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鱼妻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鱼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妖
2021-01-22 18:00

男人漫无目的地走着,穿过熙熙攘攘嘈杂的人群,心情跌落到了谷底,路过一间咖啡店,点了一杯美式,坐在靠窗的位置无聊地看着窗外,电话铃响起,来的是他的挚友,问他要不要再养一条鱼,养鱼是男人唯一的爱好了,这给他乏味暗淡的生活增添着唯一的色彩,也不知挚友从哪里找到一条品相这样好的鱼,看着图片,他答应挚友抽时间去看看。也许是多年的兴趣带给他的安慰,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自己也养着一条龙鱼,品相还算上佳,也生得健康。

从咖啡馆回到家,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欣赏鱼,莹蓝的灯光下,缸里的龙鱼立刻活跃了起来,,看着灯光下闪烁着鳞光的鱼,男人原本烦躁的心情变得平静了许多。

他来到挚友家,一进屋就被那条健美秀丽,金光微闪,两须摇动的金鳞鱼吸引住了,看到也许是听到有人来了,那条龙鱼显得有些兴奋,男人靠近鱼缸打量着金龙,奇怪的是那条鱼竟用幽蓝的眼睛盯着男人,嘴巴一张一合,鱼体微微波动,男人绕圈看着鱼,鱼也紧紧跟着,男人诧异,难道鱼也通人性了吗?他骤然发现,鱼的眼里好似有着万点星辰,像个吸人魂魄的黑洞,却美丽耀眼极了,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靠近,他就像着了魂,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样,这鱼不错吧?”朋友的话打断了沉浸其中的男人,男人回过神面无表情说:“这鱼我要了”。

男人把鱼放进水缸中,鱼在水中很平静,星辰般的眼睛注视着男人,男人拿出一只冻虾喂给它,而它却不在意,也不张口,任凭虾滑入缸底,“好吧”,男人自言自语道,“看样子你不饿呢”,于是男人不再管龙鱼了,径直走到电脑桌前,打起了游戏,不知过了多久,已是深夜,屋子里只有电脑屏幕反射出的幽光,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眼,关上电脑,男人揉着双眼,走进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从卫生间里出来,撇了一眼金鳞鱼,只见它慢慢游走在鱼缸里,身上发出的金光在黑暗中更加耀眼,那鱼正盯着他,眼里幽光飘然,男人不禁打了个哆嗦,走向了卧室,刚躺在床上,男人便感到困意袭来,他从未感到如此乏力,身子就像漂浮在水面上,轻悠悠的,他很快进入了梦乡,但他却没有注意到,缸里的金龙慢慢消失了。

这一夜,他做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如此真实的梦,他梦见自己掉进了一片黑暗的漩涡中,无法挣脱,他瞬间被吸入了海底深处,自己好像也变成了一条鱼,可以在海底呼吸,他游走着,一道金光一闪而过,待他回过头,却发现那条美丽的金鳞鱼正在他的身后,星辰般的眼睛温柔而坚定,他忍不住伸出手想摸摸鱼鳞,在他手指碰触到鱼鳞的那一刻,惊异的发现,这鱼并不是冰冰凉凉的触感,而是像婴儿的皮肤一样娇嫩光滑且富有温暖,天呐,他震惊地睁大了瞳孔,却又眉头微皱不可思议地看着龙鱼,之后龙鱼围绕着将他送还到水面上,他冒出水面的那一刻,像又活过来了一样,剧烈的咳嗽、急促的喘息,使他猛然惊醒过来,他的身上已被汗水浸湿,他摸着湿漉漉的头发,脑中不住地回想那真实的感受,使他分不清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

男人仿佛记得一年前自己谈过一个女朋友,结尾是以分手而告终,那之后他不再想追女孩子,一切随缘,平平淡淡。

这天,路过那家咖啡厅,他抬眼看了一眼牌子,才想起原来店名是游鱼,自己也纳闷如此熟悉的店,竟然忘记了它的名字,暗暗感叹自己的记忆真是越来越差劲了,走进去他点了一杯咖啡想提提神,他没有注意到这里新来了位女服务生,她的声音温柔且清脆,他抬眼看了女孩儿,他的目光正好迎上了她的,女孩冲的目光温柔,好似星辰,他匆忙移开视线,没有多看,心里却又猫抓一样忍不住想多看一眼,等待是漫长的,但这样的等待又是充满期待的,“您的咖啡好了”女孩对他说,他答:“谢谢”,他端着咖啡来到靠窗的位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偷偷瞅着女孩儿,是的,他被她吸引了,不知为什么,和女孩的相处会让她感到安逸且舒心,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小鱼,就像咖啡馆名字一样,慢慢的,他跟女孩熟络起来,聊天的时候女孩总会笑,眼神很温柔,他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他向她靠近,就好像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一样,就这样他们恋爱了,之后,男人跟女孩结婚了,女孩变成了女人,变成了男人的妻子。她,是想做个好妻子的。

女孩辞掉了咖啡馆的工作,专心作全职太太,照顾着男人的饮食起居,男人的家里不再是一团糟,整个家里因为有了女孩而变得温馨起来。但是男人却没有察觉那条健美闪着金光的鱼不见了,就像他好似从未见过那条鱼一般,就像失忆一样。

