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顾乐
2021-01-26 11:00



钟意二十六岁生日的这天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相亲,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是个晒太阳打盹的好天气。

刚开始钟意心情倒也惬意舒坦,见到对方也不紧张,落落大方的打招呼,似乎装出来了些温柔的样子。

当相亲对象第三次带着她绕着公园转圈的时候,她有些懒得张口说话了,第四次走同一条路的时候,她眼神开始飘忽,脚步开始控制不住的想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准备第五次重新走同一条路的时候对方似乎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终于放过她,找到介绍人欣然,钟意的表姐,开始啰啰嗦嗦的告别。

钟意的微笑脸已经坚持的有些僵硬了,终于彻底再见,坐在车里,欣然的汽车发动机转速还没上来,她便急吼吼的说:“人挺不错,适合做普通朋友。”言简意赅。

“为什么?”欣然有些不死心,老公唯一的挚友,人品家境都不错,挺合适的啊,不然也不会给表妹介绍。

“我没脸红心跳啊,思路清晰流畅不带卡壳。”

心动这个东西,是个鸡蛋里挑骨头的好借口,但钟意知道,她真切的经历过。



男生一副典型青春期少年的打扮,黑T黑裤黑鞋,精神的寸头,普通的外貌,沉默寡言,平凡无奇,唯有一双眼睛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静。

这是钟意对吴修的第一印象。

不过这种情况好像不是谈第一印象的时候,钟意钢琴课该下课了,却被困在一个节奏难点处无法突破,面对她这个大龄琴童,曲老师只得无奈的推迟着下一个学生的时间带着她练习。

而下一个学生就是吴修,男生被迫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双肘支撑在膝盖上,手里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听磕磕绊绊的琴声。

钟意觉得如芒在背,坐立不安,其实吴修没有看钟意,就算看,也不会光明正大的看。自己也不是好奇心很强大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在听到弹奏中断的声音后,鬼使神差的抬头看了一眼,收到了女生的白眼,男生摸摸鼻子。

钟意自己都愣住了,什么情况!自己刚才看这个男生的眼神好像不太友好,这种行为太不礼貌了…钟意暗自懊恼。

钟意遇到过琴行的调音师,是真帅啊,还有教街舞的老师也挺酷的......不过,什么时候开始,视线习惯性的粘在吴修身上了呢?

新年音乐会迫在眉睫,内定谢幕是主持人带领合唱结束,需要时间排练,钟意有幸帮曲老师指导。

吴修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参加排练,唯一来的一次,是钟意在陪大家排练,轮到吴修唱歌时,男孩身上烟灰色的高领毛衣有些晃眼,已经过了变声期,磁性低沉的声音配上完美的音准,窗外天寒地冻,窗内却平添了几分暖意。

跑调大王钟意搜肠刮肚,用尽毕生所学,觉得,真好听!一般情况下她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彩虹屁直接就出来了,眼下却突然无法控制的整个人扭捏过来,就是说不出来话,甚至只敢用余光看他。

有一个学生仪态不理想,另外一个指导的老师有点着急,语言里夹枪带棒的就开始讽刺,钟意看不下去了,走过去这个学生面前低声安慰了,教他矫正的方法,有事情做也分散了她花痴的心思,毕竟认真的人都是在发着光呐。

发着光的钟意没看到,吴修的目光曾长久的,停留在她身上,向来沉静的双眸里有些好奇。而钟意,视线开始习惯性的锁定某一处,自己都难以察觉。



里边的合奏声没有停止,钟意也不敢敲门,只得蹑手蹑脚推开一条缝,恰巧少年正站在门口,入眼便是他。贝斯低沉浑厚的声音悠悠洒洒的蔓延着。

最先注意到是吴修,时不时抬头,眼睛看着欲言又止的钟意,她有些拘谨,男生手上的动作不停,时不时的抬头,把目光放在钟意身上,专心致志的一心二用。

两人的距离很近,钟意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男生身高的压迫,她心里打着小鼓,果然,学乐器的男生有魅力什么的是有科学依据的!面上却不动声色,避开男生的注视,一曲结束,再一本正经的向曲老师告别,留下一个寡淡的背影。

可惜,钟意那决绝的高冷范儿刚出来,就被曲老师喊了回去,原来是想借用她刚复印出来的谱子,曲名叫辛德勒的名单,原件是马克西姆巡回演出的时候留下的手稿,挺珍贵的,钟意又赶紧狗腿的送过去,离开的有多高冷,转身的就有多打脸!

