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姝怨
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姝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江郎不尽
2021-01-25 18:00

1

鹿鸣镇有二美。这一美是醉仙楼的花魁婉儿姑娘人美。二美是婉儿姑娘酿的酒味美。
凡是到鹿鸣镇的人,一定是冲着这二美来的。
要说这鹿鸣镇,本来是个寂寂无名的小镇。据说几百年前曾有个骑鹿仙人游历四方,在鹿鸣镇短暂停留。并且在此挑选了两个有灵根的弟子。这两个弟子后来进入内门,成就不错。偶尔也会回鹿鸣镇探亲,宗门大选也将鹿鸣镇列入其中。
也可能是从此获得了机缘,鹿鸣镇倒也出来一些有灵根的孩子,只不过都是天赋较差的,还不够入大宗门的资格。不过好在鹿鸣镇此地也算山清水秀,渐渐的有小宗门在鹿鸣山立户,这鹿鸣镇的名声也算出去了。
然而让鹿鸣镇名声大振的却是这二美的出现。
要说这醉仙楼的花魁婉儿姑娘,也是一个传奇。谁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就连醉仙楼的老鸨也不清楚。
老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是有一天的早晨,醉仙楼正要关门谢客。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门口,说是要谈一笔生意。小厮们驱逐未果,只得告知老鸨。
老鸨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姑娘上门来谈生意的,当即笑了一声,往门口走去。她倒要看看,哪个姑娘这么大口气敢到醉仙楼撒野。
可是当老鸨走出门口,看到门外之人时,内心忍不住的赞叹。虽然对方看上去有些许狼狈,但是依旧掩不住她的美艳。尤其是那水光潋滟的一双眸子,仿佛述说着万千的柔情。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想要触摸。
这么一副容貌,的确有些资本。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老鸨还是不露声色。
“这位姑娘,来错地方了吧。醉仙楼做的可是男人的生意。你一个姑娘来这干什么?”
“妈妈说笑了,没有姑娘,哪来的生意呢?”对方微笑回答。
“倒是个伶俐的。说说吧,你拿什么和醉仙楼做生意?”
“这幅皮囊妈妈不满意吗?”
“姑娘真是说笑了,这醉仙楼的姑娘哪个不是如花似玉。只有姿色那是万万不够的。”老鸨轻笑一声,对方还是太年轻。
“妈妈说的小女子自然明白,要不然也不敢在此劳烦妈妈。妈妈只要明白,我能为醉仙楼带来利益,这就够了。”
经过一番交谈,老鸨留下了这位姑娘。毕竟送上门的,自己也不吃亏不是。而且老鸨有种预感,自己同不同意其实不重要,凭她这醉仙楼对付不了这位姑娘。还不如早早答应了,留个脸面。
从此,醉仙楼凭空出现了一个叫婉儿的姑娘。婉儿姑娘才貌双全,很快就占据了花魁了位置。而让众人为之痴迷的,还有婉儿姑娘酿的美酒。据说喝了此酒,世间美酒再难入喉。只可惜,千金难求。想品得到美酒,必须入得婉儿姑娘青眼。整个鹿鸣镇不过寥寥数人。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婉儿姑娘的人气,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因着婉儿姑娘,醉仙楼的生意可以说是盛况空前,座无虚席。
2
余长青正在街上走着,盘算自己还缺什么没有采买,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大腿。
待余长青回过身来,便见到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冲着他恳求道:“仙师,仙师,求求您救救我家公子吧。”
这人说罢,就对着余长青磕起了响头,边磕边请求:“求求您,救救我家公子,救救我家公子......”
