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一场误会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一场误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最底线渣男
2021-01-25 11:00

01

客厅里传来轻微的响声,张华觉得那可能不过是过堂风吹的,又或者热胀冷缩引起家居偶尔发出吱呀声,没什么大惊小怪。

柔软的大床上他换了个姿势,打算继续刚才的美梦。那个姑娘,那个他暗恋已久的姑娘......

响声从客厅移到了书房,书房就在隔壁,距离更近,声音也更清晰了,有木地板受重的吱呀,有抽屉被缓缓拉开,然后再闭合。

抽屉有时会自动开启,然而,它们绝不会自己合上。

张华猛地睁开眼,却没有像小说里常写得那样,腾得一下翻身坐起。

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个蒙面男人静静地站在床前。他一定是在那里站了很久了,他手插在衣兜里,兜里有什么东西高高耸起,直指张华。

那应该是一把枪。

张华手脚冰凉,他躺在床上不敢动弹,只有眼睛眨动,他盯着闯入者的衣兜。

“他醒了。”

蒙面人朝书房喊了一声,隔壁翻动的声音顿时明目张胆起来。

“你很冷静。”

蒙面人转向张华,他有着浓郁的托斯卡纳腔。

“你是谁,你们想要干什么?”

蒙面人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张华。

“你一直躺着不肯起来,我打赌,你肯定是把毕生积蓄都藏在了床垫子下面。”

张华的心都寒了。

“现在,站起来,穿衣服,坐到那边的椅子上。”

蒙面人稍稍退后,让出空间,衣兜里那高耸的东西一直指着张华。

“你们可以拿走钱,请不要伤害我。”

张华坐下了,按照对方说的,高举双手。蒙面布颤动,听声音,对方是被张华逗乐了。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你那宝贵的财富,侍应生先生。”

张华微微吁了口气,不过只是瞬间,一种更大、更沉重的恐惧攫住了他,他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脸色惨白,眼睛瞪大了盯着对方的衣兜。

蒙面人轻笑,“别担心。如果是为了干掉你,我早就动手了。”

于此同时,另一个蒙面人从门外走进,他戴着黑色手套,手中捏着一个小小的存储卡,朝高个子晃了晃。

“很好。”高个子点了点头,转向张华,“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张先生?”

肠胃一阵阵紧缩,张华的肩膀耷拉了下来,“存储卡,针孔偷拍器的16G存储卡。”

“你是个聪明人,张先生。继续保持这个态度,为了你自己着想。”

高个子左手接过存储卡,小心地放进上衣内兜,他右手始终放在兜里,用那个高耸的东西指住张华。收好存储卡后,兜里的东西晃了晃,高个子让开门口的通道。

“现在,出门,我们去兜兜风。”

02

门外停着一辆车,矮个子去到驾驶位,张华左右打量着,期待会有路人恰好经过。

约莫是凌晨3点左右,夜风很冷,路面很静,没有人经过,张华的居所恰好没有监控。这帮人各方面都拿捏得极准,一定是职业的。张华拉开车门,钻了进去,高个子随后进去,张华的座位上放着一个黑色头罩,没有给眼睛留孔,戴上以后,只会露出嘴巴和鼻孔供呼吸。

“蒙面、头罩,你们不打算杀我,对吗?”

头罩捏在手里,张华的问题更像是一种希冀。

“那就要看你识不识相了。”

高个子兜里的东西晃了晃,张华戴上了头罩。汽车启动,路程很远,左拐右拐,看得出,他们是怕张华记住路线,所以特意在城里先乱转了一阵。

渐渐的张华开始嗅到苜蓿新鲜的草香,车窗里吹进的夜风也变得更凉了,他还听到白桦树叶特有的沙沙响。汽车开始颠簸和减速,他们在不平的路面上行驶了大约5分钟,外界的声音消失了,凉风也消失了,漆黑中,张华听到了某种横拉闸门关闭的声音。

“出来,扶着我的胳膊。”

张华脚下是坚硬的水泥地面,他们经过两道门槛,一条短短的走廊,张华不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撞得生疼,那应该是桌子角,因为他听到了桌子微微移动的摩擦声。

