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好久怖见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好久怖见

作者:不甜的江
2021-01-25 16:04

意然:

收到这份信的时候,是不是有些意外——在这么偏僻的小路上,竟然会这么意外地收到一封你的爱慕者的表白信——信封上印着的大朵的蔷薇,那是我亲手设计的。

我知道你深爱蔷薇那艳丽的颜色,而我因你而爱上。

我猜你现在该在跑步吧,你总是有这样的好习惯,喜欢在僻静无人的小路上慢跑,而我,也总是喜欢偷偷跟在你的后面,像个偷窥狂一样,窥伺着你的身影。

你总是喜欢穿纯白色的运动背心,把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露出光滑的额头,在慢跑的时候带上耳机,哼着小调向前跑着,不缓不慢,规律有序——我想,那应该是你那富有节奏感的身体附和着耳机里的音调而做出的自然反应吧。

我觉得,你的身体,总是最完美的,无论是皮肤,肌肉,还是骨骼。你想问我为什么会这样认为?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意然,仅此而已。

你跑步时最喜欢听的,是什么歌呢?

我想,应该是周杰伦的《好久不见》吧。

我之所以这么猜,是因为这首歌表达了我现在的心情,而你,也恰巧喜欢这个歌手.。

不过好笑的是,我喜欢他并非因为他唱歌有多么好,仅是因为我说话也是模糊不清的——也许是因为太少与人交流了吧。

意然,我好想你。

我好想念过去相处时的美妙时光。我们好久不见,你送我的小狗我把它好好养大了,我还记得当初你把它送给我时候的样子——湿漉漉的,鼻头通红,小爪子上的有些指甲已经裂开了,后面的腿有些跛,可怜兮兮地缩在你的怀里,大大的眼睛,眼巴巴地望着我,瑟瑟发抖。

我想,他应该是被别的野兽欺负的很惨。

但是我却莫名地有些羡慕它。

因为你把它抱在胸口,那个位置,离你的心事那么的近,我想,它能很轻易地听到你那温柔的心跳吧。

可最后,那条小狗最后还是被你送给了我。

被我养起来的后,那条小狗莫名其妙地亲近我,难道是我身上有它喜欢的味道吗?

我的生活里,除了你,只有那条小狗了,我突然觉得安心了许多。

至于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孤单太久了,被什么东西闯入了生活,终归是惊喜大于不悦的吧,虽然,闯入我生活的,只是一条小狗。

所以,我走到哪里都带着它。

——毕竟,它是你送给我的。

现在,这条小狗长得很好,完全没有过去可怜巴巴的样子,它威风凛凛,有着雪白漂亮的獠牙,可以击退任何野兽,我不知道你看到它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像其他人一样的表情呢,我想,你一定不会的,因为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是它曾经的主人,它也用它的方式爱着你。

对了,那条围巾我还围着呢。

因为太久没洗,显得有些斑驳,本来白色的围巾现在显得有些灰暗,但这点一点也不影响我对它的喜爱。也许,现在临近三十度的气温,在脖子上围一条围巾会让人觉得十分奇怪,好在,我只是一个独行侠,总是喜欢呆在没人的地方,对于周围喧嚣的人群,我总觉得自己是格格不入的,只有那条你送我的小狗跟在旁边,也许是因为你送我的围巾上有你的气味,它总是想要去咬它一口。

被我呵斥后总是耷拉着脑袋有些可怜兮兮地蹲在旁边——你看,即使它长大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只是这样对待它的人不同了而已,以前是你,现在是我。

而它的习惯也总是没有变,它总是习惯性地服从强者。

过去,它还小的时候,你是它的天,而现在,我是它的王。

说到过去,我不自觉地拿起一直放在胸口的照片——那上面,你美丽的身影依旧。

因为我经常摩挲它,上面的颜色已经斑驳不堪了,但那并未折损你半分美丽,反而,令你的影像有了一种迷人的魅力。

我经常亲吻着这张照片入睡,睡梦里,你还是过去那美丽的容颜。你在校园里与我相遇,我总是那样孤僻,但是,你却像天使一样闯入了我的生活里。彼时,你穿着短裙,紧身的T恤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极致的美丽,脸上画着浓妆,但我看到的,却只是灿烂的笑。

你对我说:“同学,你知道男生寝室怎么走吗?”

