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生活?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生存还是生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Ap
2021-01-26 06:00

我和好友阿伟穿着背心穿梭在巷子间,虽然到了晚上但依旧门庭若市,就连炎热的温度也挡不住人们夜晚想要出来溜达的心情。

我俩来到一家烧烤摊坐下,旁边那桌不禁侧目看了过来。我想应该是阿伟的魁梧的块头格外显眼。

但也许他们是在看我们后边那桌的美人。

“服务员,服务员!”阿伟叫了两声,“什么意思啊这人?”服务员并没有理会阿伟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我见阿伟有些不悦出声说:“也许他没听见,我去跟他说。”夜晚的街巷着实有些吵闹,特别是一些大老爷们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

我将点好的菜单告知了服务员,随后返回坐下。

“朱鹏,你们学计算机的分配的工作应该很轻松吧?”阿伟问道。

“轻松个鬼,你当职校是啥?除了修宽带修电脑还能干嘛,而且又累钱还不多。”我嘲笑道。

“当初我叫你跟我一起好好健身,等毕业了就去考证当教练去,你又不搞。”

“我可没有你这个毅力,当个业余爱好还行,要是像你一样天天按计划训练我可弄不来。”

我和阿伟边吃边闲聊着,酒喝的不多。由于阿伟健身的关系连带着我也很少喝酒了。

有点微醺后我突然说道:“你说人活一辈子每天都要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不喜欢做的工作,想想这样的日子我就觉得憋屈。”

“不上班吃什么喝什么?现在只要一出门就要花钱,要是谈个朋友那就更不用说了。”阿伟边撸串边说道。

我自然知道这个理儿,但修宽带这个工作时间长太辛苦了,我宁愿工资少点也想找个轻松的活儿。

阿伟说道:“不过修宽带确实很累,现在这个热天那不得热死?”

“我其实有想过去写小说,时间自由,而且我也很喜欢看小说。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行。”我说道。

“这个可以啊,我们一起上小学的时候我记得你就写过,不过被老师没收了。”阿伟兴奋道。

我没想到阿伟居然还记得这么久之前的事,当时那个小说内容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老师批评我的那些话。

当时我的成绩可以算班上的差生了,写小说在老师眼里就是不务正业而且还影响好学生的学习。

就是因为当时老师对我的否定,才导致我现在有些自我怀疑的性格。但也许我本就是容易受别人言语评价影响的普通人?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有些特殊,看了一些书知晓了一些哲学理念历史政治,感觉比同龄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更加深刻,对世界的样子看的更加透彻。

但其实我依旧身陷在这个世界里,并且被这些琐事所左右。

阿伟拍了拍我的肩头说:“你看什么事儿总能说些我不晓得的理儿出来,我早就觉得你是个写书的料,把你的看法写出来告诉别人肯定能赚钱的。”

阿伟帮我幻想着未来。

“以后就要叫你著名作家朱鹏了,到时候赚了大钱就可以天天吃山珍海味,女朋友一天一个不同风格换着来!”

我听后也有些兴奋,但我明白这条路很难走,但我依旧想去试试,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而且时间自由也不会很累。

“赚不赚钱先不说,我是觉着我们年轻人不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或梦想,每个人都按部就班的活着是没有意义的。”我说道。

阿伟举起酒杯笑道:“说的好!你这一席话令我醍醐灌顶,我本来还有些紧张自己能不能做好教练这个工作,但现在想来自己喜欢就去做,没什么好思前顾后的。”

“对,我们不必瞻前顾后,我们年轻的时候不做想做的事,到老了就没机会了。”我说着也举杯一碰。

“玛德,我一定要卖好多好多课,赚好多好多钱,到时候我们就不在这小摊子吃了,我们去最贵的地方吃,像那些富豪一样包场,所有人都为我们服务。”

我虽然没有像阿伟这么想过,但我也有些向往这样奢侈的生活。

突然间我想到大多数人的前面二三十年不就是为了阿伟所说成为富豪一样的人吗?

要是修宽带的工资能让我赚很多很多钱,那我还会选择写作吗?我是真的想选择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因为工资太低吗?

