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第五十三章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在梦里见过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23 20:00

第53章 在梦里见过你

时近傍晚,腐叶层层的山林间几个黑衣布衫的大汉各执兵刃昂首而立,似竖着耳朵随时探听山上传来的动静。

在他们背后的一根硕大枯木桩上,绑着浑身泥泞的两个年轻人。

“各位大爷,真的听我一言,”贺南风不知是饿还是累的,嗓子低哑,还是尽量提足精神,孜孜不倦道,“他的伤再不包扎必定丧命,到时候你们拖着一具尸体有什么用。”

山野风过,无人应答。

“你们老大叫你们留守山下随时接应,万一山上谋事不成,这里他又死了,到时候你们可一个能用的人质都没有。”贺南风继续道,“别看我,我只是个旁听的学生,到时候官府万箭齐发,绝对不会顾及到我的。他不一样,他可是护国公府的公子,当今皇后的亲外甥,四周官员是半点不敢大意,可是你们到时候的保命符。”

几个大汉似乎神色微动,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没人回话。

贺南风预备再加再励时,就听身边传来微弱声音道:

“你不是很讨厌我么,费这些唇舌做什么。”

宋轩因为失血过多脸唇苍白,侧身靠在枯木上,眼底都没了神采,似被贺南风聒噪吵到一般,颇为无奈地尽力抬眸看着对方。

贺南风偏头,低声道:“你以为我是想救你?我说的可都是实情,我是怕你死了,到时候万箭齐发躲不开去。”

宋轩轻笑,又因为牵动背后的箭伤,随即便痛苦蹙眉。

贺南风暗暗叹一口气,语调放柔了些:“再说也是还你刚才的情,你放心,一码归一码,我一定会救你的。”

宋轩闻言并没有回话,轻轻闭着眼睛,不知是陷入沉思,还是体力不济晕了过去。

日光彻底黯了下来,隐约从山上传来喧闹之声,应该是贼寇们得手现身了。

寒山书院宵禁严格,就算假日也会酉时点卯,没人知道他和宋轩困在林中。本就是零散出游,其他学生到时间自然各自回山,哪能想到他们被贼人抓走。何况如今山上师生都被下药放倒了,更不会有谁来搭救。

好在那首领在两人逃脱毒镖后,也许觉得留着或许有用,并没有立即杀死,也给了贺南风一丝自救机会。

她看了看宋轩没有半分血色的面容,好似一朵秋霜里即将残败的雪菊般,心头不禁微微收紧,知晓再不救治,就真的再来不及了。

“你们——”贺南风猛然抬头,提高了声音向众人喊道,“你们又不是看不出我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就把我绳子解开,让我给他包扎伤口又能怎样?我还能自己逃出去不成?”

长胡子的大汉闻言回头,又看向身边的瘦小个子,道:“九爷,这小子说的也有道理。”

瘦小个子没有回话,神色却也已有几分犹疑。

贺南风继续道:“他是死是活你们既不在乎,包扎个伤口怎么了,又不用你们动手。你们要是还有半分男儿气概,就要么现在一刀了结我们,要么就放我替他包扎,磨磨唧唧不阴不阳的,算什么绿林好汉——”

她话音刚落,那瘦小个子忽然转身,没有半句闲话便举剑砍来,贺南风正吓了一跳时,就发觉对方只是割断了自己手腕的绳索。

“你再多废话一句,老子就割下你的舌头。”

那人恶狠狠道,收剑入鞘,随即转过身去再未理会。

贺南风得了自由,不及磨一磨手腕的勒痕,便连忙起身替宋轩查看箭伤。

他背后箭头还在,又因为一路颠簸在血肉里几番扭转,所以血湿了一大片衣裳。

林子里除了腐叶和烂泥别无所有,但如果只是撕破衣裳包扎,肯定无济于事。贺南风思量片刻,伸手到对方脖颈下,掏出一块吊着的玉佩来。

宋轩似有察觉,既诧异又不解地看着她:“你……”

她如何知晓自己胸口有玉,又要拿它做什么?想要阻止,又没有力气。

贺南风没有理会他,径自取下玉佩,转身向方才那瘦小个子道:“我知道你们一定随身带着金创药,我用这块玉佩跟你交换。”

虽说放下狠话再开口就要割舌头,那人回头见到她手中的物件,还是不禁眼眸一亮。

这是一块杯底大的椭圆玉佩,一看便是上好的和田软玉,通体温润,剔透晶莹,如意云纹,中间一点突出少许,细看才知是整幅麒麟图的眼睛,精巧绝伦。

用这样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来换一瓶金创药粉,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瘦小个子看了看玉,又看了看贺南风,似对一个小孩十分不屑,冷冷一笑:

“老子杀了你们,照样拿到这块玉。”

贺南风也笑了笑,半分不曾露怯,道:“何必呢,大家出门在外,也无非就为求财,这块玉的价值足够你们此生无忧了。何况想必大爷也能看出,这块玉还有成对的另一半,救活了他,说不定还能有另外惊喜。”

