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缝合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缝合

作者:红泥
2021-01-25 08:00

1

村里新来了个支医,叫李仇。

长得顶顶漂亮,村里好些不务正业的青年常借口身体哪哪不舒服去看她。她也不戳穿对方,好脾气的给对方指出身体隐藏的毛病。

久而久之在那群人心中,李仇就成了个可调戏的人,闲来无事便来她这里坐坐。惹得村里大部分女人都觉得她是个狐狸精,不爱来她这儿。

却偏偏总得来,不是来找老公的,就是来找儿子的。

“李强!李强!……”

一听这浑厚的声音,就知道又是中年妇女来找儿子了。

伴随着声音的临近,一个身材微胖的女人闯了进来。咋一看,还有点像发福版的李仇。

这一点之前就有人发现。

那位刚嫁到村子没几年,经常抱着儿子来看病的年轻妇人打趣说:“突然发现李医生和李大娘长得还挺像的,还都姓李,李医生你不会是李大娘家走失多年的女儿吧?”

听到这话,李大娘面色僵了一下。

那时李强也在,听到这话还挺高兴,眼睛往李仇身上瞥了又瞥,意味深长地说:“不是一家人,可以成为一家人嘛。”

“瞎说什么!”李大娘突然吼了一句,也不知是在说李强还是在说那位年轻妇人。

吼完之后,李大娘下意识地看了眼李仇,眼神有些闪烁,然后拉扯着李强走了。

话题中心的另一主要人物李仇从头到尾一言未发,只在他们走后,步行至大门前,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不知在想什么。

年轻妇人走上前来,替李大娘解释:“李医生你别怪李大娘,她也不容易。她家那位在李强初中毕业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走了,她一个人把李强拉扯这么大。听说李大娘以前还是村里有名的美人呢,只是……唉,可惜了。”

李仇侧头看了看她,语气唏嘘:“是啊,可惜了。”也不知在可惜什么。

2

李大娘闯进来,手掌重重往桌上一拍,语气惊怒:“小狐狸精!我儿子李强在哪儿?”

被人当面骂狐狸精的李仇不羞不恼,不惊不惧,斯条慢理地把器材一一规整好,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才说:“李大娘你问错人了吧,你儿子在哪儿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他的谁,他去哪儿怎么会告诉我呢?”

“是啊,李婶你找错地方了。”这时在李仇这里看病的是村里以前的村支书,还算有威望,“你该去李强常去的地方找找。”

“我都找过了,没有!而且李强这段时间经常跑她这儿,他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

这话倒是真的。虽说经常有不务正业的青年到李仇这里耍耍嘴皮子,但坚持不懈天天来的,也就李强一个。来了还不闲着,帮着李仇干这干那,异常勤奋。

村里人都说李强是真看上这位貌美且比他大上两岁的支医了,懒散成性的人都开始学会干活了,实在难得。

村里人都乐见于李强这样的变化,也希望他真的能追到李医生,让李医生能长久留在村里,这样村里人的看病就有了保障。

于是见到李大娘时,总打趣说:恭喜你快多了一个年轻貌美有能力的儿媳了!

气得李大娘连菜刀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冲到医疗服务站门前,嚷着让李强跟她回去。

时间久了,村里人对李仇的成见慢慢消了,开始疑惑为什么一向友善的李大娘这么厌恶和惧怕李仇。

是的,惧怕。

李大娘基本上三天两头就要来医疗服务站捉李强一次,但能不进去就不进去,只站在门口大声喊叫。李强不情不愿地出来后,扯着他的袖子飞快地走了,似乎身后有什么骇人的东西。

“又不是亲生的,管这么多干嘛。”这是某次李强被强行喊回家前,低声嘟囔的一句话。

引得李仇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

3

“李婶你可别冤枉人李医生,我这两天天天来这吊水,真没看见李强。”

“那他能去哪儿啊!”李大娘有些无助地掩面。

“你也别太担心了,李强以前就三天两头不着家,这次只不过时间长了点。况且他都是个大小伙子了,能出什么事?你啊,就放宽心吧。”

李大娘似被安慰住了,掩住脸的双手左右擦了一下,擦去刚冒出眼眶的泪花,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咒骂着“这混小子,就该把他塞回肚子里重新来过”走了。