万万没想到的是,来还谱子的是吴修,单薄的纸张被男生从自己那厚重的提琴书里拿出来,对了,钟意也是才知道,吴修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自己的师兄,从小跟着曲老师弹琴,后来慢慢专攻弦类乐器,今年也通过贝斯顺利保送Y大,很有才的一个男生。

言归正传,谱子保存的很完整,钟意表情僵硬的站着,机械的接过,平日随口就来的玩笑话也说不上来。

从吴修的角度来看,当时钟意的表情相当高冷,像极了家里的小猫看他的样子,慵懒且傲娇。

他有些想笑。

想说什么,却又害怕惊扰了她。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忍不住的羞涩,又忍不住的想靠近。

钟意想自己应该是喜欢上吴修了。

然而想通的有些不合时宜,此时已经是音乐会进行时了,帮忙催场的人没有时间深思了。

演出休息室里,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吴修离她不远,钟意抬头又迅速低了下去,眼睛不敢乱飘,这时候感官变的异常敏锐。他走近了些,低下了头,侧着身子凑过来,又停了下来。

女生身上散发着一股清香,很柔软,让人忍不住靠近,又忍不住想和她说说话。

吴修觉得自己的举动有点失常,最终也只是眼睛扫了扫钟意手里的节目单,想起这个干巴巴的话题。

“现在第几个节目了?”他努力维持着声线的稳定,以免暴露太多紧张。

吴修的主动让钟意松了口气,不再端着,反而光明正大的看着他,说:“还有三个节目才到结束谢幕呢。”

“噢,我能看看节目单吗?”

“好啊。”节目单递到吴修的手里后,又是一阵沉默,钟意有站不住了,借口去催下一个学生。

这一催就到了催最后一个节目才出现,压轴演出人员太多,需要节目单。吴修已经离开了休息室,站在必经的走廊拐角,拿着节目等待钟意。钟意本来就是找他,但猛的一见到他,又是忍不住的害羞和逃避。

她想,一定要迅速的跑过去拿下节目单!

她没计算好的是,通过这条走廊那么漫长,漫长到她奔跑着到吴修面前的时间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吴修站在尽头看着她,等着她奔向他。

最后吴修索性就在她身边站着,他像一块磁铁,钟意也硬是离不开脚步。

确定好人员,一起去演出厅的时候,几个小孩叽叽喳喳着,躁动且兴奋,来不及注意身着礼服脚踩恨天高的钟意,钟意被人撞的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身旁原本看向别处的吴修突然转过身来,本能反应伸出手想要拉她。

礼服、裸露出来的手臂、被包裹着的腰肢,目光所及之处,君子无从下手。

稍作停顿,她站稳了,他才又转身看向别处。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短暂的对视了一下,有些东西,闭上嘴巴,眼睛却藏不住。



这样的男生确实很让人心动,更何况是她喜欢的类型。

这才是拖拖拉拉不想走的真正原因吧。

嘘。

女生趁等电梯的空挡看了会手机,整座大楼因为夜晚降临而略显空旷,哪怕知道有人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也还是有点害怕,有人的话就会显的温暖些吧。

显然这座大楼是真的够老旧了,电梯上升的速度也异常缓慢。一阵儿钥匙旋转锁孔的声音急促传来,紧接着两人出来了。

真巧。

刚好是电梯门打开的时候。

突然束手束脚起来,害怕自己做什么都不对,又所有行动都不听大脑指挥了,所以发生了看见吴修和曲老师人家两个过来,正是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自己先钻了进去,这样尴尬的事儿。

