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忽有故人心上过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忽有故人心上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十一.
2021-01-23 08:00

借我岁月,把遇见你的那一天,重新演练一遍。

1

“我们在一起吧!”王风森在受到无数次郝桐瑶和别的男生一起打闹的折磨后,补完课将郝桐瑶拉倒角落里表白。

郝桐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高她一头的男生。

“你确定吗?”她越过他看着远处的车流。

“确定,那次我本不是要拒绝你,可我不知道怎么说。表白这种事还是让男孩子来吧。”王风森固执地挡住她的视线,直视着她的眼睛。

郝桐瑶突然笑出了声,她看着男生的眼睛脆生生地应到“好。”

此时的天,霞的颜色变浅,带着浪漫的紫晕染开来,暮色长宁。

不论结局,有些人连遇到都是上上签。

可我还是遗憾,我们没有结局。

2

“我们一定要这样吗?”郝桐瑶下课后追着王风森问到。

“不然怎样,去和班主任说非你不可吗?”

“那你,你能不能等等我,等我们毕业?”

“我们没可能了,你怎么还不明白!”王风森甩开郝桐瑶的手。

桌椅碰撞发出声响,在这个不大的吵闹的教室里异常刺耳,带着嘲讽,带着冰冷。

郝桐瑶握了握空空的手,指尖又开始发冷。她轻笑了一下,抿嘴坐回了位置。

“没事的,是他配不上你。”李沭晨拍了拍她的背,递给她一杯热水。

郝桐瑶默然,她该怎么说。她是有好多话同王风森讲的。

比如她可以等到他们两个一起毕业,她可以不害怕父母和老师。比如她觉得是她配不上他,他耀眼的让她自卑。比如她是真的好喜欢他,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可这些话,该怎么说他才愿意听呢?

为什么没有结果的人偏要相遇呢?

我本身就是个极其故作清高的人,讨厌人情世故,巴不得生活只剩风花雪月。

可现在,我怎么这么难过。

3

回忆

“王风森在看你诶!”身边一惊一乍的姐妹拽着郝桐瑶的校服袖子。

“......”郝桐瑶转头看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男生投来的视线,将头埋进了书里,“我太困了,上课叫醒我。”

“我这周生日,叫了好多同学,你也来好不好?”李沭晨在下课铃响起时凑过来同郝桐瑶说到。

“好。”郝桐瑶边点头边思索该送什么样的礼物。在眼角余光瞟到李沭晨去找王风森的身影时,端着水的手抖了一下。溅出来的水滴落到了手上,温凉却带着灼热。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是夏天的味道吧,热烈的阳光,清甜的圣代,还有自己最爱的夏日的晚霞。

别人说我向来清冷,就连笑起来都透着冷清。可我表达感情从来都是直白又露骨,当我意识到喜欢你时,我便开始深陷这泥沼不可自拔。

“郝桐瑶,你可以喝啤酒吧?”李沭晨将酒递过来。

火锅雾气缭绕,包厢里有些吵闹,郝桐瑶盯着桌子上的鸳鸯锅发呆。浓重的红油和清汤隔着薄薄的挡板像是要交汇在一起。

完全不一样该怎么融合呢?郝桐瑶失笑地摇摇头,想要甩开这些奇怪的想法。

身旁的温度突然转冷,指尖也袭来凉意。

郝桐瑶转头看着刚刚坐在她身边的王风森,他咧嘴笑着解释说外面下雨了。

手又开始发冷,倒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在最热的夏天,郝桐瑶也能感受到指尖冻得发疼。

她不着痕迹地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不是自己喜欢的味道,郝桐瑶皱了皱眉,将那晦涩的酒咽了下去,然后鼓起勇气。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她盯着男生的眼睛认真的说到,不大不小,正正好让他听见。

王风森错愕地盯着郝桐瑶清冷的脸,她的眉目向来清浅,给人一种凉薄的错觉。

可就现在,她的眸子里星光灿烂,嘴角带着忽隐忽现的笑意。

王风森心慌意乱地别过脸,对女生忽然的告白有些手足无措,“嗯,我...我没想过,要不我们还是......”

