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水鬼索命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水鬼索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偃鼠
2021-01-24 22:00

01

警局里最近来了个怪案子。

后山村一个小学生在山后湖里溺水了,转头他家长报案说有水鬼拉他儿子下水。

张琛刚拿到这案子时,想的是这家人怕是脑子有毛病。

但流程还是要走一遭的,是人是鬼拉出来溜一圈也就知道了。

张琛去了后山村,一路到了陈虎家。

陈虎家里人挺齐的。他妈妈刘馨一听张琛的来意,热情地把他抓了进去。

张琛在卧室里看到了陈虎。

大热天,陈虎把自己裹在了棉被里,热出满头的汗。但他似乎并没觉得热,竟然还时不时哆嗦几下。

张琛走到床前,抬手在陈虎面前挥了挥,问:“小朋友,你说是有人把你拉进湖里的?”

陈虎抬头看向他,眼神透着一股子茫然。

“别怕,我是警察叔叔,来帮你的。”

“他来找我了!”陈虎看上去受了很大的惊吓。他抬头望向张琛,说话都还带着哭声。

“谁?”

“斌仔!”

斌仔是谁?

张琛听得迷糊。但他看陈虎那副模样,害怕再问下去这孩子彻底崩溃了。于是,他点点头,让陈虎放心,自个儿转身出了房间。

张琛和陈虎爸妈面对面坐着,他的面前摊开了一本笔记。张琛低头写下要点,自然地问了斌仔的来历。

刘馨不知道想起什么,紧抿着嘴,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最后还是陈壮开了口:“斌仔一个多月前溺水死了。就在那个湖里。”

张琛的笔顿了顿。他抬起头,问:“他还有亲戚吗?”

“亲戚?有有有!他爸妈都还在呢!”说着,陈壮转头看了刘馨一眼,“不会是他爸的。”

“怎么说?”

“大虎就是斌仔他爸送回来的。”

“那斌仔妈妈呢?”

“这绝对不可能!”

“嗯?”

张琛抬抬下巴,示意陈壮继续说。可陈壮说到这就停了嘴,紧紧握着刘馨的手,翻来覆去地揉搓着。

张琛顺着他的目光,望向了刘馨。刘馨脸色泛着白,神色复杂得很,并不是简单的担忧。

又坐了会,张琛起身打算离开。

他正和陈壮道别,就看到陈虎忽然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陈虎在被子里捂久了,浑身长满了痱子,红通通一片。他三两步跑到张琛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警察叔叔,把斌仔劝走就好!千万别伤害他!”

“他是你朋友?”

“他是我兄弟!”

张琛对上陈虎的眼睛,看到了真切的祈求。他垂下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了陈虎的脚腕。

夏天穿的衣服少,陈虎右脚腕上有一道青紫色的淤痕,看上去十分显眼。

张琛收回目光,笑着摸了摸陈虎的脑袋,点头答应了。

02

张琛回到局里,将笔记本丢在桌上后,自个儿想事想得有些出神。

一看到陈虎脚上的淤痕,他心里就肯定了这案子是人干的!有人捏住他的脚腕,将他拖进了水里,想要淹死他。

可他一个小孩子,看上去还十分乖巧,也没什么仇家。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他的命呢?

张琛也没想远的,就着陈虎口里的斌仔查了起来。

一个月前,斌仔和朋友相约出去玩,没想到一去不回。他的朋友一路跑回后山村,才找到了能帮忙的大人。

但等人都到了湖边,斌仔的影子早就找不到了。

斌仔是自然溺亡的,根本不存在什么仇恨纠葛。

那斌仔家里人和陈虎的关系呢?