此言一出,周遭几人都明显动了心,纷纷朝瘦小个子看来。后者犹豫片刻,一声轻笑抓过玉佩,随后果真丢出一只药瓶来,贺南风连忙伸手接住。

“拿去,”瘦小个子眉间一道刀疤随他说话时,便轻轻上下跳跃,显得几分渗人,“老子要知道另一半玉佩的下落。”

贺南风没有回答,转身奔回宋轩身边,准备替对方包扎。

“你忍一忍,我要拔箭了。”

她靠在对方耳边道,随即在他半梦半醒点了点头后,便一手稳住他的身子,一手握住箭把,小心试探了方向,忽然用力一扯,伴随少年一声痛苦疾呼,那包裹在血肉中的箭头便被丢在一旁。

贺南风又赶紧压住伤口倒上药粉,再用预先备好的布条包扎。

因为伤在背上,包扎时难免紧紧拥抱怀中。已因为失血和伤痛神志不清的宋轩,只觉周身浸在一股软糯温香里,模糊之间睁开眼时,就看到少女柔软的鬓发萦绕,从发丝和脖颈间,袭来淡淡清幽香气。

一切仿佛梦境之中一般,软绵绵的,又十分迷离。

贺南风正在专心打结,就忽而听肩膀上传来一句极其微弱的声音,分不清带着何种情绪,缓缓道:

“你知道么,我好像在梦里见过你。”

贺南风闻言蓦然一怔,手上动作也停在原处。

他说,他好像在梦里见过她。

夜风吹过,带着潮热又沉闷的泥土气息。不知过了多久,贺南风才蹙了蹙眉,回答:

“什么样的梦。”

她只觉自己心跳如鼓,分不清是期许还是恐惧,迫不及待又心有戚戚地想要对他的梦境一探究竟。

“我不记得了,但我知道你也在,我们都在……”宋轩道,将头靠在她的肩膀,渐渐没了声息。不是睡着,还是昏了过去。

难道画舫之上,他在暗处默默关注,又在要坠船时,救了她和凌琚。便是因为他一早就记得,自己在梦里见过她么?贺南风不得而知,只大概,他们记得的,不是同一个梦,否则何必声声质问,他到底何处得罪了她。

贺南风沉吟良久,缓缓将最后一道结系好,之后,也并没有将宋轩从肩头推开。就这样依旧静静抱着对方,感受着他微弱而又平缓的呼吸,在耳边轻轻吹拂。

“玉檀,”不知过去多久,她才顿了顿,无奈一声轻叹后,垂眸低语道,“但愿我们,都不要出现在彼此梦中了。”

再万千纠葛,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块玉,是王氏外祖母留给孙儿的遗物,是宋轩从小贴身佩戴的护身符,也是玉檀两字的来源。他一直无比珍视,从不示人。在前尘里,却曾亲自挂在贺南风的脖颈上,告诉她道:

“我外祖母在世时,说这玉佩本有雌雄一对,后来搬迁时候鸾珮遗失,便只有麒麟给我。我母亲暗地寻觅多难也未找到雌珮,她颇为遗憾,我却觉得这样更好,如此麒麟便是唯一。我把它给你,因为你也是我的唯一。”

这样的情话,当时那样的贺南风,如何能够抵御。可到头来,才知晓一切不过都是谎言。只是为了让她死心塌地,让贺家投鼠忌器,他从未想过真要娶她。

他是辜负了她,也坑害了她,可前尘她已杀他一回,今时他也已经因她险些丢了性命。她贺南风重回此遭,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从此她是她的侯府三小姐,他是他的宋玉檀公子。他们之间,便该再无半分私情牵扯了。

贺南风思量完,扶着对方肩膀慢慢靠到一旁木桩上,又用剩余的布片垫在他的头下,方回身看着几个环伺的黑影。

要是李昭玉,小小几个毛贼早几招放倒了。可惜她是贺南风,实打实一个柔弱纤瘦的文官小姐,所谓秀才遇上兵,还真的别无他法。沉寂片刻后,抬眸笑道:

“几位大爷,你们好生看着,我先睡了。”

不及对方反应,便干脆地也靠在木桩上,似乎就这样安心睡了过去。

几人讶然,虽在夜色里无法看清相互表情,也为了荫蔽没有点亮任何东西照明,还是更感到大家都对这纤弱少年恁般大的心十分惊愕。

要知道若是山上事成,两人逃不出手心,若是事败,他们遭官兵追剿时也会拉他们垫背,说来说去生死难料,居然还睡得着。

正诧异之时,忽然夜风中传来一阵幽幽香气,好似兰花,又好似木樨味道。但这个季节,雍凉山界里哪来的兰桂花开?

瘦小个子旋即察觉不好,正一声呵斥要提醒兄弟时,周遭几人已经拔葱般挨个倒了下去……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