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三途川上行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三途川上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江郎不尽
2021-01-25 15:00

“白兄,你知道吴县渔民失踪的事情吗?”

“略有耳闻。”倾听者兴致缺缺,敷衍回道。

“那你一定不知道这件事的新进展,听我给你慢慢道来。”

夏安一脸讳莫如深,缓缓道来:“一个月前,吴县数十名渔民外出捕鱼。按照惯例,两天便会返回,可是等了三天,家人也不见他们回来。”

“不过如果天气恶劣或者收获较多,渔民也会耽搁一些,家里人也就没太担心。可是五六天过去了,还是不见他们回来。”

“这些渔民的家人实在担心,便去报了官。但是官府却把他们打发回去了,说是几天不回实属正常。村民没办法,只能打道回府自行寻找。可找了几天还是没有找到,他们便又去官府报案。这次官府虽未推脱,也不过是草草寻了两日便停止了。”

“这一个月都过去了,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可怜那些渔民的家人,整天以泪洗面。有的人家已经准备了衣冠冢,准备入葬了。”

“可就在前天,一个叫牛二的渔民突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不仅如此,还带来了一个惊天消息。原来这些渔民正在江上捕鱼,可江面上突然起了大雾,他们不辨方向,不敢前行,只能静待浓雾散去。

可是等雾渐渐散去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神奇之地。两岸是连绵不绝的桃花林,根本找不到之前的路,他们便顺着水流前行,结果到了一处方外之地。”

“那里民风淳朴,百姓自给自足,热情好客。他们推脱不开,便留下了两日,两日后,那里的村民送他们离开,可不知怎么回事,最后出来的只有牛二一个人,而且牛二说他明明只在那里呆了两天,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月。”

“官府根据牛二的话,派人去搜寻,可是一无所获。而且牛二所言过于荒诞,人们都认为牛二得了癔症,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有牛二坚持说自己到过这桃花源。”

“唉......白兄,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啊?每次和你分享消息,你都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白兄你不过年长我两岁,怎么如此沉闷。你这一个人下棋有什么意思?”话痨似的夏安终于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

“你水平太低。”

“我水平低?”

“不仅水平低,棋品也差。”

夏安想了想之前下棋的经历,自己的确悔棋较多。但是没办法,白兄棋艺过于高超,自己就是悔棋也下不过他。想自己也是棋中高手,可偏偏遇到了白兄,只能说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独孤求败的白兄宁愿自己和自己下棋,也不愿和他下了。想到这,夏安也觉得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白兄,你觉得这世上到底有没有世外桃源,这牛二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世上哪有什么桃花源,不过是世人逃避现实的借口罢了。”

“我到真的希望有这么一个桃花源,现如今国家动荡,社会凋敝,官员各个狼狈为奸,置百姓疾苦于不顾。这个世道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倒不如有一个世外桃源,百姓安居乐业,自得其乐。”

夏安的这种想法存在已久,他经常翻阅古籍,查找有关桃花源的记载。听到有桃花源的消息,便马不停蹄的前去打听,其执念可见一斑。

说白了,他心中还是念着天下苍生,并不像外人眼中的那样放荡不羁。只不过朝廷昏庸,世道混乱,他早已失望,只能把这些寄托于妄想之中罢了。

“既然这么好奇,倒不如去一探究竟。”夏安的思绪被打断,迷茫的问了一声,“啊?”

“我是说既然如此好奇,倒不如一探究竟,总比你现在这般失魂落魄强。”

“白兄!你真是天下最好的人。不过,我们应该怎么去找啊。”

“先找牛二。”

二人收拾一番,便出发前往牛二家。这次去牛二家,果然有一些新收获。据牛二的回忆,当时江面起的大雾特别蹊跷,还有种难闻的气味,闻过气味之后他便有些眩晕,等意识彻底清醒,他们就到了桃花源。

桃花源里的人说,江面大概十天就会起大雾,因而常有迷路的人误入到此地。不过这些人后来怎样就不得而知了。他们明明是十个人一起离开的,不知为何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而且返程中也有大雾。