顺着这个方向查下去,张琛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斌仔和陈虎,是实实在在的亲兄弟。两人都是刘馨生的。

刘馨离异过,前夫就是斌仔他爸——林斌。

林斌的儿子死了,然后他救了前妻的儿子。

张琛隐约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把东西收拾了下,转头又去了后山村。这次,他去找了林斌。

林斌家和陈虎家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离得十分远。他家看上去并不富裕,因着没有女主人,家里头显得有些乱。

进门的地方,随意堆了几双破旧的鞋,有女人的,有男人的,也有大小不一的儿童鞋。散落在地上的两只破布鞋上,还沾满泥土。

张琛进去时也就随意扫了一眼,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林斌给他开了门后,又沉默着进了房间,似乎对张琛的来意没有一点好奇。

张琛来时,林斌正在房间里折腾电脑。电脑是斌仔去世后,他闲着无聊新买的,现在还处在一个按键找半天的阶段。

对于林斌的怠慢,张琛也不恼。他就跟在林斌身后,进了房间。

他站在林斌身后看了半天,发现他竟然在剪辑合成声音。

“能给我听听吗?”

林斌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个外放。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斌仔脆生生的声音。

“爸,该洗洗睡了!明天你得去上班!”

“爸——我饿了嘛!吃酸菜鱼好不好?”

……

张琛站在林斌身后听着,安静极了。他沉默地听了大半个小时的家常话,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你存这些干嘛呢?”

“斌仔走了,我怪无聊的。这样听着,就好像他还在我身边……”

“您节哀。”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林斌好像现在才意识到张琛过来干嘛的。他转身面对他,问:“警察同志是来问大虎那孩子的?”

“嗯。想了解下情况。你早上六点去后山湖边做什么?”

“睡不着,想儿子了,就过去看看。”

“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要说奇怪就是大虎那孩子在那里对着空气说话。我看他跳进水里,还以为是要下水游泳。再看不对了,赶紧下去把人救了上来。”

“他妈……他不能再出事了。”

说着,林斌像是想起什么,整个人都怔怔出神。

张琛又问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他在村子里走了几圈,又去了后山湖边。事情发生在清晨,按说湖边痕迹应该保留得很好。

可不知道是谁说了斌仔回来的话,吓得村里有孩子的都偷偷跑来祭拜。不过一个早上,陈虎落水的地方就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哪里还看得出什么来?

张琛无功而返,带着满脑子疑问回了局里。

03

隔天,张琛又去了陈虎家。他让陈虎在房间里休息,自个儿要和刘馨单独谈谈。

张琛也不磨蹭,一开口就单刀直入:“我知道你是斌仔妈妈。”

刘馨一时没防备,顿时目瞪口呆。过了会,她才调整好面部表情,吁出一口气来:“您想问什么就问吧。”

“斌仔出事的时候,是跟陈虎一起出去的吧?”

“是。”

“你怨陈虎吗?”

“怨还是有的。他们不去湖边,斌仔就不会出事。”

说着,刘馨撇开眼,擦了擦眼泪,才又说:“斌仔出事后,林斌拿了他的日记本给我看。我没想到那孩子那么想妈妈……是我不好,我恨林斌,顺带的对他也不好!是我的错!”

说着,刘馨猛地将脸埋进了掌心里,整个肩膀不停颤抖着。

张琛掀了掀嘴唇,最终还是把话忍下了。他坐在刘馨对面,等着她自己平复心情。

刘馨哭够了,才又开始说:“大虎是什么时候开始听到斌仔说话的,我也不清楚。我当时……情绪不太好。后来他被林斌抱回来,我才彻底吓醒了。”

“你们都相信是斌仔在报复?”

“不信。斌仔是个好孩子。”

张琛点点头,算是问完话了。他跟着又提了四处看看的要求。陈家人请他随意。

刘馨情绪还没彻底恢复过来,也就没陪着四处走。

张琛从房间里走到院子里,围着屋子转了几圈,还真有发现。

他在陈虎窗户底下发现了一个鞋印。近来没下雨,鞋印看上去挺清晰的。

采集了鞋印的相关数据,张琛就告辞了。

回到局里,张琛很快又忙开了。一通分析下来,他眉头皱了又皱。

这个鞋印是属于38码的鞋,应该是个女士穿的。鞋主人大概重一百三十斤,身高一米六。

综合了这些信息,张琛脑子里自然而然浮现出刘馨的样貌。

可当妈的会为了一个儿子的死,去杀了另一个亲儿子吗?