那时候,我像傻瓜一样,愣了很久。在别人的眼中,我的是怪胎,是个孤独症患者,是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

但你,却那么正常地询问着我,不用任何鄙夷以及怪诞的口气。

甚至,当我因为惊讶而并未作答的时候,你甚至关切地问我:“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脸怎么会这么白呢?”

当你那柔软的手触碰到我的额头的时候,我想,你一定无法了解我心底的悸动,我在想,这只手,一定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

虽然,这种想法在不久之后就被我否决了。

“你的额头好冰,不舒服吗?”你又用那种温柔的声音问我。

其实,你并不知道,我的体温一直比别人低。但是我现在的心跳却比任何人都快的多,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在我心理滋生。

——我知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举起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某个方向,我看到你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又马上释然了,你微笑着向我道了一声谢,飞快地朝那个方向跑去。

我想,是我脸上的表情太过于迷醉,以至于从我身旁走过的那个男孩不悦,他有些鄙夷地看着我,用一种讥讽的语气对我说:“难道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吗?哦,对了,你是癞蛤蟆,可想吃的并不是什么天鹅肉呢,真是低俗的品味。”

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么的生气。他的嘲讽我一向已经习惯了,我只是不喜欢她用那么轻蔑的语气评价你,你明明比天鹅还要高贵,可在他的话语里,你,似乎你是什么肮脏的,无法在阳光下生存的东西。

明明,你如天使般纯洁美丽,我容不得任何人置喙。

那时候,我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我只是默默地走开了,他在后面一遍一遍地说着:“胆小鬼,胆小鬼……”

语气嘲讽而轻蔑,就像过去一样,

虽然我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但我却没有反驳。

几天后,他瞪大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哀求我,我依旧没有任何的迟疑。

我一直以为那些喜欢把我踩在脚下的人一定是高高在上的,但是,那个时候,当他们面对我的时候,他们卑贱的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的样子甚至更可怜,当然那时候,那条小狗你还没有送给我。

——我生气并非因为他们侮辱我,实际上,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如此对我。

人总是虚伪而浮躁的,他们需要一个对比物来承托自己,而我,自闭,阴沉,不喜欢说话,总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呆着,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

我能谅解他们,所以,以前我并未做什么事情来反抗,可是,我无法忍受他们侮辱你,对于我来说,你如救赎,是我灰暗生命力的一点光,我无法容忍他们来污蔑你。

从那天之后,我开始了如老鼠一般的生活,我总是喜欢偷偷躲在角落里,窥伺着你的身影。

你的笑容,你的身影,你那明媚的表情,仿佛点燃了我的生命。

我想把你的一切全部定格。

直到有一天,你缩着身体,带着墨镜与口罩,把染成金黄的头发塞进帽子里,披上风衣,让谁都认不出你——但是无论你变成怎么样,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我看到你来行色匆匆地到某个垃圾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蹲下,拿出一次性手套,细致地套在手上,一双美丽的手,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件无机质的工具——但那并未折损这双手在我心里的美好程度。

你开始在垃圾堆里翻找什么。

——而你的脸上却不带任何厌恶的表情。

我皱了皱眉,这周围臭气熏天,满地都是垃圾,若不是这里有你,我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呆着,更何况是你。

但是,你却那么自然地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仿佛对这件事情你早已经习惯了。

而且,渐渐的,你的表情变了,从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得略微有些兴奋,而最后,你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却又有些欣喜若狂。

在这里——这些被他人丢弃的污秽物——破损的洋娃娃,被丢弃的雨衣,残破的婴儿身体,染着血的手套,带着褐色痕迹的断棍。不得不说,这里令人十分不快,但也让人觉得异常兴奋,

我仿佛窥伺到了你心灵深处最黑暗的一面,当纯洁无暇的东西沾染上污秽时,总是最让人兴奋的。那么,你是不是我的同类,陪我游走于黑暗之间?

