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33章 帝王心

作者:看人间
2021-01-23 09:00

第33章 帝王心

皇上此番宴请,布置在了乾龙殿,年汀兰与二皇子一同进入殿内,除了皇后与三皇子,还有曾贵妃与四皇子。

年寻与年阶一同坐在席上,与他们相对的,还有曾志帆与曾素之。

独独留下了年汀兰与二皇子的位置,瞧着他们一同进来,最先黑脸的,便是四皇子玄胤,若不是曾贵妃拉着,他怕是得跳起来了。

玄渊是将众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的,藏在大袖里的手,不由得握紧。

在这宫里,向来不受众人待见,更莫说,这般被众人注视。

二人一同向众人请安,落座之时,曾素之向年汀兰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年汀兰报之以微笑,弄得曾素之更是一头雾水。

到是年阶,看着两人一同进来,颇为高兴,将自己身边,妹妹的碗筷还细细的摆了一番。轻声在年汀兰的耳边道,“你如今,到是越发懂事,待会捡不到的唤哥哥帮你捡。”

年阶如今,如何也是一个小将军了,成家立业,就连孩子都过了周岁。偏偏对着自己的妹妹,总觉得妹妹还没有长大,他也还没有长大。这乾龙殿用膳的桌子颇长。

往日里年汀兰小胳膊小腿的,又喜欢尝试新鲜玩意,总归是捡不到远处的东西,年阶在的时候,总归是年阶伸长了筷子夹给她。

自从长大之后,他们兄妹二人,到是许久未曾再一同坐过。这会子,年阶心情不错,瞧着妹妹按着自己的心意来,与二皇子走得近,也是下意识便说出来了。

到是年汀兰,故作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年阶,“兄长,皇上在上头呢。”

十七八岁的年纪,模样本就生得好看,再加上在兄长面前,自然而然的小动作,那娇俏模样,落在了几人心里,各是一番心思。

今日这膳,用的有些奇怪,后宫的两位娘娘,三位皇子,还有曾家祖孙二人,连带着年家的人,都在。

没有各自分桌,没有长幼尊卑,倒像是一家人,在吃一桌子团圆饭。

众人心里隐隐觉得,皇上这是有什么事要宣布了……

果不其然,大家规规矩矩的吃了大半食物,皇上便放下了筷子。

眼瞧着皇上都停下了筷子,年汀兰就是再想吃,那也只能放下筷子。许久不进宫,这宫里御膳房的掌事怕是已经换了,那些饭菜的味道,竟是出奇的符合年汀兰的胃口。

皇上面上带笑,四周瞧了瞧,“朕看诸位也用的差不多,不如与诸位商议两件事,看看大家的意思?”

正题是来了,大家正襟危坐,皇上的客套话,哪里是当真商议?不过是给大家做一个通知罢了。

“皇上说的,想来是喜事儿吧?”曾贵妃带着娇媚的笑,一抬眼,一抚额,都美得像是一幅画。

皇上拍了拍身边的女子,拉过她的手,柔弱无骨,嫩滑至极。

“是喜事儿,朕啊,先给你们介绍个人。”皇上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冲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不消片刻,那人便从后头带出来一个小姑娘。

那姑娘大家都很面熟,只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家的。

到是曾素之与年汀兰,相互看了一眼,那姑娘,他们昨日才见过的。

可不是方大统领的妹妹,方绮雯?

那姑娘穿着水粉的衣衫,颇有些拘谨,向着众人行礼。

皇上突然将这个女子带出来,意欲何为,大家都是一头雾水。

只年汀兰心里头明白,皇上这一场,怕是要将前日,在端午佳宴上就该完成的事儿,给完成了。

如今重生一回,许多事,已经有所改变,年汀兰不知道,这一回,方绮雯,是不是还会嫁给玄胤?

只是看着方绮雯那不由得瞟向四皇子的眼神,年汀兰也觉得此事,怕是十有八九了。

“这孩子,朕一直悉心培养,如今也算是长成了。绍云的妹妹,是个好的,朕打算……”

皇上的话停顿了片刻,众人都看向他,这是要给这个小姑娘赐婚的意思?

皇上将三位皇子扫视一圈,目光停在玄渊的身上,“渊儿……”

玄渊面色一僵,年汀兰也不由得一抖,碰掉了放在碟子上的筷子,发出轻微的声音。

“儿臣在!”玄渊的声音都有些微的颤抖,方绮雯的突然出现,实在在自己的意料之外,不由得看了看年汀兰,瞧着她也变了神色,一时间心里头五味杂陈。

谁知皇上却是话锋一转,“你是大的,你的事儿,待会儿再说”

玄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众人都未曾注意到,就连年汀兰也跟着一起,松了一口气。

“是!”