这天,男人像往常一样回来,她跑过来拥抱了他,他真的很幸福,有个这么温柔漂亮的妻子,妻子把饭端上了桌,招呼他去吃饭,他吃得很香,不得不说妻子做的饭很合他的胃口,吃过晚饭,男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醒来他眯着眼睛看妻子,妻子的背影怎么闪着金光,身上还有鳞片,整个下体都变成了鱼尾,他揉着眼睛,再仔细一看,什么都没了,好似幻觉,妻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他纳闷,是眼花了吧,于是他便上床去睡了,妻子走过来跟他一起躺在床上,他们聊着天,男人便睡着了,妻子走向浴室,脱光衣服,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她的整个身体都沉在了缸底,眼睛静闭,像睡着了一样,这是男人不知道的,自己的妻子每天晚上都会睡在浴缸里直到天明。清晨,男人起床,每每起床见到的都是女人做早餐的身影,是的,他的妻子太贤惠了,太懂事了,这使生活过于平淡,缺乏情趣,男人洗漱后用过早餐就去工作了,妻子把家里收拾妥当,便进到浴室静静躺在浴缸里,她必须每天都要有一半的时间在水里,这是她每天必须的功课······

(下篇)

日复一日,男人厌倦这样无聊苍白的生活,对妻子的态度日渐冷淡,他总是无缘无故对她发火,她不知道缘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样弥补,她是真的不懂,她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个妻子该怎么样,但却不知怎么应对丈夫,她默默地流着眼泪,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婚姻吗,她眼里的星辰暗淡了,她很害怕,害怕他忘记对自己的爱,害怕自己就这样消失掉,她无力极了,但她还在坚持,维护着她的贤惠,温柔,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但她愿意以这样的方式陪在他身边,如果有一天男人不再需要她了,她会选择离开,因为她只活在他的记忆里,她想陪在他身边。

在男人的心里妻子是完美的,是一个可人的妻子,他是爱她的,但她太完美了,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生活中失了些许情趣,不光是这样,他还觉得妻子很奇怪,每每洗澡都不许人进去,也不许人看见,偶有不遵,就会生气,妻子无父无母,嫁给他时也是只身一人,跟妻子相处的日子里他感到舒服安逸,他们从没吵过架,因为妻子总是包容着他,但这种安逸反而让他感到奇怪。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回到家,吃过晚饭后,感到困倦,便对妻子说,自己先睡了,他能感觉到妻子的失落,但他不想理睬,这一天他又做了梦,他梦见自己又掉进了那片熟悉的海里,身体很沉,海底像有磁力一般将他向下托,当他来到水底,发现妻子在不远处召唤着他,他游向妻子,快要触碰到妻子时,妻子变成了一条大鱼,金色的鳞片,蔚蓝色星辰般的眼睛,他怔在原地,大鱼向他游过来,他想说话,但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逃走,但无论如何挣扎都挪不动步伐,他从大鱼的眼睛里读出了些什么,悲哀,失落,他无法相信,一条鱼也会有人的情感,他想逃离这里,但全身僵直,呼吸也开始艰难起来,就好像氧气被一点点抽干了,除此之外,他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像有着粘液一般,就在他快被憋死的时候,他猛地睁开眼,却发现他已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身上被汗渍浸湿,他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身上的毯子一起一伏,呼吸均匀,他把手伸向妻子,触及到的不是人的体温,而是湿漉漉,黏糊糊的液体,他发现妻子的身下全是水,那水还在不断流淌蔓延,男人的脚刚碰到地面,立马弹了回来,那分明是水的碰触感,他低下头看到地面,水已经没过了鞋面,他惊恐的想叫醒妻子,猛得掀开毯子,他吓得差点叫出声来,那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一条有着金鳞的大鱼,鱼嘴还在一张一合个不停,身子随着嘴的张合起伏着,天哪!男人立刻从床上弹到了地上,盯着床上的半个多人高的大鱼,他的动作当然把大鱼惊动了,那鱼像人一样翻身坐了起来 ,头慢慢转向了男人,男人惊恐的缩在墙角,闭着眼睛,惊恐万状,他听到吧嗒吧嗒的声音在逼近他,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到了妻子温柔的声音,“老公,老公”,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妻子担心的目光,而他还好好的躺在床上,环顾四周,是熟悉房间,而妻子,好端端得站在那里,他想难道这是个梦吗,但那真实感让他后怕不已,他不敢看妻子,而是绕过她,去接了杯凉水饮下,这一夜男人失眠了,而妻子只静静得陪在他身边,她知道是时候到了,不管男人的决定是什么,她都愿意接受。