我突然有一种很想笑的欲望。

但很快,我的希夷被你的下一个动作打破了。

拉开一件破衣服后,一堆黏糊糊,毛茸茸的东西被她抱了出来,她带着一次性手套的手指细细地抚摸着那条东西,而那团东西在她手里发出一声声舒服的咕噜声。

——原来是一条刚刚出生的小狗。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一丝丝失落。

你亲亲抚摸着那只小狗,犹如一位慈母爱抚着自己的孩子。你的表情温柔,你的眼神温和,你的动作轻柔,仿佛我就是那条在你怀里的小狗,而下一秒我就会被这温柔的动作融化。

下一秒,你抚摸着小狗脖子上的皮毛,把上面粘稠的秽物擦拭掉,脱下一次性手套,把手放在小狗的脖子上,轻轻地,温柔的,扼紧……

那只小狗在你那纤细的手中发出阵阵痛苦呻吟,而你的脸上,却出现了渐渐扩大的笑意——是虐杀的快感涌动在你心中吗?

很快,那只小狗就停止了挣扎,它呜咽着,翻着白眼,嘴角流出一丝血,四肢抽搐,却不再剧烈动弹,死亡,已经把一个小生命毫不留恋地带走了。

你似乎意犹未尽,脸上露出了不快的神情。

我真想变成一只小狗,跑到你面前,然后舞动着自己的尾巴,向你展现我那鲜活的生命力——将那鲜活的,纯粹的生命之火渐渐磨灭是一种多么残酷而优雅的美丽。

但我最后却忍住了。

我看到,那堆垃圾里又走出来一只小狗。

看到你后,那只狗竟然开始瑟瑟发抖,甚至连逃的勇气都没有……

你的脸上露出了残酷而冰凉的笑。

我看到那只小狗抖的更厉害了。

你把它轻轻地,温柔地抱在怀里,抚摸着它的脑袋,我看到那只小狗有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小狗的眼眶边有一些鲜红的指甲油,而你的十指如蔻,艳红鲜丽。

“真是不乖啊,看到我,为什么要逃呢?每次都是这样……”你对那只小狗这样说着,然后两只手握紧小狗的某一条后退,轻轻弯折着。

小狗开始挣扎,在这一次挣扎里,它咬住了你的手臂,一声痛呼,把小狗放开了,这时我才发信,那只小狗的一条腿本来就是跛的——你只是想把它的另一条完好的腿折断。

“你希望我像对待他们一样把你弄死吗?”捂住伤处,你恶狠狠地说。

你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把那条小狗抓住,它不断挣扎着,却无法挣脱你的桎梏,这一次,你抓的很有技巧,并没有让它再伤害到你一分一毫,但你也使你无法顾及到手臂上被咬到的伤口,血越流越多,但是你却不管不顾。

终于,我无法看下去,而站了出来。

——你看着我的时候是那样的惊讶,似乎无法接受这一变故。

你尖叫一声,怀里一松,像是背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一样,立刻逃走了。

那只鼻头因染血而通红,因强烈挣扎而弄裂了爪子,已经跛了一条腿的狗,也终于得到了自由,有些可怜兮兮地倒在地上,肚子一鼓一鼓的,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我慢慢地靠近它,它却没有露出敌意——似乎在我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我的脸上慢慢露出笑意,啊,原来,这条小狗是你送我的礼物啊,那我自然会好好对待它,把它当做我生命里最珍贵的礼物。

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自那天之后,你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

