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奇怪的房客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奇怪的房客

作者:旅行中的卡夫卡
2021-01-26 21:00

——隔壁到底住着怎样一个人?

林有些压制不住好奇心了。

和房东说的一模一样,他想。

隔壁那个女人——姑且先认为是个女人——似乎真的一直没有出过门的迹象。

林搬来这栋公寓已经半个月。尽管只是个没有经济能力的大二学生,但仍忍不住瞒着学校和家里偷偷在外租起了房子。

所幸房租还算便宜。虽说大学附近的租房业是出了名的奸诈,但这栋公寓在街道巷尾的深处,看起来年代也已经十分久远。能够以低廉的价格开始梦寐以求的个人生活,可以说这正是林心中最满意的场所。

公寓不大。三层楼,每层六间房。一室一厅带有厕所、浴室、简单的厨房。二三层向外租住,而一楼则是房东自家改建的饮食店。因此也兼有为住客提供点餐送餐的服务。一切都令这个小伙子感到满意。

房东陈婆婆也意外是个热心肠。

——搬来当天就送来一大袋、说是自己做的柿子饼呢。

林开始回想起那天的事情。

大致打理好房间的林,正在床上舒畅地滚圈圈——

听到了敲门声。

“诶是附近那所大学的学生吧?”

“一点小小心意不必在意!”

“年轻人一个人住不容易吧?”

“多吃点多吃点……”

林频频点头表达谢意,接过满满柿子饼的塑料袋。

“倒是有一点想提醒你——”

陈婆婆突然停下,哆嗦着偏头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门。然后用手遮着嘴靠近过来,压低音量说道:“隔壁住着一个奇怪的女人哦……”

——奇怪的女人?

林看了过去,绿色的铁门前放着一套空的碗具。虽然工整地摆在托盘上,不过似乎是用餐后的样子。

“怎么个奇怪法?”

婆婆皱起眉头,似乎在犹豫什么。

“那个人……一直闷在房间里。大概有十个年头了吧。”

“你是说——十年来一直没有出过门?”小伙子惊道。

“到底是不是呢,我也不很清楚。不过——”

婆婆指着隔壁门前的那套碗具。

“喏就像这样。煮好饭菜端到门前,不久再过来收拾碗筷。每天如此,却没能看见一次那人长啥样啊……”

林看着眼前老人那皱了好几层的眉头,感觉到要说的话还没完。

“看到门上的那个信箱了吗?每个月所有的费用都会按时放到那里面。”婆婆用手示意小伙低下头把耳朵靠近。就像此时隔壁正有人贴在房门前偷听似的,一种紧张感逐渐涌上心头。

“别说长啥样……就连声音我都没听见过哩。送饭时敲门也没回应,不久再过来就只剩空的碗具了……这附近就没人和她说过话,除了我那老头子。”

大致的情况林了解了。

陈婆婆早些年一直住在乡下,五年前看管公寓生意的老伴去世后才接替了这份工作。

据说隔壁那女人在她老伴还是房东的时候住进来的。在陈婆婆接下这栋公寓前,她就已经大约住了五年之久。所以粗略算算,至今的确是有十个年头。

她的老伴坚称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算下来现在也就三十来岁。

但其实具体情况谁都不知道。老爷子似乎有些老年痴呆的样子。

这个谜一样的人物最大的谜点是——从来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或是真的一直呆在房间里,或是灵巧地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有意思。简直就是侦探小说里的人物嘛!

林兴奋地想着。

于是年轻人开始每天观察起他隔壁的情况。当然是利用课余时间。

就半个月的调查结果而言,获得的信息量似乎还挺可观。

首先——是个女人。这点应该没有错。

林每天回到公寓都会特意绕到房子背面,可以看到隔壁的窗台上挂着明显是女性的衣物。而且都非常的性感艳丽,甚至能看到奇怪的内衣……

——难道是个被男人秘密包养的漂亮女人?

一到深夜女人就会穿上奇怪的内衣,等着男人前来深情缠绕一番……

年轻人似乎对这种想象不太有抵抗力。

很可惜还没有明确的证据。

其次,女人活动的时间很奇怪。

尽管自己房间的窗台无法看到隔壁的房间。但夜晚能从隔壁窗前的金属护栏上看到映出的灯光。

林睡眠质量不怎么好,每次半夜醒来都能看到那灯光在默默地亮着。

——这个女人不睡觉吗?还是说真的在穿着奇怪的内衣和男人……

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

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一直不出门的理由。

“这种不需要理由啦!”

住在二楼的吴先生笑了起来。瘦小的身板不停地上下抖动。尽管看起来弱不禁风,嗓门却是够大的。

“嗳呀……”吴先生摆着手说道。“年轻人净爱胡思乱想。这年头啥样人没有,人家乐意咋样就咋样过呗。你去管人家干啥。”

不过,这半个月来得到的最重要的信息正是从吴先生口中所得知。这个年约五十的中年男人笑停之后,用手遮住嘴凑了过来——

“你若是真的好奇,倒是可以透露你一个消息……”

“你知道我是这里住得最久的人吧?和老房东是旧相识了。邻里之间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消息多得很哩。”

在吴先生卖关子的时间里,林递过了一包60的软中华,这似乎是消息的交换条件。这个男人笑眯眯地收下后终于开口了。

“就算能靠公寓的伙食过日子,生活用品那些还是没法子弄到吧?陈婆婆可不负责这些东西。”

“不是男人偷偷送来的?”