“进入桃花源的关键,看来就是这浓雾了。据下个起雾的日期也就五天了,白兄,五天之后我们去一探究竟吧。”夏安显然对寻觅桃花源之行十分热衷,接下来的几天可谓是坐立难安,终于,这一天来了。

二人一大早在渡口租了一艘小船,向着牛二所说的地点行驶,果然,辰时左右,江面渐渐起了浓雾,正如牛二所说,雾中有股刺鼻的气味,不久二人便觉得有些眩晕。

夏安赶紧把准备好的药丸服下,“白兄,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提前备好了药,否则就坏了大事。”

“嘘,你听,有人来了。”

夏安静下细听,果然有船桨划动的声音。夏安压低了声音,“白兄,是什么人?”

“不知。蹊跷的大雾,令人眩晕的气味,以及这不明来路的人,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按照正常情况,我们应该已经晕倒了,不如将计就计,以不变应万变。”

于是二人装作晕倒,静观其变。逾时,划桨声到了耳边。

“真晦气,只有两个人,不够塞牙缝的。”

“虽然只有两人,不过看穿着倒是个富贵人家,身上随便两个物件就够我们吃上一阵子了。赶紧动手,别误了大事。”

这人说完话便跳到夏安他们船上,划起船来。夏安暗自心惊,难道他们遇到了打家劫舍的匪贼?不过白兄一点动静都没有,想必问题不大,自己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船停了下来。夏安感觉船身一轻,那个汉子已经跳下去了,“快走吧,这两人也快醒了。赶紧回村里通知一声。”

等声音远去,夏安二人睁开了眼睛。这一瞬,夏安仿佛真的成了那个武陵人,“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看着两岸连绵不绝的桃花林,夏安有些不知今夕何夕。

“白兄,这是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看来这桃花源很不寻常,别发呆了,快划船,有人还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

夏安划着船顺流而下,终于出了桃林。在离岸数里的地方,便有一处村庄。二人停船上岸,向前走去。走到村前,看到几个村民。这些村民看到外人一点惊讶的感觉都没有。

反而热情的上前招待,“二位是在江雾中迷路来到此处的吧,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外人因此来到我们村,雾气一般两日便会消散,二位如不嫌弃,可在村中小住,两日后再送二位离开。”

“既然如此,沈某便却之不恭了。”

二人跟随村民往前走去,一路上,村民给他们介绍村里情况。

“我们村叫桃花村,因村前河两岸的桃花林而得名。村中人凭着这些桃子和田地,勉强能生存。所以村人一般不外出,偶尔有些外人迷了路,误入村子。”

“这么说来,倒真像是世外桃源。”

“可不是嘛,外面世道动荡,百姓民不聊生,这里虽不富裕,可也能自给自足,不是我自夸,但凡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想走呢。”

说着走着,一行人很快来到了村长家,向村长表明了情况。村长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就带领他们进村的村民张虎家里。

听说村里有外人来了,村民们都兴致勃勃的前来观看,纷纷邀请二人去自己家吃饭,甚至有一些大胆的姑娘向他俩眉目传情,可见民风淳朴。

当天晚上,在村民热情款待后,两个人在房间里熄了灯,说起了悄悄话。

“白兄,从我们进村之后的经历来看,这里民风淳朴,但是从早上把我们的船弄到这的那两个人的对话,却并非如此。都把我弄晕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表面看是桃花源,实际上却是万恶窟。”

“这......怎么这么说?”

“你可有仔细观察一些村民的神情,看着笑意满满,但眼神却呆滞无光,动作也有些僵硬。而且这些人面容粗糙,手指肿胀,和村中张虎等人差别很大。”

“这有何奇怪?说明张虎等人应该是桃花村的大户人家,生活富足,自然精细一些。”

“不,按照张虎所言,这里更像一个大同社会,人人都是平等待遇,大家共同劳动,共享成果。那就不应该出现这种差别。今天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人,那个脸上有铜钱大小胎记的人。”

“你是说......”