似乎我窥测到了你心底深处最不可见人的秘密。

但我并非偷窥狂。

所以,当你用那憎恶的,略带恐惧和怨恨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是怎样的心酸。

可让我几近崩溃的,并非这件事情。

而是,你居然有了男朋友。

你像个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为他染黑了头发,织起了围巾,甚至改变了你的“爱好”。你像个普通女孩子一样,喜欢逗弄那些小狗,那眼神温顺而柔软,仅是因为你身边站了一个英俊少年而已。

但那个少年并非你应该喜欢的人。

我知道他频繁进出夜店,我知道他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三个女朋友,我知道他打架的时候特别喜欢用脚,脚上的皮鞋踢中肋骨的时候,钻心的疼……

当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的时候,你冷冷地看着我:“哪怕他确实是这样的男人,又怎么样?我不应该喜欢他,我应该喜欢你吗?我对精神病没有一点兴趣。何况,你还是个跟踪狂……”

她冷冷的语言,毫不留情地,犹如暴风雨一样洗刷着我的神经,这样恶毒的语言,很难想象是我心里的那个意然说出来的。

那时,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她像个天使一样,闯入了的生活,为我阴霾的人生带来一缕光。你温柔地触摸着我的额头,问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那样的声音,轻柔的让人想哭。

这两个画面,突然重叠了。

我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一改变。

而眼前美丽的意然,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我自己——面目狰狞,满眼血丝,脸上写满了叫做恨的东西。

这样的我,吓到了意然,也吓到了我自己。

她退后了一步。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我才注意到她的手里一直拿着一只精美的袋子,而袋子里,装着一条白色的围巾——我想这一定是你亲手织的——可惜不是给我的。

我你本来略带惊恐的表情在看到手机上所显示的那个号码的时候,变了。

你变得像一个贪吃的小女孩一样,那表情,犹如看到了包装精美,散发着甜美香气的糖果,那糖果被放置在透明橱窗里,你看得到,你希夷,却无法得到。

可是,你从未品尝到那枚糖果,为什么就能这么肯定,那枚糖果一定甜美无比,他也许包裹着的,是一枚见血封喉的毒药。

当然,你并没有给我任何机会。

你接电话的时候,满脸都是甜蜜,甚至忘记了你的眼前还有一个“跟踪狂”。

你像只欢快的小鸟一样,飞到了他的面前,献宝一样地打开了那个袋子,从他看到你后,他脸上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哪怕当你把那条编制了几天的白色围巾围到他脖子上的时候,他也没有显露出一点快乐的情绪,甚至他的表情略带厌恶,似乎对这个关于爱情的游戏已经不再报以兴趣,难道,你没看到吗?

不,你一定看到了,你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就像,你假装不知道我爱着你。

当然,我并不会像他一样不珍惜你的东西,当我拿到那条白色围巾的时候,我非常宝贝地抚摸着它,虽然已经不如刚刚开始那样平整了——甚至有些地方的毛线已经断掉。那并非因为我没有保护好它,只是因为把它从他脖子上揪下来的时候费了一些周折。

当他无力的,带着可怜表情的身体从我手里滑落的时候,我才能真真正正地把手放松,也正因为如此,这条一直绷紧的围巾才能安安稳稳地到我手里。

我知道你很用心,所以这条围巾的用料十分结实,可惜,他的脖子还是有些太粗了。

他瞪大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大张着嘴巴,吐出紫色的舌头,那样怨恨又可怜地看着我的时候,我都在奇怪,为什么,你会喜欢上那样的男人?

我把那条围巾带在脖子上,身边带着那条小狗已经不再是小狗的狗向你走来,为什么,你的眼里却只有恐惧。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你哭着对我说。

我没有要伤害你。

“我知道,是你杀了他们。”你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苍白地对我说。

我是杀了他们,可是全是为你。

“求你不要杀我。”你呢喃着摇摇头,“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招惹你,他说你是个怪胎,让我来逗逗你。只要我这样做,他就让我做他的女朋友……”

不,不会的,不会是这个原因的,你是真的关心我,我知道,我知道!