我不知道我是看上轻松体面才想着去写作,还是嫌修宽带的工资低了些又累才不去修宽带的。

当时的我的想法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不过我在修宽带和写作上选择了后者。

这是我和阿伟职校毕业后正式步入社会前的最后一次小聚。

阿伟经过健身学院的学习后很顺利的当了健身教练,他十分喜爱健身,我认为他是幸运的。

而我也趁着暑假疯狂学习着写作技巧和概念,不停地创作着,不光投了杂志之类的实体书类,还投了网上的各种平台。

这几个月内我频频碰壁,每当我自信满满的写了一个作品投稿后都被编辑驳回。

我期间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没有后悔的念头。这是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地方。

家里也时常催促着我出去做事,对我写作抱有不看好的态度。言语上透露着对自己未来的担忧。

我一方面觉着修宽带的工资不高而且没什么进步空间,还不如再试试写作,一方面被家里人说着啃老。

我虽然愤懑但无力反驳。

这几个月内我也和阿伟通过消息,也得知了他那边的情况。

让我意外的是,他好像也跟我一样到处碰壁,卖课十分艰难,而且听他说教练卖不出课的话工资很低,吃饭都不够用。

我不禁想着现在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为什么会这么难?连养活自己都做不到吗?

我和阿伟又一次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小巷,随便挑了一家烧烤摊坐了下来。

我俩相互吐槽诉苦最近的遭遇,我心里不由好了许多。

阿伟身材练的很好,肌肉纬度又大线条又明显。但卖课需要嘴皮子功夫,就跟销售商品一样销售自己的课程。

阿伟刚好在这一道上修为不够,同事们都没有自己练得好但嘴皮子利索,连哄带骗的忽悠着别人买了课。

而阿伟不会忽悠人,比如减脂周期长或中间的困难程度都科学的讲解给会员听。

但会员哪懂这些,只知道过程困难且见效慢,当然都不愿意花大价钱买课。

“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做销售性质的工作,我原以为教练只需要负责教好别人怎么健身,没想到是这样一回事。”阿伟叹气道。

我也低落道:“这个月我写作赚不到钱我就要出门找事做了,我觉得我不是个写作的料。”

“我也准备辞职想想以后做什么,最要命的是我还有个女朋友,处处都要花钱这是最头疼的。”阿伟说道。

“你再试试呗,你不干这个了先前的努力不白费了?而且你练的这么好总有人会买你的课的。”我说道。

我没想到阿伟居然生出了辞职的念头,要知道还在学校里阿伟就一直准备着要做教练,短短数月就让阿伟生出了放弃的想法。

“我不喜欢那种压力太大的氛围,每个月我们都有业绩考核,不达标还要扣钱,而且我有点认生做这个本来就困难。”

我见阿伟这么说了也没再劝说,毕竟我不是他,也没去做过教练。既然他决定好了我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准备先找个轻松的兼职做做,这样也有时间去健身房或干点别的什么事。”我说道。

阿伟点了点头说:“那到时候叫上我,我们一起做。下班了还能一起练练。”

我结束了短暂的写作之旅,找了个卡丁车兼职和阿伟一起做。

工作不是很累但也有十个小时,下了班有时会和阿伟一起去健身房练练,有时阿伟会去陪她女朋友。

我也觉得还行不过要是有八小时的工作就更好了,有时会和别的同学一起出去玩,兼职的工资勉强够用。

没过多久,阿伟又找了一份晚上在酒吧当服务员的兼职,听他说是搬出去和女朋友租房子住钱不太够用,还找我借了点。

这两个月我看着他人都消瘦了许多,我不止一次的跟他说让他别这样搞,会把身体累坏的。

但他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着两份兼职。

他从早上十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八点,休息一会十一点又去酒吧干到夜晚四点。

我没法想象他怎么熬过这两个月的,要是我肯定第一天就放弃了,这也侧向的让我知道他女朋友到底有多么能花钱。

两个月后,我被阿伟叫来了这个熟悉的小巷,这时刚刚入春,晚上吃烧烤还有些冷。

我刚见到阿伟就看到他神情沮丧的脸,浑身像没了骨头一般靠在墙边。

“怎么了?今天你跟你女朋友出去玩这么早就回来?没去干点什么?”我坏笑道。

阿伟看了看我,眼神中透露着分手后独有的哀绪。

“我带帽子了。”阿伟说道。

我听后心中了然,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说:“习惯就好,女人嘛再换一个不就行了,换一个没这么能花钱的你也能好受些,看看你的肌肉都掉完了。”