余长青吓了一跳,赶紧扶对方起来。谁知对方就是不肯,一直磕个不停。余长青无奈,只得答应:“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先起来再说。”
这人起来,连声道谢。于长生在和他的交谈之中,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这小厮是这鹿鸣镇郑家的家仆,叫郑兴。自十岁起进入郑家,就开始服侍郑公子。
这郑公子是郑老爷的老来子,自然是宠爱无比。打小被放在手心里疼,不舍得让他吃一点苦。所以性格上也娇纵了些。
可就在一年前,郑公子身体突然消瘦。郑夫人用尽了各种药材和滋补品,可是儿子的身体没有任何好转,反而越来越虚弱。
郑家赶紧请名医诊治,却诊断不出有何问题。郑氏夫妇着急不已,把附近有名的医者请来给儿子瞧病。可这些名医都诊断不出任何问题,只能开一些滋补养生的药。
而且郑公子常常觉得自己身体犹如被鞭打,疼痛难忍。可是身上却不见一处印记。
这事实在是邪门,于是便有传言说郑公子是邪崇入体,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郑夫人最初听到这个消息大怒不已,居然敢这么编排自己儿子。但转念一想,儿子这种情况的确邪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的惹上不干净的东西,还是要及早请仙师做法。
然而道长也请了,道法也做了。情况却没有丝毫改变。郑夫人眼见儿子形容枯槁,心急如焚。派人四处打听可医治之法。
说来也巧,郑兴今天出门取药,正好遇到采买的余长青。郑兴见此人的穿着打扮不似常人,倒似那些仙家。于是来不及多想,便冲上前去抱住余长青的腿,苦苦哀求。
余长青听完郑兴的叙述,对郑公子的症状很感兴趣。但是他和师兄一起下山,不能一声不吭独自行动。他思虑片刻,对郑兴说道:“此次我和师兄一起下山,师兄修行比我高的多。不若我先与师兄汇合,再前往府中拜访。”
郑兴听到此话,激动无比,一个劲儿的向余长青道谢。
郑兴回府进行通告,余长青则前去寻找自己的师兄苏白。待余长青把事情的始末告知苏白,二人便前往郑府一探究竟。
3
虽说众人来醉仙楼都是冲着婉儿姑娘来的,但是要想单独见婉儿姑娘一面那可是难于上青天。
“婉儿啊,这郑公子出价一万两想要见你一面。要不你见一见吧。”老鸨耐心劝说,生怕这白花花的银子飞了。
“妈妈,咱们说好了的。我不想见的可以不见。”
“话虽这么说,可是人家郑公子每天都来,每次只愿见你一人。这楼里的姑娘哪个不是好模样好姿色,但是郑公子都不愿意。况且郑公子为了见你,哪次不是一掷千金。就冲这份痴心你就应该见一见。”老鸨苦口婆心的劝道。
“一片痴心吗?既然如此,那就见一面吧。”婉儿嗤笑了一声,淡淡回答。
老鸨听到此话,立刻喜笑颜开。“同意见就好,婉儿你好好收拾收拾,我这就去请郑公子上来。”
郑轩听到老鸨的话,有些不敢置信。直到老鸨重复了一遍,才回过神来,婉儿姑娘是真的同意接待自己了。
郑轩在老鸨的带领下来到婉儿姑娘的房门外。忐忑了好久,还是轻声扣了扣门。接着就听到了莺啭般的声音,“请进。”
郑轩推开房门,恰好撞进一汪秋水之中,连带着他的心也泛起层层涟漪。
“郑公子,请坐。”
婉儿姑娘的话唤醒了郑轩的神智,他行了个礼,在婉儿姑娘的对面坐了下来。
“婉儿姑娘,自花魁大选之日,郑某有幸见姑娘一面,姑娘的身影就印在郑某心中,时时不能忘怀。今日能够再与姑娘单独会面,实在是郑某的荣幸。”显然,郑轩在面对婉儿姑娘时有些紧张。
“公子说笑了,能见公子才是婉儿的荣幸。听妈妈说公子每日都来这醉仙楼……”
“婉儿姑娘切莫误会。”郑轩听到这话,赶紧解释。“在下每日来醉仙楼实在是为了婉儿姑娘而来。自从见过婉儿姑娘,郑某心里就只有婉儿姑娘一人。”
“公子还是不要逗弄婉儿了。”婉儿姑娘听了郑轩的话,不仅没有开心,反而面露一丝哀愁。“婉儿明白,众人追捧婉儿,不过是为了这幅皮囊。除去这幅容貌,世人对婉儿又有几分真心呢?”