“你真的喜欢我吗?”你迟疑地问我。

当然,我当然爱你,我比他更爱你。

“那么,就放我走吧。”你苦苦哀求我。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能像你表达我的爱意,我怎能轻易放弃。

“我根本不是值得你爱的女人!”你指着你送我的那条小狗瞎了的那只眼睛说,“这就是我的爱好,像我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的喜欢,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找到像它一样刚刚出生的小狗,用手指,慢慢刺瞎他们的眼睛,折断它们的腿……”

没关系,我能容忍你的爱好,那才是爱情的深意不是吗?包容对方的一切。

“不,不,你不要过来。我会像对待那只小狗一样对待你的,如果你进一步,我就杀了你!”你的语气突然硬了起来,可是,你眼神里的恐惧又彻底出卖了你。

这样的你,迷人的炫目,美的难以言喻。

“求求你……求求你……”

你的语气时而可怜,时而僵硬,时而暴虐,时而恐惧……我不知道哪一个是你,但哪一个都迷人的要命。

——意然,这是我对你的表白。

“我爱你。”

你步步退,我步步进。

我为你那纯粹的美丽所吸引,像是遇到花的蜜蜂一样,一步一步,不自觉靠近,而你却步步后退,没走一步都是恐惧。

最后,你退到了一个小房间里,从里面锁上了门。

我略带哀伤地看着那扇锁上的门,抚摸着那条围巾,去期望它能给我带来温暖,透过那扇只有两只手大小的玻璃窗,我看到的是你那张仿佛胜利者般的脸。

突然,你的脸色一变,你望着小屋四周的墙壁,突然出现了一种有些迷茫又有些厌恶的表情,我想,你看到了这个小屋的墙壁上,你的照片。满满的四面墙壁上,都是我偷拍的照片。

你的脸上,露出了我难以理解的表情。

你对我说着什么,而我却听不见……

你姿态骄傲,容颜美丽,神情厌恶——我又再一次为你陶醉。

我想它也一样。

我想向它表达一下我的喜悦,却发现它不在我身旁。

我听到屋子里你的惨叫,还有它的犬吠声,我能听出它吠叫声里的喜悦,我也能了解它的牙齿该有多么锋利。

啊,刚刚我都忘了告诉你,你锁门的动作很快,但却没有它窜进房间的速度快,当你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的时候,它也用一种狩猎者的姿态看着你。

而且,我已经很久——没喂过它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选在这里向你表白的原因了。

当我终于撬开门的时候,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它欢快地告诉我,它终于记起小时候曾被你做了什么,而我,也终于失恋了。

——

看完这份信,我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虽然我符合这份白色信封里的信件上所有的条件:女,单身,喜欢穿纯白色的运动背心,运动时,喜欢把头发扎成马尾,喜欢在无人的郊外慢跑,在慢跑的时候爱带上耳机,哼着小调,最喜欢的歌手是周杰伦……

可惜,我的名字不是意然。

为什么,我会收到这份信呢?

可很快的,我的疑问就被解答了。

一把锋利的剪刀一下子刺穿了我的腹部,我大张着嘴,却喊不出一丝声音。

血,像是某种绚丽的花朵一样在空气中肆意地绽放着,在雪白色的信封上晕染出朵朵红色,犹如漂亮的蔷薇花。

我无声地倒在地上,不愿意合上眼睛,终究,我依旧没有看到杀死我的人的容貌,只有那一声声犬吠伴随着我,远离这个世界……

耳机从我耳朵上缓缓落下,里面的歌手依旧用它含糊不清又独有特色的声音唱着那首名叫《好久不见》的歌:“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你的小狗长大了吗,我的围巾还围着吗,我的相片都丢了吧……一把剪刀,一堆废话,还不是想求求你回来吧……”

——你,愿意做我的意然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