有人赶紧跑过来的声音,男生已经跨进来准备按电梯给外边的人缓冲时间,殊不知女生这会儿倒是挺有眼色,先一步按了下去,头扬的像个骄傲的小孔雀,表情崩的紧紧的,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好像下一秒就身临战场似的,男生收回晚了一步抬起的手,退到双方刚好形成对角线的角落。

外边是曲老师接听电话的声音,电梯门没有合上,小小的空间里很安静,吴修看着钟意,钟意目不斜视的盯着电梯开关的键盘。

沉默最容易拉长时间,让人站如针毡。

好不容易挨到电梯门再次打开,两个人礼仪方面做的挺到位,女生没走按着电梯等男生先下,男生也站着不动,看着她,也没说话,钟意却懂了,这是他的风度,无言的僵持以女生妥协告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心情莫名就低落起来。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走,又有点气恼,自己为什么又选择走了一条要同走的路。

冷静下来,钟意觉得离谱,行动被情感支配着,一些事情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她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其实打心底里,她认为和吴修没有可能,自己比他年纪大就算了,他还那么优秀。与其说冷静,不如说放弃他,狠狠心把喜欢的萌芽掐死在摇篮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出于故意也处于巧合,果真两人没有正儿八经的见面,匆匆一眼,便各忙各的。再从琴房出来时另一方已经走了。

精神有点恍惚,总是不经意的发呆,然后盯着一个东西傻笑。睡眠质量也有些不好,前期是完全合不上眼睛,一闭眼他走过来的样子总是轻易跳进自己的脑海里,猛的心跳战栗一下。睡梦里也不安生,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梦境走马观花,都是他。

这种情况持续很久,无人可说。

吴修不明觉厉,钟意的频繁请假倒是让曲老师忍无可忍,好不容易逮到她,两人聊了很多。

但钟意只记得了一句:“对了,吴修最近一直在打听你。”心里酸酸涨涨的。

这些情绪,吴修不知道。说实话,和钟意相处的并不多,但每一次相遇,就忍不住想多看她一眼,就开始期待再见。他清楚的知道,钟意对他有一种强大吸引力。或许...这一段时间的钟意怪怪的,有时候他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以至于总觉得她不待见自己。他在旁边,她就不说话;他来还是走,她低头无视;明知道他要去教室,她就离开,这一切就仿佛,是为了躲他呕心沥血。

但他希望见到她。



又是一周钢琴课,按理说排在吴修前面的就是钟意,可是她有几次没来了,抱着碰运气的态度,吴修提前来到教学部二部,最近在这里上课,他想,希望她来吧。

挺意外,吴修倒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钟意。

教学二部是一个门面,钟意就站在门口,然后也一眼就看到了吴修,他刚从车上下来,女生看到他低头,然后抬头的一瞬间就轻快的笑了起来,慵懒的伸出了胳膊,朝钟意的方向招手。心脏仿佛被砸了一个大口子,当时女生觉得,周围就只剩下这一个人了,光芒万丈。

脑海里如同海啸,但她最后只是不动声色的对男生礼貌示意,或许还有他看不到的微笑。钟意看到一个老师从另一侧走过来,她并不确定男生在和自己打招呼,并不敢太热情。

倒是吴修,站在钟意练琴的琴房,像一尊沉默的门神,脚粘在地板上,迟迟不愿离去。仿佛经历了天人交战,他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紧张,最后心一横,朝女生走去。

钟意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看到是他,有些不知所措,是停下来看着他还是无视他继续弹奏。

吴修打断了她的犹豫,看了看她面前密密麻麻的谱子,说,你进步好快啊。

钟意看着吴修,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并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便自顾自的弹起琴来。