“现在,坐下,双手背在椅后。”

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张华坐下了,什么冰冷的东西捆住了他的手腕,收紧。面罩被扯掉,动作太粗暴,差点没把张华的鼻子一起给掀掉,刺眼的灯光照得张华眼睛发酸,他紧紧地闭上眼睛,眼泪涌了出来。

打响指的声音,“快点,睡美人,看这里。”

张华勉强睁开眼,确实如他判断的,他身处某个小房间:桌面上有台电脑,电脑旁是一大堆膨化食品的包装袋;对面墙上有个小黑板,看得出来,那里应该是经常贴各种图片,因为张华看到了不少胶带的残余。

高个子坐在墙边,矮个子在他身后咔嚓擦地摆弄着什么器械,跟他说话的那人戴着小丑面具,他坐在张华对面的椅子上,旁边的金属小桌上有个托盘,里面摆满刑具,从手术刀到钢锯,一应俱全。

张华一凛。

“我会配合的,我们不需要走到那一步。”

张华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求饶。

“我跟你说过的。”墙边,高个子朝小丑面具耸肩,后者转向张华。

“所以,你的身份是一名侍应生,你是3个月前开始在门特莱斯酒店供职。”小丑面具手中有一份档案,“在那之前,你是一名留学生,于厄尔曼学院进修......汉语专业?经常出入夜店和豪华酒店,同时,你还在蒙特利尔街有一套寓所。”小丑面具吹了声口哨,“蒙特利尔街。”

他合上档案,“考虑到你的背景,突然去酒店当侍应生,这个决定好像有点违和呢,张华先生?”

由于被匝带绑了,张华没办法摊开双手,只能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我还能说什么呢?伙计们,你们逮住我了。看得出,你们是专业的,我也是专业的,让我们抛开那些无聊的噱头,直奔主题吧。”

“张华是个假名字,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人确实是存在的。他确实是留学生,那些大学啊夜店啊也都是真的。但那并并不是我本人,我不过是借用了他的名字、身份,当然,还有房子。”

三人众互相交换着眼神,高个子微微点头,“你是个职业骗子,玩脑术的那种。”

“为您服务,先生。”张华向他颔首致意,“小的名叫本杰明·李,犹他州人氏,可别被这张脸给骗了,我是100%的美国人,跟你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你祖上来自罗马,而我祖上来自越南。”

“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高个子说。

“我接近张华,不过是因为他家有钱。我调查过,他父母在中国都是高级官员,为了留条后路把他送到这边来,同样送来的还有大笔的资金。你知道那种人的,对吧?

“我花了几周的时间跟他套近乎,眼看就要把他的账号密码给掏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父母倒台了,据说是被什么什么部门给盯上了,张华的父母让他不要回去,但是他最终还是回去了,带着所有的金钱,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换回他爸妈的命。”

“你就让他走了?就这样?”高个子说。

“不然呢?”李耸肩“跟你们不一样,我这行是不沾血的。能捞到就捞到,捞不着就换下一个目标,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张华走了,你占用了他的房子,还有身份。你到门特莱斯酒店,是因为你盯上了下一个目标。”

高个子很冷静,“谁雇的你?”

“没人雇我。”李说,“我这行从来都是单干,受雇这种事情......”他嘲讽似地笑了笑,“风险太大了。”

“所以,专业人士。听过克莱尔这个名字吗?”小丑面具说。

“克莱尔谁?精确点兄弟,我在酒店干活记得吗?我每天大概都要遇到一打克莱尔。”

“克莱尔·加西亚。”高个子说。

李皱眉,回想了一下,“没有,起码,最近几天没有。”

高个子和小丑面具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么冬娜呢?冬娜·金,30岁,瘦高个儿,棕色卷发。”

李眉头舒展,“407号房,前天下午入住,昨天早晨退房,订制裙装,风韵犹存,住唯一的总统套房。等等,你们该不会就是为了她来找我的吧?”一丝笑意开始在李的唇边浮现。

面具和高个子再次交换眼神。

“你说呢,天才?”