“对,牛二说过,在十个渔民之中有个特征最为明显的人叫王保田,他的脸上就有一个铜钱大小的胎记。而且王保田以前在割麦子的时候割伤了左手,左手拇指上有一个伤疤,今天那个人左手拇指上也有一个伤疤。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王保田。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和牛二一起回去?”

“难道是觉得这里太好了,不愿意离开?”夏安刚说完,自己便否定了自己,“不对,牛二当时说的明明是十个人一起离开的。那他为什么还会在桃花村呢?”

“只好明天去问王保田了。嘘,有人来了。”

二人赶紧装作睡熟的样子,片刻,门外便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两个人睡着了吗?”这个声音正是早上跳入他们船上之人的。

接着就响起了张虎的声音,“放心吧,肯定没问题。江上的毒气再加上晚饭里的迷药,保准他们睡的死死的。”

那是你们不知道有种东西叫万能解毒丸,幸好白兄机智过人,未雨绸缪.....夏安在心理夸了一波他的白兄之后,沉着的等待着这人的表演。

“这两个俊俏的小哥,杀了也太可惜。不如留下,我妹妹还没有婚配呢,但时候生几个大胖小子,为我们桃花村添人丁。”

“可是看这两个人的衣着气度,应该是大户人家。万一家人报案,官府搜查到这儿,可就糟了,不如杀了做成酱肉,一了百了。看这两个人细皮嫩肉的,味道一定不错。”

“你没有妹妹,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最近弄来的这些人尽是些歪瓜裂枣,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好后生......”

两个人不可避免的争吵了起来,在争吵的时候,事情已经差不多清晰了。桃花村近些年利用江雾传播迷烟,将江上的人迷晕,之后便把他们连同船只一起运到村外桃花林的溪中,等药效散去,人们沿着溪流前行,便会来到桃花村。

这时桃花村的人就会对外展示出他们淳朴的欺骗性,来降低外来之人的警戒,并且在食物中放入迷药。有价值的人喂下让人神智混乱的药物,为他们耕田种地,延续后代,没有价值的人干脆杀了做成酱肉。

在这民不聊生的时代,找到一种别样的生存之路。

“本来还打算第二日找到疑似王保田的这个人打探消息,结果这两个人倒是全抖露出来了,白兄经常说自己愚笨,愚笨之人大有人在啊。”夏安由之前的震惊恐惧,到生出一种自豪之感,这种心理也是空前绝后了。

最终这两人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只能等第二天去请示村长。两人走后,夏安问道:“白兄,怎么办,我们现在要逃走吗?”

“不走,说不定明晚你就被五花大绑送入洞房了,这种好事怎么能放弃呢?”

“别想看我的热闹,说不定被送入洞房的是你呢?”

“不会的,毕竟柿子要捡软的捏。放心吧,我刚才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上午,就会有人围攻桃花村,救出我们以及那些无辜之人的。”

“白兄,你什么时候把消息传递出去的,我怎么不知道?”夏安一脸震惊。

“所以才说你笨啊,要是没有十全的计划,我怎会让你我涉入险境。”

失踪案可不止吴县这一起,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失踪,而这失踪之人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回来的。这些能够回来的人,应该就是桃花村人故意放走的,他们让这些人回去宣扬世外桃源,以吸引更多的人寻求桃花源。这样才能有源源不断的‘食物’和劳动力。”

“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所谓的桃花源的真相了?”

“来到这里才知道的。人心,远比想象的要恐怖。”

......

第二日上午果然有军队围剿了桃花村,解救了他们以及无辜百姓。夏安看着眼前对着白兄笑得一脸灿烂的那人,酸的牙疼。

看着代表理想之地的桃花源彻底破灭,夏安心中的伤痛难以名状,“白兄,你说的是对的,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桃花源,只不过是懦弱之人逃避现实的借口罢了。”

“其实桃花源是存在的。”

“什么?”夏安吃惊的问道。

但对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朝夏安露出了一个笑容。夏安已经很久未见白兄这样纯粹的笑了,以至于有些晃神,等他反应过来,却发现对方已经走远了,夏安赶紧追了上去。

“白兄,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不是骗我的吧,桃花源到底在哪啊,白兄,你等等我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