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我的半条命,是用3000首歌换来的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的半条命,是用3000首歌换来的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树子
2021-01-24 18:00

01

我买了一串葡萄,心情不错地往老爸的病房走,好像很久没那么开心过了,就在刚才的水果店里,老板的猫死命拽着我不给我走,大概是连续一礼拜的光顾,让它对我有了好感吧。

只是好景不长,我的好心情被一个不速之客被摔了个稀巴烂。

那个名叫千叶的男人,此刻就坐在我老爸床边,若无其事地削一个苹果。

“萌吉,你回来啦。你男朋友来看我了,死孩子,交往那么久也不告诉我。”

老爸一抬头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我,眉开眼笑地唤道。

看到千叶的瞬间,我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晦气。

千叶是一个死神,我曾在伊坂幸太郎的书上读到过有关他的事迹。据说,他每负责一个对象都会变一次脸和身份,唯独名字不变。

在工作调查期间,他会和临死之人相处七天,最后提交的结果分为两种,“可”与“放行”。只不过,多数时候他们提交的结果都是“可”,也就是死亡。

虽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千叶,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之暗黑气息以及那张欠揍的面瘫脸中,我隐隐感受到了大事不妙。

“萌吉,”就在这时,那张面瘫脸打破了良久的沉默,吓了我一跳,“这附近有音像店吗?”

02

雨从下午开始一直下,毫无停歇之感。

迫于无奈,我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音乐软件,“你想听什么?”

话音刚落,我突然想起听音乐是死神唯一热衷的事情,于是恍悟般“哦”了一声,替他回答,“总之是音乐就行,是吗?”

“对。”千叶答道,声调听起来竟略显期待。

我打开播放列表,上面显示着上回播放到一半的“Sherry”,我插上插头,然后把两只耳机递给他,“戴上这个就可以听了。”

看着沉浸在音乐世界里的千叶,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以前,哪怕能帮到别人一丁点的小忙,我都会高兴到飞起,因为感受到了别人对自己的需要,这让我有一种活着的实感。

然而此时此刻,我只感到一股难耐的焦躁,都是因为这面瘫,我的老爸只剩下七天寿命了,世上坏人那么多,他不去找那些人,为啥偏要来找我老爸?

年初时,老爸被检查出肠癌。做了一场大手术,接下来就是长达半年的化疗。然而千叶的出现,不仅阻挡了老爸继续向前走的脚步,还摧毁了一切皆有可能的希望。

也就是说,千叶的出现,会让老爸的死,从自然死亡变成意外。

想到这里,一阵掺杂着无力感的绝望涌上心头,我冲上去一把扯掉千叶的耳机,近乎发狂地扯着他的衣服怒吼:“为什么是我老爸!……你为什么要出现!快滚!”

“你知道我的身份。”千叶看着我波澜不惊地道,像在陈述别人的事情。

杀了他,真恨不得杀了他,我抑制住内心的愤怒,却没有任何办法。

“下雨了。”千叶突然说道。我懒得理他,直到抬起手挠了挠发痒的脸,才明白过来,他是说我的脸下雨了。

03

清晨,我从自家床上醒来。大概是一晚上噩梦连连,此刻感到浑身乏力。梦里一个叫千叶的死神对我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就算让我滚,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这只是梦,那个叫千叶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世上。一路上我不断自我安慰着,今天是老爸出院的日子,医生昨天说,他术后恢复得不错,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

“walk like a man,talk like a man……”

我走在走廊上,听到有人在用唱国歌的干劲唱着Frankie Valli的walk like a man,毋庸置疑,那是我老爸的声音。

我踏进病房,只见老妈坐在床边收拾着东西,而老爸则边哼着歌儿,边用奇怪的姿势走路,一旁还站着模仿我老爸用奇怪姿势走路的……死神千叶。

“哟,萌吉来了。跟你讲,千叶和我的品味太像了,他也喜欢walk like a man……”

完了,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不是梦。

午饭时分,我把千叶拖到医院食堂,给他点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又从包里掏出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随身听递到他面前。

千叶看起来对食物并不感兴趣,他盯了桌上的机器一小会儿,问道:“这个能听音乐吗?”

识货的好孩子。我向他位置挪近了点儿,像哄小孩一样对他哄道:“想不想要?”

“给我?”