明明弹奏的是已经练习流畅的部分,这一刻却还是一如初见的磕磕绊绊,仿佛为此时的他尴尬,又好像是冷漠盔甲下,她的颤抖和犹豫。

她想起,对他念想最强烈的那段时间,她曾和闺蜜谈起过吴修,怀揣着想要让自己最亲近的人知道自己心底,他的存在的美好想法。却在被闺蜜追问他多大了,怎么喜欢上他的啊,发展怎么样了的夺命三连问打醒,一腔欢喜尽数落回了肚子里,两人之间的交际少的可怜,一个眼神,一次坐如针毡,一场相顾无言。

她甚至悲哀的想,这场心动的源头,无非是…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注意到了一个优秀的不合适的人,如此清汤寡水。

连我们之间的故事,都拿不出手。

后来好几次走在吴修走向她的位置,钟意都习惯性朝一楼门店看去,忍不住跑到他站的位置,一样的角度往里边看,看看他眼中的自己。

想想又觉得自己好笑,理智在抗拒,身体却想靠近。

最开始的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终究伴随着再见的惊艳,穿插出了少女心事,变成了绯红的脸颊和心如擂鼓的战栗。

而这些,吴修并不知道,她喜欢他喜欢的热情又克制,她留给他的,又都是突然的安静和一本正经的冷淡。



作为一个二十四年的母胎单身,钟意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比如平日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却很注意和异性保持安全距离的,像今天和吴修一起,头都快挨到一起了看一个手机的情况,除了那个被她当成姐妹的亲弟弟,谁都没有过。甚至站在她旁边,她心理上都会出现排斥。

但是对象是他......

上一次留给吴修的尴尬,钟意已经做好了两个人形同陌路的准备。吴修却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美曰其名请教女生问题,却毫无准备,只得寒酸的把手机放在两人中间,一边听成品曲一边扒谱子。钟意在他靠近的时候有点无法思考,一个动作布料摩擦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她的脸颊开始不停的蔓延着红晕,控制不住的那种,女生赶紧捂着脸,特别害怕被看出来。

后面一下午的时间,钟意都在找了这个版本的谱子,又看又听分析了很久,忍不住想联系他,内心疯狂的叫嚣着要尝试主动一点。

别人面对自己的冷漠脸和不善言辞,或者会不爽,也可能以其人之道还致以其人之身。而吴修,面对她无礼的刻意冷淡后,依然愿意朝她走过来。

钟意想,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这么温柔的人,真的让人很想占有。

钟意就这样想着,行动确是南辕北辙。

刚好最近报名了很久的教师资格证面试考试通知下来了,考试时间刚好是一周里会和吴修遇见的日子。那天晚上钟意特别着急八点赶回来,其实不是因为和曲老师确定的时间是八点,而是知道那个时间他会在,控制不住的想见他,也不为什么。

当知道十点才到的时候,她还有点不死心,抱着一点挣扎的希望。想象着自己到来的时候,或许他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又想就应该这样,不想让他看到赶车一天邋遢至极的自己,第二天再见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忍不住啊,觉得自己没考好,觉得自己不被理解,觉得自己怎么连喜欢都这么谨小慎微。

矫情病一上来,在车里坐着就开始哭,眼泪无声地一滴一滴的往下掉,黑暗里还显得没那么丢人。

没哭够就继续,哭完擦擦眼泪,还是那个铁石心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她。

晚上十点,下车后钟意还是决定去教学部溜达了一圈,很奇怪,灯还是亮的。

推开门,一步之遥的是吴修,就在门旁边的沙发上坐着,手里抱着一把吉他随意拨弄着,钟意向前走一步,他的五官在女孩儿这三百度近视的视线里都开始清晰了,男生抬头看到她的那一刻,笑了。

本来偏冷酷的脸庞一下子笑成了原本大男孩的样子,眼睛里有一束光,钟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衣服的颜色太亮了,倒映成了这个样子。

她又向前走了一步,离他很近了,或许吴修已经闻到了女生衣服上金纺的味道,表情有点惊艳又有些局促,眼睛一直在看着她,再向前多走一步...钟意向前走,离他越来越近,有些控制不住的向他走去...

