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的自白:我不是在杀人,我是在救赎
故事 短篇故事

杀人犯的自白:我不是在杀人,我是在救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满天星辰都是你
2021-01-23 21:00

花园小区六楼一户住宅内,一民独居老人被保姆发现死于家中。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抵达现场。

这是一个较为老旧的小区,张维和几个警察同事是走楼梯上去的,楼梯上落着不少灰尘,就连扶手上都有脏兮兮的印记,转角角落随处可见的都是垃圾。

如果不是看到楼上楼下还有人经过,张维都快以为这栋房子已经被废弃了。

从只能容纳两个人的走廊走上楼,跟在后面的孙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孙强很胖,有160斤,他一个人一顿可以吃五碗白米饭,论力气,警队里没人比得过他。

在案发现场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

“哇,这老人住的房子也太老旧了吧。”孙强从门里挤进来,看着屋内的物品摆件,完全是08年代的产物,墙上还挂着一个木制的摆钟,滴答滴答的转动。

“查到什么没有?”张维走到尸体前,这个枯朽的老人安详的靠在藤椅上,她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她的身子瘦瘦巴巴的,单薄的深灰色衣衫就像是挂在她身上。

令人奇怪的是,老人走的很安详,她嘴角带笑,如果不是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刀,别人会以为她是在做一场美梦,而不是被杀害。

刚刚走访完街坊邻居的民警走过来,一边看记录一边说道:“死者名叫文琴,从邻居口中得知,死者有一个儿子,儿子很孝顺,经常来看她,还给她请了保姆。”

张维翻看着抽屉:“他儿子是做什么的?”

“是个医生。”民警说道。

一本厚厚的书引起了张维的注意,这本书封面泛黄,纸质的边角已经卷起,看的出来这本书老人经常看。

张维从书里找到一封信。信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遗书。

“遗书?难道是自杀?”孙强凑过来,看着遗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张维将遗书打开,内容如下:

儿子,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太累,太辛苦,这一路磕磕碰碰的走来,我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现在你也长大了,可以养活自己了。我走了,我要离开这个孤单的世界,妈给你存了20万,卡的密码你知道,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爱你的妈妈

这时,赶来的法医做出了大致判断:“死者52岁,应是死于凌晨12点。”

张维将手里的信封收好,又问:“死因是什么?”

法医摇摇头:“暂时还不知道,需要做进一步的尸检工作。”

不过,通过技侦检验,技侦民警确定道:“死者的刀上只有死者手上的指纹。”

一切种种,都指向自杀,但张维却直觉老人的死并没那么简单。

老人有个孝顺的儿子,平时也不愁吃穿,还有保姆伺候,只是住的地方邋遢了点,但为什么想要自杀呢?她自杀的动机是什么?带着这个疑问,张维回了警局。

当天下午,得到了老人更详细的资料:老人在40岁的时候和丈夫离了婚,原因是老人无法生育,为了不拖累丈夫,她主动离婚了,如今丈夫早就组建了新的家庭。她的儿子是领养的。而法医那边也传来了消息:尸体内部检测到了麻醉剂的成分,最终检测为,老人的致命死因并非刀,而是用了过量的麻醉剂。

警方也传唤了保姆,保姆也提到了一条重要情报,她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听到儿子在与老人争吵,看样子并不是普通的吵架,她亲眼看见儿子把老人的手机摔在地上,并且踩了好几脚,屏幕都碎光了,现在的手机还是新买的手机呢。

从警方带回来的物品来看,通过手机型号比对,这款手机确实才上市没多久,手机上也并没有什么磕碰痕迹。

然而,在警方带回文东的时候,面对母亲的死,这个30岁的男人双眼泛红,情绪几度崩溃,完全没有从母亲死去的悲痛中缓过神来。

他解释说:“我妈和别的老人不一样,别的老人喜欢种种花下下棋什么的,我妈喜欢玩手机,还在手机里和陌生人聊天,那次我之所以将手机丢进垃圾桶,也是因为她整天只顾着玩手机,不好好照顾自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和别人聊天,我给她买的药的没有吃。”

文东说的药是胃药,老人确实犯有胃病。且从警方的调查中发现,文东不止没有作案时间,在医院内也没有近期开麻药的记录。

文东暂时解除了嫌疑。

虽然暂时排除了文东的作案嫌疑,但文东的话却成为警方破解这个案件的重大突破口。

张维想:会不会是通过手机聊天,老人和网友见面,被杀了呢?