4

村里忽然传言,李强并不是李大娘亲生的。

据说李大娘生一胎时伤了身子,偏生生下来的是个姑娘,就一直琢磨着从哪家换一个儿子来养。后来邻村有一户人家实在太穷,愿意把四岁大的小儿子送给李大娘,但是不愿意要姑娘。

也不知李大娘当时是咋想的,竟把养到六七岁的姑娘给扔了。时间久了,老人不提,新人不知,就一直以为李强是李大娘亲生的。

“真不知道老一辈的人怎么想的,生儿生女不都一样吗。丢了贴心的姑娘,换了这么个混小子,也不知李大娘后不后悔。”那位年轻妇人和李仇提起这事儿。

李仇应和着:“是啊,也不知道后不后悔。”眼神往外飘去,没有落脚点。也或许是,落脚点太远了。

“不过李医生,你会不会是李大娘的女儿?我实在是觉得你们长得太像了。”

听到这话,在外飘荡的眼神瞬间抽回,凝聚在年轻妇人身上好久,才忽然笑起来,说:“我不是本省的户籍。”

5

李仇来时,李大娘正在院里打算卫生,看见李仇,很是惊讶:“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太好,给你送点滋补的药。免费的。”李仇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递过去。

“噢,谢谢啊。”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今天的李大娘没那么敌对李仇,少有的温言细语。

送完药后,李仇没急着走,手往兜里一揣,身姿挺拔地站在原地,一看就不是村里能养出来的气质。轻飘飘地问了句:“听说,你有个女儿?”

一听这话,李大娘脸色就变了,恶狠狠地瞪着李仇,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我只有一个儿子,叫李强。”

李仇与李大娘对视着,莫名有了种剑拔弩张的感觉。直到李仇挪开视线,轻轻笑了笑,点头说“我知道了”这种感觉才消散。

“我之前好像看见李强了。”李仇突然开口。

李大娘抬眼看向她。

“他好像受伤了,走路一跛一跛的。”

李大娘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你要去找找他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骗你有好处吗?”

说这些话时,李仇始终是笑着的,很无所谓的态度。

思虑再三,对儿子的担忧压过了对李仇的不信任:“他在哪儿?”

李仇笑得更开心了,转过身往西走去:“村西。”

6

醒来时,李大娘觉得自己后脑勺疼得很,想伸手去摸一摸,看看情况,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连手都抬不起来,这才注意到身处环境的不对劲。

屋子里一片漆黑,仅有一丝夜色透过狭小的方窗照射进来,似乎是某间早已没人居住的房子。她就躺在地上,用力动了动,还能荡起地面的灰尘,扑自己一脸。

“你醒啦。”

头顶后方传来熟悉的声音,李大娘用力睁着眼睛往后看,只见李仇点燃了蜡烛,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是你……

李大娘张了张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李仇笑了:“别费劲啦,你哑啦。”

李大娘瞪大了眼。

李仇笑得花枝乱颤:“你也别怪我,你嗓门太大了,要是我不采取一点手段,你叫来坏人可怎么办呀。”

你想干什么!

李仇似是读懂了李大娘眼神里的内容,笑得单纯:“帮你完成愿望啊。”

愿望?

“你不是想把李强塞回肚子里重新来过吗?我帮你呀。”

“你最遗憾的,不就是李强不是你亲生的吗?”

李仇从角落里拖出一个箱子,从里面捧出一个散发着寒气,似乎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的,成年人拳头大小的东西。

李仇侧头看了看李大娘,还是笑着,手指在李大娘下腹部的位置滑动着,“这是李强。我待会把他塞回你的子宫里,再帮你把他生出来,这样他不就成你亲生的了嘛。”

李大娘瞪着眼睛,眼里染上了惊恐、害怕、求饶等情绪。

“你别害怕,我的缝合技术是学校里最出色的,不会让你留疤的……”

烛光下,闪烁着锋利银光的刀染上了颜色。

7

有细心的村民发现,李强不见了,李大娘不见了,坚守岗位的李仇李医生也不见了。

然后,警察来了。

封锁了村西某户早已没人居住的屋子,从里面用担架抬出来两个人,一个早已腐烂失了心脏,一个下腹被剖开又缝合,最后失血过多而亡。

听说,那俩人是李大娘和李强。

听说,那俩人是被李仇所杀的。

听说,李仇杀了人又去自首了。

听说,李仇就是李大娘丢掉的姑娘。

听说……

村子里再没发生遗弃、换养儿女的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