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虎性与奴性
生活

随笔:虎性与奴性

作者:李振伟
2021-01-22 23:03

最近,一起官员打官员耳光的事件,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暴。

事情发生在河南省济源市,2020年11月11日早晨,正在市机关餐厅里吃早餐的市政府翟秘书长,看到市委张书记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餐厅,就欠身向张书记点头致意。张书记在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后,又站起来,指着翟秘书长大声责问:你是谁啊?谁让你在这里吃饭?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接着就让服务员把翟秘书长赶出餐厅。此时的翟秘书长惊恐万分,他认为可能张书记没有认出自己,或者书记心情不好,于是放下饭碗,小跑来到张书记面前,想做解释。张书记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挥动右手就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件事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是因为人们从中看到了某些官员被扭曲的人性,看到了他们身上的虎性和奴性。民间有这样的俗话:催死不催食。意思是说即使是犯了死罪的人,最后一顿饭也不要催促他,要让他吃完吃饱。别说翟秘书长是有资格在机关餐厅吃饭的人,就是没有资格在这里吃饭的人,偶尔在这里吃一顿饭,堂堂市委书记,出于人道主义,也应该让他吃完,不应该发火把人撵走的。民间还有这样的说法: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意思是说,打仗时确实想打人了,最好不要打对方的脸,给对方留一点儿脸面。堂堂市委书记,在餐厅这样一个公共场所,在众目睽睽下,抬手就打秘书长响亮的耳光,可见张书记的脾气多么大,官威多么大,为官多么骄横。事后张书记对打人这件事,仍然余怒未消,没有丝毫悔意,说如果当时有枪,就把秘书长给毙了。通过打耳光这件事,张书记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虎性。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济源市的张书记,就很有一些虎性,陪伴这样的领导,千万要小心谨慎。

说完了张书记的虎性,我们在说说翟秘书长的奴性。

市政府秘书长,是市政府的大管家,是直接为市长服务的,担任这个职务的,大都是精明能干左右逢源的人,是不会摸老虎的屁股,冒犯市委书记的。市委书记打秘书长耳光,深层原因可能不是因为秘书长冒犯了自己,而是想发泄自己的情绪,给一些人一点儿颜色看。在济源市,翟秘书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在更大的领导面前,他就不算个人物,甚至不算个人了。官场就是这样,官大一级压死人,位高权重的领导,对部下往往很威严甚至颐指气使,但是当众打部下耳光公开侮辱部下的极为罕见,因为部下也是人,要给部下留一点儿做人的脸面。俗话说士可杀而不可辱,当众侮辱别人,往往会遭到反抗,后果比较严重。

说到当众被人侮辱,古时候有韩信,现在则是翟秘书长,韩信受胯下之辱,可谓奇耻大辱,但韩信没有敢反抗,他默默接受了,除了对方的强大凶残,韩信身上的奴性也是一个原因。济源的翟秘书长,当众被书记打了耳光,这种侮辱一般人也难以承受,可是翟秘书长也默默承受了。身心受到如此摧残,导致心脏病发作,到郑州住院治疗很长时间,病情才稳定下来。对这一切,翟秘书长都选择了忍耐。说到当时被打耳光这事,他非常后悔,他说如果那天张书记一进餐厅,自己立即起身站立,对张书记毕恭毕敬,可能就不会挨打。事到如此他还这样认为,可见他身上的奴性多么严重,这种对上级领导逆来顺受的奴性,已经融入他的灵魂。倒是秘书长的妻子终于忍受不住了,根据刚刚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的相关规定,把事情的经过公之于众。

现实社会中,经常听人说某某某人性扭曲,通过打耳光这件事,人们看到了两个人性被扭曲的官员,进而看到了某些官员身上的虎性和奴性。

【作者简介】李振伟,男,1959年出生,山东省新泰市人,大学本科毕业,曾经担任山东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员,临沂市政协委员,在《人民日报》《清明》《当代小说》等多家报刊发表过文章,参与了《脱贫攻坚先锋》一书的撰稿工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