李想要说什么,不过被身后的矮个子打断。

“我这里准备好了。”

“放出来看看。”

高个子按下墙上的开关,顶灯的灯光熄灭了半边,房间开始变得黯淡。荧光从李的耳侧射出,对面的黑板上开始投影出图像。图像用的是快放,一对男女进入镜头范围,拥抱、接吻,再拥抱、再接吻,男人开始脱衣服,女人仰面倒在心型大床上,然后......

视频一段一段地放,播放的速度越来越快,房间情调各异,有红色爱心大床,有双人床,甚至还有家庭套间。一男一女为主,有些还会出现更多人物,动作五花八门,都是年轻人最喜闻乐见的情节。

咔嚓一声,幻灯播放结束,上帝保佑,面具人就要开始啃脚指甲了。

他摆正面具,缓缓转向李,双手高举。

“你这,TM的,拍的,都是什么鬼玩意?”

“你不是都看完到了吗,我知道,角度是差了点,妹子也不一定是最漂亮的,不过,贵在真实啊!”

面具人看向高个子,高个子点了点头,面具人沉默,起身,开始翻金属托盘上的家伙什。

“哇哦哇哦哇哦!”李脸色骤变,“冷静点兄弟!我发誓,这些东西我还没卖出去呢,如果里面有你的,嗯,你朋友的什么东西。你尽可以拿走,请不要伤害我,我只是谋个饭钱,我们可以谈谈。”

“谈谈?”听声音,面具人是在冷笑,他把明晃晃的钢锯举到李面前,“这东西看到了吗?你觉得,会有人举着这种东西来跟你讨要什么性爱视频?”

“冬娜!金!”多亏了面具的存在,唾沫星子才没能喷到李的脸上,“我要冬娜·金的视频,你偷拍的冬娜·金和唐·罗西安交易的视频!到底藏到哪儿了?”

“床垫下,你翻了吗?”高个子突然发问。

“翻了。”矮个子回答,“我找到几本假护照,几捆现金,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的都是银行账号,没有存储卡。”

“那是我所有的积蓄。”李脸色苍白,“全拿走吧,我说过的,我认栽了,只要饶了我的命,什么你们都可以拿走。”

没有回答,面具人缓缓站起,他放下钢锯,拿起一个手枪钻。

眼看着钻头滋滋作响,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就听见高个子说了声,且慢。

钻头停下,高个子从墙边起身,来到面具曾经坐过的那张椅子前,坐下。

相对于面具人的狂躁,高个子的声音依然沉稳。

“你到酒店工作,是为了偷拍顾客的性爱视频,然后卖给网站?”

李仓惶点头,豆大的汗珠子滚落。

“那些没有性爱内容的视频呢?”

“我都删除了。”李说,不过他又补充了一句,这让打算起身的高个子重新坐下。

“你们说的那个冬娜·金,她住的那个房间,我没有安装偷拍器。”

整个房间都寂静了下来。

03

“你...没有...安装...偷拍器?”

高个子一字一句。

“没有。”

“为什么?”

“因为那是总统套房啊,伙计!”李皱眉,“就像我说过的,我只是谋个饭钱,我没必要得罪住套房的那些家伙好吧,要是有个万一呢?就是怕惹来你们这些家伙啊。”他心有余悸地看向面具人,枪钻依然举在他手中。

高个子转向矮个子,“把东西拿来。”

一个被拆除的偷拍器出现在李的面前,“按照冬娜小姐的要求,我们重新检查了那个房间,发现了这个东西。你是想告诉我们,这不是你安装的?”

“当然不是!”李斩钉截铁,“型号都不一样,拜托,兄弟,我还以为你们真的很专业呢!请仔细看看,我那个16G存储卡能不能插进这该死的玩意!”

气急败坏中,他开始说出连串词汇,都是关于摄像、存储的专业术语。高个子看向面具人,面具人的枪钻垂了下来,高个子再看向李,用手势打断男人受惊后的疯狂吐槽。

“忘了你那些专用术语吧,我们不在乎。”

他缓缓站起身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所以,这里面有另外一个玩家,而我们抓错了人。”

他低头看向李,“我相信你的说法,李先生,现在的唯一问题是,我们该拿你怎么办呢?”