不,理智让她跨出的脚步转了个方向,钟意握着门把手,把缝隙开的再大点,保持着自认为得体的微笑,越过他,走了进去,故意忽略了吴修忽然又暗下去的眼神,装作随意的问前台老师,怎么这么晚还没下班,前台老师指了指吴修,说他今天连着上了乐理、钢琴、提琴、街舞...长达五个多小时,到现在下课了还磨磨唧唧的不想走。

这个话题,钟意很怂的没有应下来,不去看,不敢看,甚至自恋的想,或许他也和我一样吗?



“年龄只是你众多条件的其中一个,你其它条件越差,年龄问题占的比重就越大。反之,你其它方面越优秀,年龄问题就越不重要。比如你长的很漂亮,身材很好,收入很高,很有才华,那男生能接受的年龄差就会比较大。”

最近大量的姐弟恋消息占据了钟意的百度搜索,对,她没底气,很自卑。

遇到他之前,她一直不支持姐弟恋,甚至倾向于那个他比自己大很多。而现在,那个他,钟意只能想到吴修。

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能藏的住呢,比如主动的吴修,又比如小心翼翼的钟意。

或许,大胆一些向前走一走?!

她是藏有私心的,答应前台老师,帮她在人都离开之后关门断电,可能年龄的原因吧,钟意经常会被曲老师安排帮忙做一些事情,钥匙备份也会给她准备一份,俨然一个内部员工的样子。她想,想见对方这件事儿,表现的太明显了,得收敛,所有干脆在下课后留在琴房多练了会儿琴。

又害怕万一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怎么办?毕竟下课了就没有什么再待下去的理由,如果就这么错过了也很正常。又抱着一丝希望,觉得他会留下来,等一等。把自己关在琴房,练到忘记的时间,距离吴修下课已经有一会儿了,琴房里隔音板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自己能表达的属于喜欢他的时间,仅仅是开门的那一瞬间。

然后就是公式化的问好。路过吴修身边时,发现他越来越高了,钟意只到他的肩膀,一个壮实,一个娇小,男女形体上的差别越来越明显。

男生正慢悠悠收拾书籍,看样子准备离开,看到她来到前台后又重新坐在了钟意旁边的高脚凳上。

临走了却出现了有人咨询的突发情况,钟意有点懵,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知道吴修在旁边,反倒有一种天塌了也有高个子撑着的安心感。吴修害怕女生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想了想最近她经常性在这里帮忙值班,还不至于手忙脚乱。果然,女生淡定的问清楚来访者的情况后,要联系前台老师了,钟意这样想着的时候,吴修的手机就送了过来,蓝色的屏里闪烁着呼叫通话。

两人配合的倒是默契。

钟意决定朝吴修再走一步,都说要活在当下,时间经不起折腾,她的摇摆不定已经浪费了一个又一个相见的机会。

想想如果自己是五年前遇到现在的吴修就好了,如果是五年前的钟意遇到吴修,会不会在第一次就能勇敢的向前走一步了?像现在年轻的小姑娘一样,放肆爱,大胆追。想了想觉得好笑,又自我否定了,五年前的钟意太平凡了,普通的脸蛋、平板的身材、中庸的成绩。惊天动地的高考也没能把她带的稍微不同。

倘若现在的吴修同五年前的钟意在同一时空存在,他对于她而言,只会是未曾谋面的校园传说和少女心事吧。

于是,当又一场音乐会卷土重来时,钟意换了三四套衣服,发型和口红。想着在心上人面前打扮的漂亮点,仔细看,又觉得太刻意,就越显得别扭。

最后穿出来的黑色吊带伞裙,倒是误打误撞和吴修的黑色西装撞了颜色。

后来,朋友圈被疯转的大合照里,一男一女,一前一后,仅有的两个黑色礼服,仿佛融为一体,分外吸睛。



这样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很久,又似乎只有短暂的一晃眼。

好像什么都变了,吴修即将成为大三的老油条,钟意接受了曲老师的邀请,正式成为她的同事,开始钢琴老师实习生活。又好像什么都没变,比如胆小的钢铁直女钟意。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有八卦的地方就没有秘密。钟意相亲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传到曲老师耳朵里了,曲老师一个大嘴巴没管住就在吴修面前抖了出来。男生听的脸黑成了锅底,后牙槽咬的紧紧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这么久了,难道是自己的暗示不够明显?