“嗯,送你。”为了让他心动,我继续添油加醋,“有了它,你可以随时随地拿出来听,容量三千首音乐,再也不用找音像店。”

果然,千叶伸手就要去拿随身听,然而被我眼疾手快地抢先取走。

“但是有一个条件。”

“条件?”

“对,等价交换,也就是说,你要获得这个随身听,就必须拿自己的东西和我交换。”

千叶似乎在思考我这句话的意思,沉默不语。我决定给他开开窍,于是对他说道:“给我老爸‘放行’,随身听就是你的了。可以吗?”

04

死神和人类不同。

死神就像没有感情的杀手,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淡定自若,一副高高在上、理所当然的样子。虽说不被情感困扰是件好事,但我仍然觉得他们可悲,因为他们体会不了七情六欲的滋味,就算是死神,在我眼里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

但死神有一点却比人类做得好。

那就是无论受到多大的利益驱使,他都无动于衷。

千叶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虽然我知道他不可能具备人类的思想。过了一会儿,他面无表情地说:“在我工作期间,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打扰我。”

然后,他站起来,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问道,“这附近有音像店吗?”

认真工作的人不止千叶,还有我老爸。出院才休息了两天,他不听众人劝说,就偷偷跑去上班。

老爸从事汽车相关行业几十年,由懵懂到熟练,由难入易,深至浅,如今的工作操作起来相当简单,只需坐在办公室点击下鼠标,再在文件上签字即可。

因为不放心,于是便拜托此次身份为自由撰稿人的的千叶负责随时照看老爸。

“这不过是我的工作罢了。”

看老妈不住地道谢,以及她听到千叶这句话后略显困惑的神情,我悄悄把手伸到千叶背后,在肉上往死里掐了一把。

千叶低头指了指我的手,“这也是人类道谢的方式之一吗?”

对于老爸即将面临的命运,我就像一条不会游泳的小狗,除了眼睁睁隔岸观火,再也没有其他办法。这里既非小说也非电视剧,没有神明,也没有触发剧情转折的道具。

除了悲伤绝望,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情绪可以表达我的心情。但是看到老爸那充满朝气的笑脸,我忽而又觉得,老爸绝对是那种能够长命百岁的人。

05

尽管天空依旧没有放晴,但大伙儿一见老爸便像无精打采的植物遇到久违的阳光。

一大早回到工作岗位,同事们便争相把自己买的灵芝虫草等药材放到他办公桌上,祝他早日康复。老实说,像他们那样的工作氛围,在如今已是罕见,能互相关心的同事,实在寥寥可数。

老爸虽不是单位的管理层,但大家对他极其重视。

年轻时,工作单位发生过一点事情,一度陷入解散的危机中,相当之棘手。当时有另外一家单位给他抛下一根极具诱惑力的橄榄枝,大家以为他会伸手去接,毕竟人性使然,饿了还是得吃饭。

然而没想到,老爸不为所动。他虽不善表达,但身上的那股子干劲,好像在向别人传达着:“总不能现在就放弃吧?无论结果如何,我可是一直努力到现在啊!”

正是他那股精神,打动了众人,于是大家也鼓起干劲,咬着牙一点点撑过来。最终,工作单位成功度过难关,重新活了过来。

尽管在最难的时候,老爸也不会表现出烦恼。他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唱片机,放他最喜欢的“walk like a man”,边跟着那个听起来略娘的声音哼唱,边舞动手脚,有时候唱到高潮处,情绪还会特别激昂,我想,也许那正是他发泄负面情绪的时候。

夜晚,忙了一天的老爸早早睡去。距离最后一天仅剩不到两天的时间,我辗转反侧难眠,只好来到天台听歌。

此刻,手机里的男声正用欢快的语调反复哼唱“big girls don't cry”,我边摆动着肩膀,边跟随节奏迈开步伐。

当然,有音乐的地方,千叶绝对不会错过。

我看着闭眼似在享受音乐的千叶,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喜欢听音乐?”

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因为伊坂幸太郎并没有在书中详细记载。

“没有音乐的人生将是一场错误——这是我一个同事负责的对象说的。”说到这里,千叶看起来竟然有点……小开心。

“跳舞吗?”看着有点可爱的死神,我忍不住向他伸出一只手。

然后没等对方回应,我便拉过他的手,毫无节奏感地跳动起来。

“小时候听音乐的时候,老爸总会拉起我的手跳舞。”

“跳什么舞?”大概是为了配合我,千叶做出一副好奇的表情。

“随便跳,怎么开心怎么来。”

千叶沉默了几秒,突然做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主动牵过我的手,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熟练地迈开步伐带着我舞动起来。

“……大哥,挺专业的啊。”我讶异之余,由衷感叹道。

“以前负责的对象教过。”

06

按照死神世界那边的规则,死神所负责的对象会在最后一天迎来意外死亡。

大约是受到老爸感染,陪伴他的这七天里,我过得前所未有的乐观与充实,看着老爸吃好喝好睡好,还给他换了个最新款手机,但凡他想要的,尽一切所能满足他。

天公不作美的是,这天依旧是工作日。临上班前,我像小时候那样扯着老爸衣角央求:“要不今天请假吧?我有个地方想去,必须有老爸陪同才能去。”

千叶像好奇宝宝一样在旁打岔:“必须有老爸陪同才能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阳台上一阵风灌进屋里,吹得植物发出飒飒的声响。而老爸的话,也像那股风一样灌进我的胸膛,像阳光一样柔和,明媚。

老爸笑着说,“我先去看看,到时再请假陪你去。”

那一刻我很想大哭,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从小到大,我都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我一直认为,人生本就是自己的,命运就该由自己掌握,他人凭什么提交一个“可”字就轻易剥夺自己的生命?

我从老爸那句话中隐隐感觉到,他是不是猜到了千叶的身份。于是我悄悄把千叶拉到天台询问,对方却反问了我一句:“你怎么看待死亡?”

我没有丝毫犹豫便脱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又觉得有点答非所问:“我少活个五年十年不要紧,只要老爸能健康活到老。”

千叶似乎没有听进去,他说,“你父亲的看法,倒是和我之前负责的一位作家的父亲说过的话很相似。”

“他说,‘我只是先去那边看看而已。’”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句话,应该是作家山野边的老爸说的。

山野边年幼时,他老爸曾带他去游乐园的鬼屋游玩。鬼屋弥漫着死亡一般的恐怖气息,山野边因害怕不敢进去,而老爸却说,我先进去探探路,不一会儿他一个人出来了。

山野边老爸临终前,就像小时候在鬼屋那样,对儿子说,“我只是先去探探路,没有什么可怕的。”

明明即将死亡的人是自己,却反过来一个劲儿地安慰别人。

既温暖,又悲伤。

“不过,”正当我涕流满面时,千叶突然又开口了,“你父亲,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

“没有音乐的人生,注定是场遗憾。”

07 End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多年,我的人生里,出现了另外一件值得述说的事。

那是在我51岁的时候。彼时,老爸也该有八十好几了。那天清晨,我像以往一样出门去菜市场,结果在归途中,意外遇到了一位熟人。

那人的模样和我年轻时看到的不一样,年龄约摸在三十,浑身散发着模特一般的气质,帅气又优雅。只不过,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死亡气息。

他正坐在一家咖啡店的靠窗位置,耳里塞着一副耳机。起初,我没能认出他来,直至看到桌上那台随身听,我心中某个记忆匣子突然“咔哒”一声打开了。

“千叶先生?”

店内正播放sugar,听着很是舒服。我提着一袋子菜走向千叶,一旁的服务员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千叶条件反射地睁开眼。他看了我好一会儿,虽然面无表情,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等价交换。”我笑着提醒道。

那大概是记忆匣子最后的画面——

“你之前提到要送我的随身听,能现在给我吗?”

“什么意思?”

“等价交换。”

说着,千叶把一份报告模样的文件递给我。封面上老爸的名字赫然入目,我内心咯噔一声,随即用颤抖的手指翻开了第一页。

但其实并不是等价交换。以死神千叶的性子来讲,他绝不可能因为一个容量只有三千首歌的随身听而给我老爸放行,之所以改变主意,纯属因为我踩了狗屎运。

据千叶的一名同事所说,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工作单位的监察部门又一次开启比先前更大规模的“返还活动”,旨在鼓励人类活得更长久一些,给予他们更多的繁衍机会,所以未来一个月,所有调查结果都是“放行”。

所以负责我老爸的时候,千叶其实是吓唬我的。因为自己的工作被左右,他很不甘心。哪怕大局已定,也要垂死挣扎到最后。

“这次负责的对象是你父亲。”

我听了有点惊讶,难过之感瞬间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末了,我只是点点头,“那就辛苦你了。不过这回,没有随身听了喔。”

千叶听了,抓起桌上的随身听扬了扬。

“嗯,这一个就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