“好,懂了,你不必困扰。”郝桐瑶忽的展了笑颜,眼里的光渐渐隐没。

淡淡的一句话,如同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她不善言辞,只是摩挲着手里的杯子,不再看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生生将快要流出的眼泪逼了进去。

王风森有些懊悔地握紧拳头,他本意不是那样的。

生日会结束了,郝桐瑶有些微晃的起身告别。李沭晨让王风森送回去,她绷紧后背想要拒绝,一只手却已经扶在了她的胳膊上。

郝桐瑶抿起嘴忽然想要笑,许是有些醉了,竟觉得有些快乐。就像是在最热的天里,喝到了一口冰镇的快乐水,吃到了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口,以及蓝莓圣代里满口的酸甜。

坐进出租车里,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指尖不再是冻得发疼的感觉,她的手被裹进他的手里,烫的她眼睛有些发热。

车窗按下,风吹过脸庞,她盯着外面急急掠过的昏黄路灯和树影,脑子里一片空白。尽管如此,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

——别懦弱。

“我想我应该不会放弃的。”郝桐瑶突然转头看着王风森说到。

路灯打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仿佛镀上了光。或轻或重的撩拨着王风森的心,玻璃印影,万光几点。王风森有一点恍惚,恍惚自己的十余载光阴,风起云涌。

4

“你能不能别躲我了,我们和好吧。”郝桐瑶撑伞小跑到王风森面前。

她盯着王风森好看的侧脸,看着他眼里转瞬即逝的温柔突然想哭。

不该脆弱的...

郝桐瑶快走两步停到了王风森面前,她固执地盯着他,一如他表白时盯着她一样。

王风森垂眸想避开视线,他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抿起了嘴。

郝桐瑶知道他心软了,每次冷战求和时,他都是这副样子。

可是王风森没有说话,他抬手将郝桐瑶手里的伞推给她,大步流星的淋着雨走了。

原来,难过至极是这个样子呀。郝桐瑶站在原地看着雨中头也不回的男生。

雨太大了,天也暗了,我要看不见你的背影了。

王风森紧握着拳头,怕自己心软转头抱她,只能义无反顾地向前走。

“别毁了她,她有更好的未来......”班主任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耳畔回响。

薄薄的水雾将王风森隔绝起来,他的眼里一片空茫。蓦地,一束白光亮起,伴随着雷声在他耳边炸开。

他好想抱抱她呀。

我希望雨不要停。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永远爱我吗?

我马上就要错过你了。

5

“王风森...”

街道上空无一人,昏黄的路灯映射着树影,冷风吹过,带起地上的枯树叶。树影婆娑,路过的车也匆匆离去。

郝桐瑶踮着脚吻王风森,她搂着他的脖颈,而后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

王风森没有说话,低头亲了亲郝桐瑶的额头。

“王风森...我们...我们和好可以吗?我真的...”话还没说完,郝桐瑶就被猛的推开。

她被推到了背后的墙上,后背重重的磕到了砖上。疼的她几乎窒息,连呼痛都没了声息。

“幻想什么呢?只是你自己主动而已。”

郝桐瑶突然面色惨白,她从来没觉得夏天的夜会这么冷,她从没觉得自己会这么羞耻。

“我手好冷,你能不能...”

“不能,我要走了,你赶紧回家吧。”

“王风森,我能不能吻你?”

人向来就是肤浅的,王风森几乎是在瞬间吻上郝桐瑶的唇。

对不起,你有你的前途,我不能毁了你。

郝桐瑶无声地落着泪,嘴唇上的触感提醒着她,他还在。脚边不知何时停留下一只流浪猫,橘黄色的毛在路灯下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郝桐瑶觉得讽刺。

其实,班主任同我聊过。

可是,你向来只给我最好的,却从不问我想不想要。

茫茫人海,我还是适合和你错过。

那只猫,在你离开时也走了。

和你一样,仅仅只是出现了一小下,给了我一场空欢喜,然后转身离去。

6

五年后郝桐瑶又回到了之前王风森告白的地方。

街上依旧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阳光有点刺眼,风有点大,郝桐瑶看着面前匆匆离开的行人,忽然想起了王风森固执的眼神。

为什么你的喜欢不能固执一点呢?

一直没同你讲,其实你表白的前一天晚上,我梦到你了。

我梦到,你同别的女孩表白。

你看啊,我会失去你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昨天下雨了,我独自一人乘车去看了看曾经有你的地方,城市安静了下来,川流不息的车,神态各异的人以及不停变换的红绿灯。

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变化,但好像什么也没变。

王风森,过了前面这个红绿灯路口我就要拐弯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等你了,我要走啦。

忽有故人心上过,再望早已归人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