美人蹙眉最是惹人心疼。郑轩立即表明态度,“婉儿姑娘,郑某没有开玩笑。郑某对姑娘一片真心,日月可鉴。”
婉儿抬起头,眼角微红,眼中泛起雾气,当是楚楚可怜。她与郑轩目光相交,朱唇轻启。
“郑公子此言当真?婉儿自知身份低微,是不敢由此奢望的。”
“婉儿姑娘,切莫如此说。郑某为了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婉儿听得此言,微微一笑。“郑公子倒是重情重义。公子,这是婉儿亲自酿的酒,尝尝。”
说罢,倒出一杯酒,递给郑轩。
郑轩浅尝了一口,觉得世间任何酒都抵不过这一口。
不是因为这酒的味美,而是他品此酒时,仿佛这酒是一位女子,在述说着她哀怨的故事。那种遇人不淑的辛酸、悔恨、怨怼,都化成了口中的辛辣浓烈。
郑轩心神一震,问道:“这是什么酒,如此奇特。”
“这酒酿好,还未取名。不如公子来取个名字吧。”
郑轩凝望杯中之酒片刻,“那,就叫‘姝怨’吧。”
“好名字,与它的故事倒也吻合。”
“婉儿姑娘说什么?”郑轩听到婉儿的呓语,有些疑惑。
“没什么。如此良辰美景,还是不要辜负这美酒。郑公子,请。”
自此一见,郑轩仿佛成了婉儿姑娘的入幕之宾。只因婉儿姑娘接待的客人之中,只有郑轩才是常客。
因为婉儿姑娘说了,她酿的“姝怨”只有郑公子能懂。对此,众人自然嫉妒。
可是这一年间,这郑公子越来越消瘦,瞧着面目发青。瞧着精神也不太正常。
于是众人调侃,这郑公子啊怕是被榨干了,这美人虽好,但也要有福消受。
话虽如此,对于婉儿姑娘的追捧却从未停过。
4
余长青和苏白来到邓府门口,说明来意,守门小厮连忙进门禀告。不多时,一位容貌艳丽的妇人便急匆匆的走来。
“这就是二位仙师吧,快请进。我儿的性命就拜托二位仙师了。”妇人说着不禁双眼湿润,她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让二位仙师看笑话了。”
“郑夫人不必介怀,待我二人先看看郑公子的症状再做打算。”
“还不知二位仙师如何称呼。”
“在下姓苏,这是我的师弟,姓余。”
“苏仙师,余仙师,这边请。轩儿这几日消瘦的厉害,整天喊疼。我这做母亲的真是不知怎么办才好。”郑夫人说着便又流下了眼泪。
待见到郑公子本人,饶是二人已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郑公子会消瘦成这般模样。可以说就像是骨头包了一层皮。
“儿啊,这是苏仙师和余仙师。快让仙师看看你的情况。”
“娘,我疼。”郑轩看见自己的母亲,忍不住呼喊起来。
“轩儿,我的轩儿啊。”郑夫人听到儿子痛呼,整颗心都揪起来了。“轩儿,娘请来了仙师,马上就能为你诊治了。”
说完回过头来,对师兄弟二人说道:“有劳仙师了。”
苏白行了个礼,快速将手指探向郑轩额间。郑轩立马觉得有一股暖流顺着自己的额间流向自己的五脏六腑。
片刻之后,苏白收回了自己的手,神色有些凝重。
“苏仙师,轩儿的情况怎么样?”郑夫人紧张的问。
“郑公子的身体损耗特别严重,身体的器官已经全部衰竭,可以说是强弩之末了。郑公子身体中有一股气息,游走在五脏六腑之中,正慢慢腐蚀着身体。寻常的医药对此是不启任何作用的。而且滋补越多,这股气息越强,会加倍损伤郑公子的身体。”
郑轩听到此话,一脸的不可置信。而郑夫人已经忍不住嚎啕大哭了,“仙师,求求您救救我的儿子。”
“此等症状绝非凡人能力所为。还请郑公子详细说明这一年来可遇到什么奇怪之事。”
师兄弟二人听完,互相对视了一眼。看来问题最大的要数这醉仙楼的婉儿姑娘了。
5
“师兄,虽说我们是来探查情况的,可毕竟是烟花之地,我们进合适吗?”