那种骨子里的寒意再次涌起,李的声音都开始结巴了。

“别,别杀我,我无足重轻。”

刚出口,他就后悔自己说错了话。

无足重轻的意思也就是说,没人会怀念。

什么东西蒙住了他的头。

04

两天之后,林克伍德公园,喷水池边上有个长凳,高个子和李肩并肩坐着,高个子没有戴面罩,后者也没有被捆绑,他们喝着咖啡,看着孩子们欢跳着喂鸽子。

“正如我猜到的,那可怜的杂种也是无意中偷拍到的。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犹豫是不是要把文件删掉呢。”李说。

凳子上,两人之间有一个信封。高个子拿起信封,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那严峻的表情便浮现出一丝微笑。

“你确实有自己的渠道,李先生,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高个子把信封折叠起来,装进内兜,起身。

“我的报酬?”李仰望。

“我们见过吗?”高个子说。

“这辈子压根没见过。”李信誓旦旦。

高个子微笑,从西装口袋掏出一个大信封,交给李。

“你最好希望我们这辈子不会再见。”在李看到信封里的东西,咧开嘴傻笑的时候,高个子冷冷地说,“记住,我们是专业的。如果有任何消息泄露出去......”他笑容渐冷,“我们会找到你的,李先生。”

高个子走了,留下李一个人在长凳上发呆。高个子穿过公园,在林荫道旁停着一辆奔驰,车窗打开一条缝,里面隐约是一个衣装精美的女人。高个子从内兜掏出信封,从车窗递进去。

女人看了看信封里的东西,说道:“那个小流氓呢?”

高个子微微躬身,“先让他得意一会儿,托尼和威廉已经去处理他了,请放心,克莱尔小姐,这次,什么蛛丝马迹也不会留下。”

女人微微点头,车窗合上,黑色奔驰刚刚启动,路边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忽然从婴儿车里掏出手枪,直指车身。

高个子脸色骤变,手刚刚摸向腰后,就感觉脖子被什么凉冰冰的东西给顶住。周围看报纸的闲汉、冰淇淋摊贩都掏出手枪,将他们团团包围。

高个子这才发现,在那些人的耳后,都有着隐蔽的耳机线。

他微微叹气,举起双手,从他身后制住他的人缓缓绕到面前,高个子面如死灰。

“是你。”

“没想到吧。”端着10MM格洛克,李微微一笑,他的避弹衣上角印有CIA的字样。

“这是个陷阱。”审讯室里,高个子眼神茫然,“只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明不白,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们能未卜先知吗?你明明三个月前就开始在那家酒店卧底了,而克莱尔小姐是一周前才临时决定要在那家酒店和买家见面的。”

“然而现在,我们都到了这里。”

李坐在铁桌对面,玩弄手中的钢笔,

“知道吗?伙计,关于要干掉我的那个决定,你是正确的。加入你们之后,你们的底细我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了。”

“签了这份协议。然后我会解答一切,给你个痛快。”他补充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高个子死死地盯着李,就像是临死之人盯着仇敌。

“不。”

他摇头,

“你先告诉我一切,我再决定是不是要跟你们合作。

“我是专业的,入行这么久,从没栽过跟头。”

他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个该死的军团百夫长,

“我需要答案,告诉我,你是如何算到克莱尔的行踪?我们组织内一定有奸细,对吧?你们肯定成立了专案组,你们故意暴露出摄像头,让我们惊恐,然后你亲自入局,为的是把我们一网打尽,对吧?”

高个子的语速渐渐加快,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唔,其实......没那么复杂。”李用遥控关掉录像,回身他耸了耸肩,“张华的身份是假的,这点你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张华其实并没有回国,他父母和我们保持着相当良好的关系,一直在提供我们需要的信息。从另一个方面讲,我们经常可以借用他的身份和名下产业来伪装。”

“我的确是三个月前就开始在酒店卧底的,然而目的却并非你想的那样。上级策划了一次大行动,目标是间谍渗透案,我们的侦查员发现,有一些俄罗斯女孩儿经常在门特莱斯酒店出现,同时出没的还有本地的各级官员。”

