情爱爱的东西,我就知道这东西委实碰不得。

不过,想到他做的美味佳肴,我还是遵循本能的点了点头。

这御膳房美食虽好,却没有他做的和我心意。

并且,这御膳房好像也是他的!

……

帝王娶妻,还是娶一个名不经传的女子,在我听的那些故事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我和扶明知的大婚,却好似得到了全天下的祝福。

透过被红布包围的花轿,我迎上了百姓们狂热的目光。

记得张三曾经说过,这人是不能够透过轿子看见东西的。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到了历朝历代被称作妖妃贤后的那些个女子一生所为之事,我又立马淡定。

冥界郡主虽说做不了贤后,妖妃离我也还很远。

“凝儿,今日这祭祖之事,你只需听钦天监管事所说行事便可。”

梳洗罢,扶明知就来了这么一句。

对此,我依旧点头。

原以为钦天监管事是个白搭苍苍的老头,没想到,却是一个异常年轻的小道士。

随着他的吩咐,我开始了一步一叩的祭拜。

原以为这人间帝王家祭祖之礼有多么繁重,比起冥界每年的祭祖大典,却差了不知几个来回。

只有这最后的滴血到杯中之礼,我好似见都没有见过…

婚前与婚后最大的差别好像就是扶明知来我这里的次数多了许多。

五、独宠妖妃坏社稷

随着我对扶明知越来越习惯,那些个不满的声音也渐渐飘了出来。

“此女来历成迷,陛下却独宠此女,废弃佳丽三千,实在是社稷之不幸啊!”

“陛下独宠妖妃,无一息子嗣存在,是天下之不幸…”

……

听着这一声声不赞成,我不由有些沉默。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啊!

今日的扶明知,比起前些日子,也好像沉默了不少。

“凝儿,你愿意信我么?”

信他?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想到吃的那么多东西,我还是斩钉截铁道:“我当然信你啊,不信你我信谁?”

紧接着,事情便朝着张三鬼讲过的故事那样开始发展。

一宫接着一宫的美人入宫,一个接着一个的后妃加封。

而我这个没有任何亲族可依的皇后,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

还记得,我曾经在听说“烽火戏诸侯”那典故的时候问过褒姒,对于她唾手可得的后位她为何没有想法。

那时候,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小郡主,你不懂人间。对于一个无家族可依的女子,那个后位有没有都好像一样…”

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个传言不会笑的女子她笑了。

只不过,那时候她的笑比之哭还难看。

现在,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她说的话。

钦天监。

秦梧看着面前的帝王,忽然想到了前些日子见到的那风狸。

“陛下这样做,有想过后果么?”

年轻的帝王只是点了点头,目光幽深:“朕需要一个可以传承社稷的后人。凝儿她…”

作为熙渊国国君,扶明知自小聪慧,却被大师断言身上龙气浅薄,即便成了帝王也是亡国之君。

机缘巧合,他知道了黄帝后人身在冥界。当初黄帝身死,化为凡界龙脉。作为黄帝嫡系后人的轩辕凝身上怎会没有龙气?

只是,终究生在冥界,与真正意义的凡人不同。

“皇后娘娘身为黄帝后人,其实可以生下江山继承人的。”秦梧还是不死心。

帝王在这时候忽然睫毛微颤,闭上了凤眸:“她不会的。”无论什么方法,都会对她身体伤害极大。

……

一切事情好像都朝着历史的轨迹开始了发展。

皇后打入冷宫的圣旨也在不久之后传了过来。

看着传旨的小太监,我身着昔日裙裳:“去了冷宫还能吃到昔日饭菜么?”

听着这话,小太监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身着道袍的钦天监管事走了过来,微微一笑:“有着美味佳肴的冷宫叫什么冷宫?”

看着年轻道士脸上的认真,我也还之一笑。

“那请公子帮忙说一句:轩辕凝吃了他那么多美味佳肴,也帮着他改变了国运,让他一日日健康了起来,从来都不欠他什么。自此别过,各自珍重。”

秦梧微愣:“郡主…”

说完这话,我也不等他回答,直接回到了冥界之中。

都说钦天监中人因为知道太多冷情无心,没想到这一届钦天监管事秦梧却是这么一副热心肠。

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后记

看着忘川边上八百年也不曾变化的曼珠沙华,听着张三说又来了一个特殊的厨子。他在凡界就失去了味觉。

吃着美味依旧却与记忆中不同的饭菜,我忽然一阵恶心。

摸了摸依旧有些平坦的小腹,喃喃一句:“厨子,该上菜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