“但我真的很爱她。”阿伟喉咙一抽沙哑的说。

这一晚阿伟喝了许多,我也了解到她女朋友跟了一个比他有钱的人,在我看来这是好事。

但阿伟却十分难过,仿佛没了女朋友不行一般。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我和阿伟做着兼职,夏天马上又要到了。

过了三四个月后阿伟在不知不觉中走了出来,我不确定也没有问,不过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想必是走出来了。

这次的女朋友似乎很喜欢他,吃饭总是他女朋友出钱。看来他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而我也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孩,其实先前也遇到过,只不过自觉没有机会便没作出行动。

这也直接导致月光族的我经济压力愈发的大,我只好拒绝同学的邀请,在其他开销上也节约起来。

直到我换了份辛苦的工作——修宽带后才有所改善。

我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来到了这里,做着自己最不喜欢做的事,书也没空看了,锻炼也没空去了。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和现在的女朋友交往下去,但自己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吗?我不太清楚,也许我只是馋她的身子。

也许换一个女孩,她一样喜欢我,一样长得还行,一样愿意跟我睡在床上,也许我也会喜欢她。

如果只是在一起吃喝玩乐,我的那个她是谁并不重要。

但我依旧忍受着劳累的工作坚持了数月,这期间阿伟也辞掉了先前那份跟我一起做的兼职,去了他一个先前一同在健身房工作的朋友那。

这几个月我痛并快乐着,虽然抛弃了先前我喜欢做的事,但我也得到了以前没有的东西。

阿伟和他先前的同事一起在一家小型健身工作室工作,那里虽然工资不高但并不像大型健身房有巨大的业绩压力,

我再次感慨阿伟的好运,又一次做起了自己喜欢的事。

就在今年夏天即将过去时,我和阿伟再次来到烧烤摊。

“和你女朋友分了?”阿伟问道。

我点点头说: “恩,太累了。”

随后我和阿伟又闲扯起来,好像分手并不是什么事一般。不过在我看来本来就不是什么事,我并没有像阿伟一样爱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

但我也没认为那不好,毕竟这是我没有体验过的心情。

阿伟又一次离开了工作室,这次他并不是做不好,而是嫌工作室工资低了,想去大型健身房试试。

做了一段时间的教练后与会员的聊天和销售技巧得到了提升,阿伟觉得自己能够胜任高强度的工作压力。

我替阿伟的进步感到高兴,但阿伟的身材已经大不如前了,不过想要得到某些东西必将失去原有的东西。

就如同我先前一样,但这样真的好吗?我不禁问自己跟女朋友一起玩的这几个月里我真的开心吗?

仔细回味后发现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开心的,除了和女朋友躺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

我失去了和同学出去玩的机会,失去了看书健身的时间,还要做着自己不喜欢做的劳累的工作。

这次小聚后阿伟去了一家大型健身房,业绩节节高升。而我找了个轻松的兼职,一周四天,一天八小时。

其余时间都用来健身,看书。偶尔写写小说,养活自己不成问题。

时间,你不紧盯着它,它就会飞快的从你生命中划过。

我和阿伟都到了而立之年,我用时间证明了自己不是写作的那块料,不过好歹可以靠写作养活自己了。

虽然不能像阿伟一样月入数万,但我觉得现在自己十分充实。

唯一困扰我的就是人们口中一辈子最重要的事,结婚。

但我并不觉得这很重要,虽然我周边的大多数人都觉得很重要,包括阿伟。但我依旧觉得没那么重要。

阿伟这些年一直在为结婚努力,那个女朋友也一直陪着他来到了现在。

不过阿伟私下里跟我聊过,一开始其实自己并不爱她,但时间久了便觉得找个靠谱的结婚算了。

我依旧过着舒适自由的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十分开心。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十二年前自己说的话,人活一辈子就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不知道阿伟是否做到了,但我觉得现在的我就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没有按照约定成俗的规矩生存,而是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

这应该是我这几十年来做的最具有价值的一件事,这件事使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生活离不开生存,当我仔细琢磨后发现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活着就是生活。

而不是为了活着而活,不是为了完成人生中别人规定的重要的事而活。

也不是为了赚更多钱而活,更不是为了娶个老婆而活。

抛掉他人对自己的影响,不要以别人的生活为参照,问问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

不论是生活在农村,城市,荒野,森林。

也不必去想自己是男是女,贫穷或富有,美丽或丑陋。

去想想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分享到: