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两朵隔墙花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两朵隔墙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久一
2021-01-25 10:00



战国年间,楚宾王于巫山神女寺为国家祈福,期间,民心一片祥和安瑞。

巫山,坐落于云雾缭绕之地。伴灵而生,为灵而孕育。第一次见到他,我脚踩着一环铃铛穿梭于神女溪,水质清晰可现。一抬头,一个小少年挽起袖子,嬉皮笑脸地拿着一把木叉在顽皮地捉鱼。

“巫山的鱼可捉不得!”我急匆匆地止住你。

你抬眼瞅了我一下,蛮不在乎。“要你个姑娘家管!”

一条鲜活的鱼陡地染红了溪流。

“喂,你唤个什么?”

“要你个小子管!”

我愤愤地转身离去,铃铛的清脆回荡在山间水谷里,身后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人如一座座小山,汇集跪拜于庙前。神女婆婆疾速地念着咒文,焚香缭绕。我偷偷地抬头瞥了一眼,却是他,他立于楚宾王的身侧,眯缝着双眼,与我对视,轻蔑的一笑。

原来他是熊冉。

月光顿时被乌鸦鸦地笼罩,一组咒文在空中飘散。神女婆婆布满皱纹的眼皮陡然一转,高声大呼,“天降神令,新的神女已然诞生!”

众人顿时纷纷攘攘,一股暗香蔼蔼地浮来,无数只斑斓多彩的蝴蝶落在我的肩胛,鼻夹,唇瓣上。

“神女保佑,上天保佑!”

一夜之间,百人朝拜。



神庙的后亭,我兀自言语。

“神女有什么好。”愤愤地扯下册封的头冠。

“那你说当王又有什么好?”

“我...”

他轻轻地摘下一朵花,“花都会谢,可它还开过,不是吗?”

“开是开了,那谁记得它曾经的明艳?”

你一拍胸脯,“我啊!”

萤火虫四散着从角落里飞扑出来,越发衬出他月白而稚嫩的脸颊。

“你明年还会来吗?”

“会!”

他眼角莹莹带火,染上一片绯红。

今夕是何年?一盼就是三年五载。

公元前355年,楚应王熊冉登基,举国上下,骤然欢腾。

我立于神女寺前,接应着你,一如多年前。

你高冠,长袍,昔日的风流少年已然不见。

“神女燕容,恭迎大王!”

“许久未见,可安好。”

“在大王的江山里,一切安好。”

是啊,一切只有风里的相思才知道,我可安好?



夜间的树下有几只知了在嗡嗡作响,神女溪畔又长出了几朵不知名的小花。

“容儿,寡人许久未见那萤火虫了。”

缓缓地,那双细长的手攀上我的腰线,无限的柔情仿若回到了昔日的神女溪。几只萤火虫迫不及待地从草丛中探出头来,细细瞧着未见的光景。

“熊冉...”

我想,我还是爱唤他的名字。

粱间的燕子轻轻在呢喃,好似一场梦飞如了脑海。

“熊冉,你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你说的一字一句我都听到了。”

太阳散出的白光驱走了夜间的萤火虫,人儿也已深藏在心底,悄悄地,只在夜间出没。

“神女,楚国的江山,也多亏了你们日夜的祈祷,本王定重重赏赐。”

“谢大王!”

这江山本不是我的功劳,是你的功劳。

次年,神女寺上下一阵整修,古庙顿时辉煌耀眼,笼罩上无限的光辉。

神女与大王的谣言自民间瑶瑶上升,也入了一些人的耳。

随风飘荡,随风摇曳。



“奉命行事,神女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轻轻捻灭了烛火,余下的灰烬顷刻消散。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

宫中的安详,被权贵隐在金碧院落的侧面。

帘后的美人轻轻呷了一口茶水,兀自吞吐。

“你就是神女燕容,蛊惑大王的人?”

一阵激灵上身,懵地下跪。

“小女不敢!”

“不敢?我看你们神女干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帘后的美人款款而来,腮凝心蕊,鼻腻鹅脂,淡淡的眉毛之间有一丝丝忧愁与凌冽。

一记耳光猛然响起。

“一个神女也妄图登高吗?来人,把她带进大牢。”

话音未落,几个侍卫蹑足而来。

情形陡然之下,这后宫,岂是我一个无权势的神女所掌握的?连他,我都不能拥入怀里。我只是,无能,无能的凡人罢了。



厚重的木板在皮肉上绽开一道道裂痕,顿时横横竖竖布开,我刺痛的咬紧牙关。

“招供画押,神女自然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

那人冷笑着,荡起奸诈的模样。,无比令人讨厌。

我冷笑一声,“大人要小女招什么?”

他淡淡地抹去雾水,邪魅地一笑,“只要你招了与大王...”

我隐隐察觉,有人要利用我,利用我让他下台。“我没什么可招的。”

“不愧是神女,如此有耐性!再给我加五十大板。”

闷痛从一个接口阵阵袭来,我抿紧唇瓣,坚持,再坚持,这焦躁不安的心,我又在盼望着谁呢?

“给寡人住手!”

好似一阵清冽的泉水浇在心尖上,那痛顷刻化为泡影。

他缓缓地凝视着我,眼中闪闪硕硕地是星星吗?

我固执地不看你,如此狼狈不堪的我怎能被心上人看到?

“寡人来晚了,容儿。”

你的手跃跃欲试,我的情恍恍惚惚。

一道道光怪陆离的伤痕印在心里,淌进神女溪里。

神女和王,本身就是个千人耻笑的笑话吧。



“此女红颜祸水,定当诛之啊,大王!”

群朝上下,千呼百唤。

那大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你的眉毛深深蹙起,愁绪万千。

是夜,一匹良马,一方短亭。

你细细端详我的眼眸,“熊冉无能,护不住你。”

“大王,无需自责。”

隐姓埋名的生活方式不是你给我的权利,而是一种缘分的抉择。

“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

你眸子似水,又让我想起那个情浓至深的夜晚。

“熊冉...”

你紧紧抱着我,因为你知道这一离别,不知何时何地再相见。

“就此别过。”

一袭红杉跃上飞马,我极力的我策马扬鞭,一行行清泪混着夜间淡淡的细雨留在楚国的土地上,我心上人的江山上。

这江山便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

公元前296年。

神女一族越发萧条,神女寺的烟草蒙蒙长到了庙顶。再也无法重现往日的神采。

萤火虫攀上两朵隔墙花,早晚却也成不了连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