温水炖青蛙不行,那就得重新盘算了。

第二天再见到女生他却是没有说什么,找到弦类乐器琴房,关上门,过了一会,传来低沉悠扬的曲调,像在讲述年少的心事般娓娓道来。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男生从里面走出来,到钟意面前,提出请求:“能不能借用一下手机录个视频。”

女生有拒绝的理由吗?有......她也不敢说,颤颤巍巍的把手机递过去。

男生关门进去又开门出来,她就好奇着又安静的等待着,终于,手机物归原主。

钟意刚拿在手里的同时,吴修的话音也落了下来:“方便加下微信把视频发给我吗?”钟意......人家义正言辞又略带诚恳的请求,自己自然也要光明磊落的应下。

男生自己拿着钟意手机输入的微信号,然后就继续回琴房练琴了,钟意这边,没过一会儿手机屏幕就显示出来,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被一系列事情砸得有些眩晕感。特别害怕吴修开始怀疑,为什么自己的脸蛋红的像猴屁股似儿的,唉,没办法,只有这个她藏不住。

接下来的日子里,钟意过的是喜忧参半,吴修和他发消息她倒是挺激动,但每次都是请教一些问题,要么是弹奏技巧,要么是乐理知识,她这么一个实习期的老师,被这么专业的问题紧张的,粉红泡泡碎了一地,各种请教和查阅资料,确保正确,再小心翼翼的回复,末了再检查一遍,自己有没有发错。

这天,钟意正在和室友一起做晚饭,吴修的语音电话打来了,他说需要把在教学部的提琴拉回家里,要借用一下钥匙。女生有些犯了难,此刻自己身穿睡衣,素面朝天......最后在男生的建议下,与之达成共识,他来女生小区的楼下拿钥匙,钟意只需要站在自己所住的五楼从阳台把钥匙扔下去就行,办完事情吴修再自己送过来。

确实是个好主意。钟意来到阳台,吴修果然在,笔直的站在楼下,抬头,看到钟意,慢条斯理的抬手打个招呼,优雅又随意,像极了他平日蓄势待发又温和的行事作风。

肯定是不能邀请他大晚上来家里的,那送钥匙这一趟,钟意势必要下楼,趁吴修办事情的空档,换身休闲又不失得体的衣服,再画个淡得不能再淡的妆容,口红是必须要有的。看到她从楼上下来,吴修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今夜的整个月色都点缀了进去。

钟意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准备接过钥匙。

有些温热。

再仔细一看,温热的是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覆盖在她的手心上方,钥匙被夹在中间,像个汉堡包。她惊讶,抬头看着吴修,男生不复往日的沉静,有些急躁,又好像有些紧张。见钟意没有拒绝,又得寸进尺的把修长的手指穿插在女生的指缝间,十指相扣。

仿佛为了给自己壮胆,沉默良久,说:“我们在一起吧。”

这一刻,钟意没有再退缩,她扯了扯嘴角,笑魇如花,说出了很久以前就想说的话:“要拥抱一下吗?”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身体前倾,双手环绕上他,不顾矜持的把自己送到他的怀里。

你看,今夜月色真美。

钟意记得,她曾偶然间阅读过张爱玲的一个短篇小说《爱》,那句“噢,你也在这里吗”为她心里的爱情观留下来深深的烙印。

没有太多的表达,没有过分夸张的反应,现实里像吴修和钟意这样的爱情太多了,人群中寻找到彼此,相视一笑,便好了。

有时候,我昨天遇到一个人,感觉他非常有意思,印象深刻,但后来就再也碰不上了,人与人的相遇和缘分,真是妙不可言。但是,真正喜欢你的人,会主动找到你,走向你,带领你走进他的世界。

吴修,我二十四岁的梦想是你。

幸好,二十六岁,我的理想照进了现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