苏白看了余长青一眼。“要不你自己在门口守着,我一个进去。”
说完也不等余长青反应,径直敲了敲门。
“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了师兄你一个人多危险啊。还是让师弟我跟着吧。”
话音刚落,门便从里面打开了。来人打量了两人一番,说道:“二位,醉仙楼晚上才做生意,您二位还是等晚上再来吧。”
“在下乃是鹿鸣山修炼的之人,今日前来,实在是有要事。烦劳通报一声。”小厮得知对方是仙人,不敢怠慢,连忙通知老鸨。老鸨也不敢怠慢,连忙将二人请入楼中。
“不知二位仙师前来有何事?”老鸨忐忑的问。
“在下有些事想找婉儿姑娘一叙。”
“这……”老鸨有些为难,“二位跟我来吧。”
老鸨带二人来到婉儿姑娘的门前,敲了敲门。“婉儿,有两位仙师有事找你。”
“妈妈请人进来吧。”
老鸨听到回话,打开房门请二人进去后就迅速离开了,免得殃及池鱼。
苏白率先进入房门,暗自调动气息,但是却如泥牛入海。苏白抬头看到对方满带笑意的脸,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打不过,对方道行比自己要高上很多。他不动声色的行了个礼,喊了一声前辈。余长青看到师兄如此,立马也行了一个礼。
“有什么事说吧,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敢问前辈,郑轩公子的事情可和前辈有关?”苏白听到对方的话,便也单刀直入了。
“确实和我有关。”
苏白二人没料到此人就这么爽快的承认了,都有些震惊。
婉儿似乎明白二人所想,说道:“既然找到这里来了,就没什么可遮掩的。再说了,就凭你二人能奈我何?”
余长青听到此话,便想开口理论。不想被师兄拦下,只得悻悻闭口。
“前辈说得是。只是前辈是修行中人,为何要出手对付一个凡人?”
“不知二位有没有兴趣坐下来听我讲个故事?”
6
“公子你看,这荷包可以吗?”
“当然,我们芷兰心灵手巧,做出来的荷包自然是一等一的。公子我一定日日佩戴。看到它就像看到芷兰一样。”
“公子,你又没个正形,就知道取笑芷兰。”
“哎呦,小丫头生气了。好了好了,别生气,气坏了心疼的还是公子我啊。”
“公子。你……”芷兰羞的不知说什么好。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只是公子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虽说你是我的婢女,可是我何曾真的把你当做婢女使唤过。还不是天天的宠着你。”
“公子对芷兰的好,芷兰自然明白。可是芷兰自知配不上公子。”
“我说配得上那就是配的上。芷兰的好别人不明白,公子我可是清楚的很。除了你,我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一个小丫头呢?”