这事可能?

04

张琛熬了一夜,都没想通其中的关节。

隔天一早,他干脆去了后山湖边,想看看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隔了一天的时间,湖边的痕迹都淡了不少。张琛耐着性子,沿着湖边一点一点找了过去。就在陈虎落水点往东五百米的地方,他发现了一处奇怪的痕迹。

那里的青草被压弯了许多,看得出曾有人从这里入了水。地上的脚印凌乱,大致能看出两种不同的脚印。

而在这一处痕迹边上一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小片青草耷拉着,看上去像是被挖了出来又填了回去。

谁会这么无聊?

张琛站在身拍了拍手,觉得这个发现挺有价值的。如果他没猜错,陈虎落水的真正地点应该是这里才对。

那么,林斌为什么要说谎呢?

张琛一边琢磨着,一边去了陈虎家。

他们家正在吃早餐,顺道邀请张琛一起吃。张琛拿着个包子蹲在院子里啃,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他们家的鞋架子上。

刘馨的鞋不多,也就四双左右。这四双踩出的鞋印,都和窗户下的鞋印子对不上。

张琛想得忘了吃,举这个包子傻呆呆地蹲着。刘馨拿着个包子,走过来问他要不要再来一个。他猛地就抬头看了过来。

“林斌家有你的鞋子?”

“应该……应该没有吧。都这么多年了,留着干嘛?”

“他不恨你当年离开?”

“都这么多年了,啥恨都快忘光了。哪来那么多力气?”

说着,刘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手里的包子递给了张琛。

张琛咬了一口,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上了呢!

05

张琛回局里拿了逮捕令,转头去了林斌家。

林斌开门时,房间里还播放着斌仔的声音。张琛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手铐,说:“麻烦跟我走一趟。”

“你们有证据来抓我?”

张琛抬起下巴,朝门口堆鞋子的地方指了指,又瞥了林斌一眼。

林斌盯着他看了许久,才朝着他伸出了双手。

张琛果然在林斌家里搜出了许多东西。

门口的鞋堆里发现了刘馨的旧鞋,鞋印子对上了。他自个儿的破布鞋上沾的泥土,是湖边草地的。最重要的是,他在林斌手里找到了许多斌仔的录音。

他随意点开一条,都是在喊陈虎来玩,或者指责陈虎背叛的。

这一条条拿着手机听着没什么感觉,可如果是深更半夜突然从身后冒出来的……想想还是挺恐怖的。

林斌原本还嘴硬不肯承认。后来刘馨来了。两个人面对面吵了一架。

吵过之后,林斌认了罪。

刘馨原本以为是她的原因,才导致林斌对付陈虎。

可听林斌说起来,她才明白是斌仔的原因。

林斌怨恨陈虎,一心认为是陈虎故意害死斌仔。陈虎借口去村里找人,把斌仔一个人丢在湖里等死。

最终,斌仔死了。

斌仔走后,林斌收拾房间时找到了斌仔的日记。斌仔在日记里记满了对刘馨的思念,以及对陈虎的羡慕。

林斌越看越不是滋味。

都是一个妈生的,凭啥斌仔就要这么可怜兮兮地去死?

心里头生了怨恨,林斌看陈虎就越看越不顺眼,想得也越来越多。到最后,他想不透直接给陈虎定了死罪。

林斌制作录音吓唬陈虎,还把他骗到湖边去想以牙还牙。他甚至躲在窗户下吓陈虎时,连刘馨都一块算计上了。

但好在他还人性未泯,最后关头还是把陈虎从水里捞了出来。

张琛把案子从头到尾理清了,人也多了几分感慨。

一整个后山村的人都在传是水鬼索命,又有谁能想到其实是人心难测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