“朕想了,绮雯这孩子单纯俏丽,与胤儿最是般配,朕便将她指给四皇子玄胤了。”

皇上此话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就连贵妃都楞了半晌。

“皇,皇上,胤儿正妃都还未曾定下,这会子就给他定下侧妃,怕是……”

“哎……朕管侧妃做什么?往后他有中意的,自行选就是了。这绮雯是绍云的妹妹,性子生的好,与咱们胤儿最是般配,做正妃便是。”

“嘭!”皇上话音刚落,玄胤突然站了起来,身后的凳子被他大力冲倒再地。

“父皇,儿臣不要娶那个女人为正妃,儿臣的正妃只能是……”

“是什么?”

要说往日里,皇上最为宠爱的,便是这个皇四子。

如今听着玄胤这般急冲冲,皇上瞬间便黑了脸色,从未受过皇上这般眼神的玄胤,也不由得被吓住了。

“是,是……”玄胤一时结巴,贵妃连忙起身,护过自己的儿子。

虽然皇上突然指了一个统领的妹妹,给自己的儿子做妃子,但是眼瞧着玄胤与皇上起了争执,她也只能连忙打圆场。

“皇上,胤儿一时间太过高兴,有些糊涂了,皇上选的四皇妃,定是最为合适的。还请皇上,莫要与他计较。”

贵妃紧紧拉着玄胤的衣袖,不准他再多说一句。

众人看着眼前这一幕,纷纷低下了头。

皇上最为宠爱四皇子,本以为是一半太子人选的四皇子,却是瞬间便失去了势力。哪怕是个朝中官员,有些根基的大家族,都要好过这个统领的妹妹啊。

方绍云,吃的就是个力气饭,就算他如今,深受皇上信任,但毕竟没有丝毫实际根基,十年二十年,可以凭借着力气武功,保护皇上安危。那三十四十年之后呢?等待着方家的,便是无尽的落寞。

连带着四皇子,大家都以为他是皇上心目中最为适合的太子人选,如今此番决定,却不由得让人开始重新审视皇上的心意了。

一个没有娘家的四皇子妃,能够对四皇子,有什么作用呢?皇上沉默半晌,到是一旁的方绮雯,拿了一旁的茶水,规规矩矩的递到皇上面前,“皇上,喝杯茶吧,事发突然,还请皇上容殿下适应片刻。”方绮雯说话,软糯好听,看着乖巧柔顺便罢了,就是那字字句句,都能抚平人心。

果不其然,皇上接过那杯茶水,方绮雯绕道四殿下身边。

“殿下,先行坐下吧,皇上还有事儿说。”

玄胤还有些倔强,一把拂开方绮雯的手,神情颇有些厌恶。

方绮雯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委屈,但是眼神却并无变化。

年汀兰一直看着方绮雯,目光直接,直到方绮雯觉得不适,这才看向年汀兰。

年汀兰笑了笑,冲着方绮雯点点头,谁知方绮雯却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低下头,脸色红云毕现。

宫人将饭菜撤下,摆上了瓜果。甜点一类,众人都在等着皇上接下来的话,无人对那些东西有兴趣。

到是年汀兰,她如今也是活了两世的人了,许多事,都看得极开。

有些事,勉强得来的,说不定只会是苦果,倒不如顺其自然,更能让人放得开些。男女情事,婚姻这一门,到底不是自己想,便能得的,上一世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

悠哉哉地,抓了身边的瓜子仁,慢悠悠的吃。

到是年阶看不下去了,“这皇上还在生气呢,你都吃的下去?”

年汀兰挑了挑眉毛,“皇上又没冲我生气啊,再说了,这些东西摆上来,不就是让我吃的么?”

兄妹两的声音并不大,再加上有宫人来去,也就没有听得真切。

年寻瞪了两个人一眼,两人都规规矩矩的噤了声。

等到东西放置好了,四皇子这才在贵妃娘娘眼神的逼迫下,重新坐回了位置,满脸痛苦,看向年汀兰。

不知为何,年汀兰看着他那模样,突然笑出声来,引得众人纷纷看向她。

就是皇上,原本平复的心情,再次微微皱起了眉头。

“年丫头,你在笑个什么?”

皇上与皇子在吵架,她这个时候发出笑声,莫不是在嘲笑皇家?

年寻颇有些懊恼,心里不住的埋怨自己,将女儿太过纵容,这种时候,也不知控制自己的情绪。

“回皇上,四殿下如今模样,让臣女想起小时候,四皇子有一回,剪了一个小丫头的辫子,那小丫头也是这般模样,这细细瞧来,那小丫头,莫不就是这位方家小姐?”

眼瞧着皇上点点头,年汀兰连忙附和,“皇上这婚事,指得着实是妙得很。剪发为妃,说不得往后,四殿下与方小姐,还会被传位一段佳话呢。”

听此恭维,皇上瞬间舒心,“是了,绮雯小时候被这混账小子剪了头发,多年不敢见人,如今好容易长好了,就让他往后余生,好好补偿别人才是!”

皇上又有了说话的兴致,总归得有人觉得这是一桩好亲事,皇上才有兴趣接着来不是?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