在获得司法授权后,张维第一时间让网警调出了老人的聊天记录。

这些聊天记录是被老人删除过的,在通过技术恢复后,才彻底呈现。

原来,在近期一段时间,老人大量浏览过:例如:如何死亡不痛苦?不想活了怎么办?可以安乐死吗?

诸如此类与死有关的种种。原来,老人早就求死心切。

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是一个大数据时代,不可能做到完全透明。很快,背后的嫌疑人浮出水面,老人在死之前,曾和一位网名叫石海的网友讨论起为什么想死。

老人:“我真的不想活了,虽然我50多岁了,可是我每天都在盼望早点死。”

石海:“为什么啊?你不是说你有一个很孝顺的儿子,你走了你儿子怎么办?”

老人:“我的儿子不是我亲生的,是我领养的。我这一生,真的很想要个孩子啊。原本我是过孩子的,但在孩子5个多月时候,被检查出了问题,孩子打掉了,再后来医生说我没有办法要孩子了。你不知道当时孩子在我肚子里的感觉,我能感受到他在我的肚子里动,能感觉到他的小脚丫在踢我。我每天都在想他,我好想快点去找他。”

石海:“那你和丈夫离婚,也是因为没有孩子吗?”

老人:“是啊,我不想拖累他。这辈子我也算对得起他了,他后来有了新的家庭,娶了新的老婆给他生儿育女。”

石海:“所以你真的决定要去了吗?”

手机这头,老人毫不犹豫的敲下两个字:“是的。”

最后,石海告诉了老人自己的理想作案过程,老人希望能够安乐死,他就在网上购买了大量麻醉剂,等老人彻底麻醉以后,再将老人杀死。为了怕药剂不够死,到时候他会带着手套,将刀放在老人手里,插入她的胸口。

这种没有痛苦的死亡,让老人很开心。并约定当晚12点让她死去,因为她是凌晨12点生的,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在凌晨12点死去。

警方很快对石海实施了抓捕,石海长得又矮又瘦,孙强抓捕起来简直毫无难度。却不想在抓到石海上警车后,石海却忽然吐血身亡。

那时,在警方错愕的目光中,石海笑了,笑得非常解脱,他抓住一位民警察的手,一字一顿艰难的混着着血水吐出一句话:“我救赎了他人,却无法救赎我自己……太好了,我也解脱了。”

后来,从资料上得知,石海的本名也叫石海。石海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却没想到在他六年级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母亲去世以后,他没有联系任何亲戚朋友,而是把母亲埋在了家里的大树下。

在母亲生前,亲戚朋友就对他们母子俩瞧不起,在母亲死后,他也不会去仰人鼻息。因此,他离开了老家,独自在别的城市流浪。他流浪的城市,连他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了。

他当过乞丐,也做过小偷。他在社交软件上的签名是:我想我的妈妈,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找她。

他其实是一个很寂寞的人,他喜欢在阴天的时候,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想妈妈,想象着妈妈还没有死,妈妈还陪在他身边,想象着他们会过得很好,他们有新衣服穿,也有好的饭吃。

在他和老人联系上后,他明白老人的孤独,和自己一样的孤独。自己有多想妈妈,那老人就有多想自己的孩子。

所以,他决定让老人去和她的孩子见面,他认为自己不是在犯罪,认为自己是在救赎。

在杀死老人以后,他却整晚彻夜难眠,他想起了妈妈,又想起了老人,他好冷,不止是这个世界的冷,他的心,他的身子,都冷……

他喂自己吃了药,他知道,警方很快就会找上他,到时候他也快走了吧。因此,孙强抓到他时,他已中毒至深,他想,他终于可以见到他的妈妈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老人死后,她的养子悲痛万分。

当初石海走后,他的婆婆至死都在寻找他。仅管当时因嫌儿媳来自山里而造成婆媳反目,但她是真的爱这个孙子。

只是,在婆媳的争吵当中,石海从未真心去感受过,这个世界,其实仍然有人爱着他,念着他,想着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