“不大可能,生活这玩意儿——总是依赖他人可不是长久之计。”吴先生细眯着眼神直视着林,像是在表示请安静听下去,开始不卖关子了。

“这个女人其实……并不是一直呆在家里的哦。半夜三点钟、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女人会避开人眼、悄悄地溜出门……”

“真的假的?”

“信不信随你咯。你看……附近不是有通宵营业的便利店嘛。”

所以半夜才会亮灯吗?——林这么想到。

“听说很漂亮啊……”

男人笑眯眯地呢喃自语,并点起了烟。

躺在床上的林看了一眼手表——零点整。

从下午得到消息开始,林就满脑子都是隔壁的那女人了。

一个充满谜点的女人。

独自过着隐居的生活。周围无人看到其面容,甚至声音也无从耳闻。

似乎还会穿奇怪的内衣……

这半个月来的疑惑开始渐渐膨胀。

——今晚试试探个究竟吧。

林暗下决心。

趴在窗台上漫长等待的时间里,林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尾随女人的变态。

男人好奇起来往往都很变态。

——两点三十分。

隔壁的灯光亮了。

林看了一眼表后,蹑着脚步走到房门前,侧着身子把耳朵紧紧帖在门上。

走廊灯光太暗,无法用猫眼看清外面。而且——如果那女人要下楼,并不会经过自己的房门前。楼梯口靠近隔壁的那一侧。

铁门冰冷的触感让林不太好受。不过他仍安静地保持动作,并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这样侧耳细听就好了。

要是对方出门自己一定能听到的,那破旧的铁门不可能不发出一丝声音。林这样想着。

时间过得异常缓慢。

但是指针还是即将转到三点。

林突然想到——要是出去碰见、要说什么好?

——呀……好巧啊,你也是这个时候出门?

——哦哦好巧好巧,我是你隔壁的林XX……

不可能吧。

要是碰到男人怎么办?会被揍吗……

三点十分。

门外还是鸦雀无声。

——怎么回事……

今天不出门了吗?外面下雨了吗?

三点二十分。

林想到自己不会是被吴先生耍了吧……

到底只是个骗烟钱的猥琐男人吗?

三点三十分。

就在林要快放弃的时候——

“咔——”。

来了!

“来了来了……”林不禁喃喃自语。

他站直了身体,压制着内心的兴奋。

——先看一眼猫眼。

林小心翼翼地翻开满是锈迹的盖子,缓缓朝眼孔靠近。

能明显地感觉到手在不停颤抖。

果然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清什么。

——出去吧!

女人应该下楼梯了,我只要悄悄地跟上就行。

这样想着的林转动了把手,轻轻地拉开门缝。

走廊一片昏暗,中间楼梯口位置的灯泡似乎坏了,只有走道两头在静静地把泛黄的光线投来。

林一侧身钻出门口,走廊上寂静的气息就围了过来,让他不禁地打了个寒战。

尽管视野昏暗,还是能看得出隔壁的房门正紧紧关着。于是林悄悄挪步向走道的护栏旁,沿着楼梯往下看。

但过于安静,看不出有人的气息。

“吱——”。

恐怖的心情在林的心中瞬间膨胀。

声音像是从后方传来……林悸颤地回头看去——

隔壁的那扇门——朝着林打开了。

——怎么回事?这房间……

这房间不对劲。林仔细地盯着。

客厅十分的暗,地面上似乎杂乱无章的摆放着各种东西。但卧室的光线像是在林的眼前开出一条道路一般。

——女人?

林的脚颤栗地动了起来,不自主地向前走去。朝着那传出光亮的房间。

一个穿着奇怪内衣的女人正站在卧室的尽头。

林的心跳剧烈地抖动着。似乎踩到了粘粘的东西。

在卧室门前——林站住了。刺激的气味一下袭来。

“怎么样?漂亮吧——”

熟悉的男人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说过吗?人体塑造艺术……我的最高杰作啊。”

男人手搭在林的肩膀上。

快跑——

这里很危险。

林猛地想回头,但身体却无法动弹。颈部似乎被刺入了尖锐细小的东西。

“好奇心会害死猫,年轻人咋就不明白呢……”

“多亏了那个死老太婆到处七嘴八舌啊。我听说了哦,你也是瞒着家里和学校偷偷跑出来的吧……”

林眼前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不久,附近的大学传出一名学生无故失踪的消息。距离上一次发生学生失踪事件,正好过去了十年。

警方开始大力搜查,校方也开始反省宿舍的管理现状……

与此同时,在巷尾深处的公寓里——又多出了一个奇怪的房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