“那些间谍,你抓到他们了吗?”高个子问。

“不不不,完全没有。”一丝讥笑从李的嘴角露出,“什么间谍,那不过是个东区的卖淫团伙,那帮家伙,从东欧拐卖人口,然后偷渡到本国提供性服务。”

“所以,那些视频,那些监控——”高个子睁大了眼睛。

“唔,你知道的,反正案子没任何进展,视频嘛......”李略显尴尬,“我留下来研究案情用的。嗯,就是这样。”

高个子的表情看上像是要岔气。

“不管怎样,那些并不是重点。”李严肃起来,“重点是,在整个小组都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交差的时候,你们送上门来了,带着国际武器大案的大礼包。老实讲,我觉得上头对你应该是有些感激的,不然,也不会一直给你特别优待。”

他指了指桌上的快餐,还有饮品。

高个子脸色晦暗,“我还有一个问题。”

“别客气,你是我升职加薪的财神爷,有什么尽管问。”李心情愉快。

“407的监控,也是你安装的对吧?”高个子眼神严肃,“我想不明白,就算是按照你说的,你们是为了监察间谍渗透,可为什么要安装两种不同的偷拍系统?这不符合常理。”

“哦,关于那个。”李哼了一声,“看,兄弟,其实我跟你说过的很多话都是很直白的。407的监控确实不是我装的,原因很简单,我们不打算去惹麻烦,那些住总统套房的家伙,鬼知道呢,说不定某天他就成总统之类的人物了。”

“你的意思是说——”

“我们也是才知道,总统套房有人安装了偷拍器,这又得谢谢你带来的大礼包了。我们顺着线索跟踪下去,发现了一些,嗯,一些你不需要知道的内容。总之,局长这次得了很多好处,心情大好,他特意交代过,只要你配合,会特别优待你。”

“这里面的含意你应该懂。机票、新身份、某个热带岛屿。说不定,还能有一笔钱,让你去把那些穿草裙的妹子约个够。”

他咧开嘴,笑了。

高个子没有笑,他盯着面前的文件,目光发愣,缓缓摇头。

“所以说,没有内奸?”

“没有内奸。”

“那个,该死的,婊子!”高个子双手攥拳,他的眼眶红了,铁桌都随之颤动起来。

“她杀了我兄弟,我的亲兄弟,就因为怀疑他是内奸!她诬陷他!”高个子哭了起来。

李探员表情渐渐严肃。

“她不仁我不义。”重新平静下来之后,高个子一脸看破红尘,“笔。我跟你们合作。”

05

3个月后,机场。

军用运输机前,高个子和李依依惜别。

“我们做到了,不是吗?”

阳光灿烂,李脸上的笑容也灿烂。经过漫长的诉讼、争斗,武器案彻底告破,主犯从犯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谢谢,兄弟。我很少这么称呼其他人。”

高个子伸出手来,两人握了握,然后紧紧地拥抱了一下。

“到了那边记得给我寄明信片。当然,如果你还有体力提得起笔。”李哈哈大笑。

高个子挥了挥手,上了那架运输机。

荷枪实弹的士兵掏出手铐,高个子耸了耸肩膀,顺从地伸出双手。

“你认真的吗?真的有必要吗?”

坐在座椅上,看着士兵为他上脚铐,高个子皱眉。

“不就是去巴拿马嘛。”

“巴拿马?”

士兵起身,他一脸狐疑,

“关塔那摩!兄弟!”

飞机轰隆隆地消失在天际,李回过头,一辆奔驰在机库阴凉处等他,他快步上前。车窗缓缓降下,里面隐约是一个鹰钩鼻子的白人老头。

“搞定了,进了那种鬼地方,他会学会闭嘴的。”李说。

“太软弱了,探员,太软弱了。”白人老头嗤之以鼻,“这种人,最好是直接干掉!”

“当然,局长先生,下不为例。”李谄媚地笑着,白人老头再次冷哼,“现在,聚会结束了,把你的黄屁股动起来。我们还有一帮中国间谍要抓,记得吗?”

“当然,局长先生。毫无疑问的。”

李躬身的同时,不禁为那些越南妹子感到深深的惋惜。

她们会理解的,毕竟,这都是一场误会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