这天,男人回到家,妻子像往常一样做好晚餐,用过晚餐,妻子便走进浴室,男人感到奇怪,平常她从不在他在家的时候洗澡的,他没多问什么,男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打发时间,抬眼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他纳闷,妻子进去洗澡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出来,好奇心驱使他来到浴室门口,浴室灯是亮着的,他问,“老婆你洗完了吗,怎么还不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没有人回答,他有点着急了,敲着门问,“你在干什么我要进去了”?还是没人回答,于是他推门进去了,浴室里竟然没有人,雾气弥漫,他看到浴缸里竟然有东西在游动,过去一看竟然是条金鳞蓝眼龙鱼,他很是奇怪,妻子哪去了,这么美丽的鱼是哪里来的,他打算把鱼捞出来,手伸进缸里去抓,那鱼竟然不跑,乖乖被抓了起来,那鱼盯着他,说“老公”,这把男人吓了一跳,男人抬眼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妻子,“我是这条鱼啊”,他吓的把鱼扔到了地上,男人看着掉在地上,上下张合的鱼嘴,他肯定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不住地说,“一定是我听错了···听错了···”,他刚想退出浴室,不料,那个声音又响起来,“老公,真的是我,我是小鱼”,男人确信听到了妻子的声音,那鱼又说,“我就是你面前的鱼”,男人颤抖着说,“我妻子···是人,不是···鱼”,这时,那鱼摇动着长尾,鱼鳞慢慢褪去,褪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而女人的样貌使他变得不敢相认了,那不正是妻子的脸吗,哦,天啊,男人惊恐地一步步向后退去,但腿却不听使唤,僵硬极了,紧接着他的头像被炸裂般疼痛,脑海中的记忆像碎片涌来,他用手使劲抓着头发,揪着头皮,疯狂叫喊着,他看到女人一丝不挂地向他走来,他喉咙沙哑地喊着“别过来···别过来”,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周围的一切瞬间安静了下来,男人颤颤地问,“是谁?”,门外人回答,“我,开门呀”,他是熟悉朋友的声音的,急忙打开门,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扑向朋友,拽着朋友惊恐地说,“我妻子不见了,不见了,这有条大鱼,非说是我的妻子,看呐”,说着指向卫生间,但眼见之处却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一片水渍和卫生间的一片狼藉,这时他走过去蹲在地上,用手抚摸那片水渍,仿佛想找到些蛛丝马迹,但什么也没有,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回过头,看着朋友,怔了片刻后,随即佯装笑意地说:“没事儿了,都是小事情,我刚在给鱼换水,你怎么会来的?”挚友依旧微笑着答道,“来看你的”······

男人一直不知道,挚友是一名精神疾病专家,男人一直把医生当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男人不愿意别人知道他和妻子的事情,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他不愿与任何人分享这个秘密。男人也不知道在一年前,自己已经患上了精神疾病,爱臆想、幻想,把脑中虚拟世界当作现实,他的女朋友早在一年前出意外死去了,他爱她,他承受不了失去爱人的打击,精神就垮了。

他和女朋友是在一个咖啡馆认识的,服务生就是他的女朋友,他们相处的很好,也很相爱,两人有结婚的打算,男人家里养这一条龙鱼,是条公鱼,女孩知道男人喜欢养鱼,送给男人一条金龙,是条颜色亮丽的母鱼,他们想让这两条鱼做个伴,做他们爱情的见证,两条鱼相处的很好,就像他们一样,男人曾说自己也想变成一条鱼,自由自在遨游在大海,女孩笑他,说“那我也要变成鱼,跟你在一起······”

就在一年前,女孩说想去看大海,于是他们去海上旅行,就是这次旅行使他们永远阴阳两隔了,发生了意外,女孩不慎跌落海中,救援没有及时赶到,她就这样走了,男人想跳入大海救女孩,被人拼命拦下来,男人无法接受女孩死讯,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精神已经不正常了,经常胡言乱语,总说,鱼呀,海呀什么的,他将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重新拼凑起来,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和小鱼的世界,他已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男人的母亲陪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想把儿子的病治好,可每每带他到医院,医生碰触他记忆的伤口时,他都极度痛苦,就像要把他生生撕裂一般,医学上称这是大脑特有的自我保护机制,把令人痛苦的事永远埋在记忆的脑海深处,尘封起来,只要不去触碰就不会痛苦,男人的母亲看到儿子这样,也有了放弃的念头,只要他不伤害自己,就目前这样她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男人在自己的幻想中,常常会笑,会开心,母亲也不在乎男人是否有过那段记忆,只要他能活下去就好。

男人低下头眼珠微转,脑子里好似在想些什么,随即他的神态恢复了自然,说道:“欢迎啊,快请进。”,他请朋友进来,两人坐在沙发上,朋友问他,“我送你的鱼还好吗?”男人回答,“你看,她越来越美丽了,色彩又靓丽了些”。医生没说什么,只打量着他,他们又交谈了些近况,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医生便告辞了。男人送走朋友后,来到鱼缸前,静静地擦拭着缸上的水渍,痴痴地对着金鳞鱼说,“我们的秘密,我谁也没告诉,小鱼,谢谢你又回到了我身边”。

他没有发现的是金鳞鱼悄悄流下了眼泪,眼泪与水融为一体,令人难以察觉般很快消失不见了。

她也许真的回来过,也许只是男人因过度思念而产生幻觉,但她在男人的记忆深处,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印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