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黑影大院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黑影大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爱玛字的彭彭
2021-01-23 11:01

我从来不看鬼片,也从来不和别人去讨论任何带有灵异性质的话题。

因为他们讨论的,我真的经历过。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那会我还在上初中,每天都要要跑到离家五六里的镇子里去上学,因为那是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

那时的学校条件差,宿舍不够用,分给我们班的几个床位都留给了更远的同学,我每天上学来回都只能靠两条腿走路。

那时晚上有夜自习,放学时天都已经很黑了。

上完夜自习时,每次都是和几个关系不错的结伴回家,这样一路也不会觉得无聊,更不会害怕。

那天夜里,天很黑,月亮很亮,我们在上晚自习时,我就和几个小伙伴在讲鬼故事,我们讨论着灵异话题,都说着自己从小就见过鬼,怎么不怕鬼的。

只把坐在前边的班长吓得不行。可我们还觉得好玩,一直在那说着。

那时的我还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诡异的东西,全都是大人说出来吓小孩的玩意,我自己是一万个不信。

因此,看到班长被吓得样子,我还嘲笑他是个胆小鬼,娘娘腔。

班长就到老师那里打小报告,说我在自习课上捣乱,于是调皮的我放学后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好一通教育。

等到我从班主任那里出来时,原先经常结伴回家的几个小伙伴,早就已经走的没影了。

索性我就自己回家,刚刚离开学校,走了还没一里路,我就开始感觉不太对劲了,冷风阵阵,阴气森森。

途经刘庄时,村子里已是漆黑一片,那时也没个路灯,村里偶尔会有一两家的灯还亮着。但是那天,很奇怪,没有一家亮着灯。

刘庄离我们村不远,大概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

出了刘庄就是个十字路口,路的另一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麦田东北方向有一大块空出来的地方,那儿是一片坟地。

路上没有行人,原本天上那半个月亮也被飘来的一片云给遮挡住了,此时周围陷入了一片漆黑。

只有我一个人独自走在这条回村的路上。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开始唱起了歌: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呵呵!别笑我,那时候大街小巷凡是家里有录音机的都放这歌。

唱了两句连自己都笑了,唉!咱嗓子不好,唱歌根本就不是那块料。算了,咱口哨吹的可是一绝,转而我又开始吹起口哨。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一个人影。终于能有个结伴的人了,我想着便快步跑着追上前面那个人影。相距不远了,看得也慢慢变得清楚。一身白衣,大长辫子垂在腰间,应该是个年轻女子。这里离自己村子不远了,应该和我同村的吧!

“诶,前面那谁!等俺下!”我扶着包边跑边喊。

前面没有答应,那人似乎没听见一样,头都不回继续走着。

哦!对了,人家是个姑娘家,我一个小伙子,又是大晚上的,人家怕是觉得不方便吧!我这样想着也就没再吱声,一直在她身后跟着……

快到村口拐弯处时,在我前面那个白影,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路边则有片荒芜的坟地。

就在经过那儿的时候,眼前出现了怪异的一幕出现了,高高的围墙,雄伟的阶门,好一座有钱人的大宅院!

“这种大宅院我也只是在电视里见过,可这都啥年代了,怎么还有地主呢?”我心里疑惑了。

当我走到大门旁时,听到院内熙熙攘攘、男女老幼什么声音都有,这家像是在办喜事似的,热闹非凡!

“这是谁家呀?这么红火!进去瞧瞧。”我迷迷瞪瞪的将书包一扔,蹬上了门口的台阶。

走到门前,刚准备抬腿往院子里迈时,一阵寒气从门里直透出来,且夹杂着一股说不清的怪味。

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同时发现这宅子的大门是黑色的。

我猛的一下清醒了,回忆起爷爷给我讲过的鬼故事,一般只有阴宅的大门才涂黑油漆……

想到这,我赶紧退了回来,而此时,我被刚才自己扔的书包绊倒了。当我爬起来去捡自己的书包时,眼睛余光里的大宅子瞬间没了,仔细一看,眼前却是一大片坟地。啥时候下路进了坟地?

我背着包重新上了大路。抬头一看,不禁让我吓了一跳。

走了那么长时间,这…这里怎么还是刘庄的那个十字路口啊……

终于平安的回到家了里,爷爷正坐在屋子里抽着旱烟,等着我回家后锁大门。

我把刚才所见的怪事,给爷爷细细叙述了一遍。爷爷装满一锅烟,点上猛抽了两口,说:“我的天啊!幸亏你没进去,以前刘庄有个地主家族就埋在那里,都说那里是块风水宝地。”

这话一出,立刻把我吓得一身冷汗。那天晚上睡到天快亮的时候我就开始发高烧,浑身又红又烫,嘴巴一个劲说胡话,人都烧迷糊了。

爸爸妈妈赶紧抱着我往村里的诊所跑,医生给打了退烧针开了药。

回家以后一点没见好,人总不见清醒,嘴巴烧的起皮了,喂水都喂不进去了。

到了晚上爸妈又抱着我来到了诊所,医生看了以后让爸妈天亮以后带我去镇医院。

爸妈又火急火燎的带我去了镇医院,医生量了体温以后给挂了水,要知道那个年代挂水一般要病情很严重才给挂的。

三瓶水都挂完了,我的烧还是一点没退,我妈都急哭了。

我从小就调皮的很,身体一直很好,平常连感冒都很少,这次是真吓坏了他们。

就在他们急的团团转的时候,我又开始说糊话了,一个劲的说别拉我,你走开。爷爷想起了我前一天晚上和他说过的事情,赶紧叫上我妈让我爸抱着我又往家赶,进村以后也不回家,直接来到了李婆婆家。

李婆婆是我们村的神婆,附近几个村的人家里有什么怪事都是找她。

爷爷给李婆婆讲了那个晚上我对她说的事情,李婆婆听了以后点了三柱香,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说是我误入了刘庄地主大院的冥婚大典,惊扰了地主家的那些人,才生的病。

于是,李婆婆让我妈去村里小卖部多买点黄纸冥币,买完在李婆婆家她给烧的,一边烧一边骂,骂的可难听了,烧完又泼了一碗冷饭,嘴里叫着:“你们赶紧滚,要不是看着邻村的面子上看我不收拾了你们,你要是再敢出来吓唬娃儿们,我让人给你坟都扒了。”

完了又转过头说我妈,怎么能让孩子那么晚一个人回家呢,孩子的阳气本来就弱,特别容易招惹这些脏东西。

后来我妈一个劲在那反省,李婆婆又给烧了一张符纸在茶水杯子里,喂我喝了几口,然后让我爸好带着我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

说来也奇怪,那天我睡到半夜烧就退了,天亮以后人也清醒了,吃了碗稀饭以后就能活蹦乱跳地跑去玩耍了。

自那之后,我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那条路,对于任何的灵异话题再也不参与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