芷兰自是知道公子对待她和对待别的婢女是不同的。
在众多婢女中,公子独独选了她贴身服侍。她也曾问过公子为何,毕竟她并不是最机灵讨喜的。
“那是因为芷兰的一双眼睛啊。你的眼睛啊会说话,每次芷兰看向我时,我便觉得我是这世上的唯一。”
听到公子的回答,芷兰的眼睛更亮了,眼中似乎有星辰闪耀。
但是芷兰万万没想到公子对自己的喜欢,不只是单纯对婢女的喜爱。
芷兰本来就对公子无比崇拜,自从知道公子的心意,芷兰的一池春水彻底乱了。
尤其是公子还整天的打趣自己。所以到最后,芷兰才会沉溺在公子的山盟海誓、一片真情之中。
“公子,这是芷兰给您煮的您最爱喝的汤,您快尝尝。哎呀……”
“怎么这么不小心,烫疼了吧。来,我给你吹吹。”说着便握着芷兰的手凑到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
此时的芷兰看着如此温柔的公子,羞红了一张脸。
“轩儿,你在干什么?”这时,突然有一道严厉的声音打破了这温馨的场景。
芷兰吓了一跳,连忙抽回手跪下。“见过夫人。”
“娘,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要是不来,岂不是见不到这等场景了。”说罢,便看向跪在地上的芷兰。
“小小年纪就知道魅惑主子,来人啊,给我拖出去,家法处置。”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公子……”芷兰看向公子,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娘,此事和芷兰没关系……”
“没关系,不是她勾引的你,难道是你勾引的她吗?一个小小的婢女,你竟如此维护她。”听得此话,夫人更加愤怒了。
“母亲,我和芷兰是真心相爱的。求求您不要怪罪芷兰。要怪罪就怪罪我吧。”
“你,你竟然为了一个婢女顶撞我。真是连尊卑廉耻都不要了。快来人,讲这贱婢拖出去打五十大板,然后扔出府去。”
“公子,公子……”
“娘……”
“啪!”
“再敢求情,你也家法处置。”
芷兰被下人捂住嘴巴,拖了下去。她看到自家公子被夫人打了一巴掌后,面色发白,满脸惧怕。
板子打在身上,芷兰忍不住痛呼出声。很快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芷兰泪眼朦胧之中望向公子,看到公子仿佛被定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她受尽折磨。
五十大板之后,芷兰被扔出府外,扔在了一处荒无人烟之地。
痛,浑身都要痛死了。芷兰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
她恨,恨公子,恨夫人,更恨自己。
“神啊,让我解脱吧。”实在是太疼了。身体疼,心更疼。原来山盟海誓不过是镜花水月。什么护我一生周全,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如有机会,她希望对方受到比她还要痛苦的折磨。
“为此,哪怕魂飞魄散,在所不惜。”
“你的誓愿,我听到了。那么,你愿意将灵魂交付于我吗?”
芷兰失去意识之前,仿佛看到一个容貌绝世的女子在自己耳边轻声询问。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她,应该是愿意的吧。
7
“郑夫人,令公子的病在下无力医治。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郑公子今日所受的一切皆有缘由。在下告辞。”
走出郑府,余长青叹了一口气。
“师兄,我不明白。为何明明相爱的两人为何会走到如此境地。”
“由爱故生怨。有何好疑惑的。”
“那郑公子的症状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到头来我还是不明白?”
“《神仙酒》记载,物可酿酒,非物之物亦可酿酒。”
“什么叫非物之物?”
“比如怨气。”
“你是说前辈将芷兰姑娘的怨气酿酒,然后让那郑公子喝下。这样芷兰姑娘的怨气在郑公子的体中作祟,让他受尽折磨。”
苏白看了自己的师弟一眼,看来自己的师弟还不笨。
“不止如此,试问哪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日日受苦,不受煎熬呢?”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幸好我已一心向道。”余长青拍了拍胸脯,不进感慨出家真好。
“师兄,那前辈是何来路,怎么觉得如此高深莫测。”
“师兄今日告诉你一个道理,不要招惹女人。更不要招惹高深莫测的女人。甚至连好奇心都不要有。”
“师兄的话,我一定谨记在心。”
听到余长青认真的回答,苏白放下心来。
不过苏白隐隐有预感,这鹿鸣镇有前辈在,恐怕日后要热闹许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